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竞价的奥秘

猛犸王做事,一向粗疏得很,说这些话的时候,一点都不背着孩儿们。

陈太忠性子也粗疏,不过还没有粗疏到这个程度,于是他出声发话,“大尊,您有什么想法,咱们私下里说,行吗?”

“不行,”猛犸王摇摇头,很干脆地拒绝了他,然后又提高声音,“立志于成为奸商的孩儿们,都来听听,我感触颇深啊……”

诸多猛犸纷拥而至,到了下午的时分,竟然有三万名之多,还有不少猛犸,在源源不断地赶来,想要听自家大尊的教诲。

猛犸王这时也傻了,于是扭头看陈太忠一眼,“看来得借用一下你的禁区了,有些话,不合适随便说。”

你牛逼,才知道有些话不合适随便说啊?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点点头,“好吧。”

不多时,密密麻麻的猛犸就挤满了禁区,方圆足有七八里。

这数十年来,浩然派诸多天仙纷纷来此修炼,修炼的空暇,少不得将禁区休整一番。

到现在为止,禁区里面已经修得有模有样,除了房舍之外,还有小湖长廊,树木也郁郁葱葱,在荒凉的、白雪皑皑的西雪高原,也算难得的一景了。

猛犸们都知道,禁区里建设得不错,但是亲眼目睹之后,还是忍不住赞叹几句,还有大妖四下打量,将景色暗暗记在心中,心说回头我也得弄这么一处所在。

随着猛犸一族的商业经营,财富日益增多,生存条件大大好转,猛犸内部也逐渐讲起了品味,而陈真人地盘里的景物,为它们提供了一个样本——虽然这样本并不算如何精致。

进来的猛犸乱走一阵,来到了小湖边的斜坡下,猛犸大尊在那里为它们讲述天下商盟的经营之道,看得出来,它这次是真受刺激了。

合着大尊在将人带到西雪高原的边缘之后,对方接应的真仙尚未赶到,它为了善始善终,还特意等了两天。

有猛犸大妖想拍大尊马屁,就对那天下商盟的人说,你们这次靠着我们的地盘,可是赚得海了,猛犸一族没有抽成,大尊还将你们带出来,纡尊降贵地等着,你们不意思意思?

天下商盟的人果真意思了一下,赠送了两件灵宝战器,大尊用不上,但大妖还是用得上的。

不过同时,他们也解释了一下,为何此次能将价格拍卖得如此之高。

原因很简单,是他们纠集了一大批人,联合起来拍下的雷之本源。

话说到这里,那蒙面玉仙的身份也不用猜了,正是天下商盟推出来的幌子。

大尊有点不解:雷之本源只有一瓯,联合拍下来,归谁使用?

这一点上,天下商盟采用了一种递退的法子,没错,雷之本源只有一瓯,不过得到雷之本源的那位,除了要付出大量财货,还要将手里几样著名的宝物,转让给联合竞价的同伴。

而得了这几样宝物的同伴,除了要付出财货一起竞价,还要将手里的其他宝物,转让给其他人。

空口白话不好解释清楚,打个比方说,在地球界的中国,在官场,有个处长的位子腾出来了,有人想得到这个位子,同时,他若能成功,他自己副处长的位子也就空出来了,自然也有人惦记这个位子。

而惦记副处长的这位,他若一旦成功,自己的位子也就空出来了,同样要被人惦记——所以说,一个区区的处长位子,是可以形成一条利益链的。

得到一些东西,不但要付出巨大的努力,同时还要懂得舍弃一些东西,而你舍弃的东西,对别人来说,很可能是梦寐以求的。

这个道理并不难懂,但是令人瞠目结舌的是,天下商盟不但懂得这个道理,还将利益链条上的所有修者组织了起来,共同参与竞拍。

能做到这些,不得不感叹天下商盟的组织能力,换个影响力和执行力比较差的势力,真的做不成这事,就算窥破了其中的奥秘,也是学不来的。

猛犸大尊对此,感触颇深,“……你们既然要经商,就要学习这样的思路……”

陈太忠听得也呆住了,合着是一群人组织起来竞价,成功之后各取所需,这种竞争方式,谁能争得过?

他终于有点明白,鉴宝阁为何念念不忘拍卖资格了,有拍卖的资格,才更方便做这样的串联行动,而这里面产生的利益之大、人情之多,显然要比单纯地赚那点佣金强不少。

严格说起来,不主持拍卖,也能组织人如此竞拍,不过这里面显然存在太多不确定因素,不能掌握主动权。

皇族这次的叫价也不低,肯定也有这样的缘故,要不然不会拍出比上次还高的价格——他们真的是想得到雷之本源。

但是最终,财大气粗的皇族,终于是比不过组织严密的天下商盟,这其间涉及的元素很多,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拍卖权就是一大元素。

拍卖会到此就结束了,接下来的岁月里,猛犸的集市越来越红火,在五域之间的买卖,也越做越大,甚至有猛犸甩开了鉴宝阁和天下商盟,在人族社会里独立开设商行。

一开始,人族的商人对此是相当抵触的,不过来到人族社会经商的猛犸不多,彼此之间相互联系紧密不说,还是同一族的,异常抱团。

发生过几次纠纷之后,人族修者发现,想找猛犸的麻烦,并不是很容易,于是就渐渐地熄了这份心思。

事实上,猛犸一族在这些年的行商中,也吃了不少亏,甚至还有大妖重伤,不过大体来说,事情还是在向好的一面发展。

其实猛犸商人的崛起,跟人族两大势力的冲突不无关系,左相和皇族的矛盾太深,双方大部分心思,都用在这上面了。

同时,双方都不想得罪猛犸太狠,希望猛犸行商能成为手中的一把刀,给对方造成伤害。

就在这样的背景下,猛犸行商一天天地做大了——不得不说,它们是幸运的,想成就大事,离不开天时地利和人和这三样。

岁月如梭,但是对某些人来说,却是度日如年。

这一年,项成贤在西雪高原上待足了五十年,五十年之间,他的修为没有寸进。

他的师尊杜无忌找了过来,要陈太忠放人。

遗憾的是,陈真人不在,谁也说不清他去哪儿了,有七八个天仙,在禁区里修炼,对他也是不闻不问。

这五十年里,浩然派又出了四名天仙,其中李晓柳登仙,大家没有多奇怪,倒是辛古这即将寿终正寝的主儿,也能登仙,令大家颇为惊讶。

杜真人对浩然派的怠慢,是异常地恼火,但是他还不敢说什么,撇开陈太忠的压力不说,只说浩然派诸多天仙,在这些年里也是狂飙突进修为日涨。

已经有很多人都知道,浩然派在西雪高原上的禁区,是快速提升修为的地方。

现在的南忘留和祁鸿识,都是八级天仙巅峰了,南长老更是只差一脚就能晋阶九级。

其他人的进境,也相当迅速,毛贡楠和皇甫,齐齐突破了中阶,成为了四级天仙,沈金琦也是三级巅峰,晋级中阶指日可待。

至于说消失的何明伟和袁锐宁,情况不明,但是大约也到了三级。

浩然双娇消失得更久,但是杜真人每几年就上一次西雪高原,隐约观察到了双娇的修为,居然都是六级巅峰的模样,晋阶高阶天仙,也是时间问题。

就连那天蜈传承的吴能生,也赫然晋阶七级天仙了,而且还不是才晋阶,是接近巅峰了。

杜真人忍不住要琢磨一下:浩然派的气感襄助晋阶的法子,真有那么神奇吗?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就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,浩然派想要升门,起码还得有七八十年,南忘留晋阶九级天仙或者不算什么,但是想悟真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杜无忌心里是这么判断的,但是想到百余年前,浩然派凋敝得只剩下了两名中阶天仙,现在竟然有实打实地升门潜力了,他也忍不住唏嘘一阵。

真是可怕的速度,气修一旦找准方向发展,真不是一般修者能抗拒的。

杜真人此番既然来了,就下定决心要把事情办了,陈真人既然不在,他就坐等,一定要将自己的弟子接回去。

他等了差不多三个月,天天能见到自己的徒儿,项成贤修为被制,只能锤炼心性,满是风霜的脸上,透出了沉稳和坚毅。

由此可见,项上人锤炼心性的结果,还是很不错的,但是杜真人看在眼里,就只有惋惜,有那么几次,他甚至恨不得裹了徒儿走人——老子们不等了!

然而,这也仅仅是他的想法,且不说他把人带回去,会遭到怎样的报复,只说猛犸的封锁,也不能令他轻松地带人走——西雪高原上可是人族禁飞,能离开这里,也逃不出猛犸的地盘。

更别说近十余年,禁区的左近出现了一名六级玉仙,据说曾效力于左相,现在则是翡翠谷少谷主的下走。

杜真人没有胜过此人的把握。

就在艰难的等待中,陈真人终于在某一天中午回来了,杜无忌第一眼看到他,就是一愣,“六级玉仙,陈真人好快的晋阶速度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