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炽焰真人

不怪陈太忠如此愤怒,本源这种事,实在太过敏感了,敏感到就连董耀璋自己都扛不住。

这种事情,董掌门竟然会让一个小小灵仙知晓,须知消息一旦走漏,有太多修者能将于海河轻松擒下,然后搜魂。

于海河为人四海,却也不傻,一听就明白叔父的回护之情,不过他既然已经身入无锋门,当然要帮着门里说话,于是他苦笑一声,“董掌门也是无奈,他一直联系不上您。”

陈太忠见他不以为意,当然就不好再说什么了——你都不在意,我瞎操的什么心?

至于董掌门希望见一下本源,他也能理解这种心情,董掌门卡在三级玉仙上有段时间了,能体悟一下本源,没准有助于他破境。

不过就算理解,他也没兴趣谈此事,“体悟本源?切,他董耀璋以为自己脸很大?”

于海河虽然年轻,却也知道本源的份量,闻言继续苦笑一声,“董掌门说了,他愿意付出代价,想跟您面谈商量。”

本源是极其贵重,拿一块钝意灵地来换,都远远不够,但是若要体悟本源,这代价却是不用太大——毕竟无损于本源的存在。

一般人难得见本源一次,主要是面子不够大。

风黄界确实很注意资源垄断,这种层面的资源,根本不是有财力或者有身份就能获得的,必须还得有势力有实力——手下不够硬实,就别瞎惦记。

董耀璋是一门的门主,但是区区初阶玉仙,惦记这个太扯了一点——他对本源的体悟,很可能成为别人搜魂的战果。

只有到了高阶玉仙,才有资格惦记这个,而且他还不能是无锋门掌门,得进入真意宗,才能有此机会——无锋门这势力,还是小了一点。

陈太忠很清楚这些,闻言摇摇头,别人会资源垄断,他也会,“本源又不止我有,他愿意付出代价,那就随便去找人商量嘛。”

于海河闻言,犹豫一下才硬着头皮回答,“他是说无锋门和浩然门已经加强了合作。”

“屁的加强合作,是他输的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有种他别承认自己输,五十年内,我吞掉无锋门。”

“这不是……”于海河的声音,低了下来,“这不是他觉得,还有我和叔父的关系吗?”

“嘿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起来,小于你别太把自己当成个人物行不?我们这个层面的讨价还价,哪里是你一个小灵仙掺乎得起的?

不过这话说出来,有点伤人,他虽然不介意伤人,但于海河终究是故人之子,是他的晚辈,难听的话,还是不要说了吧?

就在此刻,于海河身子一动,摸出了一块同心牌,那同心牌已经裂做了几瓣。

他怔了一怔之后,低声发话,“叔父,董掌门来了。”

“来了又想怎么样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不过想一想之后,他还是表态了,“告诉他,想要体悟本源,也不是不可以……百年后再商量。”

“百年后?”于海河愕然地看着他,“叔父这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等我证真之后,”陈太忠随口回答,他有几分把握,能在百年内证真。

不过这话也说不准,所以他犹豫一下,又补充一句,省得小于以为自己吹牛,“就算不能证真,巅峰玉仙是没有问题的,那时候就算条件成熟了。”

“百年证真?”于海河愕然地张大了嘴巴……

同南忘留悟真庆典相比,祁鸿识的庆典,来的人更多,浩然门的崛起,已经不是推测,而是事实了,风黄界是个讲实力的地方,你实力强了,自然有人来捧场。

尤为明显的是,青云观这次,也遣了天仙来送礼,虽然依旧不对等,但是比之上一次的不闻不问,显然是有了极大的进步。

而炽锋门这次,也派了人来,只不过炽锋门的人,是庆典前夜到的,在万仙灯的映照之下,漏夜进驻浩然门。

万仙灯是浩然门新定的规矩,本门有上人悟真,可点万仙灯,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枚照明珠悬挂在浩然门上空,将整个山门照耀得有若白昼。

新门新气象,新规矩也要制定,而这万仙灯的布设,也要近百万的极灵。

没办法,基础设施建设,就是这么浪费,而这样的奢华,不搞还不行。

宗门的底蕴,要展现在方方面面,别人都搞而你不搞,不但对宗门形象有影响,在各大势力交往之际,过于寒酸,也会让人怀疑你的底气。

就在万仙灯的照射下,炽锋门的来人,被引入了山门。

此人身材颀长,肤色白皙,一颗光头上须眉皆无,旁人看到这极具特色的相貌,登时就明白来者是谁了——炽锋门的二长老、三级真人柯尼。

柯尼是白肤人种,有可能是蛊修的后代,襁褓中就被丢弃于山野,炽锋门上一任大长老出来寻找证真机缘,无果之下返回山门,途中看到了他。

大长老没有多管闲事的兴趣,不过看到孩童周围没有虫豸,好奇之下上前验看,才发现此子竟然是纯火体质,顿时生出了爱才之心,将其抱回山门。

柯尼也没有令大长老失望,八百岁悟真,由于是纯火体质,正合炽锋门功法,战力也异常地强横。

不过柯真人在被抱回门中的时候,因为要检查来历,可能不小心被伤了脑部,导致长大以后,行事有点莽撞和乖张,后来门中大力弥补,但也没起到什么作用。

炽锋门派来的贺客,竟然是此人?不少人心里暗暗地嘀咕,看来明天的庆典,是要有热闹看了。

然而,柯真人虽然以莽撞和脾气暴躁著称,但是进了浩然门之后,行事也是中规中矩,很少说话是真的,可也看不出什么异常。

不过此人不愧是人称“炽焰真人”,没过多久,还是将本性暴露了出来。

第二天的悟真庆典尾声,是真人们之间的交流,主要是祁鸿识讲述自己悟真的一些心得——这不是他自己要得瑟,而是每一次庆典的压轴戏,由晋阶者传授一些感悟。

在场听讲的,除了真人之外,也有天仙弟子,按说刚刚悟真的修者,比之其他积年真人要差一些,以资格论,是轮不到他们传授心得的。

但这是旁人来参加庆典的福利,同时,祁鸿识做为刚刚悟真的真人,不需要保证他所讲的完全正确,就是一家之言一己之得。

而通常情况下,旁听的真人们,也不会有太多的质疑,或者有些理念冲突了,大家各抒己见就好,对于积年的真人来说,他们很清楚自己的修炼体系,不会轻易被祁鸿识动摇。

他们在意的是,祁真人能不能讲出一些比较新颖的观点,不一定要符合己方的认知,能开辟一下视野,拓展一下思路即可。

若是能有些触动和收获,那就算不虚此行了。

同时,对这些势力中的天仙弟子而言,也是一个难得的机缘。

搞一个庆典,若是不能对观礼者有所回馈的话,也不是长久之计。

通常情况下,就算祁鸿识讲得有较大出入,那些真人也不会太过较真,他们会在回了山门之后,再告诫随行的弟子:祁真人哪里哪里讲的,不符合本门的认知。

他们这么做,也不是避免打脸之意,而是涉及悟真的很多感悟和理念,都是各门不传之秘,公然辩论的话,有泄露本门机密的可能。

今天也是如此,祁真人讲述悟真感受的过程中,有几名真人在个别观点上,表示了不认同,但也仅仅是点到为止。

比如说,祁真人所说的修者修炼,男女功法没必要区分开,就受到了雪峰观的质疑——这个观点,雪峰观绝对不能接受,也不能不做声,但是再多也就没有了。

就在祁真人讲述到尾声的时候,柯尼真人终于出声发话,“祁真人讲得不错,不过我是粗人,听不太懂外门的功法,就是对气修只修气有点不解……你只本身不修外物,能有什么样的战力呢?”

祁鸿识也早知道,这炽锋门派来柯真人,绝对没存了什么好心,闻言他微微一笑,“不知道柯真人,想知道哪方面的战力呢?”

柯尼真人大大咧咧地回答,“我就觉得,气修同阶无敌,有点过于小看天下修者了,你这只重气感的说法,也有误导他人的嫌疑。”

“我讲述的是我气修悟真心得,体系不同,不必强融,他山之石亦可以攻玉,”祁鸿识白他一眼,“听柯真人之意,似是对我气修的战力存疑?”

旁听的人闻言,禁不住心生感慨,这浩然门果然是抖起来了,面对质疑,竟然敢主动发起挑衅,毫无内敛之意。

其实这么想的人也错了,祁鸿识已经知道对方来意不善,那么,他再委曲求全又有何用?倒不如开门见山了。

当然,他敢这么说,也是浩然门有足够的底气,实力到了。

“我肯定是存疑的,”柯尼真人大大咧咧地点点头,“不过你是初悟真的,我若是跟你切磋一场,却是我欺负你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