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借大殿一观

“简兴腾在你手里也没讨了好啊,”龅牙大汉奇怪地看陈太忠一眼,吐露一个秘密,“他十余年前开始闭死关,你将他冲击中阶的时间,拖后了五六十年,很了不得了。”

“我更希望见他吐血,”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,然后他眉头一皱,“他这晋阶得多久?”

“怎么也得三五十年,这还是运气好,”猛犸大尊猛地一拍额头,“对了,想起来了,我有半杆大戟,借给你用用?那可是人仙用过的。”

“半杆大戟……人仙?”陈太忠愕然,然后眼珠一转,“金仙之乱?”

“没错,”猛犸大尊点点头,干笑一声,递过来一个“你懂的”表情,“残破的仙器,九重天也不是特别在意,本位面就有些遗漏。”

“既然残破了,那就送我好了,”陈太忠倒是不客气,“反正你留着没用。”

“我有用啊,”猛犸大尊眼睛一瞪,“里面有些材料,只有九重天才有,待我妖王巅峰了,还指着炼化这大戟,完善我自家的真器呢。”

“那就借来用用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其实他也想着,待他证真之后,自家搜集材料,炼制真器长刀,风黄界的制式真器,大部分都是真仙自行炼制的。

事实上,就算那些特殊的真器,也是那些炼器师炼制出胚胎,最多打造成灵宝,最后还是得靠真仙的温养,才能将其提升为真器。

他现在不缺炼制的材料,关键是境界不够,无法炼制真器,那么随便拿个仙器残次品,姑且当长刀用了,反正他连九阳棍都能当长刀用,也不差再拿半杆大戟用了。

直到他亲眼看到这大戟,才一呲牙,艰涩地发话,“果然是……半杆大戟。”

大戟被从中斩做两段,只留下短短的戟杆和长长的戟头,怎么看怎么像一柄……宣花大斧,如果那戟头没有被斩去一少半的话,就更像了。

实在是……有点有损形象啊。

猛犸大尊见他这样子,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少不得讪讪地干咳一声,“样子……比较那啥,不过这东西斩真仙,那是砍瓜切菜,再遇简兴腾,别看他中阶玄仙,照样破防。”

能斩真仙就行!陈太忠一听就心动了,“换了吧,我再加一瓯雷之本源,怎么样?”

“不要这样,”猛犸大尊又一呲大牙,“了不得这样,等你证真之后,我给你一根龙角,你以其做为主材,炼成真器长刀就行了”

“龙角?”陈太忠狐疑地看它一眼,炼制真器,主材是很关键的,不过龙角的话,也太夸张了吧?

“这个……化龙之角,绝对的真仙材料,”猛犸大尊又难得地脸一红,“蛟族若是问起来,你就说得自于翡翠谷。”

风黄界是没有龙的,化龙之角,那就是得自于蛟王了,怪不得以猛犸大尊的身份,也要叮嘱他一番——这玩意儿要是被蛟族发现,肯定要大打出手的。

“算了,”陈太忠不喜欢总打麒麟的旗号,他一摆手,“我有阴风夔真仙之角,比这化龙之角,也不差多少。”

“那阴风夔真仙的尸身,果然在你手里!”猛犸大尊闻言点点头,倒也没觉得如何意外,幽冥界之战,有两名异族真仙的尸身不知去向,其中之一就是阴风夔。

然而下一刻,它还是点出其中不妥,“阴风夔是夔牛变种,且阴气太甚,你修浩然正气,不要用这个材料,化龙之角正合你用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也没再拒绝,事实上,浩然宗的石窟里,也有一对龙角,真正的龙角,不过那一对龙角,分开炼制两柄长刀,有点暴殄天物了,炼制成对的战器才最合适。

反正这种好东西,总是不嫌多的,他用不着,留给将来的浩然门弟子也不错。

两人商量妥当之后,猛犸王拿了雷之本源告辞,离开之际还叮嘱他一句,“真意宗的巅峰玄仙确实还在,不过在大漠深处,你若找简兴腾复仇,动静小一点……反正宗门不面临传承断绝的境地,他是不会出来的。”

那我有了这“半杆大戟”,打得过中阶真仙吗?陈太忠很想这么问一句,只是这问题实在有点露怯,他问不出口,所以就点点头,“此人我是要惩戒一番,但也没狂妄到要灭真意宗传承。”

说实话,简真仙的作为,都是有板有眼,算计得十分精准,强取豪夺的时候,不露贪婪之色,发现不对了,也能坦然地放下身段,主动将灵宝劲装不动如山还给浩然门。

真意宗能传承这许多年,真的是并非幸致,深深知道什么样的麻烦惹得,什么样的麻烦惹不得。

不过陈太忠恨也就恨在这里了,若不是我显示出了有跟简兴腾一战的实力,这不动如山还能再要回来吗?真正的看人下菜啊。

他最讨厌的就是看人下菜,同样的事情,对上不同的对象,就要有两个处理标准,我气修修的是浩然正气,修的是本心,姓简的这么做,太不讲究……

半年后的一天,真意宗副宗主权赋槽出行,为浩然门毛贡楠加封掌门。

这相当于一个授衔仪式,简仙就算没有闭关,也未必有兴趣前往,而为了体现上宗威严,最少也得出一个副宗主,否则这庆典就未免有点儿戏了。

你上宗不把自己的权力当回事,下门自然就更不会当回事。

庆典持续了七天,权赋槽在第七天头上,离开了浩然门。

因为沿途的传送阵多为官府所看守,真意宗又欲扬本宗威名,所以就是空中飞行,前有战舟开道,后有弟子和下门修者相随,又有鼓乐相伴龙马嘶吼,一派兴盛至极的景象。

居中的云楼大船之上,几名玉仙一边品茗一边闲聊。

一名丹凤眼玉仙沉声发话,“这浩然门煞是可恶,陈太忠董明远不在也就算了,连浩然双娇都不出现……莫非他们还想称宗不成?”

浩然双娇一旦出现,就暴露了浩然门已然有四名真人的事实,在座的都是真意宗顶尖的存在,谁猜不到浩然双娇已然悟真?

这丹凤眼玉仙姓冯,是真意宗五大家族之一,族中小辈曾经被东易名所欺,当时不好说话,现在吹吹风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“董明远怎么可能在呢?”另一名玉仙不屑地笑一笑,“人家只是护法……愿意来就来,不愿意来可以不来。”

“那浩然双娇呢?”冯真人黑着脸发话,“陈太忠呢?”

权宗主正听得无趣,猛然觉得云楼大船一震,忍不住眉头一皱。

就在此刻,一名天仙在门外张头张脑,一脸的紧张,“启禀……启禀权宗主。”

“权副宗主,”权赋槽还是很注意措辞的,简仙若是晋阶中阶真仙,会有大量的时间关注宗中事务,他不想被人误会。

他皱着眉头发问,“有什么事?”

“前方有人拦路,”那天仙战战兢兢地回答,“是陈……是陈太忠真人。”

“嗯?”权赋槽的眉头皱得更狠了,心说有些人真不经念叨,“他有何事?”

“他说要见权宗主您,”那天仙苦着脸回答,想一想又补充一句,“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样子。”

“报!”又一名天仙冲了进来,“陈太忠击毁宗中战舟一艘。”

“大胆!”权宗主拍案而起,左右看一眼,“此獠太过猖狂,是可忍孰不可忍!”

众人闻言,齐哼一声,站起身向外走去。

利盛坛真人,是亲眼目睹了此事前后经过的,他跟浩然门打交道的次数颇多,此次也是前后奔走,牵线搭桥。

在队伍的飞行过程中,他猛地见到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,就知道事情不妙,再看一看,那厮肩头还趴着一只白色的小猪,他的一颗心,禁不住就砰砰地跳了起来。

负责为简宗主开道的战舟,对于半路出现的拦截者,当然不会客气了——他们其中肯定有人认出了陈真人,但是此刻是权宗主代宗主出行,你陈太忠还没资格拦这只队伍。

利盛坛却直觉地感到,事情不对,他隐约听简真人说过,简仙似乎曾经往浩然门一行,但是结果如何,简真人没说,他也没敢再问。

前方的战舟发出了警告,说你再不避让,休怪我们手下无情,不过陈太忠不等战舟下手,直接出刀,一刀就斩落了一艘战舟。

他虚浮在空中,淡淡地发话,“冤有头债有主,今天只找权宗主说话,你们这帮杂鱼蝼蚁,给我滚到一边去!”

一名初阶真人闻言大怒,要追究他不敬之罪,只见陈太忠嘴巴一张,一道白芒吐出,然后又是一刀斩过。

那真人已经做了提防,但是完全不够看,只见他身子一僵,刀芒直接斩开了他的护体白芒,将他斩得跌出三四里外,人尚在空中,已经有大口的鲜血喷出。

所幸一边有巡逻的天仙,将他卷了起来,不至于跌到地上摔死。

就在此刻,权宗主率者一干玉仙赶到,见状登时大怒,“陈太忠,你要干什么?”

陈太忠手中的长刀向前一指,笑眯眯地发话,“听说权宗主手中有行在大殿,甚是精妙,我证真恰好遇到瓶颈,要借来一观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