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观礼者众

南真人看毛执掌如此不晓事,也只能提示一下:浩然和白驼的争执,避免得了吗?

这是避免不了的,既然不能避免,倒不如直接火拼一场,打出浩然门的威风来。

风黄界始终是拳头最大,道理反倒是在其次。

说到最后,她又点睛一句:升门事宜,皇族不可能干涉,兽族更不可能穿插在其中,只要真意上宗的真仙不出……谁挡得住陈真人?

陈太忠现在的身份,其实是很尴尬的,按说他是浩然宗的宗主,有资格直接火力支援浩然门,但是偏偏这个身份,是说不得的。

不但无法暴露身份,他还被白燕舞当面警示:回了风黄界,必须隐居——你可是杀了异姓王。

所以太多的时候,他是不方便大明大方地出面,支持浩然门的,尤其是在真仙们腾出手的时候,自身都难保呢。

唯有此次升门,可以算例外,这是宗门系统内部的事情,旁人不得置喙,皇族想要干涉,须得问一问真意宗——问一问五大宗答应不答应。

毛贡楠恍然大悟,然后又问起,这无锋门该如何处置。

钟践行愿意试一试我,我也想试一试他,南忘留傲然回答:对薛家的处置,并无任何的不公,看来还是气修沉寂得太久了,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说三道四了!

对于南真人的话,毛执掌只能景仰了——不愧是前执掌,只区区的一级玉仙,竟然敢藐视五级真人,须知人家可是曾经的高阶玉仙呢。

不过南真人既然这么表示了,毛贡楠也就只有照办——南长老并不仅仅是南长老,她身后可还是有陈真人呢。

请教完南忘留之后,毛执掌回去,开始安排各种事宜,不成想忙了没有半天时间,有白驼门的特使驾到。

来的特使不是别人,正是方掌门之子方应物。

他先恭贺了浩然派申请升门,然后笑眯眯拿出了贺礼,“浩然门未曾通知本门前来庆贺,家父深感不安,特此送来贺礼,愿浩然升门成功,白驼浩然两门世代友好,守望相助不起纷争,若有小人离间,当非白驼之意,还望毛掌门明察。”

这是四门两观一谷中,第二个将毛贡楠称为毛掌门的人——第一个是雪峰观。

贺礼不薄,毛贡楠也明白对方之意,什么守望相助之类的话,都是假的,人家就防着浩然派磨刀指向上门——不踩一踩上门,也好意思说自己升门吗?

方掌门果然是个知情识趣的主儿啊,毛掌门欣然收下对方的贺礼,“清之掌门的胸襟,果然令我等低阶修者钦佩,白驼门有何人来观礼?”

清之掌门四个字,也是你一个中阶天仙叫的?方应物心里暗暗咬牙,脸上还得露出八九分的惆怅来,“观礼……却是有点不方便了。”

“本该……如此,”毛执掌缓缓点头,白驼门肯送贺礼已然不易,若是再要求对方观礼,就有点强人所难了。

殊不知少门主在离开浩然派之后——现在该叫浩然门了,也是忍不住抹一把汗,“还好,真一定要让本门观礼的话,我还真不知道事情该怎么办了……”

南真人的庆典,是定在三年之后,这也是常识了。

既然悟真成功,总要有充足的时间巩固境界,顺便修习点手段,否则万一有人在庆典上出招,没准会弄出什么难堪——虽然这概率很小,但是值此浩然升门之际,不得不防。

庆典的前半年,正值浩然派的收徒大典,这是浩然派最后一届的收徒大典了——严格来说,是浩然以后收徒,是十年才会大开一次山门。

浩然已然称门,下面又有五个郡的地盘,弟子的来源已经有了保障,自然就有了挑选的资格,不能再像以前一样,四年就来一次,否然有点掉价了。

不过在这十年的期限内,有那些惊才绝艳的孩童,还是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来收录的。

而这最后一届,吸引了大量的修者前来,甚至还有不少其他四域的人——即将称门的宗派,目前还对外招收弟子,机会实在太难得了。

其中东莽来了两个孩童,八九岁的模样,分别是游仙一级和二级,按说是不合规定的,但是负责考核的弟子,二话不说就收录了,原因很简单——这俩都是混沌体质。

混沌体质,是门中再三强调过的,不论修为不问男女,见了就收不惜代价。

送孩子过来的,是一个董姓男人,矮矮胖胖的,像一个生意人,没说话就先笑,“这俩孩子身家清白,应该值不少灵石的吧?”

“这位……修者,”浩然弟子死活看不清来人的修为,稍微就谨慎了点,称其为修者,“能来浩然门修炼,是天大的福分了,你跟我们要灵石?”

“不给灵石,那我就走了,”董姓男人笑眯眯地发话,“很多人都看好这俩孩子,清阳上宗……都有点心动,你别欺负我是外域人。”

弟子傻眼了,想一想,放出了一只通讯鹤。

通讯鹤刚飞出去,远处一道白光电射而至,来的是一名蒙面女修,她一眼就看到了那矮胖的修者,忍不住苦笑一声,“董真人,你这是……何必拿低阶弟子开玩笑?”

“我这人不习惯走后门,”董姓男人憨厚地笑着。

“以后见到董真人,直接答应他提出的任何条件,”蒙面女修轻哼一声,扫一眼在场的浩然弟子,“记住了,这是咱浩然门的护法!”

“啊?”众多弟子登时就石化了,好半天,看到蒙面女修带着董真人和两个孩童飞得远了,负责接待的弟子才抽动一下嘴角,“尼玛……这也是真人?”

旁边有人轻声嘀咕一句,“这还是护法呢……咱浩然门有护法了?”

“我没听说,你呢?”

南忘留的悟真庆典,紧接着就到来了,西疆宗门系统里,赶来的人不少,不过大多都是一些下派——他们来,是求露个脸,也是防着被浩然门惦记上,说自己不够恭敬。

不过浩然门的贵客也不少,有很多竟然是不请自到。

最为张扬的,当属伏海侯世子林听涛,直接是打着伏海侯的旗号来的,足足三艘云舟加十余艘灵舟,在山门停下之后,第一句话就是,“太忠兄弟的事儿,我知道了……不能不来!”

看守山门的浩然弟子,差点儿就跪了:我说这位真人,您怎么说也是官府中人,咱能低调点儿不?

林听涛没法低调,他还差着陈太忠一颗一级阴气石呢,他拿了阴气石,回去自然是战功卓著,就连那些别有用心的人,也不得不酸溜溜地说一句:世子得到这颗阴气石,想必耗费不菲吧?

我耗费个毛线的不菲!林世子很鄙夷这些人话里话外的隐喻,就直接表明,说我没有牺牲侯爵府的任何利益,原本就是我自己斩杀的。

话是这么说,但是他就欠下陈真人的账了,一直也不好意思见人,直到他在幽冥界慢慢地有了地盘和收获,手头小金库逐渐充盈,才捡了这么个时候,前来还债外带捧场。

待见了陈太忠之后,他很不好意思地解释了一下,然后才问,我欠你的这些,是直接交给你呢,还是合并到贺礼中?

合并了吧,陈太忠淡淡地表示,他觉得来观礼的比较少,南真人或者会有点没面子,那就得在贺礼上多宣传一下。

伏海侯世子前来观礼,并且拿出大量财货做贺礼的消息,很快就传了出去,总算还好,伏海侯不是西疆的封侯,而南忘留悟真这种大喜事,封爵中人也是可以来探望的。

事实上,就算浩然昭告升门,林听涛依旧可以前来观礼,官府中人只要不捣乱,宗门体系也不能说什么——大家身入宗门,总不能连官府的朋友都不能结交吧?

林世子到了没两天,北域政真人也到了,依旧是官府中人,也是奉上了一份厚礼——须知血沙侯的身家被抄,收获颇为不少,他答应给陈真人的红利,还没有兑现完毕。

政真人对血沙侯的残余势力穷追猛打,也引起了不少人的诟病,此刻前来除了完成承诺,也是向其他人暗示——对付血沙侯,可不仅仅是我的主意,陈太忠才是正主好吧?

星砂南郭家也派了人来,准备的礼物倒是不多,但来的居然是南郭家的家主南郭擎云,五级玉仙,这份重视可真是超规格了。

南郭真人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来意,我跟南真人交情不深,但是陈真人跟我南郭家太熟了,既然是他张罗的事,我南郭家一定要捧个场。

这是公然对陈太忠的示好,还是来自偏向官府的封号家族,听起来似乎有点不可思议,但是南郭家顶着来自皇族的压力,还真这么做了。

其实这跟南郭家在幽冥界的遭遇很有关系,在那里,南郭家渴求的星砂被其他势力紧紧地藏着,根本不理会南郭家的交易诉求,巴不得看他们好看。

只有陈太忠基于往日的一些香火情,平等对待南郭家,仅仅是平等,已经令他们异常感激了——星砂南郭不会忘记对自己好的人。

所以南郭擎云亲自来了,为浩然门站场子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