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激烈反应

南忘留的悟真庆典,在波澜不惊中度过了。

陈太忠跟简仙的尖锐对立,没有人说起——知道的人都不敢说,哪怕是雪峰观的舒真人。

这事儿涉及面太广,双方虽然是隔空叫板,但终究没有撕破面皮。

在场的人谁敢传出去,少不得担一个“挑唆”的罪名,谁敢直面简仙加陈太忠的怒火?

不过这一场悟真庆典,还是引起了很大的轰动——董明远成为了浩然门的护法!

董明远三个字,在风黄界就意味着传奇,转世大能已经相当罕见了,而他没有选择加入任何一个门派或者官府,只是以家族的面貌展示给大家。

若是他真加入了什么大的势力,这转世大能的身份,还真的未必传得出去——官府或者宗门体系中,保守秘密还是很有一套的。

也正是因为他哪边都不靠,消息才会泄露出来。

然而不管怎么说,他身为东莽的修者,又已经是一门的护法了,还背负着转世大能的名声,成为了浩然门的护法,这诸多信息夹杂在一起,给了很多人浮想联翩的空间。

这是第一条震撼人心的消息,第二条则是,无锋门宣布,跟浩然门展开积极的合作——有太多修者都听到了重点,没错,无锋门的董掌门,称浩然派为“浩然门”。

这是雪峰观之后,全面倒向浩然门的第二个称门宗派。

董耀璋说的合作,并不仅仅是嘴上说一说,而是有丰富内容的——无锋门著名的灵地,钝意灵地,此后的百年间,会向浩然门开启。

有浩然门修者,需要占据灵地修炼的时候,可以向无锋门申请,如果申请能过,就可以进入钝意灵地修炼,无锋门愿意全力支持。

听到这一则消息,又不知道有多少人跌落了眼镜。

更有人想到,无锋浩然两门联手,再加上跟这两门关系不错的雪峰观,简直成了真意宗中的超级大山头。

毛贡楠对这消息,却是耿耿于怀,“我艹,董耀璋真不要脸,明明是输给咱们的名额,反倒是成为了无锋门的诚意?”

“门中亟需修炼场地,毛掌门无须在意口舌之争,”祁鸿识笑着劝解。

祁长老现在依旧是九级天仙,这是没办法的事情,他在石窟的大厅里待了差不多三年,终于颓然发现,自己实在是不能勇猛精进——就是所谓的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所以陈太忠去取不动如山的时候,顺手将他带了出来——那时的祁长老已经坐不住了,只不过碍于陈真人的禁令,不敢随便出阴阳鱼。

不是每一个人,都有言笑梦那股子狠劲儿的,修炼太久,坐不住很正常,而祁长老的耐性,也仅仅是比乔任女强一点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并不知道,浩然宗的石窟里,还有不动如山这种近似于BUG的灵宝。

这不是他观察不认真,而是他此前翻腾了好几次,都忽视了这个玩意儿——无非是一套女修的劲装,哥们儿琢磨这个做什么,变态吗?

他回浩然宗石窟,除了要带走祁鸿识之外,也是要为南忘留寻找一件合适的灵宝,以防止别人在悟真庆典上发难。

他最初的目标,其实是……那个高阶灵宝护臂。

浩然宗的石窟里,护臂占据了一个很显眼的位置,甚至比很多真器还显眼,特意摆放出来,而且第十三任宗主留下话了,别的东西丢得,护臂丢不得,这是宗门的藏宝重器。

不过陈太忠想的也仅仅是借用一下,等南忘留的庆典之后,还要还回来。

事实上,在浩然宗的石窟里,成型的真器并不多,大多都是罕见的天才地宝,是原材料,还是那句话,气修修自身,不修外物。

灵宝倒是有几件,却也不是专门炼制的,大抵是以前的浩然弟子使用过,后来收回宗门的。

不动如山便是其中的一件,陈太忠四下寻觅中,再次看到此物,想到南忘留可能用得上,才拿起来细细地端详,看出了其中根脚。

然而就是这么一件灵宝,还是被真意宗的简兴腾借走了,可见他没拿护臂出来,还是对了,否则简仙想借护臂,他很可能当场翻脸动手。

陈太忠强收烈真人神识的事情,虽然很有一些人看到了,没有人传出来,后来烈真人通过楚惜刀向陈太忠请托,想要讨回小神识,这要求被陈太忠断然拒绝。

当然,他也不说不给,就说我看烈真人神识运用颇妙,拿个小神识,好好地借鉴一番。

楚惜刀也并不强求,事实上,她对陈太忠的态度冷淡了很多,虽然她知道,东易名其实就是陈真人。

原因很简单,陈太忠跟兽族走得太近了,麒麟是气修的战斗伙伴也就算了,跟狐族走得那么近,甚至还传出人兽相恋的绯闻,这颇令她看不顺眼。

千不该万不该,陈太忠不该在西雪高原上隐居,还跟猛犸打得火热。

飞云楚家位于中州的西陲,一向站在抵抗兽族的前线,主要的对手除了鹏族、狼族,就是猛犸族了,虽然人兽大战之际,也会有虎族、龟族之类的出现,但是猛犸出现得肯定相对较多。

楚家子弟杀过不少猛犸,自身也被猛犸杀过,双方的仇结得大了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在陈太忠拒绝了她的请托之后,楚惜刀甚至觉得,跟对方找不到什么共同语言了——她的无意尚未大成,现在谈无念也有些过早。

于是她淡淡地留下一句话,转身就离开了——于海河已经是八级灵仙,登仙有望。

于海河吗?陈太忠想一想,又摇摇头,小家伙现在应该一百四十岁左右了,八级灵仙,倒也对得起庾无颜的期待,陈某人也不欠老庾什么了。

至于说楚惜刀去了上宗,门中无人罩着于海河,陈太忠也没什么好办法,他的手可伸不到无锋门去,只能希望无锋门那帮人识趣点,能考虑到陈某人一怒的后果。

哪曾想,无锋门没过多久,就传出了跟浩然门展开合作的消息,陈太忠心里当然清楚,无锋门掩饰不住浩然门修者进入钝意灵地修炼的事,又怕人知道本门太上输给了南忘留,倒不如大明大方地做个人情。

毛掌门也是玲珑剔透之辈,虽然心里大骂,但却还是表示出了一定姿态:闻道谷也会向无锋门开放,每年有名额专门留给无锋弟子。

他是站在大局上着眼:升门终究是有压力的,能拉拢一个势力,总比得罪一个势力要好。

如此又过三五载,无锋门发现,其实去钝意灵地修炼的浩然弟子并不多,一时间就有点疑惑了:这么好的灵地,你赢到手,怎么不用呢?

当然,疑惑归疑惑,他们不会开口相问,要不然太没面子了——本来就是输出去的东西,怎么好意思问对方为何不积极地收回欠账?

所以无锋门做了一个小小的安排,令内门弟子、八级灵仙的于海河,加入看守灵地的队伍。

于海河做事豪气得很,因为有那么个老爹,他手里也不缺钱,所以哪怕是楚惜刀离开了无锋门,哪怕门中有艾氏一族跟他不对付,他活得也还有滋有味——想他在幽冥界跟门中长辈失散,都能以低阶灵仙的修为,拉起一支队伍来。

因为叔父的缘故,他对浩然门的印象也不错,而浩然弟子知道他是东易名带入无锋门的,也不会给他脸色看,所以他看守灵地没多久,就跟浩然弟子打成了一片。

然后无锋门才知道:合着人家浩然门的天仙不来此处修炼,是因为西雪高原上,猛犸集市旁的禁地,才是浩然弟子修炼的乐园。

那里不是灵地,修炼要付出不少灵石,条件比之钝意灵地,是远远地不足,但是……那里有地磁元气石组成的阵势,气修修炼的速度,要远远超过一般的灵地。

浩然弟子只有时间不够充裕,或者手上贡献点不够多的时候,才会选择钝意灵地来修炼。

这个消息,令无锋门有点沮丧:合着堂堂的钝意灵地,只是你浩然门的候补修炼场所?

又过八年,于海河晋阶九级灵仙,二十年后,他以巅峰九级灵仙的身份,入浩然门闻道谷,寻求登仙机缘。

不过此次前来,他是得了掌门和太上的嘱托,所以在进闻道谷之前,求见毛掌门,说我是东易名的侄儿,有些事想请教陈真人。

毛掌门不在门中——他大部分时间在西雪高原上,门中事务由皇甫长老代管。

但是……皇甫长老也整天往西雪高原上跑,有点时间的话,他宁愿去幽冥界坐镇,因为那里条件恶劣,坐镇一天,等于在门中坐镇两天,便于积攒功勋和贡献点。

现在的浩然门有点奇怪,大部分的修者不是去西雪高原就是去幽冥界,反倒是本门的基业内,见不到多少高阶修者。

不过这也正常了,宗门体系的修者,本该是这样,修炼和提升境界是第一位的,其他统统靠边站。

于海河提出请求之后,暂时代管浩然门的辛古召见了他,事实上,若不是门中不少弟子知道,于海河是东易名的侄儿,辛上人也没兴趣见他。

三十余年过去,辛古也晋阶为二级天仙了,“小于你有话就说,别拐弯抹角,我还要修炼呢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