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又见鹏尊

陈太忠和双娇在沼泽里,一等就是五年。

到了第一年末尾,三人就有点没信心了,那厮可是说了唾手可得,怎么这么久都没消息?

不过索性是闲来无事,三人就在这沼泽边上定居了,这是荒无人烟之处,偶然有灵仙和天仙来此狩猎、采药和找矿,三人能远远地发现,一般都会早早避开。

事实上,他们曾经在晓天宗鼻子底下埋伏数十年,对于低调地感受生活的真意,已经是颇有心得了,在这里也不会弄出什么意外。

这一日,有一名玉仙在千里之外路过,陈太忠感受到了,但是他没有探出神识去判断对方身份——你能看到别人,别人就可能看到你,为保险起见,好奇心还是不要太强的好。

他立刻和双娇收敛气息,务求不被对方发现,这一屏息就是半个时辰。

然后陈太忠拿出一个小瓶,打算接着修炼天眼术,猛然间他有所感,侧头看一眼。

空中传来了龟仙人那微弱的声音,不过这一次是越发地微弱了,他急促地发话,“走,快走。”

陈太忠站起身来,言笑梦和乔任女一个收拾营帐,一个打扫现场,陈真人则是抬手扰乱天机,三人的配合,有若行云流水一般,眨眼之间就将地上打扫干净。

接下来陈真人裹起二人隐身前行,至于那个隐身的龟仙人,他没兴趣关注,那厮锁定气息的本事十分高强,不需要他操心。

龟仙人跟随一阵之后,有点不高兴了,“快点,我好不容易得手了,还不快走,莫非等人家追上来?”

陈太忠也隐着身,所以空中只传来一声轻笑,“我没感觉你得手,一来中州没乱,二来……我感受不到塔基的气息。”

塔基和通天塔本身相遇的话,会发生明显的气息变化,这是陈太忠已经确认过的,说来说去,他还是对龟仙人有些怀疑。

“我弄了个假的在那里,过不多久就会露馅,”龟仙人匆匆发话,非常不耐烦的样子,“我现在倒是能拿出塔基来,你确定……要见一下吗?”

最后一句,他的话里已经显示出了一些不耐和嘲讽。

“你早说啊,”陈太忠加快了速度,心里对这厮多了几分佩服——弄个假的塔基在那里,竟然还能糊弄住子午阴阳谷的修者,他可是知道那里的修炼指标有多么抢手,亲眼见过的。

这种情况下掉包,竟然不被人发觉,果然不愧是曾经的人仙。

“快走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发现了,”龟仙人也知道这厮未尽全力,怒气冲冲地催促他,“真仙一怒,神念扫过来,大家都有热闹了。”

“老姚不过是区区的初阶真仙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发话,自打战过简兴腾之后,他的自信心爆棚,“他的神念真的扯淡,再说了……就算发现我,他能干什么?”

“你真莫要小看了……”龟仙人的话说到一半,戛然而止。

陈太忠也发现不妥了,眼瞅着距离横断山脉已经千余里了,他猛地加速,向着横断山脉冲去。

“你还能快过我不成?”空中传来尖利的笑声,“嘎嘎……真当你的隐身术无敌?”

陈太忠一听,就知道来者何人——能把话说得这么刺耳难听的,也只有鹏尊了。

他显出身形,往地面上一落,不屑地向天空望去,“我自赶路,人族社会,你这扁毛畜生,想要说什么?”

鹏尊本是在卖弄自家本事的,它目光犀利,发现了此处有些微的空间波动,就想借此嘲弄对手一番,听到这话,它登时勃然大怒,“陈太忠你果然是不敬上位者的悖逆之徒……”

“敢动手就上,不敢动手就滚!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对方的话,“我把你孩子丢井里了?还是你以为,人族没真仙了,任由你猖狂地大欺小?”

大欺小是不对的,鹏尊知道这个——虽然它很鄙视这个说法,但是不管怎么说,眼前这厮说什么大欺小,还是很嘲讽的,尼玛,你们气修,根本不能用普通的标准来衡量好吗?

它原本性子就暴躁,闻言毫不犹豫一爪抓了过来,“小子你找死!”

陈太忠身子一侧,一个万里闲庭就要走,哪曾想才飞出了不到五里地,而被他裹着的两女更惨,直接脱离开了他。

总算是浩然双娇也非寻常之辈,没命地缩地踏云,而鹏尊的注意力也不在她们身上,两人蹿出一里多去,堪堪地躲过了那一爪。

这厮比简兴腾还要厉害,陈太忠在瞬间就判断出了鹏尊的实力,少不得又是两个万里闲庭,全力施为之下,也才跑出百余里。

“还敢跑?”鹏尊冷哼一声,身形蓦地不见,再出现时已经是在陈太忠面。

接着它双手一搓,一个白色光团出现在掌心,冲着对方打了过去。

陈太忠心知这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是鹏王对空间的束缚力,比简兴腾强多了,他又一个万里闲庭,才蹿出去三十多里。

而那白色光团在瞬间就胀大到数十里,将他罩在了其中。

鹏王狞笑一声,抬手向前一指,“疾!”

这白色光团乃是鹏族的神通——风翅漩涡,这不是天赋,是正经的神通,天赋是与生俱来的,修为到了就能觉醒,算本命神通,但是真正意义上的神通,是要修炼的。

风翅漩涡修炼倒不算太难,神通初成可以将修者卷入漩涡中,像龙卷风一般,将对手死死地卷住,将其折腾得七上八下的时候,再使出别的手段来击杀。

可修到鹏王这个地步,却是极难的,为了增强风翅漩涡的威力,它一点一点地积攒九天罡风,锤炼双翅,并且将罡风融入双翅中。

这种大成的神通,对着真仙之下的修者使出,它都无须再使出别的手段,只那凛冽的九天罡风对修者肉体的撕扯,就足以重伤甚至撕碎对手。

这风翅漩涡,它也是才堪堪修至大成,距离远了,不太容易施展,所以才贴近攻击,不过它相信,就算初阶真仙中招,一时半会儿也不易逃脱。

事实上,鹏尊对上陈太忠,有太多的手段了,不过它此来,是因为听说陈太忠手上还有雷之本源,它生恐对方没有带在身上,所以打算活捉对方。

漫天的白雾在瞬间又缩为百丈大小,不住地盘旋转动着,白雾中心,有狂暴的气息在涌动,但白雾外面,却不见任何的气息波动。

鹏尊知道陈太忠被困在了其中,风翅漩涡敢号称漩涡,本身就有束缚的作用,再加上是真仙施为,陈太忠就算能突破空间束缚,想要突破白雾而出,也是极难的。

那白雾看似是雾,根本是浓缩了的九天罡风,真仙之下无法抵挡——其实真仙都不能长时间的抵挡。

此物若是真的困住了真仙,真仙的战力又普通的话,鹏尊可以不住地用灵气加持神通,最后会转化为拼灵气的场面。

不过鹏王可不认为,陈太忠能坚持多久,它目视着涌动的白雾,冷冷地发话,“真是自寻苦吃,好好说话不行,非要犯贱。”

白雾中没有应答,但是它知道,对方就在白雾中,终究是它自己发出的神通,困住人没有,它最清楚不过。

是在苦苦挣扎吧?它狞笑一声,“我也不跟你废话,将雷之本源交出,我放你离开。”

“雷之本源?”陈太忠的声音,从白雾中传了出来,似乎是没怎么受到九天罡风的影响,起码声音没什么变化,“都已经拍卖走了,鹏尊你找我要这个?”

“你就嘴硬吧,”鹏尊不屑地一哼,本尊来找你,当然不是为了拍卖过的本源。

紧接着,它又狞笑一声,“我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你,不过,你也别以为人族真仙会很快干涉此地,在真仙到来之际,你确定自己活得下来吗?”

事实上,它多少还是有点忌惮人族真仙,毕竟它是在人族社会出手,还是大欺小,但是在它的计划里,时间也是足够的。

陈太忠的声音再次传来,非常平静——鹏尊认为,这应该是装出来的,“我非常好奇,你怎么会觉得,我还有雷之本源,谁跟你说的?”

空中隐身的龟仙人冷眼看着这一切,他非常肯定,陈太忠不是装出来了平静,而是真的毫发无损——这厮躲在一个灰色的小钟里,别提有多安逸了。

见状,他忍不住撇一撇嘴:好家伙,在九天罡风里都能安然无恙,这防御力逆天的灰色小钟,不会就是仙器胚胎炼成的本命法宝吧?

“这你就别问了,”鹏尊狞笑一声,“两次雷之本源,其实都是出自你的手,真当我这真仙是白当的?”

白雾中没有动静,良久,传来幽幽的一叹,“唉,鹏尊你上当了。”

“不可能!”鹏尊冷哼一声,它其实心里也知道,这消息不是特别靠谱,但是只要有可能,它就不会放弃,大不了抓住陈太忠搜魂——一个区区的玉仙罢了。

就在这一刻,它控制凤翅漩涡的力度,稍微有点减弱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