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大能慑人

出声的不是别人,正是真意宗的利真人,他一脸骇然地看着矮胖子。

在场的真人虽然众多,但是论起消息灵通,肯定非真意宗的真人莫属,而利盛坛脑瓜聪明博闻强记,很多东西过一眼就记住了。

董明远的形象,他也听说过,须知幽冥界的大战,极大地增进了五大域人族修者之间的了解,否则他还真未必认得出来人——须知西疆和东莽之间,还隔着中州。

“董明远?”在场的人大多倒吸一口凉气,风黄界中,识得董明远的不多,但是听说过他的,可就太多了——大名鼎鼎的转世大能!

董耀璋先是一愣,然后也把这个矮胖子,跟自己印象中的某个名字印证在了一起,他面容一整,整理一下衣衫,极为正式地一拱手,“后学末进董耀璋……见过董真人。”

若对方是董明远,那么知道身化剑虹的奥秘,就解释得过去了,这可是转世大能啊,谁知道人家转世之前,都有过什么经历?

“算了,”董明远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他终是转世的大能,心态都不知道老到什么样的程度了,方才义愤出手,一是看不过对方违背承诺,二就是不能容忍不动如山被人蔑视。

他早就不是浩然弟子了,但不动如山不仅代表着一段壮烈缠绵的典故,更是浩然宗创始人留下的灵宝,他绝对不能坐视别人轻看。

这无锋门的掌门识做,先是果断道歉,然后有态度恭敬,他做为前辈,也没兴趣再计较。

不过这个前辈,也没啥前辈的样子,他淡淡地回答,“我比你小很多,别把我叫老了。”

谁知不道你是转世大能啊,董耀璋心里暗叹,脸上却越发地恭敬,“不知董前辈……怎么就来了我西疆?”

“我来西疆,也无须你批准吧,”董明远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南真人都说了,我对浩然宗颇为景仰,此次南真人悟真,浩然升门,我自是要来恭贺的。”

闻听他这话,在场之人脑中齐齐地转过一个念头:莫非此人转世之前,是出身浩然宗?

转世大能最忌讳提及前世,甚至都要遮蔽自己是转世之人,董明远此前就一直不正面承认,只是旁人由他惊人的晋阶速度和各种奇遇巧合,猜到了此人是转世大能。

说到这晋阶速度,若非陈太忠是货真价实从下界飞升上来的,肯定也会被人认为是大能转世。

董明远是转世大能的消息传播出去之后,他就变得行踪不定了,此人现在现身,已然是四级玉仙,不但开启了宿慧,这修为也能承担下一些因果了。

不过太重的因果,肯定还是承受不了的,若有人能证明,他是前朝皇族的真仙转世,定然会遭到本朝皇族辣手无情的镇压——白燕舞都可能亲自出手。

若他是天工门大能转世,整个风黄界都会与他为敌。

但他若是浩然宗大能转世,风黄界的现有人族势力,都不会太过在意——浩然宗原本的名声就极好,也不在本位面立山门,跟大家没什么冲突。

不过虎族和猿族,会对他有些怨念,人族和兽族几场大战,浩然宗的手里,可是折了好几名兽族大尊的。

不管怎么说,董明远能公开承认,自己是浩然宗大能转世的话,也能减少不少麻烦。

然而偏偏地,董明远就在此刻也不承认,只说自己是景仰浩然宗。

那么,此人转世之前,曾经受过浩然宗的庇护?又有人如此想。

就在大家纷纷猜测之际,南忘留出声发话,“董真人已经受邀,愿意承担本门护法。”

咝,又是齐齐的倒吸冷气的声音,就连利真人都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董真人你不已经是玉屏门的护法了吗?缘何……嗯,我是想问,缘何来西疆做门派护法?”

董明远深深地看他一眼,“为何我的眼里含满泪水?因为我对浩然二字爱得深沉。”

“我去!”楚惜刀一抬手,重重地一拍自己的额头,这是电影里的话,转世大能你不要这么潮好不好?

董明远不管他们的反应,呲牙一笑,就倒飞了回去,只是淡淡地发话,“本家的这个真人,此番切磋……谁胜谁负?”

这要我怎么说?董耀璋心里暗叹一声,本来是平手的呢。

不过此刻,再多的抱怨也毫无意义,他想一想之后,果断回答,“算我们输了。”

“这怎么就算……”钟践行忍不住出声,不过话说到一半,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,因为他已经看到了,董明远已经将目光狠狠地扫了过来。

他有心狡辩一下,自己这一式身化剑虹的神通,并没有落到南忘留身上,所以应该还是平局才对,但是看到董明远的目光,还是强忍住了剩下的话。

他敢跟南忘留切磋,但是真不敢跟声名在外的董真人对敌,那可是转世大能呢,虽然眼下还低他一级,可是转世大能的恐怖,他心里非常清楚——活了一千多岁的人,啥没听说过?

说来说去,他现在的胆气,已经大不如前。

董耀璋原本也是想辩解一下的,但是想到这一辩解,没准就惹出了陈太忠,他本是果断之人,当即很干脆地认输。

董明远心里也觉得这个本家还算有眼色,不过钟践行的不服气,他也看到了眼里,少不得冷冷一笑,“看起来你有点不服气?要不这样……咱俩也来场切磋,不死不休,你意下如何?”

钟太上这是彻底反应过来了,自己再纠缠下去,麻烦只会更大,所以也只能果断地认栽,“一切由董掌门定夺,那就算我输了。”

他倒想不认输呢,但是撇开对方转世大能的身份不提,只说刚才两人硬拼一记,他就明显地感到,自己不是对手,哪里还敢再多事?

“既是输了,还不退下?”董明远轻哼一声,淡淡地发话。

他的声音不高,但是偏偏带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威严。

无锋门两真人默不作声,侧头看向毛贡楠——他俩也想离开,但这里是浩然门的基业,没有毛掌门领路的话,也是不能乱走的。

就在此刻,利盛坛一拱手,又大声发话,“敢问明远真人,阁下的玉屏门护法身份,可曾交卸掉了?”

董明远扫他一眼,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谁想知道,让他自己来问,藏个神识在身上,偷偷摸摸的,也算是真意宗的高人?”

利盛坛的脸登时一黑,心说这董真人偌大的名头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

他此来浩然道贺,身上确实留了烈长老的小神识,不见得有何恶意,主要还是想了解一下浩然门的情况,并且有效地应对一些突发情况。

刚才就是烈真人的神识发现,这里的气氛不对,他才赶了过来,此刻也是烈真人神识微动,他就意识到:我必须要问明白对方的来意啊。

董明远是玉屏门的护法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,而玉屏门又是清阳宗的下门,那么此人又来做浩然门的护法,真意上宗肯定要考虑一下,里面有什么问题没有。

利盛坛也知道,护法不必拘于一门,然而,跨了宗总是比较少见,于是就问交卸事宜。

按道理来说,护法本是不能交卸的,但是双方你情我愿的话,谁又管得着?

不成想董明远随意回了一句,波澜不惊地送了对方一个大红脸。

然而,董大能可以这么做,毛贡楠却是不行,对于上宗来人,他还是尽量要把问题说明白,更别说利真人身上还跟着一个神识,显然是更高阶的修者在关注这里。

于是他也说一句,“董真人爱屋及乌,这样的抬爱,我浩然门又岂能得寸进尺?”

那就是说,董明远是身兼两门的护法了——人家是曾经的大能,扛得下这番因果。

原本以为,此事就该揭过了,然而下一刻,利盛坛轻咳一声,“毛掌门……哦不,毛执掌,哦不,毛上人,接简仙仙谕!”

“仙……谕?”毛贡楠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好半天才猛地警醒过来。

他深鞠一躬,腰也不直起来,双臂平伸向前,手心向天,缓缓地叠放在一起,两只大拇指微微上翘,“恭请简仙仙谕。”

利盛坛清一清嗓子,开始发问,“简仙口谕,我观浩然一脉,功法精奇进境神速,汝等得了谁家的传承,根脚何在?”

口谕?毛贡楠闻言,微微抬起头来,眼珠滴溜溜地乱转,拼命打量四下,想观察到一些情况——仙谕是必须听的,但是这口谕……就难说了。

雪峰观舒真人冲他使个眼色,嘴唇轻启,看她的口型,大约是说“他没胆”三个字。

假冒仙谕御使他人,这种情况在风黄界不是没有,但利真人本是真意宗中人,此举是相当犯忌讳的,若非不得已,连简真人也不敢冒充自家老祖的仙谕。

而利盛坛此人,又是出名的胆小,所以舒真人认为,这仙谕应该是真的。

毛贡楠刚领会了这层意思,就听得耳边有细语声响起,却是董明远的声音,“仙谕是通过那个小神识转述的,观其形当为真,但也不必有什么说什么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