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猛犸会雷电

在整个拍卖过程中,皇族那神秘的来客并没有进入拍卖场,而是等在外面,听着自家人汇报过程,待知道花落蒙面玉仙,此人着人传进话来。

“价格争到这样,本人倒是很好奇,这位神秘准证,是否出得起相关的宝物……我皇族不是输不起,只求一观,以解心中疑惑。”

以皇族的财大气粗,外加必得之心,都不得不让给蒙面玉仙,心里肯定要怀疑。

这个要求不算离谱,起码做为风黄界的统治者提出这个要求,真的很正常——他们没有说,怀疑此人此事有猫腻,不过……用得着说吗?

天下商盟也十分光棍,这种事情,要办就要办漂亮了。

他们从那蒙面玉仙手中拿到储物袋之后,请四名高阶猛犸大妖站在死角,自家又布了三名高阶玉仙,守护那储物袋,而这三名高阶玉仙明显是组成了一个三才阵。

“哪位朋友有怀疑,尽可近来验看,”主持拍卖的这位大声发话,“不过看的时候小心了,莫生出误会,那就不好了。”

三名准证组成的三才阵,困一个真仙是没有问题的,而且天下商盟富甲天下,准证手上也不会少了极品灵宝甚至真器。

不过艺高人胆大,狐后就很不客气地进去验看一下,接着小企鹅也进去了,清阳宗历真人也进去看一看,还有玉衢宗的人。

鹏尊也进去看一看,脸色是分外地难看,很明显,它被打击得不轻,堂堂的真仙,拼财力居然拼不过一帮玉仙。

既然大家都无异议,此次拍卖就告结束,鹏尊走出拍卖大厅,双臂一抖,化作一双翅膀,微微一振,已经化作了天际的一个小黑点。

又等了两日,参加拍卖会的人渐次离开,天下商盟才来找陈太忠兑换雷之本源。

陈太忠验看一下储物袋,捏碎一块同心牌,不多时,小麒麟从翡翠谷中走出来,将一个储物袋递给了天下商盟的人,“好了,交换吧。”

天下商盟和那蒙面玉仙正在验看储物袋,蓦地一道狂风卷来,凌冽且狂暴,登时飞沙走石天昏地暗,伸手难辨五指,人也被吹得东倒西歪难以控制身体,一副末日来临的景象。

这狂风起得极为突兀,没有任何的征兆,凭空就出现了。

几乎在起风的同时,一只爪子冲着持有储物袋的人抓去,爪子不大,只有门板大小,但是指尖还吐出丈许长的灰芒,笼罩的空间绝对不小。

天下商盟的人警惕性很高,那蒙面玉仙的警惕性也不低,狂风骤起的时候,双方身子一动,就要向远处遁去,怎奈在一瞬间,他们觉得身体像是陷入了泥淖中,竟然难以挣动。

就在此刻,晴空一声大响,一道霹雳重重地劈了下来,那雷电足有丈许粗细,末梢分出无数枝桠,密布整个空间。

“笨象涨本事了啊,”一声冷哼传来,接着又是一声闷哼,那只狰狞的爪子,猛地不见了。

天下商盟的人这才来得及惊叫一声,“是掌控?”

“是鹏王,”那神秘高阶玉仙一哼,“堂堂真仙,真不要脸!”

真仙出手,基本上无须掌控,只要真仙对空间的领悟能力够高,可以直接用空间之力束缚对手,跟掌控的效果也差不多。

鹏尊此次前来偷袭,目的是夺取雷之本源,所以它伸出的爪子,只有门板大小,想要混淆视听,心说我夺了本源迅速逃走,倒不信谁追得上。

但是它算来算去,怎么也没想到,猛犸大尊居然也修习了雷法——雷电的速度,可是比鹏尊的速度还要快。

猛犸大尊的雷法,鹏尊并不是很看在眼里,真要打斗起来,遭遇这种情况,它也不怎么害怕,但是它想要硬扛的话,面对的可就不仅仅是猛犸大尊了。

只要雷法能困它一两息,有太多的反击会接踵而至,那神秘玉仙敢来带本源走,显然不是易于之辈,而不远处还有两名猛犸大妖在虎视眈眈。

天下商盟来了三个高阶玉仙,组成的三才阵,真仙也头疼。

对真仙来说,玉仙不算什么,但是这么多玉仙一拥而上,再加上一个战力比它还高的猛犸大尊,鹏尊非常清楚,若是恋战,自己会遭遇什么样的命运。

就这,还没算上真仙之下无敌手的陈太忠,陈太忠旁边,还有神兽麒麟的幼崽,也是玉仙修为,想必杀伤力不会小了。

翡翠谷里,神兽夫妇在不在,也不是它能知道的。

这么多负面因素加在一起,鹏尊的脑容量虽然不大,也知道自己不能陷入缠斗中。

它打的主意就是,猛然间出手,不管得手与否,最多停留两息时间,必然要远遁——停的时间再久,恐怕就走不了啦。

鹏王没想到的是,猛犸王修成了雷法,一见那丈许粗细的雷电,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——我艹,要不是这熟悉的气息,谁能想到猛犸也能修雷法?

所以它停留的时间,连一息都不到,直接远遁,雷电的麻痹效果,它非常清楚,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停留。

一振翅,飞出千余里,它才尖叫一声,“笨象你竟然修习雷法,我知道了,这雷电本源定然是你所有的,竟然将宝物卖给人族……你个兽奸,呸!”

“你再胡说八道,老子拆了你的鸟窝,”猛犸大尊的声音,轰隆隆地传来,异常地粗犷,音波的震动也非常大,直震得周边山脉的积雪扑簌簌地向下跌落,“呆鸟你在老子地盘出手伤人,有种别跑!”

“呸,兽奸!”鹏王不屑地回答,又一振翅,窜到了千里之外。

它俩这番斗嘴,其实谁也没在意,两名真仙交手,根本不屑跟下面人解释——真仙必然是我行我素的,何必在意下面人的看法?

它们在意的是,此番交手,鹏王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,被猛犸王的雷法扫中了。

伤势并不严重,但是也足够鹏王休养个三五十年的。

这还是猛犸王初习雷法,而鹏王有风雷双翅的伪天赋,对雷法相当熟稔,本身也有些避雷的手段,否则休养个百八十年也是正常。

真仙之间一旦动手,真的是太可怕了。

它们的斗嘴,下面人插不上话,不过天下商盟的人倒还算镇定,“鹏王走了,此事就没什么波折了,以我们的想法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又听到猛犸大尊冷哼一声,“蛟王你赶紧滚出我的地盘,不要无事生非。”

天下商盟的人倒吸一口凉气,登时就愣住了——蛟王也在?

“老子是来接族人的,”一个声音响起,空荡荡的,似乎无处不在,但又找不到声音出自何处,“呆鸟不懂事,我能不懂事吗?”

猛犸大尊冷哼一声,“你俩的智商,相差仿佛,赶紧滚蛋。”

“你说得火了,我还真不走了,”蛟王气得哼一声,“老子本来以为能拍上本源,怕孩儿们被人打劫,才来接应的,谁想到……尼玛你竟然是兽奸。”

“我是什么,关你屁事!”猛犸王的声音变得暴烈了一些,“你说你想不想走吧,不想走……我就留客了,留下蛇头就行!”

不管身为哪个种族,只要有点追求的,总不愿意成为本族的背叛者,猛犸大尊的反应,也是正常的。

“嘿,还说不是兽奸?”蛟王冷哼一声,听得出来,它在向远方遁去,“你使出的雷电,也接近本源了,真以为我们是瞎子?”

猛犸王嘿然无语,它是在参悟阴风夔真仙的本源,才使出了雷电的术法,这本源是陈太忠送来的,也是陈某人亲自抽取的,跟陈某人抽取的阴雷化石本源,当然有些相同的脉络。

事实上,陈太忠抽取本源的手段,是跟雷精学的,走的是最根正苗红的本源大道,虽然大道讲个殊途同归,但是一直在正路上走着,也有自己的风格。

而蛟王也是真仙,对细微之处体察得很明晰,一看猛犸王使出的雷电,心里就有数了,猛犸不善雷电,但是这一击雷电,威力或者不足,精粹绝对有余。

所以它很明确地指出,你能修成如此雷法,必然跟雷电本源有关。

真仙们之间说话,不说证据什么的,纯粹的自由心证,也不考虑下面人的想法,但是它们说话,要考虑同为真仙的那些修者的反应。

蛟王不怕这么说,因为它确实这么感觉,至于说证据,没有!但是我就这么感觉了……笨象你不服气,来咬我啊。

“你一直就瞎得可以,”猛犸王却也不跟它一般见识,有些东西越描越黑,倒不如不说。

它反倒计较起些小事来,“买了本源的那厮,你安排人在西雪高原旁边接应,最好是真仙……我亲自送你过去。”

猛犸一族最近兴旺得很,它可不想打断这个苗头,然后它扭头看陈太忠和纯良一眼,“你俩……要不要跟着一起去?”

这两位齐齐摇头,雷电本源都卖出去了,我们还凑什么热闹?

一日之后,猛犸王回转了,主动找到了陈太忠,而陈太忠正在安排浩然派的人,重新进入禁区,靠气感提升修为。

它无视这些,大声嚷嚷着,“我艹,左相果然是会做生意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