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真人留步

“好了,”负责公证的方清之见状,大喊一声,“浩然门胜,不得再斗!”

祁鸿识吃这一声喊,猛地回过神来,硬生生地止住了刀势。

这时候,柯真人也反应过来,自己到底做了什么,他是性格暴躁之辈,但是在来此之前,他一次又一次地被掌门耳提面命,说你试探出对方深浅就行,一定要制怒。

他是桀骜之人,其实听不得这些,就说我知道了,出手小心点,不打死对方就行了。

你敢胡来,陈太忠就敢更胡来!炽锋门的掌门警告他:你去是为上宗做试探的,别把自己搭进去。

搭进去又如何?柯尼的脑子实在有点没开化,他很不屑地表示:我的生死我做主,陈太忠就很厉害吗?我宁可力战而死,也不做胆小鬼!

卧槽!掌门气得大骂:你死了无所谓,本门没准要被你拖累到灭门了!

炽锋门虽然表现得很牛气,不愿意承认浩然升门,但是内心深处,对于陈太忠的战力,门中上下都有清醒的认知。

柯真人很多时候比较莽撞,比较浑,但是他对门派的感情,还是极深的,要知道他差点死在荒野中,是炽锋门已故大长老救了他,还用心教授他功法。

所以,就算他气得浑身发抖,看到祁鸿识差点冲过来,还是强忍着怒火,克制着出手的欲望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祁鸿识,你偷袭在前,反倒怪我?”

“你放屁!”祁鸿识脸一沉,破口大骂,“老子的束气成雷是雷电,你神通的速度慢,关我屁事,真当公证人都死绝了?”

“来来来,可敢来场大战?”柯真人再次热血上头,“谁不敢谁是球囊!你刚才吃一颗回气丸,我不跟你计较,再来……敢不敢?”

这纯粹就是个二货!祁真人有点哭笑不得,他早就听说,柯尼真人的脑子不太正常,现在看来,果然是传言非虚,这岂止是不太正常?

“祁长老刚刚悟真,我来跟你斗一场如何?”南忘留铁青着脸发话,“你现在可以回气,我也不欺负你,回到你巅峰水平再斗,浩然门从来不在家里欺负人!”

她虽然没有修成束气成雷的神通,宝衣不动如山也被借走了,但是这三十多年,她也没有虚度,各个领域都有了长足的进步,她自问对上此人,还是有六成以上的胜算。

柯尼真人嘴角抽搐几下,最终冷哼一声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算了,我只是一时的好奇,没有跟你比斗的意思。”

“那这一场切磋,谁胜谁负?”南忘留的脸色依旧不太好,要逼着对方承认自己败了。

但是柯真人哪里会承认自己败了?他一肚子火,还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呢,于是忍气吞声地回答,“就是切磋了一下,何来胜负?”

“我浩然门从不欺人,也从不被人欺负,”南忘留身子前欺,阴森森地发话,“说好比试神通,你竟然使出兵器,在我门中出尔反尔……是看我浩然一门可欺?”

“得得得,你赢了,行吧?反正方清之说你赢了,”柯尼真人气得长啸一声,转身向山门之外电射而去,嘴里大声嚷嚷着,“这地方我是一刻都不想待了!”

南忘留无奈地翻个白眼,按说外来修者在门中不守规定,是对浩然门极大的挑衅,门中不能放过此人,否则难以服众。

但是跟这么个二货斤斤计较,却是也有损形象——欺负弱智,算什么本事?

祁长老的悟真大典,就以这种方式收尾了。

又过月余,大典的热闹劲儿过去之后,闻道谷提前清场,陈真人再次为弟子们讲道,不同的是,上次是蓝翔派,这次已然是浩然门了。

在闻道谷这块地方,陈太忠几近是传说中的存在了,而陈真人上次讲道,还是浩然门只有两个天仙的时候。

事实上,这一次的讲道,只是为了提振弟子们的士气,随着两名长老的悟真,升门的事情,基本上是尘埃落定了,接下来就是激励广大弟子用心修炼。

当然,这样的讲道,对皇族那边,也是个不大不小的挑衅。

在陈真人讲道的三天中,闻道谷汇集的弟子,几达两万名,还有数百名不属于浩然门的修者——这些人能来旁听,是相当不容易的。

三天的讲道中,又有五名浩然弟子当场登仙:这才是陈太忠讲道的本意,有些弟子资质是不错的,但就是阴阳失衡,卡在九级灵仙上不去了。

陈真人事务缠身,也不便随时给大家开小灶,索性借这讲道之机,暗暗使出混沌混元真炁,送这五名弟子登仙。

有了董明远弄来的两名混沌体质的弟子,再加上浩然派自己搜罗的一名,相信再有百余年,陈真人就可以卸下肩头这份担子了。

不过大明大方地讲道,再加上五名弟子登仙,陈太忠在沉寂许久之后,又大大地出了一次风头——须知在场的人,可不仅仅是浩然弟子。

在讲道之后,陈太忠再次销声匿迹了,对于他的神出鬼没,大多数人也已习以为常,就算有人想找到他的行踪,自己都没多大的信心。

然而在这世界上,从不缺少意外。

陈太忠在讲道之后,其实并没有出了浩然门,他也知道,外界暗中打听他消息的人不少,经过浩然门长时间的经营,外堂已经成功地在门派周边布下了消息大网。

这消息网中,有掩饰的门店,有一些外来长驻的修者,也有一些浩然弟子的亲属,还有计可乘和董毅所掌控的地下世界。

根据方方面面汇总来的消息,浩然门的地盘上,倒是没有什么碍眼的人物和势力出现,不过有意无意打听陈真人行踪的主儿,却是不少。

陈太忠并不怎么担心被人惦记,但是浩然门上下对他的安危极为重视,大家一致劝他,多在门中逗留些时日。

陈真人倒也不好拒绝门中的好意,想一想之后决定,那我就多呆一个月好了。

多待一个月,闲来没事就只能修炼了。

而眼下浩然门大部分的灵地,根本不足以支持玉仙的修炼,只有那供高阶天仙修炼的灵池,撒进去大把灵石的话,能勉强保证一个玉仙的日常用度。

现在浩然门开始修建玉仙修炼场所了,还撒出天才地宝,托人炼制两座逍遥宫,不过这东西不但耗费巨大,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建好的。

陈太忠也不跟祁真人和南真人争灵池,他直接钻进通天塔修炼,修炼了月余,钻出塔来,打算带着祁鸿识一起走,去东莽的灵地继续修炼。

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他猛地感觉到一丝心悸,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。

进入高阶玉仙之后,他这种类似于第六感的直觉,越来越强了。

哥们儿回头要修习一下天眼术了,陈太忠暗暗地做出了决定,天眼是天目术的升级版,修到精深之处,可查看天机,他就不用仅仅依靠直觉感受危险了。

一直以来,他是有点排斥使用天眼术,这东西太耗费精血,甚至会折损寿命,尤其在观察高阶修者触发的天机的时候,会付出极大的代价。

陈某人同阶无敌,可越阶杀敌,在他三级玉仙的时候,就不怎么需要提防玉仙了,但是看真仙的天机的话,那不是嫌自家寿命不够长吗?

而他现在高阶玉仙,修炼一下天眼术,就很有必要了,起码看初阶真仙的天机,不会折损寿命,但真仙又是能带给他切身危害的主儿。

做出这个决定之后,陈太忠着人告知祁鸿识,说你再在山门待两年,沉淀一下,回头觉得准备好,能修炼了,再去西雪高原找我。

此刻的大长老,对陈真人是言听计从,他表示说我确实该沉淀一下了,顺便修习一下身法和刀法,还要开始炼制本命法宝,就算有空了,还得提点一下门中的天仙弟子。

近年来浩然门发展得极快,高阶修者也不住地涌现出来,一派兴盛的景象,但是门中的高阶修者太分散了,山门和幽冥界各一块不说,西雪高原上也好大一块。

还有就是新近扩充的五个郡,门中不但要时常地巡视一下,还要安排弟子看好几大势力,这也需要一两个天仙长期在外。

天仙上人太分散,彼此之间交流得不算多,尤其是对下面的弟子,教导得严重不够——倒不是时间上不够,关键是每人只讲几天,就消失不见,或者出任务或者修炼去了。

祁鸿识意识到,这会造成门中弟子根基不稳,尤其是前一阵,陈真人的传道,也令他有些感触,此刻正好他要沉淀一下,索性就做出了这样的安排——轮到他向宗门做出贡献了。

陈太忠选择一个大早,悄然离开山门,也没有高调飞行,就是贴着地面疾走,略略地绕了一个圈子,直奔西雪高原而去。

行至中午,天色渐阴,那种不安的感觉,越发地明显了,他索性一捏隐身诀,直接缩地踏云,迅疾地向前方冲去。

“陈真人,留步,”空中传来淡淡的一声,声音不高,但却无远弗届。

紧接着,一个人影蓦地出现在前方,那是一名方脸大汉,身材魁梧雄壮,却又不带任何烟火气,静静地站在那里。

陈太忠从空中显出身形来,倒吸一口凉气,“简宗主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