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升门理由

“时机不成熟?”毛贡楠下意识地重复一遍,然后疑惑地发问,“南真人此话何意?”

南忘留迟疑一下,缓缓摇头,淡淡地吐出三个字,“不可说。”

这算什么理由?毛贡楠有点不高兴了,他知道陈真人没兴趣说话,就看向浩然双娇,“三长老、四长老,南真人所言不可说……何解?”

“既知不可说,何必再问?”言笑梦淡淡地回答,她也猜到了南忘留为什么不答应对方,原因很简单——毛贡楠现在只是四级天仙的巅峰。

那个大厅内的阴阳鱼阵,是可以令人连续晋阶的,尤其是破境的时候,最为有用,四级天仙连晋两阶,也不过才六级,依旧是中阶天仙,未免太过浪费这个宝贵机会了。

须知在那里获得晋阶的机会,只有一次,浪费了就太可惜了。

毛贡楠可能连晋三级,从而破境成为高阶天仙吗?

别逗了,二三四这三名长老都是破境加连续晋阶,但也没谁能连续晋了三级的。

所以毛贡楠起码要等到五级巅峰的时候,再去那里比较好,连续晋阶的话,顺便就把境界也破了,可以到达高阶天仙。

不过事实上,言笑梦认为,毛贡楠六级巅峰的时候去,时机更好,就算不能连续晋阶,起码晋一阶就能破境,下一个大关口就是悟真了。

然而这些话,她心里明白就行了,说是没法说出来的。

“没错,”南忘留点点头,支持她的说法,“毛执掌你给皇甫分一分担子,多抽出点时间来修炼,再晋一两级,我们会考虑的。”

“再进一级倒好说,两级就难了,”毛贡楠苦着脸回答,然后他就呆在了那里,扫一扫面前的三名长老,又想一想大长老因何没出现,猛地眼睛一亮,“连续的?”

他对这三位的修为非常清楚,失踪三年多,每人涨了两级,尤其南长老这两级……涨得实在太吓人了。

而大长老晋阶九级天仙兀自不满足,这固然可能是跟面子有关,但同时也可以猜到,他追求的是什么了。

连续晋阶的宝地或者机缘……怪不得这三位都是吞吞吐吐的。

毛贡楠的脑瓜是相当好使的,猜出原因之后,马上就意识到自己为什么时机不成熟了——区区四级天仙,连续晋阶都不能破境,现在当然不合适去得这机缘。

面对他提出的问题,三女选择了默然,陈太忠更不可能说什么。

不否认就是承认了!毛贡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,不过这个话题,他也不敢再说下去,于是说起了别的,“南长老既然已经悟真,本派是否可以申请升门了?”

“正要叫你去通知你,哪曾想你就在这里,”南忘留微微一笑,“向上宗申请升门吧。”

毛贡楠愣了一愣,终究有点心痒难耐,“那南长老来做掌门吧,我正好交卸这副担子。”

他做执掌,原本做得还比较舒心,想着登仙之后多出七百年寿数,怎么都划算了。

但是眼看着南忘留悟真,而跟他差不多的浩然双娇,现在也齐齐是八级天仙,不但悟真有望,还足足甩了他四个级别,这心里……真的是不平衡啊。

此刻他甩担子的决心,真的是很大,再说了,南长老是本派唯一的真人,这个掌门,必须得她来做啊。

南忘留闻言,却是冷冷一哼,“谁说掌门一定得是玉仙?风黄界天仙做掌门的例子,需要我跟你数一数吗?”

称门宗派最多只能有三个玉仙,一般也能达到三个玉仙,但是很多称门宗派,本门土生土长的玉仙可能只有一两个,其他的是上宗派下来的——保证三个玉仙的数量,是为了维持门派对地方上的影响力,能更好地同官府抗衡。

如此一来,问题就来了,上宗派下的玉仙,一般是不能做掌门的,否则会引起下门的不满,而下门土生的玉仙,可能有些原因,不愿意做掌门。

再加上一些其他原因,称门宗派的掌门是天仙的情况,并不少见。

毛贡楠试图挽回南长老的决定,“南真人,就算天仙做掌门,也得是高阶天仙,我才刚刚突破中阶天仙,会给本派……本门丢脸的。”

陈太忠听得有点不耐烦了,他眉头一皱,淡淡地发话,“那你须尽早晋阶高阶天仙!”

毛贡楠听他开口,心里一凉,知道这是彻底没指望了,他敢跟南长老讨价还价,但是还真没胆子跟陈客卿讲条件。

不过下一刻,他眼睛一亮,“陈真人法谕,我自当敬领……还望真人不吝指点。”

他想明白了,这机缘肯定来自于陈太忠——浩然派就没这个底蕴,既然陈真人要求他尽快晋级高阶天仙,那他就要借机敲定这份机缘:我可是全听你的,到时候你可不能坐视哦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并不答话。

“好嘞,我现在就去办理升门申请,”毛贡楠一蹦老高,转身跑了开去,“浩然派弟子听了:本派自此时起,正式启动升门大计!”

浩然派正式开始升门行动了!这消息在短短的三天之内,就传遍了整个西疆——这是天下商盟所为,他们在猛犸集市上有分店,而分店掌握了远距离传递消息的手法。

又过一天,其他四域的大势力,也得知了这个消息。

一时间,大家有点好奇,浩然派升门,凭的是什么?陈太忠可不算浩然本派中人,莫非浩然弟子中,有人悟真了?这有点不太可能罢?

就算浩然本派弟子中,有人悟真了,凭什么就敢惦记升门呢?

凭陈太忠的武力支持吗?别逗了,陈太忠肆虐的时候,真仙们都腾不出手来,现在真仙都消停下来了,区区一个“真仙之下无敌手”,不该这么高调吧。

姓陈的那厮得罪的真仙,都不止一个了!

真意宗上下也有点疑惑:这浩然派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?

虽然浩然派这些年的势头异常迅猛,但不管怎么说,派里的底子太差,再低调蛰伏个百来年,高阶战力形成规模之后,再升门也不迟。

就在他们猜测之际,有弟子来报,浩然派执掌毛贡楠拜见,明言是为了升门一事。

这下好了,不用刻意去打听了,轮值的烈长老大手一挥,“宣他进来。”

毛贡楠来得有点不情不愿,他现在恨不得窝在西雪高原上,先用地磁元气石晋阶了五级天仙,就好请求陈真人赐下机缘了。

可是这种事,非他来不可,南长老倒是说了,希望他能将俗务转给皇甫一些,但这是升门的大事,必须他这个执掌亲自前来——他是上门指定的执掌人选,法理上无可替代。

烈长老在宗门外事大殿接见了毛执掌,他拿过升门的申请一看,气得笑出了声,“原来是南忘留悟真……她不能外出,水土不服?”

“是啊,”毛贡楠点点头,“南真人有很强的乡土情结,不习惯离开故土。”

其实大家都知道,这话是很扯淡的,堂堂的真人,哪里可能水土不服?灵仙都能去幽冥界作战,玉仙反倒离不开家乡?

但是拿这个做借口,还真的是不错,一般而言,下派里出了真人,必须移驾去上门或者上宗修炼,否则就要受到惩治——除非你打算升门了。

很多时候,下派的真人舍不得离开门派,上门和上宗就要这么问一句:你这下派打算升门了吗?没这打算的话,乖乖去报道,否则我们难免会认为,你想升门了。

此类的威胁,一般都是无往而不利,真人不离开门派,只是因为舍不得,若是整个下派因为他的舍不得而遭遇打击,甚至断了传承,就有失初衷了。

这浩然派倒好,直接表示说,我们的真人不走——被逼无奈,我们只好考虑选择升门。

烈真人觉得这个理由挺荒唐的,不过他也看出,浩然派这么做,起码是做出了一个被动的姿态——虽然所有人都知道,这只是文字游戏,但是浩然派并没有自大到冲昏头脑。

在信奉实力的风黄界,姿态神马的,真的是太扯淡了,不过有个低调的姿态,总比没有强。

烈真人沉吟一下发问,“南忘留……南真人就这么悟真了?我没有记错的话,百余年前,她还只是四级天仙。”

真人的记忆力,真不是盖的,而南忘留好歹也是曾经的一派执掌,烈真人对她有印象,实在不足为奇,更别说浩然派近些年风生水起,大部分的重要人物,都被人琢磨过。

“南长老气运不错,”毛贡楠笑眯眯地回答,“嗯,她得了不小的机缘。”

得了机缘吗?烈真人还真不信这扯淡的话,你浩然派整体的实力,也在突飞猛进呢,他沉吟一下,再次发问,“你白驼上门如何说?”

“白驼上门挺尊重南真人,不想迫她离开故土,”毛贡楠一脸肃穆地回答,“方掌门能如此体恤我浩然派,是真正的长者之风。”

哪里有什么长者之风?长者之疯还差不多,杜无忌听说毛贡楠前去真意宗递交升门申请,气得摔碎了手里的茶杯,破口大骂,“混蛋……混蛋啊!”

项成贤恭恭敬敬地站在他面前,脸色异常苍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