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异数和应劫

聘陈太忠为真意宗供奉?简兴腾听到这话,都忍不住愕然一扬眉:脑洞不能这么大吧?

想一想之后,他摇摇头,“你是想让皇族出面,直接对上陈太忠?不妥!”

“我也知道不妥,别人会笑话的,那厮前不久还在宗门附近收灵宝费,”权赋槽苦笑着回答,“但是皇族看他不顺眼,定然受不了这个消息。”

“但是……”简兴腾有点无语了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但是方才白燕舞如此肆无忌惮地行事,因为她上九重天是必然的,而且不会很久。”

权赋槽闻言,登时就愣住了,好半天才艰涩地发话,“也就是说,咱们真意宗……可能面临应劫?”

风黄界是修者的世界,分外讲究劫数,比如说兽修要面临化形劫、飞升劫,人修面临的是见真劫、证真劫。

见真即是登仙,按说不该划到劫数里,但是见真有登仙柱的异象,那便是劫了。

倒是纯良这神兽,一直没有遇劫,不过神兽的劫,跟普通兽族不一样,据说是在证真阶段,那时便可以化形了,从此迎来化形劫。

而这些劫,只能算到天劫里,劫数可不止这些,还有地劫,还有人劫。

权赋槽意识到的,就是人劫,而真意宗老仙也说了,要简兴腾小心,别应劫。

何谓人劫?那就是因人而起的劫数,比如说巅峰灵仙登仙无望,大开杀戒,那便是人劫。

而像白燕舞这样,注定飞升九重天的,只是早晚问题,她在飞升之前,为了皇族的位置稳固,肯定也要造一番杀孽,铲除一些有威胁的对手,这也是人劫。

真意宗老仙告诫简兴腾别应劫,就是要他小心白燕舞,别撞到风头上——宗里有老仙,也不怕撞到风头上,但是风黄界那么多势力,咱为啥非要上杆子找虐呢?

权宗主能问出这个问题,那就是他也反应过来了。

“本宗不怕应劫,”简兴腾回答得很干脆,有老仙呢,怕啥?但是同时他要指出,“但是我怀疑,陈太忠原本就是人劫之一……何必给他人借口?”

这话说得没错,陈太忠是个地地道道的异数,是个极为不合理的存在,就算真意宗想不顾物议,将此人聘为供奉,也要考虑此人所带来的因果。

且不说诛杀异姓王的公案,只说此人曾经在北域大营种蘑菇,真意宗想收下此人,皇族不能借此大做文章?

而与此同时,简兴腾也非常明白,“眼下不宜跟此人硬拼,否则徒令白家得意,别说我不宜出手,就算合适出手……也要斟酌一二。”

如果可以自由选择的话,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陈太忠。

但是哪怕修者的社会,是弱肉强食的社会,是崇尚实力的社会,做某些事情,也要充分地考虑后果——即便他是真仙,也不能随心所欲。

“那这个……”权赋槽苦恼地挠一挠头,“具体该怎么做,还请简仙示下。”

“据说鹏尊对他颇有不满,”简兴腾淡淡地发话,“若是放出风声,他身上还有雷之本源,你说那个无脑的笨鸟,会做出什么事?”

一时间,权赋槽恍然大悟,他恭恭敬敬地一拱手,“恭请宗主仙谕。”

“这还用我教吗?”简宗主无奈地看他一眼,“放风声,你不会?”

权赋槽被这一眼看得有点毛骨悚然,心说宗主这气势,果然又增强了不少,他犹豫一下,缓缓发话,“可是……这陈太忠又消失了,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。”

“那我推算一下吧,”简兴腾无奈地摇摇头,心说宗中弟子的能力,还是差了一点。

须臾之后,他收起玉贝,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,良久才叹口气,“天机被遮蔽……”

他是知道陈太忠有小世界的,但是小世界禁断天机和人为遮蔽,那是不同的。

现在陈太忠的天机,是被人为遮蔽了,能推算出来一些东西,但是推算不细。

权赋槽闻言,脸色也是一变,犹豫一下才发问,“浩然宗还是……皇族大能?”

不管答案是什么,都不是他想听到的,浩然宗大能出手的话,证明陈太忠是入了浩然宗的法眼,那么真意宗该如何对付陈太忠,那就是需要慎重考虑的事了。

哪怕是日后浩然门要升宗,真意宗都不合适随便出手——浩然宗尚有大能在,谁敢轻举妄动?就连老仙都要掂量一下。

若是皇族大能出手,其险恶用心也不问可知——白家替陈太忠遮蔽天机,显然是想待其证真之后,给宗门体系增加一个大大的变数。

因为白燕舞和血沙侯的缘故,陈太忠跟官府的关系很不好,这个毋庸置疑,但是现在他的心思,是在打造浩然门的辉煌,他有了牵挂的事物。

那么,陈某人一旦证真,首先要推动的,还是浩然门的发展。

如此一来,浩然门想跟真意宗保持和气是很难的,甚至其他四宗都可能联手压制他——若是到时候再引出来避世已久的浩然宗,宗门体系发生大乱的可能性,都客观存在。

相较而言,陈太忠对官府的那点威胁,反倒是不值得在意了。

简宗主显然也想到了这两种可能,脸色才会那么难看,好半天之后,他才哼一声,“浩然宗一向不干涉本位面的事务,大约……白燕舞出手的可能性更大。”

权赋槽气得一呲牙,“这女人颇为可恶!”

可恶归可恶,他都不敢点出燕舞仙子的名字,这就是差距。

简仙可以肆无忌惮地呼白燕舞本名,因为他是真仙,但是权赋槽连直呼其名的资格都没有,他一旦念出名字,白燕舞那边就会生出感应。

除非本宗老仙在场,能扰乱白燕舞的感知,他才敢直呼其名——简仙还是要差一点。

简兴腾又沉默半天,方始发话,“那厮目前在东莽。”

“东莽……”权赋槽的脸色一沉,“果然是气修根本之地,不过,鹏王不合适去那里。”

东莽那里的狐族,跟鹏族十分不对付,狐王的修为,也远胜鹏王,若不是有人族对兽族的压力,又有猿尊在一边牵制,狐王没准早就征讨过来了。

而且鹏王想去东莽,必须绕道北域的无尽北海,穿行人族的中州,风险很大,绕道南荒的话,又有老冤家龟族挡路。

简仙也很明白内中说法,想一想之后他发话,“鹏王不行的话,可以选择猿王,既然陈太忠跟狐族交好……猿族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吗?”

权赋槽想一想,找出一条理由来,“继猛犸之后,狐族和猿族也试图在人族开设商铺,但是遭到猛犸行商的压制,这或者是可以利用的一点。”

“那就去做,”简兴腾点点头,脸上平静如常,“莫被陈太忠吓住,哪怕他证真,我简某人想谋个两败俱伤,却也不难……大不了转世,须知宗门还有老仙在。”

终究是一代真仙,虽然他现在不合适出手,但是到了宗门生死存亡的关头,他还是有真仙的担当的。

权赋槽默默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暗暗地盘算,该悄悄地筹备一些转世的资源了,简宗主豁得出来性命,宗中自然要为简仙准备好后手。

与此同时,东莽灵地内,陈太忠收功起身,对着远处的浩然双娇发话,“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安,该往中州走一趟了。”

这数十年下来,他一直穿行于中州和东莽之间,接应浩然门弟子进入两块灵地修炼,因为已经是巅峰玉仙,他现在穿行横断山脉,几乎不用惊动狐族、蛟族和猿族。

这是巅峰玉仙难得的好处,若是晋阶真仙的话,他想如此穿行,都是不可能的,真仙之间的感应,就让他无处遁形——除非那三名妖王一起打盹了。

但是普通玉仙,还不具备穿行的能力——不是对空间规则把握得非常好的玉仙,几乎不可能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,悄悄穿行过去。

想当初陈太忠中阶玉仙的时候,穿行几块兽族控制的区域,也是要硬闯的。

不过现在就方便得很了,甚至陈太忠在这几十年中,还在中州弄了一个假身份,买了一处院落了一些田地,距离晓天宗不过千余里,距离子午阴阳谷还不到八百里。

接下来,当然就是悄悄地收走阴阳谷中最后一块塔基,但是先证真,还是先收塔基,这是一个问题,他还没拿定主意。

以庾无颜的说法,证真之后再亮出通天塔比较好一点,不过陈某人现在已经巅峰玉仙了,若论战力的话,初阶真仙也敢斗一斗了。

而且陈太忠除了在灵地修炼,中州那个身份,也带给他一些便利。

起码他和浩然双娇时不时去一趟,搁给镇子上的人看,这是一家小地主,一个男主人,两个女主人,再加一些佃户和一个外聘的本镇的管家,真正的凡人生活。

只不过主家三口,时不时地外出一下便是了。

有了这样的凡人感悟,再加上陈太忠在地球界的经历,他感觉自己证真,怕也就是这几十年的事儿。

带着这样一种心情,他从灵地出关了,脑子里想的却是如何在不惊动晓天宗的情况下,将子午阴阳谷收回来。

不成想,才走出灵地,他莫名地生出一种感应,冲着一个方向看一眼,“先去一趟青石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