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树矮墙新

站在小院里,董耀璋抽动一下鼻子,还能嗅到木料的清香,知道这里方才投入使用。

但是他的心里,却并没觉得对方是暴发户,想到气修们恐怖的晋阶速度,他隐隐有种预感:西疆的势力,恐怕是要重新洗牌了。

太上长老钟践行一路行来,脸色也不是很好看,他从方兴未艾的土木建设上,感受到了这个新兴势力蓬勃向上的精神,连一路看到的浩然弟子,都是步履匆匆神采飞扬,充满了生机和活力。

钟太上活得够久,这样的景象他也不是第一次见,深知这是大兴之兆。

不过越是这样,他越是恼怒,你浩然派崛起,本门没有意见,但是想踩着我无锋门示威,却是还差点,无锋底蕴深厚,终究不是你这新兴的小门派所能欺侮的。

于是他微微颔首,“虽是树矮墙新,却也难得了。”

这话煞是难听,地球界有句话,叫做“树矮墙新画不古,此人必是内务府”,是用来形容暴发户,形容幸进小人的。

风黄界没有内务府,不过树矮墙新,就是没有底蕴,还是形容暴发户的。

毛贡楠本来要告辞走人了,听到这话呛了,真论起底蕴,你无锋门有我派的时间长?

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听说无锋门古树颇多,我浩然门对此很感兴趣,愿取之。”

钟太上饶有兴致地看他一眼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哦?愿取之……不知你们想怎么取之?这东西可是很贵的。”

“赢来便是,”毛贡楠淡淡地回答,“钟真人和南真人有一场切磋,纯是切磋的话,也没什么意思,双方下点彩头便是了。”

“咦,我倒是很期待了啊,”钟践行笑着发话,却是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。

他这一千多岁的生涯里,还没见到过如此嚣张的家伙,一个区区的新晋玉仙,跟我比斗,还要主动加彩头?“不知道你们能拿出些什么赌注来?”

“嗯,”毛贡楠沉吟好一阵,方始期期艾艾地回答,很不好意思的样子,“多也没有,以我这个掌门的权责,也就是一瓯火之本源了,阁下愿意接注吗?”

“神马?”钟真人愣了一下,他觉得自己是听错了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火之本源……一瓯,”毛贡楠一字一句地缓缓发话。

尼玛……火之本源?钟太上登时就愣住了,本源是什么,他当然知道,但是他活了一千多岁,还真的没见过。

他是无锋门土生土长的玉仙,虽然修为最高的时候,是高阶玉仙,但是既然没入真意上宗,自然不能像上宗的准证们一般,享受体悟本源的福利。

他距离本源最近的时候,还是在天魔大战期间,因为南荒缺乏金属性的战力,他被调配到南荒,配合抵抗天魔大战的入侵。

南方丙丁火,天生克制金属性,不过他却有幸见到,南荒水性元素在天魔的控制下失控。

龟族真仙和南荒官府中人赶到支援,但是将他驱赶得远远的,因为……水性元素里,蕴含了不少的本源,双方协商怎么样抽取出来,这却是他这宗门体系的人不得听闻的。

这就是他距离本源最近的一次了,眼下听说浩然派居然敢拿出一瓯火之本源做赌注,他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好半天之后,他才呲牙咧嘴地发问,“火之本源,风黄界一共四道,你确定你有?”

虽然没见过本源,但是他的地位足够高,清楚本位面那些本源的分布,只是没资格拿到手——甚至旁观都没资格。

毛贡楠闻言微微一笑,也不纠结什么四道本源,他真不知道风黄界有多少火之本源,所以只是淡淡地回答一句,“我浩然门跟翡翠谷的关系极好,火之本源不算什么。”

翡翠谷里住的是麒麟,那可是火之神兽,我何必跟你讲本源的根脚?

纯良不能借鉴那道来自鉴宝阁的火之本源,已经跳脚很久了,这厮又不是个有长性的,也不爱财,就将火之本源丢在翡翠谷里,还跟陈太忠说,想用你就拿去用。

废话,我当然可以拿去用!陈太忠对此没有一点的感激之情——这原本就是我拿半瓯雷之本源换的,咱俩关系好,你可以用掉,但不能说这是你的!

这道火之本源,来历是极为清白的,不过知道这来历的,只有鉴宝阁的有数几人,旁人根本不知道,第一道雷之本源的供货方是谁,就别说知道那供货方还提供了赠品。

以天下商盟的消息渠道,都不确定第二道雷之本源的物主是谁,谁还能想到,鉴宝阁那道火之本源早就易主了?

唯一知情的鉴宝阁,不会纳闷这火之本源为何会出自浩然门之手,外人的话,那真是打破头也想不到。

钟践行一听这话,也觉得在理,麒麟那是火属性神兽,不过……尼玛你拿出本源来做赌注,我们该怎么跟你玩啊?

迟疑一下,他的贪心又起,“以本源做赌……你可敢签下契约?”

浩然派赚钱赚海了,若是输了,就算没有本源,也得敲到跟一瓯本源差不多的财货。

“契约我当然敢签,”毛贡楠微微一笑,“就是不知……冒昧地问一句,钟太上能拿得出什么相同的赌注吗?”

“我无锋门还会亏欠你吗?”钟践行冷哼一声,虽然他知道,浩然派前途无量,升门也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他忍不住要将对方当做一个下派来看,优越感不由自主就流露出来了。

“钟太上此言差矣,”毛贡楠脸一沉,登时上演了一出反脸无情的典型剧目,“无锋门有这能力,我是相信的,但是你若应承下来,想要赖账的话……陈真人脸上可是挂不住的!”

顿了一顿,他又发话,“你最好拿出有诚意的赌注来,大家免伤和气,小赌怡情而已,区区的一瓯火之本源……无锋门差这点财货吗?还是钟太上对自己没信心?”

我艹你大爷,钟践行的左手抖动一下,还是硬生生地按捺住了将此人掌毙在眼前的冲动,他狞笑一声,“你是一定要逼我喽?”

“我哪里逼你了?”毛贡楠脸色又变,他微微一笑,“跟南真人切磋的要求,是钟太上提出来的……我浩然门不过是尊奉阁下号令罢了。”

钟真人怒急而笑,他侧头看一眼董耀璋,“耀璋掌门,这火之本源,我有必得之心,起码得让毛上人知道,什么叫前辈……门中拿出点财货来赌,不算违例吧?”

董掌门登时就为难了,他对钟太上的手段,还是相当清楚的,双方原本的约定,是钟太上将修为压到初阶真人,跟南忘留切磋一场。

不说南忘留才刚刚悟真,是一级玉仙,只说悟真之后有太多领域需要提升,就不是浩然这个小派仓促间能规划的,而钟践行却是高阶真人被打落了境界,两者相差有多远,需要说吗?

他完全想不出,浩然派为什么要接下这一场比斗,没错,双方约定了,将修为压在初阶真人的水准,但是——三级玉仙,可也是初阶玉仙。

而且,浩然派此刻还敢开出巨大的赌注,想来必有仗恃。

董掌门觉得此事有蹊跷,可是钟太上已经火冒三丈,话赶话说到这一步了,他若再不肯答应下来,扫了钟太上的兴,倒还在其次,传出去的话,无锋门真的没法做人了。

事实上,他也很不服气,一个新扎的玉仙,怎么敢跟一个老牌玉仙叫板,真拿无知当性格吗?

他似笑非笑地看毛贡楠一眼,“毛上人看来有必得之心了,这番算计,佩服!”

无锋门不是输不起,但是他要点明,是你在算计我!

“董掌门说笑了,明明是钟太上自觉胜券在握,说我浩然门树矮墙新,夸自己林密树高,”毛贡楠笑着回答,“若是董掌门肯将大树移来浩然门,或者自承无锋门的树小,这赌注也就不用说了。”

这要求倒是不高,但是董耀璋怎么可能答应?树大树小是泛指,无锋门是否屈居浩然门之下,才是真的。

董掌门深深地看他一眼,“毛执掌果然算无遗策。”

毛贡楠微微一笑,“董执掌此话,却是有点过誉了,愧不敢当。”

尼玛你一个劲儿地叫我执掌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,你也不过才是一门的执掌。

董耀璋却顾不得跟他计较,脑子里没命地转动——这个局该怎么破?

想来想去,他还是觉得,赌一把的好——总不能被人两句话就吓走吧?

于是他沉声发话,“若是我无锋门输了,钝意灵地,归浩然派所有,你看如何?”

钝意灵地,是无锋门宗产外的飞地之一,实打实的灵地,在浩然门扩张之后,距离浩然门很近,基本上都是在浩然门之内,不过真意宗划界的时候,知道这里有块灵地,不便划出去,才特意划出了一个凸角,煞是碍眼。

“浩然派?”毛贡楠气得哈哈一笑,他很不喜欢听到这三个字。

不过董耀璋这么说了,他也没法计较,“那我就找人公证了,区区一块灵地,值不值一道本源,真的不好说,不过董执掌放心,你若觉得无理,也可以找人公证。”

“还要公证?”董耀璋的嘴角抽动一下,脸色一下沉了下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