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董掌门所求

利真人不是一个人来的,此番他的搭档,依旧是烈长老。

不过上次烈长老的小神识跟在他身上进来,不但被陈太忠发现,也没有瞒得过董明远,而最后他的小神识,竟然被陈太忠收去了。

所以这次,说成什么他都不会再附着小神识进来了,甚至他都不敢离浩然门太近——对方有他的小神识在手,是可以推算出他的方位的,还是距离远一点为好。

看到碎裂的同心牌,他又对照一下这块同心牌所表示的含义,才万里传讯副宗主权赋槽,“祁鸿识的修为已经确定,一级巅峰玉仙。”

“一级巅峰玉仙?”权宗主嘀咕一句,讶然发话,“你确定是巅峰?”

“盛坛真人服用了识照丸,”烈真人沉声回答,“祁鸿识应该没有应对手段。”

识照丸是极为罕见的丸药,效果就是识别对方真实情况,此丸发明于第一次人兽大战之时,能识别出隐藏在人族修者中的兽族,跟城市的门禁作用相仿,不过使用起来比较便利。

但是这东西炼制不易,而门禁能识别出绝大多数的兽族,属于极为不经济的丸药,后来兽族发现隐藏被识破,也少用这手段了,所以这丸药使用的不多,也就没有改良的药方。

这丸药在识别兽族的主作用之外,还有一个附加效果,就是能便是辨识修者的修为。

一般情况下,用识照丸鉴别修为,也有点不经济,使个天眼就行了,然而,若不想惊动对方,使用这丸药比较稳妥。

事实上,被识照丸观察修为,当事者也未必就不能发现,甚至是可以预防的,不过很显然,没人会闲得没事来预防这个。

而且一旦预防,识照丸固然看不到真实修为,通常也看不到虚假修为,就是茫然一片。

所以烈真人的回答,就是确定了祁鸿识的修为。

啧,权赋槽闻言,有点郁闷了,看来还得向简仙汇报啊。

简兴腾在这几十年中,将污魂小世界内本宗的地盘,设置得七七八八了,同时还琢磨到手的不动如山,一直就没闲着,最近偶有所感,觉得突破四级真仙的机缘到了,就闭关了。

真仙晋阶一级,是相当难的,尤其是这种破境的晋阶,两三百年能成功,那都是相当不错了,简仙为了突破四级,前后闭关已经超过了百年。

正是因为如此,此次浩然门祁真人悟真,真意宗上下就没有汇报简仙——相较真仙突破四级,这算多大一点事?

不过权宗主也没忽视此事,再次派出了利真人和烈长老这对搭档,任务是试探浩然门虚实。

利真人倒无所谓,身为浩然弟子的老朋友,上次那么大的事情,也没人追究他的责任,他觉得自己这次去,态度端正一点,也不会有太大问题。

烈真人却是抵触得很厉害:教练……副宗主,我想去幽冥界。

权宗主比较刚愎一点,不喜欢听人叫苦,所以他问一句:烈长老不想要回小神识了吗?

烈长老无奈,只能捏着鼻子去了。

不过现在……祁鸿识竟然是一级巅峰玉仙,这消息超出了副宗主的消化能力:尼玛,上次南忘留悟真的时候,祁鸿识也才是九级天仙吧?

三十多年的时间,九级天仙不但悟真了,还是一级的巅峰玉仙了,要知道,搁给一般的修者,悟真之后,起码要有三五年来巩固境界的,剩下的不到三十年,如何能冲到巅峰?

这个情况,真的还得向简仙汇报。

简兴腾是闭关了,但只是不见外客了,宗中大小事情交给别人处理,真仙闭关,很少闭死关,除非是到了冲级的紧要时候。

简宗主也还没到闭死关的时候,听说权宗主求见,就接见了他,闻听了浩然门的情况,他从储物手镯里摸出一个玉盘,随手丢了九枚玉贝进去。

玉贝碰撞着玉盘,发出清脆的响声,同时滴溜溜地乱转着。

在九枚玉贝停止转动的时候,简仙睁开了眼,淡淡地发话,“此人悟真,在八年前。”

也就是说,祁鸿识从九级天仙到一级玉仙,用了二十多年,这个时长单独列出来,并不算意外,不过悟真之后,巩固境界加修炼,八年时间,就冲到了一级巅峰玉仙,这就太可怕了。

权赋槽也深明其中利害,沉吟一下之后,他轻声发问,“浩然这一门……有点邪门,该如何处置?”

简仙沉吟一下,方始回答,“看这祁鸿识八年之后才宣布悟真,想必有所得,去了解一下,这八年之内,他做了些什么。”

这八年内祁鸿识做了什么?权副宗主觉得,想找这个答案真的太难了,那是浩然门拼命要隐藏的啊,他沉吟一下发问,“使用任何手段吗?”

任何手段,就是包括威逼利诱……甚至搜魂。

“你真是,”简仙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使用任何手段,用得着等到现在吗?下门那么多,让他们一一去试探呗。”

“下门……”权赋槽迟疑一下,艰涩地回答,“现在也只有青云观和炽锋门,可以出面挑战浩然门了,其他的都是持观望态度。”

“成这样了?”简兴腾讶然地一扬眉毛,他不知道的是,其他下门,其实都不仅仅是观望,有三个下门,完全靠向了浩然门。

身为真仙,他操心的事情,就不在这个层次上,而下面人也不会将不好的事情随便上报。

想一想之后,他表示,“总是要探出此人为何隐藏八年,才宣布悟真,这个事情交给你了,你若没有把握,我安排无忌去做。”

郝无忌?权赋槽一听这个名字,牙都是痒的,他很干脆地回答,“我先试试,实在没能力,再请郝师弟出手不迟。”

郝无忌号称真意宗中真仙之下无敌,震慑外宗都是响当当的旗号,此人专心修炼,并不牵扯宗中很多事务,行事也凭个人喜好,多有莽撞之处。

但是偏偏地,宗中很多高阶修者,认为他才是最合适接替简宗主位子的人。

权赋槽心里对郝无忌,真的是有点忌惮,简仙既然点名了,他无论如何也要把此事处理好。

然而想办好自己分内事的,并不仅仅是他。

三月时间一晃而过,眼看着祁真人的庆典越来越近,于海河心里非常着急,时不时地就去找李晓柳,“晓柳上人,我陈叔啥时候能来呢?”

李晓柳虽是女性,却是杀伐果断之辈,她登仙之后,铁血堂堂主之位已然扶正,能令大多浩然门弟子觳觫不已。

然而对上于海河,她也有点挠头,每一次她都不得不好言相劝,“你且待着,陈真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……我说,闻道谷的名额很紧张,你珍惜一点成不成?”

陈太忠终于还是回来了,在祁鸿识悟真庆典的三天之前。

他回来的消息,在浩然门是绝对的秘密,这不光是他自己不喜欢应酬,更重要的是,浩然门的高阶修者一致认为:陈真人的行踪必须保密!

这是本门杀伤力最大的修者,是门中最大的底牌,若是让旁人知道行踪,是对浩然一门最大的犯罪,撇开跟皇族或者鹏族的恩怨不提,只说他是终极战力,就不能泄露行踪。

就像地球界载了核弹头的核潜艇,谁会让别国知晓位置在哪?本国也没几个人知道。

更别说陈真人是本门唯一掌握那两块晋阶宝地位置的修者,陈真人一旦有事,门中将彻底失去那两块宝地的消息。

所以他回来的消息,大部分门内弟子都不知道,甚至有些天仙弟子都不知道。

不过李晓柳的消息传来之后,陈太忠还是决定见一见于海河。

叔侄俩幽冥界一别,已经几十年没见了,此番于海河是带了双修伴侣来的,那是无锋门一名八级灵仙,他借此向叔父表明,自己已经开始考虑下一代的问题了。

那名女修明显是有点紧张,搁给谁都会有点紧张,此刻陈真人的名声,早已远远地超出了董掌门和太上长老钟践行,后起之秀一代天骄小刀君,在此人面前也显得黯淡无光。

陈太忠随手给她一件低阶宝器,算是这个叔父的见面礼,然后一个眼神看过去,示意她离开——小于在门中等了自己小半年,当是有话要说。

女修哆里哆嗦地告退了,出去的时候还差点摔一跤,可见陈真人给她造成了多大的压力。

不过于海河并没有在意,他见四下无人,很直接地表示,“叔父,董掌门想与您一晤,不知道您能否抽出时间?”

“与我一晤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他的资格可是不太够,他说想谈什么了吗?”

现在的他,已经晋级高阶真人,这三十多年,他除了将本门修者送往那两处晋阶宝地,其他时间,大都是在东莽的灵地修炼,只有在一些比较琐碎的时间里,才会进通天塔。

董掌门对上准证,那确实是有点不够资格一晤。

“他说,是跟本源有关,”于海河眉头一皱,“估计是想借叔父的本源体悟。”

陈太忠闻言,登时大怒,“混蛋,这种事他也敢托你传话,这家伙是活腻歪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