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龟仙人

青石?言笑梦和乔任女对视一眼,都看得到彼此脸上的无奈:还去啊?

自打两人来东莽灵地修炼,去了青石城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,每次还都不进城,只是去城郊某处走一趟,有时候是陈真人带她俩去,有时候是独自去。

但是每次去都没有收获,还要避开大家的关注,这令双娇心里有点腻歪,关键是她俩不知道,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跑,是为了什么。

不过出于对陈真人的尊重,也因为自己是对方的半个伴侣,拒绝的话,也说不出口。

那么,就再走一趟吧,两人将心中的不耐,放入了心中。

然而这次,陈太忠没有带着两人游山玩水感悟世情,而是直接将她俩裹起,两个万里闲庭就到了位置。

抵达目的地的时候,双娇傻眼了:怎么此处……多了一只大龟?

龟是烈焰龟,区区的九级荒兽,也是瑞兽,少有人对这样的龟下手,不过这只龟有点大,看体积起码长了一两千年。

陈太忠三人抵达的时候,那龟正在呼呼地酣睡,但是三名玉仙降临,庞大的气势在瞬间就惊醒了这只烈焰龟。

老龟睁眼一见他,浑身一抖,转动庞大的身子就要跑路,陈太忠冷哼一声,抬手虚虚地一按,“掌控……你也莫要装了,我问你,那青铜小环来自何处?”

烈焰龟眨巴着眼睛,泪水在眼眶里不住地打转,显然是被吓得不轻,可是它还无法动弹,只能可怜巴巴地看着他。

陈太忠却是心肠极硬,他冷笑着发话,“我这人一向不喜欢得了机缘之后,再追根溯源,但是此事对我太过重要,莫非你忘了上次我痛下的杀手?”

一边问,他一边放开了些许掌控。

老龟得了些许自由,先是艰涩地向龟壳内缩头,结果马上又被掌控住了。

如是两次,第三次他终于明白了,不敢再把头往龟壳里说了,于是艰难地摇摇头,表示自己也不知情。

“既是如此,那留你无用了,”陈太忠抬手向对方摄去,“带回门中搜魂……”

“唉,”就在此刻,老龟嘴里传出一声轻叹。

“咦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然后眼睛一亮,“原来……原来还有一道识念,果真巧妙得紧,你俩速退!”

最后四个字,他是冲着浩然双娇喊的,他能感受得到,老龟体内的另一道识念,虽然不是特别强横,但是给他一种极大的威胁感。

万一出现什么变化,他有信心逃得了,她俩可就有点危险了。

言笑梦和乔任女闻言,果断地抽身后退,但还不是亡命后退那种,而是相互掩护着,你退一点我退一点,随时可以相互支援。

“高阶玉仙,却也勉强有资格见我一面了,”那老龟轻叹一声,头顶上冒出一个人影,虚虚地盘坐在空中,“更难得的,是现任浩然宗宗主当面,咦……有趣!”

陈太忠一时心里大骇,他还真没想到,此人一眼竟然看透了他身怀浩然宗宗主令——那东西他可是藏在通天塔里的。

这是怎样修为的一个人啊?

“我便是老龟,老龟便是我,”那人影慢吞吞地发话,“你也莫要乱想,你有气运护身,又有浩然宗因果缠身,当然是浩然宗主,这很复杂吗?”

“原来是这样!”陈太忠稍微放下点心来,手放到背后,悄悄地打个手势,示意双娇退得更远一点。

而他则是面不改色地发话,“不知阁下什么修为,竟能看穿气运?”

“这个暂且不提,知道我对你没有恶意就行了,”人影缓缓地回答,“我本是此龟主魂,飞升时惹了祸事,又被上界打了下来,苦守此地多年……”

以他的话来说,当时他就该被处死的,只不过有气修大能看不过,出面关说,而他死罪可免活罪难逃,就被重新打回下界,等待立功赎罪。

下界之后,他的神念就被封禁在了烈焰龟中,他本也是龟族,对此并不排斥,但是一身通天的本事,也所剩无几。

不过终究是曾经臻达人仙的修者,他虽然没什么战力,眼力和保命手段没什么问题,若非他数次出手,寄身的这只老龟早就被人杀了。

至于如何才算立功赎罪,他说的也很明白,救他的是气修大能,那大能说了,风黄界气修有凋敝的危险,你前去负责气修的中兴——而且不能让任何人查出异样。

说着说着,人影就曝出了自家的根脚,合着是他升入九重天之后,暗暗留了一个接引,算是提携后人的暗门,不成想被人发现,反向冲到了下界去——没错,就是金仙之乱。

若没有这个暗门,那金仙未必不能下界,但是有了这暗门,丫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下界,以致在风黄界掀起了腥风血雨。

待叛乱被平,九重天一查根源,发现他是始作俑者,直接将他打回了下界。

他其实挺委屈的,心说留暗门的不止我一个啊,只不过这次是轮到我了,活该倒霉吧。

这个龟仙人下界的时候,浩然宗正是大兴,若说气修凋敝,怕是没人可信,再加上浩然宗是隐世宗门,他就算能找上门,对方未必信他。

而且浩然宗有神兽麒麟,他一只老龟找过去,也是没啥意思——水火本不相容。

最关键的是,他找到浩然宗,那不算中兴,所以他就规规矩矩地在青石这里留下了。

不成想,他不找浩然宗,浩然宗的麒麟反倒发现了他,然后浩然宗有人悄然前来,询问他到此界来要做什么。

他老老实实地交待了,浩然宗的人也就没再理他,本来就是这样嘛,浩然宗的全是气修,气修可未必全是浩然宗的——这可能是别的气修的机缘,浩然宗不取。

然后,他就眼睁睁地看着气修衰败了下去,其间那气修大能给的小青环,他也送出去过几次,不过都没过多久,就因主人陨落,被它感应到之后,召了回来。

至于此后他给陈太忠小青环,都没报了多大希望,不成想此人竟然硬生生地准证了,他觉得这就是中兴有望了,才又回到原地。

陈太忠默默地听他说完,沉默好一阵,才出声发问,“你有仙器胚胎,还有何人知晓?”

“此界无人知晓,”龟仙人很肯定地回答,然后才愕然,“你竟然知道这是仙器胚胎?”

陈太忠轻笑一声,抬手掣出了罗刹石,另一只手不住地在空中曲张着,似是要拿出什么别的东西,“你说此界无人知晓?”

“只有浩然宗第九任宗主知道,”龟仙人骇然答话,他虽然是曾经的人仙,但是一见罗刹石,就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,于是果断地解释,“但是他已经陨落了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抬手抹一下下巴,犹豫一下发话,“那你想要见我,是想说什么?为什么见了我以后又装傻?”

龟仙人忍不住哼一声,“我哪里想得到,你又成了浩然宗的宗主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倒也能理解,一个下界飞升的小子,居然成了浩然宗的宗主,真的比较令人意外,“你还没回答我,你见我想说什么?”

“我知道你在浩然宗的灵地,”龟仙人悻悻地回答,“就是想问你一下,快证真了,有没有兴趣直接修到玄仙巅峰?”

“玄仙巅峰……直接?”陈太忠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
“我当然知道了,我是希望你尽快把气修复兴,”龟仙人不耐烦地发话,“这修炼的功法,唤作‘千年一梦’……也是那气修大能给我的,你修炼百载,玄仙巅峰不难。”

这一刻,陈太忠闻到了浓浓的、阴谋的味道。

他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,但是一百年,从巅峰玉仙修到巅峰玄仙……真以为我是在看地球界的网络小说吗?

事实上,他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危机,但是这不奇怪,对方可是曾经的人仙,是神兽级别的存在,遮蔽一些气息很容易。

反正他的第一反应,就是不信了,“呵呵,你真以为我有那么傻?”

“近数十年,我一直在帮你遮蔽气息……龟族都差点注意上你,”龟仙人淡淡地发话,“这算不算我的诚意?”

其实他是相当慵懒的,若不是龟族跑到东莽来找陈太忠,他还未必能发现,陈太忠已经高阶玉仙了,不过他用龟族的气息,吓退了族人,不许它们再找陈太忠的麻烦。

至于简仙算出的陈太忠天机被遮蔽,确实是被遮蔽了,但出手的既不是浩然宗也不是白燕舞,而是这烈焰龟干的。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陈太忠对此一无所知,就没觉得这有多重要,他想一想之后,才摇摇头,“我不太能听得懂,你能……先证明一下,你对我没有恶意吗?”

龟仙人上下打量他两眼,“诛邪网在你身上吧,通天塔在你身上吧……我只需要放出去这消息,还需要我亲自出手害你?”

陈太忠愣了一愣之后,哈地笑了,“原来我杀那三个人的时候,你在看着!”

“我是在看着,”龟仙人并不否认这一点,但是他又说一句,“可是通天塔……你现在只差一块塔基了,这我也能亲自看着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