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南长老悟真

对于南忘留来说,枯坐半年真不算什么,昔日她为了追求连续晋阶,曾经闭关两年多。

在她打坐的时候,乔任女觉得自己离开阴阳鱼早了,也跑上去,打算继续稳固境界,不过坚持了三天,她就中止了尝试——她修炼的感触太敏锐了,发现没有效果,果断中止。

出来之后,她找陈太忠抱怨,“根本没有上次那种一帆风顺的感觉,是不是不能三个人一起修炼?”

“不是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这个地方,只对第一次来这里修炼气修,有很高的提升效果,以后就普通了。”

浩然宗将大厅定义为气修的机缘,路过的野路子气修都能沾光,不过这样的话,他不能说出来,否则这个大厅的存在,就太令人生出联翩的浮想了。

“你怎么不早跟我说!”乔任女忍不住出声抱怨。

陈太忠的眼皮一翻,“早说了也没用,你能第三次晋阶吗?”

“为什么不能?”乔任女气得一指场中,“你看笑梦不是还在那里吗?她肯定在冲着第三次晋阶努力。”

不得不承认,言笑梦也是个奇葩的主儿,连续晋阶两次之后,她稳固了境界,却不着急出阴阳鱼,反倒是继续打坐,这一晃半年过去,她竟然没有出来的意思。

那就很明显了,她打算冲击九级天仙,心思真的很大。

陈太忠将她的情况也看在眼里,这半年里,她的修为确实有所增长,但是必须指出的是,此前的连晋两级,有一级是跨阶了,从六级到七级,是中阶跨入了高阶。

这种连晋两级,已经耗尽了双娇所有的潜力,就算这大阵能提供不尽的灵气,但是短期内想要再次晋阶,也是不可能的——浩然宗的手段再神奇,也终须有个度,逃不脱天道规律。

不过言笑梦靠着坚韧的神经,已经将八级天仙的境界稳固得死死的,还有了不小的进展,暂时领先乔任女一筹。

陈太忠闻言哼一声,“第三次晋阶……不见笑梦已经坐了半年了?你要是有这样的耐心,就算我没早说是不对的。”

乔任女闻言一翻白眼,登时无言以对,其实此前的两次晋阶,已经是很挑战她的忍受力了,实在是她感觉到了,自己真的能晋阶,所以不肯放弃,否则她早跑出来玩耍了。

祁鸿识却是看得眼红心热,恨不得自己也马上能进入阴阳鱼,“陈真人,你觉得我有没有两次晋阶的可能?”

陈太忠认真地想一想,缓缓摇头,“你若两次晋阶,岂不是也要悟真?我看南忘留冲击悟真,也相对比较危险……她此前可是在晋阶的边缘,气息都不稳了。”

祁鸿识闻言,重重地叹口气,他哪里会想不到这些?只不过心里有点不甘,看到双娇都是连续晋阶,心中又有点侥幸心理,希望陈太忠能给个振奋一点的消息。

但是陈真人给出的回答,不是振奋,只是……真实。

第七个月的头上,南忘留终于开始冲击悟真,此时言笑梦发现无法再更进一步,所以果断地退出,近距离观察和体悟南长老悟真的过程。

对于高阶天仙来说,这是难得的机会,她并不想错过。

南忘留的悟真,足足持续了三个月,虽然有两个多月,她都是在积蓄气势,真正冲击悟真的过程,仅仅是三四天,但就算是这样,也看得外面的三人胆战心惊。

悟真之后,她又用了两个月,才稳固了境界,而且是堪堪地稳固。

由此可见,悟真这一境界,是需要多么努力才能达到。

至于说陈太忠昔年轻松晋阶,只能说这家伙的天赋实在太高了,难怪一说起天赋来,他就忍不住要洋洋得意。

见到南忘留稳固了境界,祁鸿识再也按捺不住了,看了陈真人一眼,发现他没什么反应,直接飘身进了阴阳鱼中。

言笑梦虽然一直呆在阵中,却是能听到其他人在说什么,眼见祁长老也进来,终于暗叹一声,站起身飘出阵外。

她已经非常努力了,但是在阵中枯坐年余,距离晋阶下一级遥遥无期,她不得不放弃尝试,黯然出阵。

倒是乔任女没心没肺的,笑着安慰她,“行了,你已经比我强很多了,还不知足?”

言笑梦看一眼陈太忠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陈真人第一次在此处修炼时,不知道从几级晋阶到几级?”

晋阶到几级?陈太忠摸一下下巴,发现自己已经有点想不起来了,唯一能确定的,是晋阶了两级,而且他当时的修为,还比这几位低。

这种丢人的话,就不要说了,他干咳一声,“跟我比?你还真是没的比了。”

言笑梦闻言,无奈地翻个白眼,不再说什么……

陈太忠和浩然派的四大长老,在一夜之间消失,这个异象并没有被人发觉。

这原因很简单,陈真人和浩然双娇原本就是行踪成谜,而祁长老和南长老,也经常长时间地藏身西雪高原修炼,失踪一时半会儿,根本不会被人意识到。

待大家发现,浩然派的高端战力很久没有出来的时候,已经过了三年多,逐渐地,开始有人暗暗打听。

就在此刻,南忘留再次出现在西雪高原上,同行的还有陈真人和两个蒙面女修。

他们回来得稍微晚了一点,但是没办法,冲关晋阶原本就是个耗时间的事,而且祁鸿识这次是发了狠,一定要悟真。

祁长老晋阶九级天仙,前后用了半年时间,想到其他三人都是连晋两阶,他死活不肯出阵,大家等了他一年多,然后发现这么等下去,不是个事儿啊。

大家看得出来,祁长老也很努力了,而且修为也接近了九级巅峰,但是……也仅仅是“接近巅峰”罢了,离巅峰还有距离,更别说冲关悟真了。

祁鸿识本人也知道这一点,但是他心里过不了这个坎,说要不你们先回去吧,我在这里哪怕闭关十年,也发誓要悟真。

陈太忠很烦这厮的不知好歹,心说只看你这状态,闭关十年也悟不了真啊,我就不信你自己心里不清楚。

他想强行将此人摄走,结果其他三女出声相劝,说大长老俗务缠身,尤其在幽冥界坐镇那么久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陈真人你就再让他试一试吧。

三女猜测,陈真人是担心此地被泄露,于是三人表示愿意联合保下大长老——祁长老虽然胆子不太大,对门派还是相当忠心。

陈太忠对此倒无所谓,他暗暗绕着阴阳鱼撒了一圈毒,然后告诉大长老,说你想出去的话,捏裂同心牌即可,千万不要随意走动。

然后他就带着三女离开了,路上他还略带不满地表示,祁鸿识这种心态,就算能悟真,将来也走不远,身为修者,不能实事求是地正视自己,非要好高骛远得陇望蜀,怎么可能走得远?

三女心里都很清楚,知道他说的是对的,但是她们也能理解祁鸿识的失落——一共四个天仙,三人连晋两级,只有他这个曾经的派中第一人,才只晋了一级,搁给谁,心里也不会平衡。

所以大家也只能跟着叹气。

一路有惊无险地回到西雪高原的禁区,正好赶上毛执掌亲到,他一边用地磁元气石修炼,一边派人打听,陈真人和本派的大长老、二长老去了哪里。

待他见到,南忘留已经成功悟真,浩然双娇也晋阶高阶天仙,他好悬没把眼珠子瞪出来。

愣了好一阵,毛执掌才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你们失踪这许久……是晋阶去了?”

“没错,”乔任女笑着点点头,得意洋洋地回答,“我说毛执掌,你也得努力了,堂堂的执掌,这么低的修为,可有点说不去啊。”

“我本来就是本派历史上最没有存在感的执掌,”毛贡楠自黑一句,然后又出声发问,“大长老也不见踪迹,你们是一起闭关的吗?”

南忘留轻咳一声,“大长老已然晋阶九级天仙,不过他……还想再试一试,身为修者,本该有一颗精进之心。”

不愧是曾经的浩然派执掌,明明是祁鸿识陷入魔怔了,她反倒说得理直气壮。

“再试一试……”毛贡楠的嘴巴又咧开了,再一次陷入了呆滞中——再试一试,可不就是本派第二个真人了吗?

你们这么勇猛精进,这这这……让本执掌情何以堪?

南忘留见他愣在了那里,有点不高兴,眉头一皱发话,“毛执掌?”

“哦啊,走神了,”毛执掌这才回过神来,抬手一拱,“南真人,我现在申请交卸执掌之位,还望二长老、三长老和四长老成全。”

南真人眉头又是一皱,淡淡地发话,“哦,那是为何?”

“还用问吗?”毛贡楠苦笑着一摊双手,“我也想晋阶,再不交卸执掌之位,只会被你们越甩越远,我也想为本派中兴出力啊。”

南忘留下意识地一侧头,看向陈太忠,却见陈真人面无表情,漠然地看向远处。

他是要我们自己做主!鬼使神差一般,她识破了他的念头,然后她摇摇头,看向毛贡楠,“我不同意你交卸执掌之位,时机还不成熟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