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两桩奇事

“对大尊出手,我是不敢的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但是大尊若想出手逼迫,我总要争取逃走才好。”

他当然不会主动对鹏尊出手,那才是真正的找死。

“你胆子果然不小,我要想杀你,你竟然敢逃走?”鹏尊冷笑一声,顿了一顿,它又找到个发作的机会,“在我鹏族面前说逃走……你是在嘲笑我鹏族的速度不够快,对吧?”

要不说鹏族讨厌,就在这里了,明明是想大欺小强夺物品了,还要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做幌子。

“你要点脸行吗?”空中传来一声怒吼,直接震得鹏尊倒退两步,然后,一个虚影出现在空中,那是一个龅牙大汉,“在我的地盘上,你动手试一试?”

“我只是想看看此人的胆量,比试一下速度罢了,”鹏尊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你如此大惊小怪,也算待客之道?”

“老子就没请你这恶客来,”龅牙大汉的虚影,逐渐地消失,口气却是十分地不好,“刚才的小动作,我不计较,有种你做第二次,老子不拔光你的鸡毛,不算大尊!”

鹏尊就当没听到这话一样,转身施施然离开,脸上也没什么异样的表情,鹏族和猛犸相邻,两个大尊打了都不止一次了,甚至在大妖的时候就打过,相互之间这样口角,十分正常。

至于说别人会认为它怕猛犸,它也不在乎,有这样想法的人,都不是真仙,换句话说,真仙都不会这么想——真仙之下的那些蝼蚁,它需要在意他们说什么吗?

到了一定的境界,眼光自然就不同了。

它一离开,清阳宗的历真人第一个走上前来,笑吟吟地伸出一个大拇指,“久闻散修之怒胆气惊人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不愧是我东莽走出来的豪杰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心说刚才鹏王大发淫威的时候,也不见你站出来支持,“胆气不敢当,只是腿脚吓麻了,没力气逃走罢了。”

历真人老奸巨猾,哪里肯信这样的话?他爽朗地笑着,“太忠真人你还打算强行遁走,跟鹏族比一比脚力呢,莫要告诉我说,你这是开玩笑。”

这句话,却是勾起了旁人的回忆,有人大声发话,“陈真人,你方才服用的,果真是树精灵果吗?不知此物,这次上不上拍卖?”

“笨蛋,此次拍卖的详单里,哪里有树精灵果?”旁边有人呵斥他,“你该问陈真人手上的树精灵果多不多,可否愿意匀一些出来。”

陈太忠听他们吵得聒噪,也不回头,身子前蹿,直接冲进了禁区里。

鹏王亲来,算是将此次拍卖会,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,须知鉴宝阁拍卖那道雷之本源的时候,也没有真仙出现。

当然,那次没有真仙在大庭广众下露面,不代表真仙没去,只不过身为本位面最顶尖的修者,他们不屑跟下面人打交道,没的掉了身份,不如躲在暗处冷眼旁观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那次没有真仙露面,这次却是有了,虽然鹏王和猛犸就是邻居,可它大明大方地来了。

有真仙来,拍卖会的档次,想不提高都不行。

也有兽修说,上一次雷之本源的拍卖,鹏王也去了,只是因为身在人族社会,仇家很多,所以没有声张,这次在兽族的地方拍卖,离家又近,鹏尊当然敢明白现身。

关心这些八卦的修者不少,但是有些修者关心的,是另一些八卦。

当天晚些时候,不少人上门求见陈真人,甚至都排起了长队,他们想知道的,是陈真人今天展示出的另一件物品——树精灵果。

树精灵果这种回气的东西,要说宝贵,也没宝贵到哪里去,陈真人手上的浩然宗回气丸,也是回气丸中的极品。

但是要说它不够珍贵,那依旧不对,战斗的时候,能快速回气的物品,怎么高估都不为过,那可是呼吸之间,便见生死!

更别说这树精灵果的快速回气,对自身没有伤害,这一点上讲,比浩然宗的回气丸还高明了不少——可以无限制吞服。

最重要的是,这东西现在风黄界,根本就是传说中的物品,想买都买不到。

所以不少人上门找陈太忠,就是想求购一些树精灵果。

严格来说,树精灵果属于地球界高档香烟那种东西,奢侈品,很多人觉得价格虚高,但是真想要的人,不会在乎价格——平日根本买不到的东西,说什么价格?

当然,地球界很多人买了高档香烟,都不是自己抽的,风黄界亦然。

反正大家都确定,陈真人手里的树精灵果,不会太少,不见今天随随便便就嗑了一颗吗?

陈太忠对此,真的是解释无力,他表示说,自己手里的树精灵果真的不多——对上愤怒的真仙,我还不用这东西,不是找死吗?

求树精灵果的也就罢了,最可气的是,清阳宗历真人、玉衢宗大长老郎真人,他们要问这树精灵果从何处而来——价格你随便开,我们就想找到这一只树精。

由此可见,修为和境界不同,惦记的东西就不一样,旁人只想买几包香烟,有人却是想连卷烟厂都弄走。

陈太忠直接将事情推到了浩然宗头上,说这是东易名给我的,我也不知道他得自哪里。

这些人不得要领,心中自是难免愤恨,不过还有人不甘心,鉴宝阁的人领了一名皇族子弟来,高价求树精灵果若干。

陈太忠见是皇族子弟,心里越发警醒了,那沉金杉将树精灵果交于他的时候,曾经有吩咐说,莫让巅峰真仙或者擅于推算天机的真仙得到。

树精灵果是不含任何杂质的,非常纯净的灵气果,但是到了巅峰真仙那个层次,还是能捕捉住些微的气息,从而判断出灵果的来历。

沉金杉给的灵气果品质极高,但依旧可能被推算出根脚,没办法,这是修为境界上的差距,不是靠努力能弥补的。

皇族当然有巅峰真仙,所以陈太忠拒绝交易树精灵果,“一颗都不会交易,这个没得商量,我自己都是保命的时候才用。”

白天当着众人面的时候,他不能转身就跑,必须硬撑下来,现在回了自己的地盘,他当然可以大喇喇地承认自己的胆怯——其实我当时已经吓破胆了。

皇族子弟被拒绝,脸色阴沉地离开,心说这厮果然还在记恨七皇子之事。

总之,拍卖前一天,出了两件热闹事,一件是鹏尊亲临,并且尝试恐吓陈太忠,不过陈太忠硬是要得,以肉体扛了鹏尊三掌。

再有就是传说中的树精灵果出现了,陈太忠还吃了一颗,据权威人士辨认,起码是中阶玉仙树精凝结出的灵果。

树精灵果当然是分高下的,越是修为高的树精,凝结出的灵果的灵气越多——撇开凝结能力不提,修为低的树精,凝结出灵气太多的灵果,很容易因为掩饰不住灵气而被人发现。

高阶树精,也不会去凝结品质太低的灵果——万一有事的话,这点灵气不够啊。

而且凝结太多低品质灵果,隐藏也是麻烦,因为不可能集中藏在一起,那就增大了被发现的概率。

所以有经验的修者分析一下树精灵果的灵气,大致就能判断出那树精是什么修为,就算有偏差,也不会太多。

还没开始拍卖,就爆出了这么有趣的事情,对于明天的拍卖会,大家越发地期待了起来。

陈太忠却是紧张了起来,他漏夜召集在禁区内修炼的本派天仙,命令他们马上进入翡翠谷——今天鹏王敢使一些卑下手段,明天说不定会更过分。

众人知道情势紧张,不是逞能的时候,二话不说就撤往翡翠谷。

撤退的响动,被不止一家势力发现了——此次来的很有些顶尖人物,各大势力不放出警戒是不可能的。

不过看到是浩然派往翡翠谷撤,护送的还有陈真人和小麒麟,这些警戒哨也没做出太大反应——其实大家都想得到其中的缘故。

撤退完毕之后,陈太忠和纯良又回到了禁区前,对于即将到来的拍卖会,他俩没有兴趣参加,只是场外旁观即可。

这次的拍卖会,计划是三天时间,雷之本源做为压轴宝物,第三天才会拍卖。

前两天的拍卖,也不乏奇珍异宝,拍卖的气氛异常热烈,不少人大呼不虚此行。

也有人拍卖不成大打出手的,尤其是兽修,它们参与拍卖的次数不多,对竞拍不过的事实,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差,它们总觉得,我要买这个东西,它就得是我的。

别人跟我抢,那就是不给我面子,我必须加价,到最后加价加不过对方,那就实在无法忍受了……我去尼玛的,你敢跟老子争?

于是,就大打出手。

说来说去,还是兽修参加这种活动太少,不能淡看失败,而兽修多是脾气暴躁之辈,信奉拳头,又好名声,丢了面子绝对不肯善罢甘休。

拍卖会的地主,那名猛犸大妖气得直呲牙,“我艹,我发现咱们兽修真的很土鳖啊。”

猛犸一族,已经开始了经商大业,它作为先行者,有点看不起同类也正常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