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晋阶再晋阶

乔任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在灵仙时,跟獠人作战多次,也正是因为那连场的战斗,才损了根基,黯然地进入了荣勋阁。

她对獠人的性情,分外了解,她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獠人……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?”

“再死心眼,总不能跟灵石过不去吧?”猛犸行商嘿然一笑。

陈太忠在猛犸行商的心目中,地位是相当高的,所以猛犸对浩然派的人,也相当友好,它笑着解释,“不要我的灵石?那好说……下次我不走它的地盘了,看谁着急!”

浩然派众人默默地点头——看来使用得当的话,灵石的力量,抵得上超卓的战力。

有惊无险地,众人穿过了西雪高原,双方分手的时候,陈太忠递了一袋灵石过去,被猛犸行商们坚决地拒绝了。

推来推去一阵,猛犸们表示,“陈真人,咱现在不差这点灵石,如果可以的话,您给几个商战片,让我们独家播放就行。”

这一群行商中,最牛的不过是一只初阶猛犸大妖,现在竟然想垄断几个商战片的播放,资本的力量,在风黄界初现端倪。

陈太忠笑着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,双方就此作别。

然后他对浩然派四长老提出了要求,希望他们能主动封闭六识。

以风黄界的惯例,这样的要求,有点不信任的嫌疑,也有点欺负人,不过这四位太明白其中轻重了,果断地答应了——他们要去的,是气修传承的根本之地,再谨慎都不为过。

大家信不过谁,还能信不过陈真人?

这六识一封闭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待众人醒转之际,才发现自己待在一个极大的石室中,简直可以称之为一个大厅。

大厅的光线不太好,显然是深藏在什么地方。

四人都在大厅的边缘,陈太忠却是站在大厅中央,他笑着出声发问,“站着别动,谁先来?”

四位长老齐齐地举手,“我先!”

“就是你吧,”陈太忠一指乔任女,然后一指自己脚下的阴阳鱼阵眼,“到这里来,摈弃一切杂念,专心搬运周天。”

乔任女毫不犹豫地走了过来,坐下就开始修炼。

这大厅密不透风,显得诡异了一点,陈太忠也不多解释,更容易令人心生疑惑,但是在场的四人,没有丝毫的疑忌之心——不相信陈真人,还能相信谁?

说句更现实的话,陈真人若要对付他们,用得着这样吗?

陈太忠则是退出了大厅中央,跟其他三人站在了一起。

言笑梦先冷哼一声,“陈真人,为什么第一个是她?”

这话问得很有点不客气,起码天仙对玉仙这么说话,是冒昧了,大家都是六级,但是六级和六级不一样,差着一个大境界呢。

不过,言上人跟陈真人的关系,终究不一样,怎么说也是双修伴侣——哪怕仅仅是神念的双修,它也是双修不是?

陈太忠也不跟她计较,只是微微一笑,“任女修炼,比较精进,很容易就能看出修炼效果,你是稳健型的……这个也要争吗?”

言笑梦眉毛一扬,显然是有点不甘心,你说我稳健,岂不是说我天资不如任女?

不过最终,她还是没有说话,其实她很清楚……自己和乔任女是不同的。

乔任女的精进速度,她确实比不上,但是比起耐心,乔任女远不如她,这是不以意志为改变的——乔任女修炼得久了,会出现各种负面反应。

这一次,乔任女的精进速度,也没让大家失望,还不到一天,阴阳鱼所在的位置,灵气陡然一变,以肉眼所见的速度快速凝聚着。

这里没有天空,所以没有灵气团,但是灵气的汇聚,大家都感受得到。

尤其令人惊叹的是,灵气在阴阳鱼上翻滚沸腾,但是阴阳鱼之外,灵气没有丝毫的变化,也没有任何的波动,令人忍不住啧啧称奇。

“果然是上宗气象!”祁鸿识禁不住感叹一声。

他对这个地方有猜测,认为可能是浩然宗的一处灵地——陈真人跟浩然宗的关系很不错。

所以不知不觉中,他就这么说了。

“要晋阶了,高阶天仙,”南忘留眼中精芒一闪,“希望我也能晋阶。”

她已然是八级天仙,在寻找机缘晋阶,看到眼前一幕,顿时信心满满——若是能晋阶九级天仙,悟真……还会远吗?

“嗯,果真不凡,”祁鸿识点点头,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异样——能够晋阶九级天仙,就可以拼一下悟真了。

“两位长老噤声,”言笑梦出声发话,“任女没准能连晋两阶,还是不要打扰她的好。”

连晋两阶?祁长老淡淡地看她一眼,心里真是……唉,算了,还是不说了。

真以为连续晋阶,是那么容易的吗?

然而,乔任女还真如言笑梦说的那样,用了五日的时间,成功突破了高阶天仙,又用三天时间稳固境界,然后站起身,冲着几人打个招呼,“哈,这地方不愧是气修根本……”

招呼还没打完,她的脸色就是一变,一盘腿就坐下了,一边收摄心神开始打坐,一边发话,“稍等,我再晋个阶先……”

这次的晋阶,就慢了许多,足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,她才艰难而缓慢地晋阶八级天仙,然后又用了十余天时间巩固。

南忘留已经等得迫不及待了,身上的气息也不住地波动着,眼看就要晋阶的样子,眼见乔任女境界稳定得差不多了,忍不住大喊一声,“任女你该出来了……轮到我了。”

乔任女愕然地睁开眼睛,犹豫一下站起身来,她觉得自己还能继续稳固一下,不过师尊已经等不及了,她当然要相让。

南忘留才待踏入阴阳鱼,陈太忠一抬手,一个掌控将她定在了当地,“你不着急进,笑梦进去!”

言笑梦迟疑一下,出声发话,“我还能再等一等,请南长老先修炼吧。”

“你去,”陈太忠一摆手,不容置疑地发话,“说起修炼晋阶,你能比我专业?”

言笑梦听他这么说,自然不敢再怠慢,匆匆进去盘腿打坐。

言上人修炼速度,显然是要慢于乔任女,她用了足足月余时间,才晋阶七级天仙,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起身,而是坐在那里,继续冲击八级天仙。

这次,她用的时间更久,用了三个多月,才开始冲击八级,若不是陈太忠看她的修为在稳步攀升,都忍不住出声干涉了。

晋阶八级,言笑梦又用了半个月的时间,待晋阶成功,她才巩固两天的时间,南忘留的气息,剧烈地波动了起来,压都压不住。

这是要晋阶了,陈太忠一抬手,将南长老送入阴阳鱼阵中,又冲言笑梦喊一声,“收摄心神,继续稳固境界!”

言笑梦都已经打算起身退让了,闻言又定了下来,眼观鼻鼻观心,开始继续稳固境界。

南忘留才盘腿坐下打坐,大量的灵气就纷纷地涌了过来,她用了区区一天的时间,就跨过了九级天仙的门槛,不过稳固境界,倒是用了半个月。

然后她也不出来,坐在那里打坐,祁鸿识见状,忍不住呲一下牙,“她这是……要继续晋阶,冲击悟真?不是这样吧?”

“完全可能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你注意到没有?南长老的晋阶,根本没有影响到笑梦稳固境界,此地可以提供的灵气,远超你的想像。”

他这么说是有根据的,这个大厅和石室,是集了浩然宗数代宗主之力,才完成的,改变了诸多的地脉,不惧真仙的攻打,帮一个天仙悟真,算多大点事?

他唯一担心的,是这里不能容忍两个气修同时修炼和晋阶,大厅虽然不小,足有千丈方圆,但是对于天仙乃至于玉仙的修炼,地方还是小了点。

所以他在言笑梦晋阶八级天仙之后,一边将南忘留送入阴阳鱼,一边要言上人不要离开,继续巩固境界,也算是个测试。

测试的结果令他很满意,通过天眼的观察,他发现言笑梦并没有受到南长老晋阶的干扰,安安稳稳地在巩固境界,心说早知如此,在乔任女巩固境界的时候,就该让言笑梦进去晋阶的,如此一来,能省去不少的时间。

不过他还是不敢放两个修者进去同时晋阶,一旦失败的话,后果太过严重。

陈某人诛杀过的天仙修为的修者,包括异族在内的话,已经有数百了,但是自家门派内的天仙,当然是不一样的。

南忘留晋阶之后,也没有出阴阳鱼,安心地盘腿打坐在里面,显然她也明白了陈太忠的意思——他让她晚点入场,着眼点根本不在晋阶九级天仙上,他想要她悟真。

南长老晋阶九级天仙,根本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在这上面花费的精力越少,就能腾出更多的精力去悟真。

再说了,就算不可能悟真,南执掌也要尽力一试,浩然双娇都是晋阶两级,她身为曾经的浩然执掌,乔任女的师尊,怎么可能停下前进的脚步?

她在阴阳鱼中,一坐就是半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