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鹏尊出手

鹏王来了?陈太忠听到这话也是一愣,于是对历真人一摊手,“得,少说两句吧,真仙到了。”

“你何用见它?”历真人不屑地撇一下嘴,“此地乃是猛犸大尊说了算,旁人惹事也就罢了,它若惹事,大尊绝对不会放过它。”

陈太忠当然知道这个道理,但问题的关键是,他跟这历真人也没什么好说的,于是笑一笑,“这笨鸟的脑瓜有点不够用,万一对浩然弟子动手,难免要吃眼前亏。”

出乎他意料的是,鹏王并没有来找要他,而是直接找上了天下商盟。

就算左相的势力再强大,也没谁敢怠慢一名真仙。

天下商盟的高手齐出,摆出依仗,恭恭敬敬地将鹏王迎了进去,密谈了差不多半个时辰,鹏王黑着脸出来了,直奔陈太忠的禁区而来。

陈太忠早就候着呢,眼见这厮直奔己方而来,直接出来迎了上去,很恭敬地一拱手,“见过鹏尊。”

鹏王身材魁梧,比陈太忠还高出一个头,凸目鹰鼻,一脸的凶相,它微微一摆手,“你那禁地,是不是不想我进去?”

“鹏尊能体谅我的苦衷,那就最好了,”陈太忠笑着又一拱手,恭敬地回答,“大尊有何吩咐,还请示下!”

嗯?鹏王眉头一皱,就待发火,对方虽然说得恭敬,但实质上,是要将它这名真仙拒之门外——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中阶玉仙,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做?

不过下一刻,它扫视一眼四周,还是硬生生地按下了这个念头,这次来的顾客中,很有些狠角色,虽然它是真仙,也不敢过分大意,须知猛犸王还关注着这里呢。

“小子你很有胆子,”鹏王抬手指一下对方,双目圆睁尖声发话,“敢杀了我族辛苦养育出来的人族使者,你说怎么办吧。”

“我很想承认是我杀的,但真不是我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他在幽冥界捣乱我的生意,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他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向皇族方向瞥一眼,彭真人的人头,可是皇族送过来的。

他俩这么说,别人听得却是有些懵懂,不少人知道陈太忠跟白驼门彭堂主的瓜葛,但是西疆之外的其他几域,却是鲜有人知道,彭堂主跟鹏族还有联系。

一时间,众人议论纷纷,感慨陈真人胆子还真大,明知彭堂主跟鹏族的关系,竟然敢咬牙死磕,将此人的人头挂到了家门口。

而且,眼下就算当着鹏王,他依旧敢承认自己的杀心,这根本不是胆大,简直是有弱智的嫌疑了——你这不是花样作死吗?

鹏王闻言,抬起右手,就向陈太忠拍去,而陈太忠站在那里,不躲不让,似乎是被吓傻了。

可惜了!有人心里忍不住生出怜惜的念头,一代狂人,将要陨落在大家眼前。

不过狐后、皇族、天下商盟都没有做出反应,甚至猛犸大尊也没有出头的意思。

鹏尊的大手,重重地拍上了陈太忠的肩头,还是连拍三下,饶是陈某人皮糙肉厚,也被这三记拍得身子一抖,暗暗地咬牙。

然而,他只是咬牙,别的修者看到,直接傻眼了:接接接……接下了,你丫还真敢?

换给任何一个玉仙,面对一个有敌意的真仙,都没胆子生受了这三记。

他们只有一个选择,跑,没命地跑,没命地丢出防御灵宝,为自己逃生多争取一丝机会。

所有人都知道,陈太忠的身法是相当不错的,灰色小钟的防御力也不差,面对真仙,还是可以争取一下机会,哪怕跑不了,拖到猛犸大尊出手,也就安全许多。

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,此人竟然胆大到如此程度,连防御灵宝都不祭出,只凭肉体接下了鹏王的掌击——就算赌鹏王不会下杀手,也不能这么冒险啊。

须知真仙之流,都达到了心随意动的境界,心念一转的刹那,手上加把力道,就算猛犸大尊想出手,都来不及了。

一个真仙随手一掌,能不能拍死一个没有防御的中阶真人——这也算问题吗?根本是常识!

陈太忠却认为,自己不算冒险,虽然他很清楚,鹏王对自己的意见很大,而且他跟鹏族的关系,也实在糟糕得可以,但是他感觉到了,鹏王对他没有杀意,只是想单纯地拍一下肩膀。

更关键的是,他若是一躲或者一跑,那真是形象全毁,姑且不说禁地里的浩然弟子的安危,也不说明天的拍卖会成功与否,反正只要他一躲,那铁定是贪生怕死、贻笑大方了。

外人评说,是陈某人可能非常怕死,但事实上,陈太忠的胆子真的比一般人大,十死无生的时候他铁定要跑,但是既然有可能不死,他就绝对敢赌一下:真仙就怎么了?

众目睽睽之下,真的丢不起那个人啊……

“哈哈,小子你有种啊,”鹏尊拍了三记之后,手搭在对方的肩头,也不收回,狞笑着发问,“我问你一句,现在雷之本源,是不是在你手上?”

狐后在远处淡淡地看着,她身边一个中阶大妖的侍女低声发问,“娘娘,您不担心?”

“担心什么?”狐后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鹏王好歹是一代大尊,本位面的顶级存在,若是杀个玉仙都不敢明目张胆,这大尊当得还有什么乐趣?”

它看出了鹏王没有杀意,更确定它不会改弦更张,风黄界顶尖的存在,需要忌讳什么?

所以这个热闹,它看得稳稳的,不过陈太忠的胆量,它也暗自佩服,不愧是我外孙女看好的人物!

须知鹏王的三掌,就算没有杀意,也不是一般中阶真人能扛得下来的,这双臂乃是鹏族双翅所化,鹏族惊人的速度,全靠这一双翅膀,肉搏的话,鹏王一掌可以打伤同等级的真仙。

陈太忠对此最有体会了,他是赌赢了,对方没有下杀手,但是这三掌,真不是那么好捱的,直打得他气血翻滚,灵气乱窜,好悬就控制不住,吐一口血出来。

鹏尊这三掌,其实是要他出点洋相的——躲了肯定是出洋相,不躲还是要出洋相。

这个真仙有点不是玩意儿,总是要他出点丑。

总算是陈某人灵力充沛皮糙肉厚,硬扛了下来,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回答鹏王的问题,“雷之本源,不在我手上……在少谷主的谷中,硬说的话,也可以说是在我手上。”

鹏王阴阴一笑,搭在对方肩头的手,缓缓地发力——要看的热闹没看成,这怎么可以?

一边发力,它一边发话,“那么这样,打个商量……”

此刻,空中传来一声冷哼,一股庞大的意念笼罩了下来,“够了!”

鹏王也不欲多事,闻言收回了自己的手掌,它也不看那意念所来的方向,只是笑吟吟地发话,“打个商量,将这雷之本源让与我可否?”

陈太忠的脸色涨得通红,若是猛犸王再晚开口一息,他就必须使出青气燃天了,鹏尊的那只手,力气实在是太大了。

反正他不打算使出小灰钟,关注这里的明眼人太多了,连真仙都起码有两名,若是被人看出根脚,他就算躲进翡翠谷,恐怕都不保险。

待鹏尊收回手臂,他深深地吸两口气,又摸出一颗树精灵果塞进口中,搬运一下体内周天,方始缓缓地回答,“抱歉,拍卖一事已定,鹏尊仙谕,愧不能从。”

嗯?鹏尊眼中凶光一闪,阴森森地发话,“我不白要你的,只是手上拮据,许你三个承诺,外加鹏族手上所有的地磁元气石,同时,你和鹏族的恩怨一笔勾销……怎么样?”

鹏族掌握的地磁元气石不多,但是除了交易给雪峰观一部分,根本不对外交易。

而鹏族自己能用到的元气石,实在少得可怜——主要是让鹏修做一些适应性的锻炼,不管怎么说,这是鹏族的克星。

它们能交易给雪峰观,是知道雪峰观拿了这东西,是要跟浩然派换九幽阴水的,不会用在土属性的大阵上,所以才网开一面。

现在鹏尊跟陈太忠商量此事,也是因为它知道,这么把元气石交易出去,对鹏族的伤害最小,对它而言,这是一个非常鸡肋的东西——挺贵重的东西,留着没用,又不能随便卖出去。

所以鹏族所拥有的地磁元气石,从总量来说,还是不小的。

它这也算相当有诚意了,但是陈太忠自命讲究人,又心恨这厮的小把戏,少不得微微一笑,“鹏尊美意,令在下不胜惶恐,怎奈……您说得太晚了。”

“嗯?”鹏尊重重地哼一声,眼睛快瞪出眼眶外了,这是鹏族极度不爽的表情,它尖声发话,“你刚才吞服树精灵果,可是想对本大尊出手?”

它这话就再明白不过了,想无事生非借题发挥,治陈太忠不敬之罪。

“树精灵果?”周边又响起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,以及一片热辣辣的眼光。

鹏尊是兽修,活得也够久,认得出树精灵果实在太正常了,认不出才不正常,但是对人族来说,树精灵果基本上已经可以归纳到传说中的物品里了,不少玉仙都没见过此物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