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二百章 到时候了

晋阶快吗?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心说哥们儿握着这么多资源,晋阶还不快的话,不如一头撞死算了。

区区的五十年,才晋阶了两级,目前还卡在中阶玉仙,这也不算多快吧?

若是其他玉仙知道他这么想,估计得一口啐到他脸上——你丫是玉仙了,知道不?是玉仙了!

别说中阶玉仙,就算是中阶天仙,五十年之内晋阶两级,也是难得的奇才了——闻名遐迩的小刀君,也不过就是这样的速度。

当然,陈太忠听别人这么夸,心里还是有点得意的,不过他越是得意,就越要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于是波澜不惊地发问,“杜真人这是……在等我?有什么事?”

你问我有什么事?杜无忌觉得脸上微微发烫,心里吐槽不已:我们苦苦煎熬的五十年的幽禁,在你看来就是那么无足轻重吗?

然而腹诽归腹诽,他还是客客气气地发话,“我此来是接成贤回门,这种事情,还是需要陈真人认可一下才行。”

“这就五十年了?”陈太忠愕然,然后算一下时间,叹一口气,“好快啊。”

杜真人的脸,愈发地热了,那种被忽视的耻辱感,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陈太忠没兴趣在意他的想法,只是很随意地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那你把人带走就是,解除禁制的手法,不需要我教你吧?”

杜真人站起身离开,看到对方轻描淡写的态度,他心中的耻辱感不减反增。

不多时,他带着项成贤走了过来。

项成贤对着陈太忠一拱手,“五十载岁月,弹指而过,打扰陈真人这么久,现在要离开了,感谢陈真人给我一个锤炼心性的机会。”

陈太忠一摆手,本来想让他离开,可是手挥到一半,听到这话,忍不住侧头看对方一眼,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你这是……有点怨气?”

“搁给任何人,都难免会有怨气,”项成贤沉声回答,很是有点不卑不亢的样子,“不过此事我犯错在先,福祸无门惟人自召,哪里怨得上陈真人?”

他说的是大实话,但是杜无忌听得有点慌了,唯恐激怒对方,忙不迭笑着发话,“成贤这孩子沉闷得太久,措辞不太讲究,尚请陈真人海涵,不要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“怎么会?”陈太忠很不介意地一摆手,“以后跟他计较的,是浩然派其他人了……好像我以前就告诉过你。”

“那是,”杜无忌赔着笑脸点头,堂堂的白驼门大长老,低声下气得令人不忍直视。

说完这两个字之后,他不再说话,就连被猛犸护送的时候,也是一声不吭,直到出了西雪高原,他才铁青着脸对项成贤说,“回到门中,闭关悟真……我不许你输给浩然派的任何人!”

“杜真人放心好了,”项成贤面无表情地回答,眼中散发着浓浓的自信,“十年之内,我必悟真,定然要抢在浩然升门之前!”

杜真人欣然点点头,又轻叹一声,“明秀闭关已然五年,可能悟真在你之前。”

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两个徒儿,项成贤不但在心性上强于郝明秀,在修炼上,也一直隐隐地压着郝明秀一头,现在反倒是郝明秀可能先悟真,说起来真是造化弄人。

成贤耽误的这五十年,实在是太关键了。

“呵呵,”项成贤不以为意地一笑,“他不会一直领先的,说起来,还是我不该算计他。”

杜无忌对两个徒儿之间的争斗,心知肚明,但也没有什么好的手段来调解,否则的话,这师兄弟就不会互相阴对方了。

良久,他才轻声发话,“明秀若是悟真,必然会去上宗,你俩此后也不会有太多交集。”

“嗯,”项成贤轻哼一声,默默地点点头……

抢在浩然升门之前?陈太忠默默地收回了小神识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: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浩然派升门的速度!

下一刻,他一抬手,将东游西逛的乔任女招了过来,“怎么每次见你,都很清闲?”

“天资高,当然就清闲,”乔任女笑着回答,“我要是能像笑梦那么沉得下心,现在早就高阶天仙了。”

几乎同一时间登仙的三人里,毛贡楠还是四级天仙,浩然双娇已经是六级天仙了,而且还是六级巅峰,只差一步就晋阶七级了。

这固然跟个人资质有关,但很大原因也是因为,双娇已经脱离了众人的视线,可以专心在西雪高原享受地磁元气石,而毛执掌却不得不忙于各种外务——包括去幽冥界镇守。

不过乔任女真是沉不下心的那种,修炼几天就必须歇一歇,强行继续修炼的话,反倒会起到反效果,现在听到陈太忠回来,就又跑了过来。

“祁长老和南长老都在吗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。

“祁长老在,南长老出去十几天了,”乔任女小心地看他一眼,“她觉得可以尝试晋阶九级天仙了,只差一个契机,所以出去看一看,能不能撞到什么缘法。”

“什么缘法,能赶上自家的干货?”陈太忠咧一咧嘴,“发同心牌让她回来,还有……通知祁长老和言笑梦,五天之内集合。”

“五天之内……”乔任女眨巴一下大眼睛,好奇地发问,“笑梦和大长老都是修炼狂人,我通知他们中断修炼,该怎么说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淡淡地发话,“浩然派到了升门的时候了。”

“升门?”乔任女愕然地眨巴一下眼睛,然后一蹦老高,转身就跑了,“好了,我这就去通知他们,这消息简直太棒了。”

南忘留出了西雪高原之后,没有着急赶路,而是压制了一下修为,装作一个三级天仙,在西雪高原附近转悠了起来,看能不能接个什么任务。

不成想,任务还没接上,就发现乔任女那边同心牌碎了,于是想也不想直接转头,为了加快速度,她还贿赂了猛犸一瓶极品疗伤药,于是一只大妖带着她,风驰电掣一般赶了回来。

对猛犸大妖而言,一瓶疗伤药不算什么,但是有总比没有强——要有服务意识。

待她抵达的时候,另外三人已经准备好了,正围着陈太忠问东问西。

陈真人一直微笑着,也不怎么说话,见南上人来了,才笑着站起身,“好了,前四个长老都齐了,可以动身了。”

“去哪儿?”南忘留还没来得及歇一下,当然不知道他们商量了什么。

怎奈大长老和三、四长老也是齐齐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“去中州,”陈太忠脸一沉,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一个可以提升修为的地方,不过这件事情很重要不得外泄……你们明白吧?”

提升修为?四个人的眼睛同时一亮,四人里两个八级天仙,两个六级天仙,一旦提升修为……那种酸爽,简直不敢想。

祁鸿识相对稳重一点,他是最早反应过来的,出声发问,“所有修者都可以提升修为的地方?”

“不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只有气修才能提升修为。”

四人的眼睛,越发地亮了,简直可以用燃烧来形容了。

这次,南忘留是最早回过神来的,她二话不说,抬手一指眉心,直接逼出一滴精血来,“南忘留愿以万世因果起誓,以眉心精血为证……”

在场的四人,太清楚“只有气修才能提升修为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,这不但是气修的独门圣地,更可能意味着是气修的根本之地。

原来陈真人,真的找到了气修的重要传承!

不等他催促,其他三人齐齐地起誓,每个人脸上,都有着难以抑制的亢奋和激昂。

陈太忠等的也是这个,见四人起誓,就带了他们,悄然地离开。

南忘留是有心之人,还低声问一句,“不请纯良真人一起走吗?”

“它的宝草快开花了,”陈太忠郁闷地摸一下下巴,这是麒麟草第三次开花了,目前的麒麟草在翡翠谷,已经占据了十余里方圆,待此次收获完毕,下次当有百里方圆。

按纯良的话说,到了那个程度,就可以考虑吸引麒麟妹妹前来,谈一谈人生啊理想啊什么的。

没了纯良的招牌,五人想穿行西雪高原,就有点难度了,尤其是在拍卖会之后,鹏王对陈太忠颇有点怨念,路过鹏族的地盘时,恐怕会有点麻烦。

此时就体现出猛犸行商的好处了,在这五十多年里,这些猛犸居然硬生生地在西雪高原上,开出了几条走私的小道。

所谓商人,定然是要追求利益最大化,有些不方便大明大方过关的商品,自然要选择走私的途径,猛犸一族以老实著称,但是既然选择了行商——只靠老实是不行滴。

獠人是猛犸的死敌,鹏族跟猛犸的关系也很紧张,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一队猛犸行商带着陈太忠五人,大摇大摆地穿行过獠人和鹏族的地盘,竟然没有受到什么骚扰。

最危险的一次,不过就是獠人要看几个人族的身份令牌,结果猛犸塞过去几瓶酒,一些灵石,再递一个“你懂得”的表情,就顺利通关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