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祁长老的决定

于海河见辛古,也不是第一面了,他在钝意灵地就见过辛上人。

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我家董掌门有话要我带给陈真人,这事却不方便辛叔叔你听闻。”

“那你等着吧,”辛古大手一挥,“陈真人现在不克分身,我与你通报一声,什么时候能见到他,要看你的造化了……下月我就不在这里了,你跟李晓柳联系,现在去闻道谷吧。”

两个月之后,浩然门传出消息,大长老祁鸿识悟真,要举办庆典。

无锋门董掌门遣人来问于海河:联系上陈太忠了没有?

陈真人漂泊不定,我还没联系上,于海河也挺郁闷的:不过我倒是听说,祁鸿识大长老悟真异常顺利,现在是一级玉仙巅峰了。

祁鸿识的悟真,其实是必然的,陈太忠等了他二十多年,才等到他九级巅峰——其实还差点,不过祁长老不想等了,陈真人也不想等了。

然后他直接拎了祁鸿识去东莽的灵地,在那里坐看祁长老悟真。

这次祁长老倒没有令他失望,用了半年的时间悟真,并且又用了三年的时间,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一级巅峰。

他还尝试想冲击二级玉仙,不过这次陈太忠可不由着他的性子了,直接将他带走了,并且警告他,你别光想着接连晋阶,要考虑强行冲级不果的下场。

祁长老幡然醒悟,直承自己的心态变了,发誓五十年之内,不考虑晋阶的问题。

终究是修行到玉仙的主儿了,而且一朝悟真,情绪也平和了许多,当然会发现,自己在某些方面,是陷入执念中了。

因为意识到了缺陷,祁鸿识索性又潜修五年,修成了气修神通束气成雷。

不得不承认,气修功法虽然不分男女,但是束气成雷这神通,还真的是利于男修修炼,起码南忘留一直就没修成此神通。

不过,为了修成这门神通,祁鸿识也是蛮拼的,竟然连刀法和身法都不怎么修炼,专攻这一门神通,甚至他都没有去炼制本命法宝。

祁长老说得很明白,能修至玉仙,浩然门已经对他不薄了,往日他得门中资源甚多,也该为浩然一门争一争名声了。

实际上他所说的得门中资源甚多,大抵都是陈太忠带来的资源,闻道谷、石窟大厅加这神秘的灵地,仔细算一算,若没有这三处机缘,可能他还在六级天仙的境界挣扎,能不能晋阶高阶天仙,都是个大大的问号。

所以祁鸿识决定,不管怎么说,先修炼出一门神通,若是他的庆典上,还有人敢挑衅的话,他不介意告诉对方——刚刚悟真的气修,也是能修出神通的。

他这个决定,令陈太忠生出了一些好感,本来嘛,你不是天资超强之辈,就别一心跟别人比修炼速度,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事,没准还能得到什么机缘。

祁真人的悟真庆典,定在三月后举办,明白的人一听就知道,这祁长老悟真,绝对不是一天两天了,否则不可能这么快地举办庆典——万一庆典上出点状况呢?

五十年之内,连出两名真人——甚至可能是三十年之内,这消息传出,震惊的可不仅仅是西疆了,整个风黄界都震动了,就算是上宗,也不可能保持这样出产真人的速度。

再细细一琢磨,南忘留和祁鸿识是什么人?那是在中阶天仙上卡了太久的修者!

而且当时的浩然派,凋敝到只有这两个天仙上人,整个派里,连高阶灵仙都没多少。

一时间风起云涌,不少人前来浩然门拜山,其中有套交情的,有引荐自家子弟的,还有一些人,明里暗里地在打听,浩然一脉近年来发生过些什么事情。

然而,浩然一门在保密工作上,做得还是很到位的,而且单从表象上看,也看不出什么异常——最蹊跷的,当属西雪高原上的那个禁区了。

不过到了现在,大家都已经知道,那禁区就是浩然门使用地磁元气石的地方,用来提升气修的修为。

必须承认的是,陈太忠将禁区设置在这里,真的是神来一笔,因为地处猛犸的地盘,就算有人怀疑里面可能还有什么名堂,也没办法细查。

事实上,禁区的存在,为陈太忠将人带到石室大厅和东莽灵地,提供了很好的遮蔽。

一般修者入了禁区,外人只当他在里面使用元气石修炼,哪里会想到,浩然门除了逆天的元气石修炼阵势之外,还有两个一点都不逊色于此的晋阶宝地?

此番帮祁鸿识悟真请柬的弟子中,又多了两名新面孔,到了此时,浩然门已经快度过了青黄不接的时代,门中的灵仙弟子已经成长了起来,再过个三五十年,想必会迎来爆发式的登仙潮。

第一个赶来道贺的真人,是白驼门主方清之,上一次南忘留悟真,白驼门没有人来,但是这次不同了,浩然升门,几乎是铁板钉钉了。

按说下派升门,是要受到其他称门宗派伸量的,不过雪峰观和无锋门已经同其有了合作,清风谷对浩然门的态度也算不错,青罡门到现在元气未复,青云观和炽锋门虽然不认可浩然门的身份,但这许久过去,也没表示出什么找碴的意思。

事情发展至此,浩然派升门,几乎是不可能再有任何阻力了。

方清之看出了这一点,更令他胆战心惊的是,继南忘留悟真之后,祁鸿识也很快悟真了。

在方掌门眼中,此二人的资质实在算不上顶尖——当然,也不能算差。

这种蹉跎了许久岁月的天仙,能一飞冲天地悟真,后来浩然派大批招收的弟子中,肯定有胜于他俩的苗子,这些苗子一旦成长起来……后果想一想都可怕。

尤其是浩然门不但得了功法,也在位面大战中赚足了财富,只有功法的气修,或者还不那么可怕,不过再加上充足的财力的话,发展绝对是锐不可当。

修炼四要素法侣财地,法是功法,浩然门有了;侣是同伴,浩然门有无锋、雪峰二门为伴;财自不必说,就连地,真意宗也划出五个郡来,被浩然门吞下了。

到了这一步,方掌门当然不能再矜持了,他心里非常清楚,浩然门现在虽然只有两真人,但真要算起来,起码是四个半真人——陈太忠和董明远各算一个,翡翠谷少谷主的下走,怎么也得算半个真人吧?那位可也是中阶玉仙。

就连掌门毛贡楠,现在也是五级天仙巅峰,三十多年虽然不见晋阶,但是方掌门看得出来,那是货真价实的巅峰状态,甚至气息有些不稳,距离晋阶也不远了。

方清之来得比较早,庆典前一个月就来了,他要跟毛掌门好好商谈一下,双方接下来的合作——自打上次白驼门没有恭贺南真人悟真,本门弟子在闻道谷的名额就没有了。

不是完全没有,而是他们不能直入了,必须要跟真意上宗的弟子分享那不多的名额。

这一点是可以合作的,同时,方掌门希望,双方能建立有效的沟通机制,以前也有沟通机制,但那是上门对下派的,现在肯定不能用了,得搞一个平等的沟通机制。

现在考虑这个问题,似乎有点早,但是再不考虑,等真意宗确认浩然升门的话,就太晚了——青云观和炽锋门可能等,但是白驼门没资格再等下去。

说得更难听一点,待浩然门坐大之后,像白驼这种紧紧相邻的门派,很可能直接面对气修们的强力扩张。

这种想打打不过,势头又越来越强劲的邻居,竭力交好才是正道。

第二个来的真人,却是真意宗的利盛坛,三十余年不见,利真人也晋阶为三级玉仙了。

不过他虽然晋阶,态度却是越发地和蔼了,客客气气地跟毛掌门打过招呼之后,他表示说,自己只是打前站的,待大典之际,宗中很可能还有真人前来。

真意上宗这态度,煞是令人惊奇,须知上一次陈太忠差点跟简兴腾呛起来,最后简宗主是拿走了不动如山,但烈真人的小神识,也被陈真人收走了。

不过,他们的态度再奇怪,上宗终究是上宗,毛掌门很客气地招呼着利真人,而利真人交流一阵之后,表示说我想面见一下祁真人,看看他将来是否有意到上宗修炼。

这就是真意宗极为看重浩然门的潜力了,虽然只有两个真人,上宗却是开始考虑,浩然门源源不断出现玉仙的话,要择人去宗中了。

利真人若是用别的理由求见祁真人,毛掌门能代祁真人挡驾,可是这种涉及到个人前途的事,他无法回绝,哪怕他确定,祁长老无意去上宗修炼,拒绝的话也不能出自他的嘴。

否则那不但是不尊重祁鸿识,也是对上宗不敬。

于是利真人很快就见到了祁长老,他发出了邀请,不过祁真人用一种很官方的口气做出了回答,“利真人太看得起本门了,现在门中只有两名真人,利真人所说的事情,我暂时顾不上考虑,待我门中真出现四名真人,再谈此事也来得及。”

利盛坛也没表现出不高兴,他笑吟吟地跟祁真人说了好一阵话,才起身告辞。

才出了祁真人的住所,他就不动声色地拿出一片同心牌,捏得粉碎。

理论上讲,同心牌不能传送任何信息,就算有所约定,能传递的信息也是有限的。

他捏碎的这块同心牌,只对应着一个信息:一级巅峰玉仙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