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真仙借宝

不愧是曾经的大能!毛贡楠此刻,心里真的是佩服死这名董真人了,竟然一眼就能看清来路,而且就敢这么大明大方地传音给自己,还隐隐有“不用太在意”的感觉。

想到陈真人竟然能将这样的大能请来,成为浩然门的护法,毛掌门更是生出无限的景仰来。

顿了一顿,他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启……启禀简仙,这功法……这功法是本派、本门的机缘,细节……却是不便说的。”

他已经做好婉拒的准备了,不过第一次跟真仙对话,虽然是隔了两道手,但是他依旧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,只觉得舌头发僵,一颗心也不争气地砰砰乱跳着。

利真人的一颗心也在不住地跳着,若非他现在扮演的是传声筒的角色,肯定直接抬手将此人擒下了——尼玛,简仙问你,你敢不回答?

不过此刻,他却是不敢发作,谁敢替简仙做主?

几息之后,他又沉声发话,“仙谕:本仙不夺尔等机缘,只问一句,浩然派改名,浩然宗是否知晓?”

这句话却是好回答得多,毛贡楠沉吟一下,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此前并不知情,后来却是得了仙宗许可的。”

啧,简仙在洞府内,接到烈长老这个答案,饶是他是心如止水的真仙,也忍不住扬一下眉毛:可惜了,看来是气修独门的功法。

他正在洞府内,为污魂小世界自家的地盘做推演,琢磨如何布置,才能有效地提升本宗试炼弟子的经验和境界,猛地接到了烈长老的万里传讯:浩然宗灵宝不动如山现世。

这灵宝的名头,可是还要盖过皇族九大灵宝,以简仙的眼界,也忍不住要了解一下,发生了什么情况。

他庞大的神念化作一条细丝,连接上了烈长老,此后的消息,就接连不断而来,然后简仙才意识到,浩然派这帮小气修,一个个进境不俗啊。

至于说董明远成为了浩然门的护法,他倒没怎么在意,上一世的大能罢了,这一世不过是个小小的中阶真人。

当然,他还是顺手推演了一下,发现此人跟本宗有些瓜葛,但也仅仅是一点点,没必要在意——只要是大能,怎么可能跟真意宗没瓜葛?

于是他轻轻松松地就放过了此人,这个决定很好理解,简兴腾自己就是真仙,没把握一定能飞升九重天,将来没准也得转世,难为其他转世大能,就相当于为难未来的自己。

风黄界是极重因果报应的,敢为难转世大能的,多是看重了大能为自身准备的资源,或者是贪图大能的功法啥的,玉仙做这种事的比较多,真仙还真没多少。

对于毛贡楠不肯告知功法根脚,简仙有点不高兴,不过这不能算下门下派的不敬,对于修者而言,强夺他人机缘,原本就是比较犯忌讳的。

当他确定,浩然派易名,是得了浩然宗认可之后,就更生不出强抢的心思了。

真仙这一层面上,有传言说,浩然宗在异位面遭到了沉重打击,甚至几近于传承断绝,这个消息,简兴腾也有几分确定,但是,只要浩然宗的传承未断,他就不好随便下手。

浩然宗的恐怖,别人不知道,他身为一宗的宗主,真的太清楚了。

对于这种能快速提升修为的功法,他也就只能暂时放弃了,须知气修的功法自成一系,旁人得了并无多大用处。

比如那混沌混元童子功,气修当个宝,气修体系外的修者得之,必会遭到追杀,但是话说回来,对其他体系的修者来说,就算修出混沌混元真炁,又能如何?

当然,要说气修的快速晋阶功法一无是处,那也不对,别的体系的修者拿到手,借鉴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——若非本界修者擅长借鉴和总结,也不会有现在百花齐放的格局。

但是仅仅为了借鉴,就强夺下派功法,还要冒得罪浩然宗的风险,就太不值得了。

然而,有些东西,他还是必须借鉴一下的,“烈长老你说一声,那南姓女修的悟真庆典过后,本仙欲借不动如山一观。”

利真人将这话转述出来的时候,在场的人齐齐静默了,欲借一观——简宗主身为真仙,居然要强行出手抢夺宝物了?

毛贡楠求助地望向董明远,希望能得到什么暗示。

董明远闻言,也傻眼了,欲借不动如山一观——这尼玛是什么意思?

以常情而言,欲借一观就是借来看看,真仙的眼界是很高的,很多时候借东西,就像董耀璋想借本源体悟一样,本意就是想借鉴一下。

但是不爱惜羽毛的真仙,也相当多,身为风黄界顶阶的存在,做事会少很多的顾虑,因为基本上没人治得了他们——比如说那鹏王,竟然敢公然抢夺雷之本源。

我想得到某些东西,你能乖乖送上来最好,要不然我就抢,借也可以——我借东西容易,你想让我还,那可就难了。

董明远也是曾经的大能,太清楚真仙的心态了,他甚至确定,简兴腾现在的心态,很可能仅仅是想借鉴一下,这灵宝的名气实在太大,简仙想要琢磨出点什么。

然而心态归心态,若是浩然门没有讨还不动如山的实力,那真意上宗就有借无还了——你没讨还的实力,还指望我还你?

弱者人恒欺之,这是古今中外颠扑不破的真理。

董明远是真的想维护不动如山,但是他现在的修为,不过是中阶真人,根本没资格去跟真仙叫板,更别说人家眼下说是借,他若炸刺,那纯粹是给对方借口,强行收走不动如山。

简兴腾现在说的借,还是在南忘留的悟真庆典之后,显得是比较通情达理,留了几分颜面,若是董某人口出恶声,那真是自取其辱了。

所以他不能表态,什么话都不能说。

毛贡楠左等右等,等不来提示,他犹豫一下,方始硬着头皮回答,“此物我们借的时间也不长,简仙若是要借,尽管拿去,只是冒昧地问一句……何时归还?”

凭你这小小的天仙,也敢催我?简兴腾气得笑了,“烈长老你且告诉他,时间不定,浩然宗若是着急,尽可遣人来取!”

利真人将此话转述出来之后,场面越发地寂静了,简仙明显不高兴了,谁还敢再说话?

就在这时,空间一阵扭曲,一个年轻人显出身来,淡淡地发话,“利盛坛,麻烦你转告简仙,为期五十年,他若不还,来日我定然借遍真意宗所有真器灵宝。”

利盛坛被人指名道姓地叫着,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反应,他愕然地看向年轻人,“陈……陈真人,您居然也在?”

“我若不在,岂不是任你横行浩然门了吗?”空中的陈太忠呲牙一笑,雪白的牙齿煜煜生辉。

“我……我只是转述仙谕,”利真人结结巴巴地回答,“那可是……仙谕啊。”

与此同时,他腰间的玉带上,传来了极为剧烈的灵气波动。

“消息传出去了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抬手轻轻一抓,也不见他摄了什么东西回来,只听他淡淡地发话,“烈长老,你这小神识煞是有趣,我先借来把玩一番。”

“噗,”数百里外,潜伏的烈长老喷出一口鲜血,然后站起身来跳脚大骂,“陈太忠,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……你竟然收我的神识?”

此番真意宗前来观礼的,明面上只有利真人,但是只要有点心思的人就知道,对于这个强势崛起的下门,真意宗怎么可能只派一个小小的初阶玉仙前来?

烈真人是随着利真人来的,不过他在浩然派的宗产之外就停下了,找了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埋伏,专心等前方传来的消息——收集浩然门的一切细节,是他的主要任务。

当然,利真人若是陷入险境的话,他还有支援的责任。

当简仙发话,要浩然宗来取不动如山的时候,他就知道进入戏肉了,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陈太忠竟然冒头,待他将消息传递完毕之后,直接将他的小神识摄走了!

简兴腾也发现了这里的异常,少不得问一句,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陈太忠把我的小神识摄走了!”烈长老悲痛欲绝,他声嘶力竭地告状,“简宗主,他完全没把您放在眼里啊。”

他都不叫简仙了,而叫简宗主,自然是提醒简仙——您得为我这宗中子弟做主啊。

“哦?”简宗主诧异地哼一声,顿了一顿之后,才又发话,“五十年是吧?告诉他……我借起码一百年,真意宗真器灵宝无数,欢迎他来取。”

简兴腾自认,他不想跟陈太忠计较,但是对方想仗势欺人,那也是大错特错了——真当靠上浩然宗,就可以小看天下英雄了吗?

你区区的下门,我借你灵宝来参看,算多大点事?我不还你灵宝,又算多大点事?

想仗着浩然宗的字号唬人,那是你打错了算盘,别说浩然宗现在一蹶不振,就算巅峰时期,我真意宗也无须怕他。

你不敢惹白燕舞,却来惹我真意宗,真当真意宗没有巅峰玄仙?

这是他的底气所在。

不过他却忘了,若不是他想强借浩然门的不动如山,又傲慢地不给出借用的时间,陈太忠根本不可能有这么激烈的反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