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终出手

简兴腾的老道,就在这里了。

他不能确定,陈太忠是不是真的得了浩然宗的看重,也不知道浩然宗现在是什么境况,所以他提出要求来,我要见浩然宗的真仙。

若是陈太忠跟浩然宗没什么关系,或者说浩然宗真的一蹶不振了,那他对陈太忠下手,就毫无顾忌了,不动如山要归真意宗,小世界也是真意宗的。

若是浩然宗真的看重陈太忠,而且宗里还有真仙,那二话不说,他讨要不动如山,只是“借来看看”,小世界的事儿,也就不用再提了——我当时问陈太忠,就是有点好奇嘛。

至于说他要见浩然宗的真仙,这真没什么奇怪的——他好歹是一宗的宗主不是?没资格提这个要求吗?

说完之后,他死死地看着陈太忠,要看他如何应对。

我堂堂真仙,来堵你一次,不是白来的,不可能空手而归!

陈太忠哪里变得出浩然宗的真仙?

不过他既然打算强力抵抗,决定撕破脸了,心里也有了准备,闻言他不屑地一笑,“我凭什么要带你去?你又凭什么指使我?真仙就大,就可以大欺小吗?”

简兴腾也没想到,这厮竟然是这样的反应,他有点怀疑,浩然宗是没真仙了,不过……陈太忠这厮的桀骜,可也是出了名的,没准真的只是单纯地为了反对而反对。

试探不果,算盘打得不太好!

不过简宗主也是果决之辈,闻言狞笑一声,空中幻化出一只大手,狠狠地抓向对方,“两宗有要事相商,容得了你一个小小玉仙作祟?”

终于出手了啊,陈太忠手里的留影石忠实地记录下了这一幕,同时他长出一口气,身形一闪,打算避过这一只大手。

但是真仙的一抓,又哪里是那么轻易闪得过的?

简兴腾的一抓,不光是有封锁空间之意,更是有意随心动的灵敏,一抓之下,整个空间之内,根本是无处遁形。

陈太忠大骇,想也不想,直接一个万里闲庭遁了出去,下一刻,他站在三十余里之外,脸上露出了嘲弄的笑容,“简真仙这是真的打算大欺小了吗?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手上兀自抓着留影石,忠实地记录下了这一幕。

“小子如此狂妄,果然有几分道行,”简兴腾已经撕破脸了,哪里还顾忌那么多,手一抖,又是狠狠地一只大手抓了过去,却是比方才还大了里许。

“无耻!”陈太忠的嘴巴一张,一道白光霹雳一般打了出去,正中空中简仙的身影。

这一击,也用去了他的一成灵气,而且是异常地迅捷——比以往的束气成雷强了很多。

陈某人原本就是战斗型修者,越到重大的战斗,越是能超水平发挥。

然而,真仙又是哪里那么容易斗的?眼瞅着白光正正击中简兴腾,下一刻,他的身形蓦地出现在了里许外,嘴角噙着不屑的笑容,“米粒之珠,也放光华?”

空间一阵扭曲,大手再现,狠狠地抓向陈太忠。

陈太忠才待继续万里闲庭,只觉得识海猛地一震,好悬动作变形。

原来简兴腾在大手抓出的时候,还发出了一道神识的攻击。

所幸的是,陈太忠的发髻上,插着一根蕴神木的木簪,脖间也挂着巴掌大的一块养神玉,再加上小灰钟原本就有防御的能力,硬生生地挡住了这一记攻击。

万里闲庭再现,陈太忠又遁出了百余里,这个时候,他只能用万里闲庭逃遁,否则根本破不开真仙的空间封锁之力。

下一刻,他长笑一声,“原来真仙也会大欺小,姓简的,这截道之仇,我记下了,咱们来日方长!”

“小贼好利的口!”简兴腾的身形一晃,再出现时,距离陈太忠已经十余里了,他的眉心爆出一道白芒,击向陈太忠。

陈太忠哪里顾得上跟他斗嘴?又是一个万里闲庭,这一次竟然直接遁出三百余里远,然后接着又是两个万里闲庭,方向曲折,意图摆脱后面的那道白芒。

他的速度快,白芒的速度也不慢,死死地追着他,而简兴腾本人,也在他身后穷追不舍。

相较昔年白燕舞气机锁定他,就能尾随他数千里,现在他的处境,已经好很多了。

那时他的修为,才不过是一级玉仙,而白燕舞已经是九级真仙了,两人之间的修为差得实在太大,他根本毫无反抗的机会。

而现在简兴腾不过是三级真仙,陈太忠却已经是七级的玉仙,两人的修为相差不大,而修为差距的减小,是体现在全方位上的。

简真仙的空间封锁之力,对上别的玉仙,算是大杀器,几近于掌控的威力,但是对他就造不成太大的影响,追踪时想要气机锁定他,难度也大了不少。

简兴腾一路追击,也是暗暗地咋舌,心说此子的身法,果然是不俗,虽然遁逃得不算远,可是带了空间的属性,奇快无比,不但他追起来费力,白芒追起来也费力。

那一道白芒,却是真意宗心剑一脉的锁魂剑,已经不是玉仙能掌握的神通,简兴腾修习多年,虽然未臻大成,却也有了一击致命甚至锁魂的能力。

他一直猜测,这一剑应该斩杀不掉陈太忠,不过因为不能确定,所以有点迟疑,待他发现,陈太忠的防身灵宝极为好用,又有防范神识攻击的宝物之后,才果断发出此剑。

锁魂剑一出,就算不能将其锁魂,重创其神魂应该是没问题的,到时候这厮还不是手到擒来?

说来说去,简兴腾还是没有下定决心,第一时间斩杀陈太忠。

这就导致了他此番的被动,尤其糟糕的是,以锁魂一剑的速度,竟然追不上对方遁逃的速度。

果然,每一个玉仙都不是好杀的啊,尤其是陈太忠这种玉仙中都顶尖的人物。

眼瞅着对方不住逃窜,自己只能在后面死死追赶,简兴腾是要多火有多火了,下一刻,他判断出了对方的逃亡方向了——西雪高原。

别看陈太忠左一拐右一拐,貌似到处乱窜,但是他大致的方向,还是奔向西雪高原——事实上,他也没有别的选择。

真仙一怒,地动山摇,简兴腾不紧不慢地跟着此人,待锁魂剑劳而无功,不得不慢慢消散的时候,陈太忠距离他依旧有三四百里。

路过一片小山坡之际,陈太忠在继续使出万里闲庭的时候,突然之间,惊天动地地一声响,那山坡炸裂了开来,无数碎石冲上了天空,小的有磨盘大小,大的却有火车头那么大。

这密密麻麻的碎石,其实伤不得高阶玉仙,但是多少能阻陈太忠一阻,只要稍微羁绊住他一下,简兴腾就能赶到。

简真仙追赶的速度,其实不比对方慢,主要是陈某人东一拐西一拐的,太过灵活,他追得猛了的话,容易用力过度——当然,他并不知道,陈太忠赶路的速度,其实不仅仅限于此。

而他这次投放灵气炸开山坡,只是猜到了对方的心思,根据大致方向,远距离做下了一个阻碍,因为担心对方提前知晓,又想保证成功,他算计了好半天,才毅然决然地出手。

由此可见,简仙追陈太忠,追得也确实辛苦。

总算运气不错,这一大片碎石,正正地拦在了对方的前面。

然而下一刻,令简兴腾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,陈太忠的速度根本没有做任何的改变,冲着碎石群就冲了过去。

然后他就出现在了三百里之外,扭头看一眼,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。

万里闲庭不但能破开空间封锁,连低一点的禁制都破得开,陈太忠修习到现在,已经能用万里闲庭穿墙了,所谓的穿墙术,其实就是空间术法的变种。

这是什么遁术?简兴腾猛地一惊,风黄界还有如此遁法?土遁也无法穿石啊。

但是紧接着,他就被对方那若有若无的笑意激怒了,天空中幻化出一只百余里的大手,重重地拍向陈太忠。

这一击其实没什么用,就是声势惊人罢了,就算他是真仙,百余里的大手,拍向一个占地面积不到半平米的修者,能起什么作用?

只不过是表明他愤怒的程度罢了。

须知从后追赶的修者,向前发出什么攻击,作用力都不会太强,就算拍中了陈太忠,也不过是相当于推了对方一把。

遗憾的是,就算是这样,他都没拍中。

两人一追一逃,转眼之间,上万里就过去了,陈太忠没命地飞逃,简兴腾在后面追赶,时不时地拍出一掌,显得他愤怒异常。

事实上,简兴腾这都是做出来的表象,他想的是,让对方在飞逃和躲避中,尽可能地消耗灵气,只要灵气跟不上,你服食丸药恢复灵气的那一瞬,就够我出手了。

他求的只是能稍稍阻碍陈太忠那么一下——真仙的意随心动,不是吹的。

对方的身法虽然精妙,但是很显然,灵气耗费得不会少了。

简兴腾不住地拍出大手,只是想增加对方的恐慌,从而寻觅到战机。

至于说这么做会耗费灵气,他才不会在乎——区区的玉仙,能跟我这玄仙比灵气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