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祸起小世界

来的魁梧汉子,不是旁人,正是真意宗现任宗主,三级真仙简兴腾。

陈太忠见过简真仙的肖像。

事实上,就算没有见过,只看此人站在空中,明明看得到有人站在那里,感觉那里却是没人,整个人仿佛完美地融入了天地间一般,就猜得到此人十有八九是真仙。

更别说此人一声轻喝,就将他从隐身状态逼了出来,这不是真仙是什么?

简兴腾淡淡地看着他,轻声发话,“我出关来此间,是为了寻你。”

陈太忠呲牙一笑,“蒙简仙如此看得起,实在愧不敢当,简仙真有心,下一道仙谕,我自会前去拜望,何须劳动简仙亲来?”

简兴腾看着他,心里也是有点纠结。

他的闭关,原本是重中之重的事,但是当他听权赋槽汇报,说祁鸿识悟真八载,竟然修出了神通,还是束气成雷这种强力神通,就觉得心神有点不定。

到了真仙这个层面,偶尔的心血来潮,都代表着某些预兆,少不得他又卜算一下,发现自己竟然看不太清陈太忠。

这可是咄咄怪事了,于是他安排权赋槽,一定要将陈太忠盯紧了。

他可是还记得,那厮竟然敢给自己定下五十年之约,如此放肆的玉仙,若不是看在浩然宗的面子上,他直接就安排人将其剿灭了——真仙之下无敌吗?四名玉仙组成三才阵,倒不信你还扛得住。

接下来不久,又有消息传来,说陈真人在闻道谷传道,有五名灵仙当场登仙。

这一下,简兴腾的眉头皱得更狠了,若是任由浩然门这么发展下去,用不了一两百年,浩然门恐怕会成为真意宗的第一大下门。

这些还都不足以令简仙破关而出,他直接来找陈太忠的最大原因,是因为他再次卜算的时候,发现自己不是看不清对方,而是看不到对方了!

真仙卜算时,看不清玉仙不算什么,看不到对方,那问题可就大了。

这有几种可能,其中比较常见的可能有二,一是对方所有气机和因果都被大能遮蔽了,二就是陈太忠进入了一个封闭的小世界。

并不是所有的小世界都是封闭的,事实上大多的小世界是相对开放的,比如说这次捕捉炼化的污魂小世界,修者躲在里面,并不能让简仙看不到,最多是能让他看不清。

而封闭的小世界,通常来说是单独炼化的、是便携式的,一个不方便携带的小世界,想要单独炼化是很难的——比如说这污魂位面炼化为小世界,白燕舞倒是想单独炼化呢,累死她也做不到,这么多真仙联手,都足足用了数十年,彼此间通过阵法配合,才是堪堪炼化。

总之,不管陈太忠是身上携带着小世界,还是他的因果和天机被大能遮蔽,都足以令简仙破关而出,来找此人——若是有大能帮你遮蔽,这大能是谁?

不过简仙来找人的这两个理由,都不太说得出口,他就没有直接闯浩然门的山门,而是在山门之外等人。

在等待的过程中,他发现原本看不到的陈太忠,又变成看不清了,心里就犹豫一下:看来是这厮身上带着小世界,而不是有大能遮蔽。

相对封闭的小世界,可是比本源还令人垂涎,足以值得简兴腾出手了,甚至都可能打动白燕舞,那可是小世界,就算是再贫瘠的小世界,抽几条地脉进去改造一下,就是灵气遍布的修炼圣地了,里面还可以种植,还可以养殖……想干什么都可以!

不过确定了陈太忠身上的是小世界,简兴腾反倒是犹豫了:尼玛你竟然有小世界,这不科学啊,这小世界是从哪儿来的?

若陈太忠只是单单地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主儿,简仙肯定二话不说,抬手就抢了他的。

搁给任何一个真仙,十有八九都会选择这么做:不是我做人不讲究,而是你这样的人,就不配保有小世界,留在你手里,会害了你的性命,与其便宜了别人,倒不如便宜了我。

那些比较讲究的真仙,会给陈太忠留下点灵石啥的,这不算抢,算买。

遇上恶人的话,不但夺宝还会杀人,以免消息传出去。

但是陈太忠又不是真正的一无所靠,这厮结识的大势力也不少,狐族猛犸之类的,肯定不会给他小世界,小麒麟……就存在一些可能了。

最可能的情况,是浩然宗给陈太忠的小世界,浩然宗跨位面征战多少年,手上真的不缺好东西,区区一个小世界算啥?

可以作为佐证的是,陈太忠绝对得了浩然宗一些东西,回气丸什么的自不必说,只说那个地磁元气石修炼法,上古气修中掌握的也不多——这种修炼法真的太败家了。

能将此法流传下来的,只可能是浩然宗。

退一万步讲,就算是陈太忠有奇遇,得了天大的机缘,偶尔掌握了此法,那么,南忘留、祁鸿识等人奇快的晋阶速度,该怎么解释?

浩然门里,诸多弟子纷纷登仙,呈现出一片兴旺的景象,又该怎么解释?

最最最重要的是,不动如山这灵宝劲装……怎么解释?

简兴腾很想把小世界抢走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他此前已经强行“借走”了不动如山,再“借走”小世界的话,浩然宗再好说话,也绝不可能无动于衷。

事实上,若这小世界真的是浩然宗给陈太忠的,那就是浩然宗对其中兴气修的奖励,以前气修都凋敝成什么样子了,现在却有了卷土重来的趋势——虽然这趋势还很微小。

照此推测,那不动如山的灵宝,也可能是浩然宗奖励陈太忠的,却被他强行借走,已然是大大得罪了浩然宗。

所以他虽然拦住陈太忠了,也不好猝下杀手,否则事情再无转圜的余地。

他沉吟一下,淡淡地发话,“你身上可有小世界?”

陈太忠此刻的心情,简直是无以言表,被真仙半路截住,已经是非常郁闷的事了,然后这真仙一开口,问的竟然是小世界!

这尼玛日子还能不能过了?

去尼玛的,不过就不过吧,他心一横,哥们儿战过垂死的真仙,还真没战过活蹦乱跳的真仙,所以他微微一怔之后,呲牙一笑,“冒昧地问一句,简仙真仙几级?”

“几级?”简兴腾愣了一下,然后笑了起来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闭关冲击中阶,偶有所感出来走走,目前三级巅峰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他当然知道对方问话的用意,这是打算翻脸动手了,不过真仙自有真仙的自信,他也不屑说谎话欺骗对方,你以为我三级真仙,拿不下你这七级玉仙吗?

“想法是没有,”陈太忠是个惫懒性子,既然决定要拼了,他也就无所谓了,只是笑眯眯地问一句,“我身上是否有小世界,这是我自家的事,我若不回答……简仙莫非打算大欺小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摸出了一块留影石,同时祭出了小灰钟,打就打呗,谁怕谁?

“大欺小这种话,对真仙来说无用,”简仙很不屑地撇一下嘴,一抬手摄向那留影石,“实力不济,你说再多也是白搭……嗯?”

他原本想的是直接摄走留影石,哪曾想,他的灵气触碰到那虚虚的钟影,竟然被弹开了,他忍不住讶异地哼一声。

陈太忠手一抖,掣出了九阳棍,摆出一个防御的姿态。

他得自浩然宗的高阶灵宝长刀,此刻是不合用了,那刀很是神奇,扛得住无名刀法的摧残,至今没有碎裂,但是对上真仙,灵宝长刀肯定是不够了。

当今之计,是他不能主动出手,一旦出手就是不敬上位者,简兴腾可以随便下手了,而他不出手的话,简兴腾先出手,铁铁坐实对方大欺小。

他身后有浩然宗支持,虽然浩然宗现在修为最高的,恐怕就是他这个第十四任宗主了,但是简兴腾不知道,出手之际,肯定要考虑很多。

事实上,他只要个大义,只要能在大义上占了主动,简兴腾敢出手的话,他就不怕把真意宗变成第二个血沙侯,第二个巧器门,哥们儿就算打不过你,还逃不了吗?

只要我能逃走,浩然门被打烂都无所谓,我能拿着巧器门的覆灭去祭奠王艳艳,自然也能拿着你简兴腾的人头去祭奠我浩然弟子!

他的眼中,露出了决绝之色。

简兴腾是何许人?活了几千年的家伙,证真的时候,也在凡俗间体悟过人间百态,一眼就看出——这厮真的有玩命的打算了。

他很不喜欢陈太忠的眼光,但是……他要为真意宗这数万年的传承负责,所以他沉吟一下发话,“我拦住你,是要见浩然宗的真仙,带我去见!”

陈太忠愣了一下,脸上的表情煞是奇怪,“你拦我,是为见浩然宗真仙?”

“那你以为呢?”简仙冷哼一声,然后双手向后一背,也不管对方剑拔弩张的样子,“我简某人身为真意宗宗主,见不得浩然宗的真仙吗?”

真仙不止是修为高,算计也深着呢,他强调自己的身份,有资格见浩然宗的真仙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