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联袂而来

东莽星砂南郭,不是一般的封号家族,族中真人就有四名,还有两名真人供奉,再加上跟南郭家有交情的故旧和姻亲,一旦发生大战,南郭家凑足两位数的真人,是轻轻松松的。

南真人的悟真庆典,仅仅官府来的势力,就颇令人咋舌。

有人忍不住嘀咕:南真人这算是宗门体系的,还是官府体系的啊?

不过还好,来的官府势力,都是外域的,对于本地的宗门体系,冲击还不算太大。

除了官府体系,兽族也来了不少势力,狐族派大妖前来,携了贺礼同时观礼,同样的,它们此来也是看陈太忠的面子,意在向本位面昭示:我狐族跟散修之怒的关系,就是不错!

来的还是高阶大妖,狐族的二长老,跟陈太忠一起查找灵地的那位。

陈太忠跟狐族的关系,其实不用再向众人多说了,什么人兽恋之类的不提,也不说传说中的狐族三公主今何在,只说狐谷是最早播放电影的地方,就足以说明问题。

狐族来了,虎族也来了——两家在幽冥界配合得不错,上点礼物观个礼,算多大点事?

虎族来了,猛犸一族当然不会不来,猛犸是行事最夸张的,派了五名大妖前来,据说这是猛犸大尊的意思。

相较而言,宗门体系来的修者,就不是很多了,东莽的玉屏门派了一名真人前来道贺,中州百花宫来了一名初阶玉仙的长老。

毫无疑问,百花宫此来,是看南真人的面子,这也是唯一一股冲着南忘留而来的势力。

再加上西疆本地的雪峰观,这便是南真人悟真所能邀约到的所有势力了。

要说场面,真的不算小了,但是人族……尤其是宗门体系来的势力,多少有点不够。

就在庆典的前一天,无锋门有人前来,来了两名玉仙,掌门董耀璋和太上长老钟践行。

他们来的时候,派头相当大,云舟直接停在外山门,而且不肯降落,一名天仙弟子站在空中发话,说无锋门掌门和太上驾到,要毛贡楠执掌出门迎接。

从礼数上讲,这个要求是没错的,无锋门的太上或者不算什么,董耀璋可是实打实的一门执掌,毛贡楠亲身出迎是正常的。

就算不出来,大开山门,丝竹鼓乐齐鸣,迎宾弟子空中列队,才是规矩。

不过令浩然弟子不满的是,这天仙弟子口中,说的是“浩然派毛执掌”,而不是“浩然门毛掌门”,大家闻言,登时就聒噪了起来——我艹,我浩然已经称门了,你们不知道?

见到下方浩然弟子的躁动,这天仙弟子越发地恼怒了,他冷笑一声,“浩然称门?真是天大的笑话,我无锋门可没听说这个消息……”

这话顿时就让浩然门的弟子呛了,“那你自去找浩然派好了,这里是浩然门!”

要说无锋门天仙的话,倒也不算错,浩然派才刚刚申请升门,并不是已经升门,但是千不该万不该,他不该在浩然的山门口说这件事。

他说得有错吗?没错,但是在这里说,就是赤裸裸的打脸。

浩然弟子对这种恶意满满的行为,当然很不高兴,甚至迁怒到了无锋门掌门的身上,守卫山门的灵仙弟子一抬手,直指空中的云舟,厉声发话,“本门有喜事盛典,不欲多事,无关人等速速退去!”

空中的天仙闻言大怒,直接掣出了一杆大枪,“蝼蚁,你竟敢冒犯我无锋上门的掌门和太上长老?”

“屁的上门,我浩然现在也是上门!”这灵仙弟子破口大骂,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,“想对我动手?来啊……有种你就试试。”

这天仙差点被气疯了,长枪在手中不住地抖动,却是死活没有出手攻击——开什么玩笑,对浩然派无礼的修者都是些什么下场,他太清楚了。

面前的浩然弟子虽然只是区区的灵仙,却是看守山门的,执行的是门派公务,不存在对上位者不敬的问题,正经是他若敢出手,则是对浩然派赤裸裸的挑衅。

见他愣在那里,浩然弟子才待再说什么,只听得云舟上轻哼一声,“艾堂主,你且退下。”

合着这位是无锋门艾家子弟,怪不得对浩然派态度这么糟糕,这是东易名的仇家。

说话间,一名长髯道人蓦然出现在空中,淡淡地发话,“毛执掌,董耀璋远道而来,为南真人贺,阁下是这么待客的吗?”

“哈哈,董掌门亲身莅临,本门上下,不胜荣幸,”远处传来一声长笑,一道身影电射而至,正是毛贡楠,他身后还跟着一人,却是初阶天仙辛古。

董耀璋管毛贡楠唤作执掌,并不是认为浩然只配称派,对风黄界的修者来说,执掌一词,广义上来说,只是一种权力或者说行为,比如说,权赋槽代简仙执掌真意一宗。

不过他用这个称呼,而不是用掌门,显然是有点心情不爽。

毛贡楠却也是个有脾气的,闻言直接以“本门”二字回敬。

不过二人都是门派的执掌,言辞之间略略交锋,也就没有再纠缠下去,否则就有失身份了。

对于董掌门的到来,浩然门并没有排出多大的仪式来迎接,不过有毛贡楠亲自前来迎接,倒也不算如何失礼。

董耀璋和钟践行突兀地到来,原本也就没在意这点小事,倒是董掌门很敏锐地发现,“毛上人这是……又晋阶了?”

以他玉仙之尊,哪里会在意小小天仙的晋阶?不过最近大家都在研究突然间崛起的浩然派,他就记住了毛执掌的修为。

钟太上闻言,侧头看一眼,忍不住心里一沉:我去,果然啊,这厮竟然五级天仙了。

他眼中飘过一丝阴翳,心情越发地糟糕了起来:南忘留用了百余年,就从四级天仙修炼到玉仙,其他人的修为,也是跟吃了催元沙一般,刷刷地猛涨,几年不见,再见就晋阶了。

就连这毛贡楠,身为一派的执掌,按说该万事缠身的,百余年间就从九级灵仙晋阶四级天仙……现在是五级了。

修为精进到这样的速度,无锋门也只有小刀君楚惜刀,能跟他们相媲美了!

事实上,楚惜刀跟南忘留相比,都要稍逊一筹,楚惜刀七级天仙的时候,南忘留四级天仙,而楚惜刀悟真,也不过才比南忘留早那么几年。

这浩然派崛起的速度,也太快了一点吧?

毛贡楠听到这话,却是无法抑制地扬一扬眉毛,“我资质不是很好,事务又繁忙,实在是……让董掌门见笑了。”

董耀璋闻言,和钟践行交换个眼神,心说有这么谦虚的吗?

事实上,两名真人都感受到了,毛贡楠不是似抑实扬地卖弄,而是真正地有点不开心——那种发自内心的不甘心,他俩焉能察觉不到?

正是因为有这种感觉,两名真人的心里,是越发地沉重了——此番本门对浩然派的态度,似乎有些草率了。

毛贡楠将二人请进内山门,又将人安顿在客舍内。

这三年中,浩然门大兴土木,不但将各堂的地址都扩大了,弟子们的宅院也重新规划,山水风景亭台楼阁也建设了不少,还花费了巨资,修建了灵池、对战武场,甚至重建了炼器堂和丹药堂,立志于将本派打造成一个一流门派。

这一切花费巨大,亏得是浩然门在位面战场上收获了足够多的利益,要搁在位面战争之前的浩然派,那是打死都不敢想的。

修者修行要讲法侣财地,门派同样讲这个,就说那灵池,浩然派也知道它好,能人为造成灵地的修炼效果,但是布设起来价格昂贵,使用中也要耗费不菲的灵石。

搁在以前,浩然派哪里敢惦记布设灵池?现在派里却是布设了三个灵池,一个供低阶中阶灵仙使用,一个供高阶灵仙和登仙时使用,还有一个,是供天仙修炼用的。

那供中低阶灵仙使用的灵池,最多可以容纳五千人同时修炼,另两个灵池能容纳的人数也不少,门中现在还在建设闭关用的修炼密窟,大约再有半月就可以投入使用了。

这些东西修建下来,换作极灵达近千万之多,足够真意宗再往幽冥界投放六万人了——投放两次都够,以浩然派以前几十万极灵的库存,哪里敢惦记这些?

就算咬牙建起来,日常维持的费用,也足够拖垮浩然派,真的是买得起汽车,交不起停车费。

同时,客舍也就建起来了,以浩然派以前的性子,客舍要建到宗产去才合理,建在根基里,容易遭到破坏,也容易被人窥了虚实去。

然而想要升门,这一关是必须过的——自家的根基内,都没有信心保全,还谈什么的别的?不够被人笑话的。

而且像此番南真人悟真庆典,给面子的势力,来的都是真人,将真人安置在宗产中歇息,也太不成体统,必须安置在门中。

无锋门来人,被安排在一个独立的小院内,小院有一幢三层小楼,还有一些空地,不算大气奢华,但也清新静雅。

这样的独立小院,此处有二十余处,还有湖光山色,算是共用的景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