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董明远出手

按说没打伤对方,钟践行就能松口气了,不过听到南忘留似乎有置疑神通的意思,他冷哼一声,“这神通乃是我初阶玉仙时便修习有成,使不得吗?”

你姓南的没有修成神通,那是悟真时日尚短,总不能说别的初阶真人,都修不成神通——陈太忠似乎在天仙时,就修成神通了吧?

“我悟真时日短,修不成神通,对此没有发言权,”难得的,南忘留居然帮他解释。

不过紧接着,她轻笑一声,“不过传言说,只有神通才能挡得住神通,现在看来,似乎也不尽然,陈真人说得好,果然是尽信书不如无书!”

你敢嘲笑我的神通?钟践行只觉得一股子的火气,直接从丹田蹿到了顶门,他想也不想,抬手又是一剑斩去,“倒要看你能挡得住我几记神通!”

这次他是含恨出手,一剑只幻化为了五剑,不过气势要比刚才足得多——他已经知道对方挡得住神通了,何必留手?

又是嗵地一声大响,南忘留身上又是一道白芒亮起,那山峰猛地现出,又瞬间散去,不过就这么短短一瞬,再次为她挡下了这一记神通。

“玉莲宝衣?”钟践行的眼珠子好悬瞪出眼眶,“你浩然派竟然得了这样的宝物?”

两记神通,他自己的灵气都花费了不少,对方防住神通的缘故是什么,他暂时不考虑,只说防住这两记神通的灵气,就不是小数目,而且激发这样的防御,绝对也极为耗费灵气。

只有能补足灵气的玉莲宝衣,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。

“玉莲宝衣?钟真人真是说笑了,”南忘留微微一笑,“你不识得也就罢了……再说了,就算是玉莲宝衣,谁说切磋时不许用了?”

像这种纯粹的切磋,一般不用提醒,基本上大家都不会用毒,也不会吞服丸药,真需要使用的话,打个招呼就行了——我还有精妙招数未使出,但是灵气不够了,你敢让我吃两颗回气丸吗?

但是使用玉莲宝衣,根本无须打招呼,昔日幽冥界中,西疆的官府和宗派的七场之战,第六场代表官府出战的文真人,就是穿了玉莲宝衣,权赋槽看得颇为不忿,却也没办法说什么。

法侣财地,修者手上拥有好灵宝,本身也是实力的一种体现——不服气你也弄一件玉莲宝衣嘛,谁拦着你了?

而这方面的实力,以鉴宝阁体现得最为明显——人家的战斗,是以奢华而著称的。

钟践行冷哼一声,正酝酿说辞之际,只听得有人发问,“敢问南真人,可是不动如山?”

发话的是雪峰观的一名天仙,她目现异彩,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身上的劲装。

“西门长老……果然好眼力,”南忘留笑着伸出一个大拇指,这西门长老最是擅长鉴宝,跟浩然派也熟得很,想当初陈太忠的九阳棍,就是她鉴别出来的。

“不动如山?”在场的众人听到这四个字,齐齐脸色一变,倒吸一口凉气。

不动如山和中流砥柱,是两件颇有名的灵宝,名气之大,还远甚于皇族九大灵宝。

这灵宝出于浩然宗,在上界金仙之乱中,两名浩然宗的高阶玉仙,一对夫妇,身着灵宝劲装,死死地挡住了十余名玉仙的疯狂进攻。

后来有真仙杀来,男玉仙为护伴侣,毫不犹豫地杀了过去,结果被那真仙和众玉仙群殴致死,女玉仙待战争结束,自刎而亡,去寻找可能转世的夫君。

这两名玉仙的战力,颇为人称赞,后来大家得知,那两件灵宝劲装极为神妙,乃是浩然宗创始人留下的,可自发护主,有极强的防御能力。

为纪念这对夫妇,风黄界的修者,将两套劲装称为“中流砥柱”和“不动如山”。

中流砥柱毁于这一役,女玉仙死时,欲将不动如山毁去,却被浩然宗劝阻住了,此后,不动如山这套劲装,再未现于风黄界。

这灵宝原本是属于传说中的东西,昙花一现也极少人知道,殊不料西门长老太过博闻强记,居然认出了根脚。

“唔,不动如山,”真意宗的利真人上下打量着那套劲装,眼中有奇异的光芒闪过。

“利真人你不用多想了,”舒真人毫不客气地发话,“本门曾高价欲求此宝,浩然宗言称只能由气修御使……当时我们也有真人尝试过,不信你现在试一试。”

利真人讪讪地一笑,“舒准证莫开玩笑,我是男修,又不是女修。”

钟太上听说南忘留身着的是不动如山,心里登时就拔凉拔凉的,尼玛,谁说南忘留悟真之后,身边没有趁手的灵宝了?还有什么灵宝,比这更逆天的吗?

然而,越是如此,他反倒越是不服气了,于是他一抖手中长剑,“南真人福缘深厚,佩服,不过不动如山虽然防御甚强,莫非能败我不成?”

传言中,中流砥柱有些许的强攻能力,但是不动如山只能防守。

南忘留是何许人?闻言她微微一笑,“钟太上修为高强,我敬佩已久,不过明日就是望留的吉庆日子,算作平手可好?”

双方约定,就算战做平手,无锋门也须得送万株千年古树前来。

钟践行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,他原本是来帮薛家找场子的,现在场子没找回来,反倒要赔出去万株古树,这让他心里怎么平衡?

尤其是想到,一旦算作平手,他再也见不到火之本源,也不可能借那本源体悟,他心里真的是怒火中烧。

旁人都道他从高阶玉仙跌落到五级玉仙,又是一千五百岁了,证真无望,但是他总觉得,一旦体悟了本源,没准能修为尽复更上层楼。

这些事情,谁说得准呢?不试一试总不甘心啊,他不想在四百多年之后悄然陨落。

于是他冷哼一声,铁青着脸发话,“平手?也不是不可以……你能接下我这一剑,便是算作平手了,我别无它意,就是想试一试,这不动如山,是不是真的不动如山。”

“钟真人既然这么想,那也随你,”南忘留脸一沉,不动声色地发话。

钟践行深深地吸一口气,又垂下眼皮,默默地蓄势。

良久,他的眼皮猛地一抬,眼中射出两道白芒,死死地钉在了南忘留身上,同时身体一扭,整个身躯都变形了,恍惚间化作了一柄巨大的长剑。

长剑毫不留情,化作一道白光,狠狠地斩落了下去,隐约中,有霹雳声传出。

南忘留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站立在那里不动。

“无耻!”一声厉喝传来,然后两道青芒射来,直接将那道白光打得粉碎。

白光破碎,钟太上的身影显现了出来,他面色苍白,衣衫破碎,愕然地看向前方矮胖的汉子,目露凶光,“何方鼠辈?速速滚开!”

“我就是路过,”矮胖子微微一笑,“不过有个疑问……身化剑虹的神通,麻烦你告诉我一下,这是初阶真人能掌握的神通吗?”

“哪里来的身化剑虹,”钟践行脸一沉,阴森森地发话,“看你也是中阶真人的份上,我不欲多事……你真要插手切磋吗?”

“我去,我就插手了,你奈我何?”矮胖子的笑脸一变,瞬间就变得冷酷无比,“切磋不守约定,使出超越阶位的神通,敢来我浩然门捣乱……信不信老子杀了你?”

钟太上无语,以他的境界,压低修为也使得出身化剑虹,但是凭良心说,这个神通,真的是中阶真人才能施展出来的,而对方显然对无锋门的神通极有研究。

“阁下到底是何人?”董耀璋身子一晃,飘然进场,盯着矮胖子,阴森森地发话,“若不是气修,不是浩然门人,贸然插手切磋的后果,你明白的。”

“后果严重?你吓死我了,”那胖子仰天大笑,眼中却没有半点笑意,“按说你无锋门如此不守规矩,我根本无须插手,太忠真人就放你们不过!”

说到这里,他的脸一沉,“不过阁下竟然敢对‘不动如山’不敬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,浩然一宗,乃是风黄界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,凭你这区区无锋掌门,也配大放厥词?”

董耀璋听得心头一紧,对方出面的原因,竟然是因为己方对不动如山的不敬,这理由听起来,委实有点匪夷所思。

他略略沉吟一下,抬手冲南忘留一拱手,“方才钟太上有点火气攻心,言辞欠妥,我无锋一门对浩然上宗是久仰了,也无亵渎不动如山灵宝的意思,请南真人接受我的道歉。”

“这个道歉,让我很为难呢,”南忘留眼珠一转,“董真人嫉恶如仇,最是景仰浩然宗……”

“我哪里经得起如此夸奖?”董耀璋苦笑一声,然后眼珠一转,心说这不对啊,我哪里说过景仰浩然宗?然后他想到了什么,愕然地侧头看去,“你也姓董?”

矮胖真人冷哼一声,“我这董,跟你的董,并非一家,我也高攀不起董掌门,无锋一门,可是连浩然宗都不放在眼里呢。”

“这话怎么说的,”董耀璋苦笑一声,心说风黄界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名董姓真人。

他正琢磨呢,只听得有人愕然地惊叫,“你是……董明远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