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穷大尊

其实对修者来说,修为很重要,能保持一个超然的心态也很重要,南长老如此选择,待她到了证真的门槛,没准还会比其他准证更快地证真,这个快,很可能是以百年为计量单位。

总之,到了她这个境界,修炼的路都是自己选的,无所谓对错,旁人也不能轻易置喙。

于是陈太忠将她领进了灵地,南长老在此地用了三年时间,将自身修为提升到三级巅峰,然后飘然离去。

二十年时间眨眼就又过去了,陈太忠继在通天塔晋阶八级玉仙之后,又在灵地晋升为九级,他知道到了这个坎儿,真就不是几十年的修炼,能令他证真了。

再加上受到南忘留选择的影响,他果断决定,出灵地修炼心性。

乔任女现在也修炼到了二级玉仙巅峰,她早在灵地里待得没意思了,整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,她甚至将本命法宝的材料,都炼制得七七八八了。

所以她强烈要求跟着出去散心,并且信誓旦旦地表示,三十年内定然追上师尊的修为,成为三级玉仙。

陈太忠答应了她的要求,结果言笑梦闻言也坐不住了,在灵地修炼的这五十年里,她可是比乔任女勤快太多了,两人的成就相差无几,不过她的刀法要强一点,而乔任女的身法好一点。

她倒不是觉得,自己一个人在灵地修炼会孤寂,关键是她感觉,没有乔任女在一边的话,她会不可避免地松懈下来,有乔任女在,两相比较,她才更有修炼的动力。

而乔任女也非常认可这个理由,她说若不是有言笑梦相比较,她或者不会这么“勤快”修炼。

总之,陈太忠在跟简宗主一战之后,过了近七十年,再次重出江湖。

他重出江湖之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将祁鸿识接引进了灵地,祁长老已经主持浩然门事务这么久,也该静下心,专心修炼一阵了——反正有南忘留接替他。

紧接着,陈太忠送了皇甫和另一名天仙袁锐宁,进入浩然石窟大厅,冲击高阶天仙——他在东莽闭关修炼这么久,欠下了一批护送的债务。

事实上,进入石窟大厅修炼的,并不仅仅是皇甫和袁锐宁,还有辛古,经过七十年的修炼,辛堂主三级巅峰了,他也不想高阶时再在灵地破境——因为他觉得,自己没有那么好的资质,还是尽快晋级中阶天仙的好。

倒是李晓柳拿得定主意,虽然她也是三级巅峰,目前在冲击破境中,可是她没有要求宗门帮助提升修为,她要等冲击高阶天仙的时候,再使用宗门的提升手段。

天底下的事儿,就禁不住有心人琢磨,浩然门有两块晋阶灵地的消息,被封锁得很死,但是门中有高阶修者时不时地消失,再回来的时候,已经晋阶一级甚至两级,这也不是秘密。

没有人去追根问底,想问也没这胆子,但是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一般。

李晓柳甚至通过观察,总结出了经验,大多数高阶修者,都是在冲击高阶天仙的时候,才会消失,那么她自然会有样学样——我李某人也不比他们差,为什么要提前申请?

这七十年中,浩然门又有十二名灵仙登仙成功,使得浩然门的实力空前增强,尤其是近二十年,门中竟然多了六名天仙出来。

浩然门青黄不接的阶段已经过去了,广泛撒网的策略,已经到了收获期,即将迎来丰收期。

可以肯定的是,未来一百年,不出大的变故的话,浩然门的天仙起码还要多出四十名左右,到时基本上就可以问鼎西疆第一称门宗派了。

事实上,现在浩然门玉仙的资格都快满了,除了大长老和二长老两名天仙之外,沈金琦和何明伟也到了九级天仙。

这两人后来居上势头吓人,尤其是何明伟,已经只差一脚就能悟真了——阴阳和合加大五行的资质,那真不是盖的,不愧是上古气修都会看好的资质。

跟南忘留一样,何明伟也没有找灵地晋阶的念头,因为门中两真人悟真之后的窘态,他也听说了,他已经决意要自行悟真,同时开始四处游历积攒贡献点,好换取炼制本命法宝的材料。

一个蒸蒸日上的门派,就应该是这样,南忘留和祁鸿识做为先行者,为后来者找出了可以避免的不足之处,后来者自然会吸收他们的经验教训,做出改正。

或者这改正的路,也不是正确的,但是一代一代人尝试下去,总会找出一条相对正确的路来,而何明伟此刻,做的就是这样的事。

反正以他的年纪、修为和资质,就算失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,实在不行就去宗门的晋阶灵地,想必悟真也不难。

这就是宗门有强大资源的好处,弟子们的选择会因此增多,信心也会极大增强。

沈金琦的修为,比后来居上的何明伟还要差一点,只是中规中矩的九级天仙,他却是认为自己有欠磨练,自愿去幽冥界坐镇五十载——那里有逍遥宫,也不会耽误他的修炼。

在外人看来,浩然门的第三名真人,就该在这两人中诞生,不过看沈上人的行为,似乎已经放弃了跟何上人竞争这一名额。

当然,只有浩然门的高层才清楚,本门别说第三名真人,连第四名真人都有了。

只不过浩然双娇已经消失在众人眼中很久了,大家的目光,都被后来居上的沈上人和何上人吸引了,尤其那何上人,修行速度之快,简直可以用变态来形容。

严格来说,知道浩然双娇尚在,并且悟真的派外之人,也很有几个,最起码此事绝对瞒不过简真仙的推算。

然而,浩然双娇长期不在门中,谁想计较此事,委实有点无趣。

陈太忠重回西疆之后,也没再进入人族社会,而是在西雪高原上停了下来,将本门天仙从外面召来,开始在禁区讲道。

如此过了大半年,猛犸大尊来访,它将得自阴风夔真仙的本源还了回来,同时提出个要求,要交换一瓯雷之本源。

从阴风夔体内抽取的本源,几达五瓯,它若是吸收,可就太浪费了,而且那本源带有一些阴风夔的气息,大尊也不喜欢。

至于说陈太忠有没有雷之本源,没有谁比猛犸大尊更清楚的了,陈太忠整天在他眼皮子底下活动,两道雷之本源都是出自他的手,甚至他还能拿出抽取自真仙的本源,供自己参详。

这样的人,要说他手里没本源了,大尊自己都不相信。

不过猛犸对陈太忠,也相当地实在,交还了真仙本源不说,就连讨要雷之本源,都是明确表示要交换。

陈太忠一向不怎么把钱财看在眼里,猛犸做事讲究,他就只能更讲究,很干脆地表示,还交换什么?我送你一瓯!

我在大尊你这儿居住这么久,多亏了大尊的照拂,才少去了很多的麻烦。

这话是发自内心的,若不是他躲在西雪高原上,早不知被人虐了多少次了。

猛犸大尊却不吃这一套,它说我让你居留,是因为你提供阴风夔的本源供我体悟,又因为你教我的孩儿们经商,改善了本族的生存环境,所以此后你一直住在这里,都是无妨的。

至于说我想要一瓯本源,那是我自己的需求,跟任何其他事无关,“我们猛犸现在以经营为本,讲究等价交换,你莫要开了坏头。”

“那你总送过我神骨的,”陈太忠坚持要白送,“当时我象征性地还了些礼,实在价值不等,现在主动送你礼物,也是投桃报李之意。”

“看把你美得,我送你神骨,是长辈对小辈的见面礼,”龅牙大汉一呲牙,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你现在是觉得……有资格做我的长辈了?”

陈太忠被猛犸王的逻辑打败了,他苦笑一声,“好吧……其实我觉得,对等交换,您也没什么东西拿得出手了。”

“你竟然敢小看我?”猛犸大尊怒了,“这些年,我孩儿们行商,颇有收获,也很得了一些天才地宝,你说你想要什么。”

你这点收获,还真不够看的啊,陈太忠沉吟一下,“这样吧,大尊的库存里,有没有真器长刀?给我来一把好了。”

真器这东西,宝贵程度跟本源不相上下,一个是真仙使用的,一个是对证真有用的。

按说真仙使用的东西,要强于准证使用的东西,但是本源关系到一个势力的发展潜力,从传承的角度上讲,也不比真器差。

不过风黄界的真器,大部分都是真仙自己炼制,或者从自家势力中传承下来的,非常难得,从这一方面来说,本源又差了那么一点。

总之,陈太忠要求的不是特殊真器,而是很常见的长刀,这东西换一瓯雷之本源,他可真不算狮子大张嘴。

“真器……”猛犸大尊一呲牙,又挠一挠头,“我可不是很擅长炼器,能换个要求吗?”

“我现在就想要把刀,”陈太忠也有点小郁闷,“上次我要有真器长刀,起码给简兴腾放点血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