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少谷主下走

两名执掌讨价还价了足足一个多时辰,终于达成了有建设性的意(du)向(zhu)。

钟太上坐在旁边一言不发,心里却是暗叹:唉,成何体统,成何体统啊。

搁在一千年前,门派之间的争斗,哪里有这么多废话可言?一个神通过去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胜者主宰一切,现在的修者……真的是没有多少气血之勇了啊。

不过他也无意反对,因为若是他能胜得南忘留的话,无锋门将有一个体悟火之本源的机会,时间是一年,不超过两人次,至于这两人谁占用多长时间,由无锋门自己决定。

而同时,无锋门需要给浩然门提供一万株的古树。

若是南忘留胜了,这一万株古树照样要给,同时钝意灵地每年提供三个以上,五个以下的天仙修炼名额,不限人次,一共提供二百名额,多少年用完多少年算。

大致就是这内容,细节还需要再推敲,不过这就不是掌门要操心的了,门中那么多堂口堂主,总不能闲着不是?

议定之后,董掌门发问,这个切磋,毛掌门你打算安排在何时进行?

当然是南真人的庆典之上了,毛掌门很干脆地回答,你们不是想为薛家找回点面子吗?正好南真人也能展示一下战力,证明我气修同阶无敌并不是传言。

这话听着有点不对劲啊,董掌门犯愁了。

在来之前,他从来没想过,钟太上会输,气修再是同阶无敌,南忘留也不过才是刚刚悟真,很多领域亟待提升,她甚至可能没有趁手的灵宝。

而钟践行好歹是曾经的高阶真人,又活了一千多年,赌斗经验也丰富,就算压低境界,也不是一般三级真人能抵挡的。

那时他的计划,也是要在南忘留的庆典上,跟南真人切磋一下,都无须伤人,点到即止,扫一下浩然派的面皮就行了。

但是看到毛贡楠信心满满的样子,他有点迟疑了,是浩然门太过迷信气修的同阶无敌,还是南真人确实有不为人知的强大战力?

反正毛贡楠敢拿火之本源来赌,这就是浓浓的自信,须知在毛贡楠出言之前,没人想得到,浩然派竟然还有本源这种逆天的宝物。

毛掌门甘冒风声泄露的奇险,拿出此物来赌,由此可见他有多大的信心了——这东西就算无锋门得了,都不敢随便声张出去的。

董掌门甚至脑洞大开地猜测:莫非浩然门得了火之本源的消息,已经被人知晓并且盯上了,他们担心名声受损,索性借这场赌斗输给我无锋门,也好转移仇恨?

然而再想一想,这个猜测也不太现实。

虽然无锋早就称门,浩然升门未定,但是真要说起来,浩然门的抗打击能力,一点不比无锋门差,甚至还要强一些——风黄界敢无视陈太忠威胁的,也只有真仙了。

不过有传言说,白燕舞和陈太忠是因爱成仇,两人曾经在幽冥界私会,秋韵仙子居中递话……咳咳,天下商盟那边传来的小道消息,不足信。

但是,也不能绝对不信,这种事除了当事人,谁知道真相呢?

董掌门嘴上在撒泼一般地讨价还价,脑子却是在不停地转动,没命地分析,钟太上和南真人一战,可能的结果。

分析来分析去,他依旧是一团浆糊,不过他本无意跟浩然为敌,同时他觉得,天上不会掉馅饼,浩然门不会大度到拿着火之本源送人。

那么,这一战的结果,就不能想得太乐观,他想一想之后决定,“南真人和钟太上都是真人,当着一干小辈切磋,实在太失身份,选日不如撞日,索性……就是现在?”

他认为,对方若是推诿,定然是针对明天庆典做了手脚,他甚至想好了关说的方式。

“现在当然也可以,”出乎董掌门的猜测,毛贡楠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不过切磋也要个见证,咱们不提赌注便是。”

董掌门也是这样想的,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,但是没有见证,总觉得也不太踏实,耳听得对方如此说,就很干脆地点头,“贵门建议何人来做见证?”

“我们不需要见证,”毛贡楠笑着摇摇头,淡淡地发话,“没必要。”

没必要——区区的三个字,蕴含了太多的自信在其中,潜台词是:有种你就别认账。

董耀璋真的不喜欢他这个表情,也不喜欢他的措辞,但是此刻,显然不能计较这个,于是他放出通讯鹤,邀了两名真人前来。

两名真人,也是浩然派的常客,其一为雪峰观舒真人,另一名则是来自真意上宗的楚惜刀楚真人。

舒真人出现在这里很正常,前文就说过,雪峰观和无锋门的关系极佳,两方结盟对抗青罡门和炽锋门。

楚真人出现在这里,则是个意外,南忘留悟真,真意宗也派了真人来道贺——不管是下派还是下门,终是尊奉真意为宗的。

不过正值这升门的关键当口,上宗不想表现出什么倾向,所以是派了利盛坛利真人前来观礼,利真人跟浩然门是不打不相识,又是低阶玉仙,正合适派来观礼。

楚惜刀是十余年前,在真意宗悟真的,小刀君的名声在西疆太响了,当她冲击玉仙的时候,真意宗就派人将她接了去,要她在宗中悟真。

她成功悟真之后,就被直接留在了真意宗,甚至她的悟真庆典,都是真意上宗主持的,浩然派没有接到邀请,因为不够资格——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,都有资格来观礼的。

其实那时的浩然派,已经在准备升门了,连外域不少势力都知道了,具备被邀请的资格,但是身为上宗,不能发出什么错误信号,好像他们支持下派升门一般。

所以小刀君的悟真庆典,跟浩然派没什么关系,而在悟真之后,楚惜刀跟无锋门也没什么关系了,这些年她在真意上宗深居简出,忙着适应各种悟真之后的修炼,基本上淡出了大家的视野。

这一次,无锋门来扫浩然派的面子,虽然是比较有信心,但也要做足各种准备,所以董耀璋亲自出面,请小刀君驻足浩然派左近——一旦有事,你须得前来。

董掌门倒是没指望楚惜刀能压制陈太忠,这不现实,但是楚惜刀乃是东易名的刀道之友,只凭这一层因果,浩然门也不可能太过为难她。

两名真人在接到通讯鹤的时候,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,舒真人甚至带了两名天仙弟子前来,要她们观看真人之间的切磋。

看到那两名天仙弟子,董耀璋的脸色不是很好,不过他也没办法说什么,谁让无锋门有求于人呢?

楚惜刀依旧一身鹅黄劲装,英气逼人,但是她似乎有点不开心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毛贡楠带着一行人,飞了数十里,来到一处山谷,南忘留已经在这里等着了。

不过在场的,除了南忘留这一级真人,还有两名中阶真人,董耀璋见状,眉头登时一皱。

想一想之后,他冲着一名六级真人发话,“阁下可是来自翡翠谷?”

六级真人淡淡地点点头,“没错,本人忝为少谷主门下行走。”

一听这句话,大家就明白了,事实上,西疆关注陈太忠的人都知道,在报复血沙侯的过程中,小麒麟收了左相势力中的一名中阶真人做下走。

想到少谷主跟陈太忠的关系,此人出现在这里,并不意外。

董耀璋又侧头看向另一名四级真人,抬手一拱,“还没请教阁下尊号?”

“我无足轻重,”这名真人矮矮的胖胖的,没说话先笑,给人很和蔼的感觉,他笑着摆一下手,“只是看个热闹罢了……董掌门你们不用在意我。”

浩然门何时又多了一真人?董耀璋的脑子,不住地转着。

就在此刻,远处传来一声长笑,一道人影破空而至,“呵呵,这么多真人啊?我也来凑个热闹。”

毛掌门见到此人,脸顿时就拉下来了,“利真人真是好雅兴,在我门中东游西逛。”

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低阶真人利盛坛,除了他这真意上宗的玉仙,别的玉仙怎么可能在浩然门内随意走动?就算想走动,也得有浩然弟子陪着。

毛贡楠很不喜欢这厮的随意,但是没办法,上宗来人就是上宗来人,他可以表示不满,但是没理由强行阻止。

利真人也不在意他的苦脸,笑眯眯地一拱手,“浩然门这里很热闹啊,几位聚在一起,我感觉可能是要切磋什么,贸然前来,还请几位真人见谅。”

他公然地将浩然派捧为了浩然门,又是上宗来人身份,钟太上的眉头一皱,淡淡地发问,“浩然门三字,不知是上宗的意思,还是利真人你的意思?”

“是利某人自说自话,”利盛坛哈哈一笑,又看一眼楚惜刀,“不过我个人认为,有陈真人的不吝援手,浩然升门的大势已成,是无法阻挡的。”

身为上宗来人,说的却是个人观点,这利真人也算个奇葩了,但是董真人等人并没有觉得奇怪,以其低阶真人的身份,来浩然也不过是走个过场,随便说什么都不打紧。

钟太上拿他也没有办法,只能侧头看一眼南忘留,“南真人,可以开始了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