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真人之罪

权赋槽一行人回来之后,就下了封口令,似此奇耻大辱,谁敢将消息泄露出去,休怪宗门辣手无情。

这消息令冯家的真人十分不满,我当初是为了维护宗门声誉,才出面第一个跟陈太忠交涉,结果倒好,我冯家丢失灵宝三件,你不说帮我出气,反倒让我封口?

不过代宗主的封口令,那真是不能随便违背的,而冯真人心里也知道,陈太忠说是借,就有还回来的时候——那厮的性格奇差,口碑却是极好。

然而,冯家虽然是宗中大家族之一,三件灵宝也是相当珍贵的,尤其是因为两场位面大战,宗中不少玉仙和天仙陨落了,大家都在积攒力量,努力地恢复元气。

这个时候,族中被借走三件灵宝,哪怕只是五十年,也会为家族的发展,带来极大的影响。

在此怨气的支持下,冯真人对封口令明面上不说什么,背后却少不得评说,所以消息还是有限度地扩散开了。

没过几天,传言就到了权赋槽耳中,权宗主了解一下,知道是冯真人那里有牢骚,一时间大怒,劳资都被逼得脱了衣服才安全回来,你敢说自己委屈?

于是,冯真人就被宗事堂请去了,那是比刑殿还恐怖的存在。

你对封口令有意见,可以直接说,当面不说背后乱说,不收拾你收拾谁?

冯真人自然有无限的委屈,我当面提意见,会有效果吗,不是等着被你穿小鞋吗?

权宗主毫不留情地下手收拾他,也是有缘故的。

一来,是宗中的大家族气势日盛,对宗中的管理,造成了一定的困扰。

此弊由来已久,尤其是在位面大战之后,宗中弟子陨落极多,急需培养出一些新鲜血液来,壮大宗门,而各大家族却视其为机缘,垄断资源上下其手,造成了种种不公正现象。

二来却是权宗主并没有放弃报仇的心思,也想着扳回面子。

怎奈他尝试之后,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可操作性,只能忍了——这不是对冯家不闻不问。

回到宗中之后,他第一时间就来到了简仙闭关的所在,不过宗主闭的是死关,他也知道冲击中阶真仙的重要性,所以仅仅是在洞府外低声嘀咕了两句。

宗主若是没到紧要关头,听到这话自然会出来,若是到了紧要关头,出不来也正常。

非常遗憾的是,简仙没有露面。

权赋槽也想过留言,在宗主冲阶的空余时候,有可能放松一下心情,而一些重要的事情,会以留言的方式,陈列在洞府外,看宗主有没有心思理会。

但是想了一想,权宗主终究是没有留言,因为他不确定,简仙发现这条留言之后,会不会火冒三丈破关而出。

天大地大,宗主提升修为的事情最大,若是因为自己的留言,导致简仙按捺不住怒火,强行破关而出,他的罪过可就大了。

晋阶中阶真仙的事情,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,别的不说,简宗主要是真的晋阶了中阶,还会把陈太忠看在眼里吗?还会挨对方三刀而毫无反应吗?

所以权赋槽选择了沉默,待简仙破境重出的时候,就是陈太忠的末日了,这种大事上,他不会犯糊涂——不过,中阶真仙的简宗主,真的打得过陈太忠吗?这依旧是个疑问。

不管怎么说,权赋槽是用心琢磨这件事了,所以冯真人泄露出的秘密,令他十分不爽——你不就是三件灵宝吗?老子连衣服都脱了,我所付出的,岂是你能想象的?

宗事堂将冯真人带走半月之后,又有人来宗事堂告状。

这次来的是芈真人,幽冥界里,西疆官府和宗门相斗的第六场,他带着战阵,胜过了拥有牧守锏和玉莲宝衣的文真人,为真意宗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第六场所争斗的大裂谷,里面果然是有万载冥火,虽然没有冥火精华,但也非常值得了。

当然,芈家也因此受益匪浅,这个自然不必说,反正芈真人此战之后,在真意宗说话都异常大声,这是他赢得的。

所以来宗事堂告状,他也是理直气壮——我就不知道,宗里是怎么维护周边治安的,怎么我出宗之后,就被陈太忠抢劫了?

他损失的,是一件很了不得的灵宝,暗黑荔枝帐,此物原本是文真人的,两人在幽冥界做过一场之后,文真人心里不忿,又找他做了一场,就是以暗黑荔枝帐为赌注。

那一战,芈真人赢得很辛苦,也见识了这暗黑荔枝帐的威力,种种幻境直指人心,红粉骷髅不外如是。

现在,他辛辛苦苦赢来的暗黑荔枝帐,被陈太忠劈手夺去,心中的不甘可想而知。

宗事堂实在没办法支持他的诉求,事实上,真意宗目下的处境,没有谁比宗事堂更清楚了,于是他们发问,“不得随便携带灵宝外出的通知,你接到了吗?”

芈真人身为中阶真人的巅峰,最近又比较火,消息是比较灵通的,接到通知是一定的,他只是没当回事,不料想遇到这么大的麻烦。

其实他心里,多少还有点不服气,你陈太忠何德何能,敢在第七场出战?我第六场赢了,都觉得没有面子啊。

战阵赢了单个修者,不算好汉,你却赢了战阵,岂不是说我的战阵,还不如你一人之力?

所以说嫉妒是原罪,这话还真没说错。

他冷哼一声,“这暗黑荔枝帐,原本不是宗中物品,是私人物品,我以为没事。”

“那你活该,”宗事堂的人冷哼一声,淡淡地吐出四个字,接到通知你还这么不晓事,让我如何说你?

“有没有搞错啊,”芈真人委屈得叫了起来,“那厮就躲在宗门外不远处抢劫,咱好歹也是一域的上宗,不能肃清宗门左边的宵小,反倒是我的不是?”

宗事堂的人都很牛,哪怕对上宗中新贵芈真人,也是如此,他们淡淡地表示,宗里已经发出了警告,你不听怨谁?

话是这么说,其实真意宗上下,已经很恼火了,因为本宗真人出门,被陈太忠堵住的事情,出现了不止一起。

前几日方啸钦出门,就正正撞上了陈真人,两人此前就有过过节,虽然揭过了,但是再次见面,气氛也不会有多融洽。

陈真人直接上前拦住了他,上下打量他半天,才不屑地哼一声,“穷鬼,滚吧!下次不带灵宝出门,我就揍你!”

方真人其实带着灵宝的,起码他手上的玉扇,就是初阶灵宝,他的储物袋里,还有一套刚购买到的灵宝阵旗。

不过陈太忠并没有要求看他的储物袋——陈某人一向不喜欢别人检查自己的储物袋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,他是知道的。

而方真人手上的玉扇,他又看不到眼里,所以骂了对方一句,也不跟其计较。

方啸钦虽然心里侥幸,但是也感觉非常屈辱——尼玛,劳资的玉扇虽然是低阶灵宝,但终究是灵宝,你竟然直接无视了?

所以在离开之后,他第一时间通报宗门,陈太忠所说的强借灵宝,真不是随便说的,现在他就在宗门外呢——还威胁了我一顿。

紧接着,就发生了芈真人灵宝被抢一事。

又过月余,佤青庞真人在宗外路过,被陈太忠撞到了,然后……他就被陈真人暴打了一顿,四肢被打断。

要说佤真人,也是陈真人的素识了,当初在幽冥界还开过盘口,不过两人的关系,实在不怎么样,陈太忠对这厮遮遮掩掩的行为,很不感兴趣——当初哥们儿差点被你忽悠了。

佤青庞身上,也有灵宝,那是他脚下的云履,但是这云履材质功效都一般,陈太忠又不喜欢这臭烘烘的玩意儿,就问他你还有别的灵宝没有?

佤真人储物袋里也还有灵宝,但是他说没有了,结果陈真人二话不说将他暴打一顿,并且警告他:下次你若身上还只有这一双臭鞋,我还要打你!

对真人而言,四肢被打断不算大事,佤青庞本人在真意宗也不受待见,不过这件事的发生,还是给真意宗的人做出了提醒:陈太忠“借”不到灵宝,已经开始打人了。

在山门左近,屡屡发生类似事件,这让真意宗实在有点恼火,有心纠集刑殿的高手,出去会一会此人,可又有点犹豫:这么正面硬杠,真的好吗?

而且陈太忠的行踪不定,虽然没有特别隐藏身形,但也不是一直堵着宗门,找起来比较麻烦。

当然,不带恶意的寻找,那就容易许多了,利盛坛真人在宗门附近转悠三天,就看到了正在一处山腰喝茶的陈太忠。

“我没灵宝!”利真人先远远地高叫一声,然后快速发话,“我是受冯家所托,问询他们的灵宝,是否能提前收回?价格好商量。”

冯家愿意卑辞厚币,将自家的灵宝赎回,当然,这灵宝早晚是要还的,眼下想提前一点,所差的只是些许时间,价格应该不至于太高。

陈太忠想一想,微微点头,“我允了,你去通知冯真人来谈。”

“冯真人因为传播封口令不许说的内容,被宗里关禁闭了,”利真人苦笑着回答,“罪名是妄议宗殃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