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落魄真仙

前两天的拍卖会,并不平静,猛犸一族和天下商盟一方的修者频频出动,弹压不买面子的修者,甚至还斩杀了三名兽修和一名人族。

三名兽修接受不了拍卖失败的结果,虽然它们知道大打出手的后果很严重,但还是过不了心里那道坎,所以被斩杀也是求仁得仁了。

那名人族则是一名高阶天仙,在拍卖场门口隐身偷窃,不成想被他偷的狼族嗅觉灵敏,当场发现了他,此人还试图抗拒围捕武力逃跑,被击杀在当场。

对于兽修这种土鳖的行为,很多人族心里暗暗瞧不起,不过心里也平添了不少担心:明天的拍卖会,压轴的可是雷之本源,不会有更刺激的场面吧?

第三天的场景,果然更火爆,但是这一天拍卖的物品,都是价值相当高的,能参与的修者,就不说身家,修为也都不俗。

修为不俗,那就是见识不会太差,哪怕是兽修,所以也没有大打出手的情况。

可就算这样,隔空怒骂的行径也不少见,吵得脸红脖子粗的现象更不少见。

待到雷之本源拍卖的时候,不说别人,鹏尊先不干了,说你得先把雷之本源拿出来,让大家看一看——不能你说有雷之本源,就有雷之本源。

理论上讲,这个要求不算挑衅,但实质上还真是挑衅——雷之本源虽然宝贵,可天下商盟这么大的摊子,能因为一瓯雷之本源,砸自己的牌子吗?

拍卖者很礼貌地向鹏尊表示,宝物我们已经验过了,如有不实,天下商盟承担所有责任。

鹏尊是铁下心思捣乱了,就说你天下商盟凭什么承担责任,不是我笑话你,你商盟中有雷之本源赔偿吗?

这下,惹得狐后看不过眼了,须知狐族和鹏族的关系,极为糟糕,否则当初易萱也不会直接联系猛犸一族,接应他们过西雪高原了。

狐后很直接地表示,你鹏尊若是信不过,不要参与拍卖就行了,天下商盟早在拍卖的时候就说了,雷之本源的实物,不会出现在现场。

然后,她又用一种嘲弄的口气发话,大家都知道鹏尊速度惊人,你若投拍失败,直接上前抢了雷之本源便走,谁又追得上你?

鹏尊被这句话说恼了,当然,或者是被说中了心思的缘故,它大声反驳,“我堂堂一代大尊,做得出那种事吗?上一次雷之本源的拍卖,我也去了,也没拍到,我抢了吗?”

为了证实自己无辜,它不惜自曝其短。

狐后毫不犹豫地反唇相讥,“少为自己脸上贴金了,那一次是在人族社会,你飞得再快,只要敢抢,就走不了……这一次,天下商盟十有八九就是在防你。”

真不愧是狐后,什么话也敢说,还不怕对方报复。

鹏尊恨不得一巴掌扇过来,不过它也知道,自己一旦出手,非但是大欺小,也是捅了马蜂窝,它随便杀一个高阶狐族大妖都没压力,但是对方是狐王正室的话,那真是大麻烦。

撇开狐王和狐后的感情不谈,只说它敢大欺小杀死狐王正室,跟狐族必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,否则狐王都没脸出去见人了。

于是鹏尊冷冷一哼,很不屑地表示,“我不跟你一般见识。”

狐后不屑地一笑,也不再说话,它已经达到了目的,再多说也毫无意义。

它俩一番争论,令在场的众多修者终于反应过来,狐后说得真没错,雷之本源实物若是摆在现场,鹏王抢了就走的话,谁拦得住?

陈太忠并没有在现场观看,不过猛犸中有妖修跟他保持着联系,也将拍卖的经过实时传了来。

对于雷之本源的竞拍,果然是白热化的,一开始就激烈异常,因为交易不是以灵石方式进行,各家提供的交换宝物层出不穷,很多都是传说中的东西。

所幸的是,天下商盟也是做生意的,能将宝物的价值换算成灵石,虽然不能做到绝对准确,但大致是差不多的——其实绝大多数宝物就做不到精准估值。

比如说九幽阴水就是如此,血沙侯绝对不会花大价钱去购买,但是雪峰观的女修们,绝对会全力以赴。

雷之本源的价格迅速攀升着,不多时,就已经超出了底价的两倍,正在向三倍冲击,待达到三倍的时候,鹏尊终于喊价了。

但是它的价格才喊出来,就迅速地被人超越了过去,大家都知道,鹏王早晚是要开口的,并不对它下场感到意外。

鹏尊却是被气得怒目圆睁,要知道他可是堂堂的真仙,亮明身份亲自下场,却被一帮小小的玉仙无视,丝毫不顾忌它的感受。

它终于明白,有些兽修明知动手要受到惩处,也要出手的缘故了——这尼玛面子掉的,真的让人受不了!

上一次雷之本源的拍卖,它也参加了,但他是悄悄参与的,争不过别人就悄然离开了,也没太多的耻辱感。

这次可是不同,身在兽族的领地,它又亮明了身份,竟然还被一些小蝼蚁肆无忌惮地踩上来,这心里真不是一般的憋屈。

总算它心里清楚,不能太不成体统,于是硬生生地将怒火压了下去,按部就班地喊价,只不过眼睛也瞪得越来越大。

终于,在最后一次加价之后,它站起身来,四下扫一眼沉声发话,“此物乃我修炼风雷双翅的必须之物,谁若再继续加价,那便是阻我修炼。”

“鹏尊,请注意会场秩序,”一名猛犸高阶大妖出声发话,心说你这吃相也太过难看。

不过严格来说,鹏王的行为不是绝对的捣乱,它只是表明自己为何一定要拿下此物——事关我的修炼,然后做出不大不小的威胁,算是踩着线的行为。

就像它昨天掌拍陈太忠一样,有点过分,但还算是在规则的边缘游走。

这种行为,若是发生在其他兽修或者大妖身上,猛犸大妖早就出手镇压了,不过违规的是鹏尊这堂堂真仙,它也只能提示一下——谁让它才是大妖呢?

鹏王看它一眼,冷哼一声,缓缓地坐下,也不再说话,只是两只眼珠,都快瞪出眼眶了。

拍卖场里,是一片短暂的寂静,大家这才知道,鹏王如此看重此物,竟然是为了完善风雷双翅。

须知风雷双翅是本界鹏族顶尖的天赋之一,非但可以加快速度,更是攻击利器,同时还能完善真身,减少飞升九重天的阻力。

风雷双翅的血脉,在鹏族中极为罕见,所以一般鹏妖修成的风雷双翅,只是伪天赋,通过后天努力修成,算不得真正的天赋——就算这样,也没几个鹏妖修成了风雷双翅。

鹏尊是修成了风雷双翅,但是眼下它这么一说,大家才反应过来,合着鹏尊的风雷双翅,还处于伪天赋的状态。

对兽修而言,血脉的优势是与生俱来的,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,不过单就风雷双翅天赋而言,鹏族到了真仙境界之后,可以补足后天的差距,使之成为真正的天赋。

众人听到这样的话,真是有点目瞪口呆——谁也没想到,鹏王为了获得这雷之本源,竟然放出了这么一条消息。

如此一来,谁若是再竞价,岂不是要阻断鹏尊的修行之路?

沉默好一阵,鹏王冲着那拍卖的主持者狞笑一声,“这半天你不拍板,莫非是挑衅于我?”

天下商盟的这位如梦方醒,抬手轻弹面前的玉板,“鹏王喊价,第一次,有没有人加价?第二次……”

“我加价,”一个胖胖的小企鹅举手喊道,“再加……”

鹏王恶狠狠地看着小女孩,狞笑一声,“你这么调皮,你家大人知道吗?”

“鹏尊费心了,”小企鹅笑眯眯地回答,“我家尊上也急需雷之本源,无法相让。”

鹏王的眼睛瞪得老大,正考虑要不要再恐吓对方一下——反正是拍不上了,不捣乱一下,出不了心里这口恶气。

其实它心里清楚,老蛟确实也需要雷之本源,用雷电真意淬炼肉体,方能化龙,不过它认为,老蛟对雷之本源的需求,远不如自己强烈。

就在此刻,又有人叫价,却是皇族中人再次加码。

皇族始终在不紧不慢地加价,但正是如此,反倒显出了他们的必得之心——除了皇家出了雷修准证之外,尽可能地垄断高端资源,是皇族一直在努力做的。

皇族的加价刚刚报完,又有人出声加码,却是一个蒙了面的高阶玉仙,那面纱能阻隔神识查探,就连鹏尊也看不清此人面目。

能阻隔真仙探查的面纱,绝对是好东西,不过想一想,此人敢跟真仙竞价雷之本源,又怎么可能没点实力?

眨眼之间,报价再度走高,将鹏尊的报价远远地甩在了后面。

鹏王心里就算再不服气,也不得不承认,比身家的话,它差得实在太远,别说跟皇族比,就算那只蛟王的身家,怕也是远胜于它。

竞价到最后,就是那蒙面高阶玉仙跟皇族在争了,等到尘埃落定,雷之本源以近于底价的十倍成交,比上次拍卖的价格,还要高出接近两成。

蒙面玉仙获得了这一瓯雷之本源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