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我去取来

陈太忠听得毛骨悚然。

他的诛邪网、通天塔和藏弓,得自于一个不入流的组合——黑枪三人组。

甚至那晋阶灵仙的燎原枪法,也是得自这个组合。

但是他得到通天塔的时候,通天塔只是个防御性的法器,或者可以称得上灵器,他在庾无颜处得了块塔基,又在横断山脉抢了塔底,还从洄水的烈焰龟处又抢了一块塔基。

这才组成了相对比较完整的通天塔,要说这些东西,烈焰龟都能在一边旁观,那就太不可思议了。

唯一的可能就是,这龟仙人看破了他袖中藏着的通天塔——这是通天塔唯一的不好处,不能装进其他的空间器具中。

通天塔可以装储物袋,那是因为通天塔的空间属性高于储物袋,但是储物袋不能放置通天塔,否则会空间崩塌。

早先通天塔还能放到须弥戒里,现在通天塔成长不少,都放不进须弥戒了。

而且龟仙人说的一点没错,通天塔在风黄界,那是一等一的宝物,铁定还要高于本源甚至普通的真器,他想害陈太忠,真的不需要亲自动手,直接将消息传出去就行了。

陈太忠听到这话,也禁不住犹豫了起来,这实在不像是假话。

龟仙人真想害人,都不需要露面相见,直接把通天塔的风声传出去就好,到最后陈某人就算是死,都不知道是被谁陷害的。

而且那仙器胚胎是他送出来的,谁家害人,会先送一件仙器胚胎?

真有这样的害人法子……拜托,麻烦你先害我一次成吗?

可是陈太忠还是有点不能确定,万一这厮是想先培养我,然后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呢?

想一想之后,他又问一句,“你觉得我是先证真好,还是先集齐通天塔的好?”

“当然是先集齐通天塔,”龟仙人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子午阴阳谷一出问题,整个中州都会跟着乱,你趁乱静修,百年之后再出关,风黄界还有谁是你的敌手?”

待我巅峰真仙,风黄界当然无敌,陈太忠对此相当地自信,而且,哥们儿求的也不是本位面无敌,而是率领浩然弟子,在异位面重塑浩然雄风!

但是他虽然爱听奉承话,却不会为此冲昏头脑,他冷笑一声,“集齐通天塔,真是好大的口气……我凭什么能集齐?那是蛟王都饮恨而归的地方,我还尚未证真。”

“区区小蛟,”龟仙人不屑地哼一声,“陈宗主若是心存怀疑,我愿为阁下取来!”

“那确实再好不过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那咱们现在就走?”

——想忽悠我?你还差得多!

“没问题,”人影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想一想之后又发话,“待通天塔圆满,我这烈焰龟本体,可否成为塔灵?”

你是在这儿等我吗?陈太忠犹豫一下,还是迟疑着点点头,“这通天塔到底是何等宝物,值得阁下如此重视?”

人影不屑地哼一声,“在风黄界都能被拆成好几块,你以为会是什么样的宝物?我只是怜这老龟赔我上万载,想要将它安顿了便是。”

他对通天塔似乎不是很看重,不过这也可以理解,毕竟是曾经飞升九重天的大能,仙器胚胎都见过,通天塔倒也是寻常了。

陈太忠又想一想,觉得对方这话可信,但是对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,他还是狐疑,“这样吧,你看中我的什么了,可以直接说,先小人后君子,把价码谈好。”

“我是为了了却因果,”龟仙人有点不高兴了,“你早一日复兴了气修,我就早一日脱离这不生不死的日子,还需要什么价码?”

“好吧,”陈太忠想一想,觉得自己没啥可损失的,关键是以他现在的修为,也不怕这个落魄的人仙,真要事情不妙的话,他逃跑也来得及。

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那你现在就去将子午阴阳谷的塔基取来吧。”

“这却不方便,”龟仙人摇摇头,“距离太远,你带我到中州去,我就能帮你取……要不然,我的灵气不足以支持这样的挥霍。”

“带你到中州?”陈太忠眼珠一转,“该怎么带才好?”

“你放心,不用你那通天塔,”龟仙人知道他忌惮什么,直接回答,然后空间微微波动一下,他和老龟在瞬间就不见了踪影。

然后空中传来隐约的声音,“好了,我已经锁定你的气息,你放手施为即可。”

陈太忠觉得头皮有点发麻,然后打开天眼运足目力看去,还真看不到那大龟和人影了,禁不住一揪,果然是人仙!

真仙的隐身,也能瞒过他的天眼,但是他知道位置用心找的话,想要发现异常也不难。

这龟仙人的气息明显不是很强,竟然也能藏身起来,令他找不到,显然对空间规则的运用,超出了真仙的能力——起码也该是巅峰真仙的水准。

不过听到“锁定气息”四个字,陈太忠忍不住泛起一丝苦笑,你们怎么都喜欢这样啊。

既然龟仙人这么说,他也没有别的选择,少不得携了双娇前行。

因为他心里有所提防,他行进得不是很快,结果走了一天之后,龟仙人终于打破沉默,再次发话,“我说,你有那玄妙身法,因何不用?”

他藏身烈焰龟身体里,一般不会神念外放,否则被真仙发现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,只有他认为极度安全的情况下,才会出来溜达一圈,然后又会赶紧回去。

所以他只发现陈太忠的身法惊人,却没认出是什么身法,此刻陈太忠又使出来,他才轻哼一声,“万里闲庭?也是……这原本是浩然宗取自上界的功法。”

陈太忠听得暗哼,心说这老龟,貌似还真是来自上界。

他没做声,乔任女倒是有点好奇,“金仙大人在上界司职何位?”

“上界消息,哪里能随便言说?”龟仙人冷哼一声,顿了一顿之后,他似乎意识到,自己的说法不太客气,才又哼一声,“别的问题,你可以随便问,这样的问题,害我也害你。”

他愿意说,乔任女就愿意问,赶路途中,大家逐渐地熟悉了起来。

出乎陈太忠意料的是,这龟仙人还是个话唠,或许沉默得太久了,基本上是乔真人问什么,他就答什么,而他又活得够久,虽然等闲不远释放出神识,但也知道不少东西。

在他的话里可以得知,他见识过两次人兽战争,见识过两次魔修大战,见识过下界虫潮冲击风黄界,见识过天魔之战,当然还见识了污魂入侵。

在战争不可避免的时候,烈焰龟总会在他的操纵之下,藏身于空间中,龟仙人不喜欢战斗,因为他觉得这是毫无意义的事情,避开也就是了。

这种心态,广泛地存在于上界之人的心中,这一点不足为奇,甚至小麒麟纯良也是如此,对风黄界没什么归属感。

其中陈太忠听到了一则消息,是关于黑枪三人组的,他此前一直疑惑,这三人修为极低,手上宝物却是众多,也不知道是何缘故。

龟仙人很明白地指出,说那原本有个修者洞府,被某气修发现,气修从中得到了诛邪网——因为他是气修,龟仙人才会关注一下。

此人得宝之后,被人拦截,双方一场大战,气修诛杀对手,得了对方手上的通天塔。

一开始,龟仙人都没看出这通天塔的来历,那气修却是脸色一变,又将两宝和其他一些东西,埋藏在洞府左近,才施施然离开。

气修再次回转,就是两百年之后了,不过进了东莽没多久,他就被人斩杀了,那里的藏宝,被那三个修者偶然发现,成就了黑枪三人组的名声。

龟仙人甚至对那气修印象极深,“那人是晓天宗的路数,当初肯定是来东莽寻气修机缘,后来也真有了机缘……哪曾想,自家藏宝被三只蝼蚁拿走了。”

言笑梦听到这里,忍不住说一句,“原来阴阳殿主,是这样死的?”

“好了,说这些也是无用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不太想再提以前的日子,那真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,“那么,待我玄仙巅峰,你就可以解脱了?”

“这谁知道,”龟仙人低声嘟囔一句,“这么久过去,九重天是怎么回事,谁拿得准?”

就这么说着聊着,就进入了横断山脉,陈太忠隐身术加万里闲庭,贴地疾走,可是不管怎么走,他都能感觉得到龟仙人的锁定。

出了横断山脉之后,他也没有回自己买来的小院,因为龟仙人说了,那里距离晓天宗太近了,子午阴阳谷一旦出事,晓天宗必然大索天下,那里根本藏不住。

在距离横断山脉五千里处的一片沼泽中,陈太忠和浩然双娇停了下来,龟仙人则是飘然远去,只留下两个字,“等着。”

他离开之后,三人都觉得有点恍惚,总觉得这段时间的经历,颇为神奇:竟然就这么遇上了一位上界下来的人仙?

陈太忠和言笑梦都觉得,这家伙感觉有点古怪,倒是乔任女认为,事情虽然离奇,但是对方说的,很有可能是真的——因为听不出来什么明显的破绽。

“那就在这里等着吧,”陈太忠也不打算说服她,“等他将东西取回来,不过你俩要做点防护工作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