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真人对战

南忘留此番也是一身劲装,刀削斧凿一般的脸上,带着点不经意的笑容。

听到钟太上出声,她微微颔首,抬手一拱,“望留悟真之后第一战,还请钟真人指教。”

“浩然势大,我怎敢轻言指教?”钟践行冷哼一声,将指教二字咬得极响。

他掣出一柄大剑,在手中一抖,傲然发话,“你是后辈,让你一着先手,只管来攻。”

“多谢相让,”南忘留微微一笑,身子一晃,已经不见了踪迹。

悟真之后,她的缩地踏云身法已经修到了第三步,娴熟无比,目前正在尝试修炼万里闲庭。

钟太上见状,却是吓了一跳,忙不迭四下观察,他这时候才反应过来,对方身法上有极大的优势,任由对方攻击,似乎是不怎么负责的。

南忘留并不着急进攻,就是仗着身法之力,在钟践行四周游走,小心地寻找对方的弱点。

游走了好一阵,猛然之间,她手上亮起一道白光,冲着钟太上当头劈落。

“这是……无意?”钟真人眼睛一眯,然后手中大剑重重地迎了上去,“唔,只是半吊子罢了。”

事实上,仅仅是半吊子,就已经够了,以无锋门之大,小刀君在高阶天仙阶段触摸到无意的皮毛,就已经是门中一等一的刀道天才了。

天仙阶段的南忘留,并不擅刀法,是陈太忠将无名刀法带入浩然派之后,派中才兴起了修习刀法的热潮。

这刀法十分利于气修修习,不过饶是如此,在南忘留悟真之前,也不过堪堪将无回刀意修炼到大成,修习无意,还是在悟真之后,眼下使出,也仅仅是似是而非,骨子里还是无回刀意。

但就算是这样,也带给了钟太上极大的压力,须知他所修习的重剑,也才彻底地掌握了无意,距离无念还极为遥远。

南忘留一刀无意斩去,钟太上以无意迎之,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两人身形暴退。

楚惜刀苦恼地咧一下嘴:钟真人这剑法,真有点不堪入目啊。

她当然可以做出如此评价,因为她是距离四千年前的刀君以来,无锋门最杰出的刀道天才,钟践行再是曾经的高阶真人,剑道上的成就也没有多深。

事实上,对于一般的真人,能掌握无意就已经不错了,起码是在高阶玉仙之前,鲜有人能掌握无念,西留公府上的那名刀修,六级玉仙的时候就使出了无念雏形,结果震惊一方。

所以说,钟践行在剑法上不是天才,也绝对不是庸才,不过看在楚惜刀眼里,觉得此人无意使出,不能顺势展开攻击,实在是有点可惜了。

她没想到的是,钟太上原本也有反击之心,但是被这一刀震得有点手抖,心里登时大骇:这半吊子的无意,竟然也有如此威力?

不等他有所反应,南忘留身子一闪,一个缩地踏云,直接脱离了对方的剑气锁定,接着又连着三个缩地踏云,继续在对方身边游走了起来。

“只懂得游击,小道耳,”钟践行的嘴角,露出一丝冷笑,“尝闻气修一脉,修胸中不平之气,修浩然正气,刚猛无比有我无敌,南真人却是有些娇弱了。”

虽然是切磋性质,但是言辞间打击对方气势,也是真人之间的阳谋,堂堂正正无可厚非。

“打得过你就行,哪里来的恁多废话?”南忘留轻笑一声,手中的白芒再次斩出!

听她的话,她是不介意对方的评价,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,她本是女性,最恨旁人说自己的刀法柔弱不够刚猛。

“来得好!”钟太上长笑一声,手中的大剑重重地迎了上去。

这本是他的战斗策略,方才他贸然地接了一刀,刀上的力道远出他的想像,不过那是他心里没有戒备,此次激得对方正面一击,他早就准备好了,不信挡不住那区区半吊子的无意。

然而刀剑相交,钟践行只觉得一股奇大的力道重重地撞来,手中大剑好悬没有脱手飞出,他忍不住心中一惊,我去,这刀法竟然如此地刚猛?

他早就知道浩然一脉的刀法不凡,却没有想到,虽然已经高估了对方,但还是估得不够高。

南忘留被他刺激得火起,眼见一刀不见效,抬手又是一刀斩了过去,连续三刀之后,竟然逼得钟太上退出了半里地。

感觉气势已尽,她一个缩地踏云,打算避开对方的剑意锁定,蓄一下气势,再次发动进攻。

钟践行却是勃然大怒,当着这么多的真人,南忘留的一轮猛攻,竟迫得他退出这么老远,这面子如何下得来?

眼见对方退走,显然是要故技重施,他气得长啸,大剑脱手而出,“南真人也吃我一剑!”

大剑是以御剑的方式飞出去的,在空中抖动一下,化作七柄相同的大剑,一张剑网罩向了正在扭身飞奔的南忘留。

“这‘一剑生万法’,倒得了神通的精髓,”楚惜刀看得微微颔首。

这一剑化七剑,并不是剑阵,而是无锋门的神通“一剑生万法”,是门中三大神通之一。

无锋门立门的宗旨,就是“重剑无锋大巧不工”,最是强调以势相迫以力胜人,走的也是大开大合的刚猛路子,正是因为如此,钟真人才会对自己被南忘留迫退的场面,耿耿于怀怒发冲冠,硬碰硬,我无锋门岂能输给你气修!

至于这一剑生万法,一剑化七剑,其中只有一柄剑是真的,另外六柄剑,乃是气势幻化出来的,不过虽非实物,一旦被击中,跟被实物击中也差不多。

以一化七威力不减,这就是这一神通的核心,说白了还是以力和势取胜,若不是走的刚猛路子,一般修者哪里会如此战斗?

一剑生万法的神通,并不仅仅限于重剑,长枪大戟均可施展,只是被称作“一剑”罢了。

其实以无锋门的刚猛路子,以一化七乃至于化更多,并不符合他们的特色。

分化为多点的攻击,何若雷霆一击?

然而既然被当作三大神通之一,一剑生万法不但可以化开气势,也能将其收拢回来,在气机牵引之下,完成对目标的雷霆一击。

事实上,这门神通最合适用来锁定气息飘忽不定的修者,无锋门重势重力,甚至也极为重意,但是这一门有个致命的短板——身法不行。

刚猛的路子,就不合适身法的发挥,而且要说无锋门全无身法,那也不对,只不过多为御刀飞行或者御剑飞行,真要说起来,速度也不慢。

然而他们在身法灵动上,终究差了一点,遇到身法好的对手,经常有无从下手的感觉——你气势再强,力道再大、攻击再猛,也得能打中对方才行啊。

一剑生万法这神通,就是用来对付这种情况的。

当然,以钟太上超卓的感知能力,要说他锁不定南忘留的气息,那才是天方夜谭,好歹也是曾经的准证,将修为压了下来,但是境界在那里摆着。

可能他锁定十次,不能次次成功,因为身法不够灵活,可能无法有效追击,仅此罢了。

现在他直接使出了神通,却是因为他真的恼了,在正面作战中,被一个初阶玉仙强攻得倒退不已,尤其令他难堪的是,这名玉仙还是个女修。

真的是忍无可忍啊。

南忘留一见对方一剑化作七剑,就知道对方使出了什么神通,一剑生万法原本就极为有名,而她要跟钟太上切磋,自然是防备着这一手。

只见她身子连晃,极其飘忽地走位,有若穿花蝴蝶一般,令人眼花缭乱,那身影却又偏生曼妙无比,为紧张的气氛平添了几分美感。

一剑生万法不但有锁定追击之效,本身也有对空间的凝滞功效,亏得是南真人最近开始习练万里闲庭,虽然距离找到窍门还远,不过空间的些微阻滞,对她的影响也不大。

她逃了差不多半炷香的时间,终于停了下来,而那七道剑光从四面八方攒刺过来,齐齐地斩向她。

此刻的南忘留似乎被吓傻了,静静地站在空中,不过就在那剑光堪堪及体的一刹那,她身上的劲装猛地爆出一团白光,一座山峰的虚影,浮现在她四周。

而她就像是躲入了山腹一般,任由那七道剑光斩向山峰。

只听得嗵地一声大响,惊天动地,那是七剑合一之后,发出的重重一击。

然而令大家惊讶的是,那虚浮在空中的山峰纹丝不动,在一片寂静中,南真人的轻笑传来,“啧啧,居然用上了神通,钟太上倒是看得起我。”

钟践行的脸色极为差劲,事实上他一出手,就有点后悔了,这一击下去,别把这小女娃娃打伤吧?

他只是想赢对方,却没想打伤对手,否则明天就是观礼大典,悟真的玉仙被他在前夜打伤,这消息一旦走漏,陈太忠肯定不答应——不带这么上门打脸的。

现在倒好,对方接下了神通,钟践行心里清楚,自己的神通受了时间上的拖延,效果肯定不是太好了,而神通又是最费灵气的,他也无意一直维持这个强度,是以对方接了下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