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各门反应

下派升门,需要向上宗申请,掌门人选自然也要报备——上宗允不允是一回事,但报备是必须的。

烈真人没有关心此事,在他看来,这完全没必要操心,升门申请递上来,不代表就是升门了,所以此刻,他才愕然地发现,原来这报备的掌门,竟然不是浩然派唯一的真人南忘留。

“南真人事务繁忙,怎能拖累她?”毛贡楠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蒙二长老抬爱,他希望我能继续执掌浩然。”

烈真人嘴巴一撇,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不过想到下派升门本是极为罕见的事,其间出现捉襟见肘的现象,倒也不足为奇。

好半天他才哼一声,“你这中阶天仙,可接得住其他掌门的考量?”

一个下派想要升门,要面对的挑战实在太多了,层出不穷各式各样,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不可能发生的。

而这挑战中,有一个相对比较常见的,就是掌门之间的较量。

大家都执掌一门,相互切磋一下,总是可以的吧?要不然你如何指望我平等待你?

因为都是上宗认可的掌门,切磋不会很血腥,若没有不死不休的仇恨,绝对是点到为止。

这种切磋,输了也无所谓,但是毫无疑问,谁也不想输。

面对这样的问题,毛贡楠也只能苦笑着回答,“希望这些兄弟宗门,不要这么明显地大欺小吧。”

“掌门之争,可不算什么大欺小,”烈真人冷哼一声,“这可是事关宗中议事时的下门排名,谁能无视?”

掌门之争是点到为止,这真的不存在大欺小的问题,而真意宗集合下门执掌议事的时候,也确实存在个座位排名问题——四门两观一谷,谁坐在前面,谁坐在后面?

要说这个排位,其实很扯淡,掌门的实力并不代表该门的真正实力,但是这个排位,又是必须要有的,没有这个排位,座次就无法安排。

文无第一武无第二,其他下门就算不看重这个排位,知道这很没有意义,也依旧要争一争——要不然面子上下不来。

毛贡楠是带着比较懊恼的表情离开的,身为浩然门未来的掌门,他肯定打不过其他七个掌门中的任何一个,也难怪他如此郁闷。

其实南真人已经就这个事表过态了:你修为低,这不是什么大问题,大多数的门派里,执掌都不是第一高手,至于说别人的嘲笑,不用在意,技不如人要认,不要做无谓的意气之争。

话是这么说的,不过毛执掌心里还真平衡不了,他不会把掌门的排位当回事,那不代表门派的真实战力,但是这名次终究是涉及到了浩然的脸面。

不过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,他将这份失落感收了起来,沉声发话,“现在可以投送南真人的请柬了,大家记住不卑不亢四个字,我们不惹人,但是浩然派的颜面,却是丢不得的。”

发放请柬一事,是交给门中三名后进天仙,李晓柳、辛古和袁锐宁的。

浩然派明面上的五个天仙,二长老悟真了,大长老不知去向,五长老皇甫坐镇山门,六长老沈金琦坐镇幽冥界,竟然再抽不出天仙来送请柬了。

然而此次的请柬还相当重要,因为这请柬是南忘留亲自撰写的,邀请四门两观一谷的真人来浩然门一叙,庆贺她悟真。

悟真当然是值得庆贺的,也就是陈太忠这种不在乎的人,才对见真、悟真不感兴趣,南真人的邀请,符合风黄界的规矩。

当然,她将浩然派称作浩然门,就有点不符合规矩了,不过这摆明了是试探——很多封号家族尚未得到封号,就敢自称了,既成事实这一套,谁也会玩。

而且浩然派的升门申请,也递交上去了,并不存在僭越的问题。

请柬是南真人所书,送信当然不能她亲自出马了,不过出于对对方的尊敬,派天仙出动,还是必须的——灵仙的话,就太不成体统了。

浩然派的五大上人不克分身,浩然双娇和何明伟送信比较合适,因为他们的存在,基本上也是半公开,不会出人意料——浩然双娇声名远扬,何明伟则是在西静伯府中撒过野。

可是毛贡楠偏偏反其道而行之,将李晓柳、辛古和袁锐宁这三名天仙亮了出来——三人都只是初阶天仙,地位低了点,但是在此之前,没谁听说这三人登仙了。

这就是对四门两观一谷赤裸裸的暗示:我们不但有明着的五上人,半隐半现的三上人,连送信都是你们没听说过的三上人。

这十来名上人,支撑起一个称门宗派,还是有点少,但是百余年间,能积攒起这么大的本土战力,浩然门的实力可见一斑。

三名上人接了指令,分别去各门送信——一人负责两门,至于白驼上门,是不用通知的。

不过一圈下来,形式不太乐观,明确会前来观礼的,只有雪峰观一家,连被陈太忠打得满地找牙的青罡门,都婉转地表示,我们会派人送上贺礼,真人就不去了,就是两个天仙。

就算去了,你们也看我们不顺眼不是?

不管怎么说,青罡门不来,态度还算端正,起码礼会到,至于说浩然派自己称门了,他们就当没看到这一项。

同样礼到人不到的,是清风谷,清风谷跟浩然派走得还算近,不过人家说了,南真人在浩然悟真,这不要紧,但是你们都自己称门了,门中若是派出真人观礼,未免有支持你们升门的意思,或许会惹得真意上宗不喜。

这回答也是堂堂正正,不是我们不想观礼,而是你尚未升门,我们有顾忌——两家关系尚可,却也没到为你们站台的地步。

这几家态度也还罢了,青云观和炽锋门直接表示,西疆什么时候有个浩然门了?对不起,没听说过这个地方!你们该去哪儿去哪儿。

这两家是态度最恶劣的,言辞中明摆着看不起浩然派。

但是毛贡楠并不以为然,为什么?因为浩然一个区区下派,升门尚未成功,公然去称门宗派递请柬,还是一副平起平坐的架势,这两家心里不痛快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人家既然不痛快了,就拿规矩说事,这有什么值得意外的?

其实这送请柬,本身就是一种试探,试探其他七门,对浩然称门是怎样的态度,这两门能将态度摆到明面上,也不算太糟糕。

不过毛执掌不以为然,并不代表他没记在心上,心说你两家暂时狂着,早晚有一天会让你们知道,浩然门三个字怎么写。

最令他恼火的,是无锋门,按说有东易名和小刀君的交情,东上人本人在无锋门赤磷岛还曾经有产业,两家关系再怎么糟糕,也不至于一点面子都不给。

但是无锋门还真就不给面子,门中太上长老钟践行表示:我们可以去观礼,不过听说浩然一脉武力无双,能将董掌门伴侣的后人欺得叫苦连天,倒是想见识一下南真人的战力如何。

这就是前段时间薛家秘银矿的手尾了,当时无锋门没有说什么——上宗重新划分了地盘,有什么可说的?

但是薛家在无锋门的那位天仙,正是钟太上的门下,钟太上又与董掌门交好,此番浩然派上门递送请柬,本就有无礼之嫌,钟太上就借机爆发了。

钟践行已经活了一千六百多岁,目前是五级玉仙,他最高曾经是七级玉仙,但是遭逢大战,境界被打落,在门中等闲不出面,人气却是极高。

毛贡楠最头疼的,就是无锋门,到现在为止,倒是没有哪家提出掌门切磋——就算态度不好的青云观和炽锋门,也是从规矩的角度上蔑视浩然门,倒还没有下作到要跟中阶天仙的毛掌门切磋。

他拿不定主意,于是去请示南忘留。

南忘留从中州回来之后,就回了浩然山门静修,一来是连晋两级,需要沉淀一下了,二来她开始着手祭炼自家的本命法宝。

祭炼本命法宝,不但需要极多天才地宝,还是个长期的活儿,南真人从陈太忠那里得了不少好处,现在开始阵炼材料。

除了本命法宝,她还要修习刀法和身法,也是忙得不可开交——从这一点上来讲,杜无忌想的其实没错,浩然派这么薄的底子,有人初次悟真,有太多短板需要补足,并不仅仅限于灵宝。

不过听了毛贡楠的话之后,南忘留不屑地一笑,反倒是问起了白驼门的态度。

按规矩,是不该通知白驼门的,白驼下派升门,是对上门赤裸裸的打脸。

想一想青云观和炽锋门的态度就知道,浩然门敢通知的话,可能彻底地激起上门的怒火——我们都打算视而不见了,你们还非要来撩拨?

所以毛贡楠的计划很明确,不通知白驼门,愿意来就来,不愿意来,我们也不去刺激你。

南忘留闻言冷笑一声,通知他们来,就刺激他们了,债多不愁,虱子多了不咬人,倒要看他们要如何地恼怒——浩然即将升门,需要选个对手,来展示一下獠牙。

毛贡楠表示不解:升门之际,不该是尽量减少对手,避免无谓的争执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