《灵山》 徐公子胜治 著
当今卷:人间世
第016回、当年尚无风公子,只道神君梅振衣

梅溪这一动,对面的关小妹看见了,眼睛眯了起来似乎有些惊讶,而风公子背对着他好像并未察觉,仍然笑着对关小妹说道:“你不要问我,应该我问你,你出现在此想干什么?”

关小妹望向梅溪,淡淡的答道:“你回头看,不就知道了吗?”此时梅溪也恰好咳嗽一声问道:“二位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关小妹与梅溪几乎同时开口,把那位风公子吓了一跳,就像猫被踩了尾巴一样从地上蹦了起来转身,恰好看见梅溪抬手打招呼,他退后一步拍着胸口道:“小子,是你在说话呀?吓我一跳!”

他的反应也让梅溪吓了一跳,退后一步道:“是你们吓着我了,我怎么会吓着你?”

风公子有些不高兴的用手往旁边一指:“你看看周围都是什么情况,你突然开口说话能不吓人一跳吗?”

梅溪真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很疑惑的问道:“他们都怎么了?这个世界怎么了?我是在做梦吗?”

风公子笑了:“你没做梦,不过也和做梦差不多,他们没怎么样,所有人没有任何事情,其实什么变化都没发生。”

梅溪愕然道:“不可能,他们怎么都不动了,就像时间凝固了。”

风公子摇头:“他们的时间没有凝固,仍在踏着自己的脚步,如果说有什么不同,那就是你我所处的境界不同,不是他们不动了,是你我穿行而出,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这就是穿行色界的神境通。”

梅溪仍然一头雾水:“神境通?难道我们穿越到另一个平行时空?”

风公子仍然摇头:“话也不能这么讲,其实你我也没有什么变化,不也站在这里说话吗?……蚂蚁知道吧?这种动物的感知结构是二维的,没有空间概念,假如你离开它所处的平面,它就感知不到,并不是你消失了也不是你改变了,蚂蚁也没变。……再打个比方吧,假如有人顺着一条线往前走,你在侧面可以看见他动,但你跟在他的身后,他的背影永远不会移动。……这些比方并不贴切,你就勉强去理解吧。”

梅溪听了个半知半解,仍然问道:“四维空间?”

风公子摇头就没停过:“我们在讲神通,不是在讲物理,你看我的样子长的像四维吗?不能这么牵强附会!……这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,我口才再好你的悟性不到也没办法讲清楚,你现在简直就是个迷路的道盲。”

梅溪:“我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,突然就变成了这样,这是谁干的?你吗?”

风公子回身一指:“不是我,是她!”他指的是关小妹的方向。

梅溪又吃了一惊,只见马路边刚才摆水果摊的地方变得空空荡荡,就在刚才说话间,不知何时那女子和身前的水果摊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,他忍不住惊叫道:“她怎么不见了?”

风公子冷哼一声:“哼,难道是城管来了,无证商贩推着小车跑了!……她已经出手了,但是我来了,她当然会走,缘法如此。”

梅溪:“我还是没搞明白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找上我?”

风公子转头,饶有兴致的盯着他:“你是问关小妹吗?她不就是卖水果的吗,你都长这么大了没见过卖水果的啊?至于我,姓风,我们以前见过一面,就不用再介绍了。……我上次一眼看见你,就觉得你的来历非常,可你小子竟然不给我说话的机会?我倒想问问你叫什么名字,来自何方?”

梅溪老老实实的答道:“我叫梅溪,来自梅家原,高人,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?我们变成这个样子,怎么才能恢复正常?”

风公子又笑了:“你觉得现在不正常吗?我觉得挺正常的,不是告诉你了吗,这是穿行色界的神境通,一种神通而已。”

梅溪摸了一下后脑勺,感觉没什么异常,惊叹道:“你们都是有道高人吗?好神奇呀,太不可思议了!”

风公子一皱眉,表情仿佛想笑:“也没什么神奇的,神通并非万能,关小妹施展神境通穿行色界,遇到我不也是不灵了吗?神境穿行就是穿行,扰动不了色界,想去偷看女生洗澡应该可以,但想以此去偷别人的钱包是万万不行的,你明白了吗?”

梅溪还在摸后脑勺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在迷惑中感觉稍微踏实点,仍然问道:“她穿行你穿行,那我是怎么进来的?我又没那么大本事!”

“你应该问你是怎么出来的,对呀!你是怎么出来的?……看你小子不像很有能耐,炉鼎气血修炼的还不错,但也是刚刚修行入门而已,离出神入化的大神通境界还差的太远!像你这种情况,我若从你身边经过,你神识中会有所感应,但你根本不能穿行神境,也没人敢把你带出来。”风公子对梅溪的一连串问题一直回答的很耐心。

闻言梅溪心中一动,因为他听见了“出神入化”四个字,曲正波曾经讲修行境界时,提到“五气朝元”、“易筋洗髓”、“脱胎换骨”、“出神入化”境界,并且强调“五气朝元”是他亲身印证,而往后的其它说法诸如“出神入化”等只是传说了。今天突遭奇遇,听这位风公子开口说话,似乎将出神入化视为理所当然,言语之中很显然风公子与那位关小妹就有这种境界。

梅溪心念飞快的转动,突然想到了这点,也就是他自幼心思沉稳逢变不乱,此时才能回想起这么多东西。自从异变突发,梅溪的感觉一直就像做梦一般,意识明明很清醒,可眼前的很多事又偏偏让他觉得迷糊,直到现在才稍微回过神来。他眨了眨眼睛追问道:“为什么不敢把我带出来?有什么后果吗?”

风公子回答时表情很严肃:“以你的修为不可能穿行神界,血肉凡胎如果强行如此,只能有一个结果。”

梅溪:“什么结果?”

风公子:“形神俱灭,飞灰散尽!”

梅溪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身体,喘了口粗气道:“我现在不是好端端的吗?”

“对呀,我看你一点事都没有?你是怎么办到的?把我给搞糊涂了。”梅溪的话把风公子给问住了,他伸手摸着下巴一副疑惑不解的神情,竟然反问起梅溪来。

梅溪一摊双手:“你问我,我问谁?你都不知道,我怎么会知道?”

“不对,这不可能,难道你身怀特殊的仙家异宝?”风公子皱眉说话,突然抬手一指梅溪的前胸:“你身上戴的是什么?”

梅溪将手伸进衣领,提出了一样东西,是一片连接在明黄色柔软细藤上的碧绿叶状饰物,二十年前他被梅太公在河边拣到的时候,身上就莫名其妙的戴着这件来历不明的东西,这二十年来从未离身。

一见此物,风公子的眼神陡然收缩,脱口道:“句芒之心!”

“它叫句芒之心?是什么东西?你怎么会认识的?”梅溪颤声问道。眼前的奇人风公子竟然能认出他从小佩戴的饰物,开口就叫出了名字,这让梅溪大感震撼。这是伴随他莫名来到世界上唯一的东西,非常可能与他的身世有关,叫梅溪如何不动容?

风公子的回答却让梅溪很失望,只听他微微叹息道:“我听说过这件东西,很久很久之前的传说,今生今世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,但是看见它我就能认出来!……你先告诉我这东西是怎么来的,它怎会戴在你身上?”

梅溪:“我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有一年发大水让洪水冲到河边被人救起,那时我才刚出生不久,身上就戴着这件东西。……先生,你既然知道这东西的传说,能不能告诉我?”

然而风公子却像没有听清楚他的问话,抬眼盯住梅溪的脸,仿佛在思索什么深奥难解之事,说话也像在自言自语:“你自己都不清楚,我怎么告诉你?……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感觉没错,果然就是你,难怪她会到这里找你,可她为什么要来呢?眼前的你究竟是来处还是去处呢?”

梅溪忍不住打断他的话:“喂,你究竟在说什么?什么叫果然是你?你以前认识我吗?”

风公子看着他,眼神很是难解:“你眼前的我,不能算认识你。但看见了这句芒之心,那就是你了,它果然在你的手中!”

梅溪:“这东西究竟有什么古怪?你仔细看看,能都告诉我吗?”说着话他一低头,将句芒之心从脖子上解了下来,准备递到风公子手中。

风公子刚才有些走神,看见梅溪的动作这才反应过来,上前一步一把抓向他的手腕惊呼道:“不可!”但是他的反应晚了,梅溪已经将句芒之心摘了下来,此时异变陡生!

梅溪刚将句芒之心摘了下来,他的身体就在风公子眼前瞬间消散了,就在同一时刻,那枚句芒之心闪现出碧绿的光华,照射在梅溪消散的地方,静静的悬浮于半空。血肉凡躯不能穿行神境,被强行带入也会在瞬间形神俱灭飞灰散尽,梅溪误打误撞进入,是因为他身上佩着仙家异宝句芒之心。但这东西梅溪自己不会用,一旦摘下来和自杀差不多,唯一的异常是句芒之心上射出的那道光华,至于他的消散是完全正常的。

风公子看出危险想阻止却晚了,像他这种高人怎么会反应慢呢?因为看见句芒之心有瞬间的走神,就像所有心神都被吸引了过去忘记了其它的事,等抬头提醒已经迟了。

句芒之心的光华散射也就是一瞬,很快碧光一敛凌空向下落去,然后被一只手接住,那是风公子下意识的伸手,面前人已不在,只拿住这枚句芒之心。还有一根细长的金黄色软鞭落地,那是缠在梅溪右臂上的打猴鞭,至于梅溪身上其它的一切东西包括他本人的身体都消失了。

风公子伸着手、瞪着眼、张着嘴,表情变傻了,人似乎被石化了一般,这瞬间的变化也是他意想不到的。就在此时身后传来关小妹的声音:“形神俱灭,风公子,此人毁于你手!”

风公子闻言身体一震恢复了正常,不仅是他,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在这一瞬间突然恢复了正常,马路上仍然是车来人往,风公子与关小妹站在道旁,没有了刚才的水果摊,也没有了梅溪。不远处有三个人发出低声的惊呼,在那里揉着自己的眼睛,他们就是跟踪梅溪的那几个混混,跟着跟着突然就发现碧光一闪,梅溪凭空不见了!

风公子突然笑了,转身对再度出现的关小妹说道:“你怎么可以说是我毁了此人?我可什么都没干。”

关小妹面色淡然道:“若不是你节外生枝,怎会有此变故?你还笑得出来,据我所知你不可杀生,给他和你自己都闯了这么大的祸,后悔了吗?”

风公子还在笑:“那不可杀生之人并不是我,你好意思说我?如果不是你出手,我会出现吗?追究起来这事根源在你,现在你满意了?”

关小妹有些不悦:“我并没把他怎样,闯祸的是你!”

风公子:“你没把他怎样?恐怕是没来得及吧?因为我来了。……我怎么敢肯定你是善意还是恶意?当然要出面。”

关小妹:“你怎知我有恶意?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!你倒是小心,结果又如何?”

风公子还在笑:“是呀,我确实是多事了,你是谁呀?观自在,菩萨果渡己渡人,缘法果然奇妙,你一定认出他来了。”

关小妹面容一肃:“我认出他又怎样,你为何笑的如此开心?”

风公子抬头望天道:“知来处去处,得来处去处,合来处去处,为修!……今日一见,终于知道他的来处去处,我觉得挺好玩,你呢?……你不会没看出来他的来处去处吧,于此时来到此地,印证缘法如此,无话可说呀。”

关小妹叹息一声:“不仅是缘法如此,而且是原来如此,可惜你我一千二百年后方能透彻。……姓风的,句芒之心物归原主,我是不是该恭喜你?”

风公子将句芒之心按在自己的胸口,此物倏然不见踪影,他摇头道:“你这话说的不对,怎能叫物归原主?今生此世我便是我,至于当年,尚无我风某人。”

关小妹动容道:“真的吗?今生此世你便是你?那我呢,你还记得你我之恩怨吗?”

风公子侧脸看她似笑非笑:“你是谁,自己不知道还要问我吗?你我之间有什么恩怨好谈?我只记得小时候掉沟里,是你把我拉上来的,还送我不少水果吃,真要论的话,你对我只有恩没有怨。”

关小妹的神色柔和起来,也看着他似笑非笑道:“我此化身入人间,是因为悟空那只心猿,千年之前早该了却,却因神君梅振衣节外生枝,我又留驻世间一千三百余年,本来想今日应当是了却之期。……方才闻君之言,当真有些感愧。”

风公子:“何必纠缠于了不了却呢?既然来了就不要着急走,来来来,找个地方喝一杯去。”

关小妹一侧身道:“出家人不饮酒!”

风公子呵呵一笑,伸手去拉她:“认真算起来,在你昄依之时,佛门尚无此戒,就不要谦虚了。……况且这是个卖水果的化身,又不是坐莲台的菩萨,今日不游饮,岂不辜负大好人间?……走走走,先去天安门广场转转,再到前门楼附近找家饭店,我知道有一家很不错的。”

风公子弯腰拣起梅溪留下的打猴鞭,拉着关小妹施施然走了,不远处只留下三个目瞪口呆的小混混。这世界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,但是梅溪不见了,他死了吗?消失了吗?如果他还在,又去了哪里?

公元2008年11月14日下午四点半,迈向新世纪的大好青年、北京中医药大学二年级学生梅溪,不幸穿越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