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真仙到

接下来的日子,浩然派再向前推进,前锋就是六长老沈金琦加薛家两名天仙了。

薛家这也是赤裸裸的现身说法了,再往后的划界,果然是一帆风顺,挡者披靡,甚至不少家族主动派出修者,以为前驱。

待两月之后划界完毕,前驱的天仙上人,已经有足足的九名之多——很多称号家族,只有一个老祖是天仙,也毫不犹豫地站出来,充当浩然派划界的前驱。

没办法,别人家的天仙都当前驱了,你若不来——是不是对浩然派有意见啊你?

所谓大势所向,就是这样了,螳臂当车是不行的,只能随波逐流,不管你愿意不愿意。

浩然派已经有个真仙之下无敌手的陈太忠了,当杨真人站出来的时候,大家才意识到,合着……尼玛还有一个真人,哦不,是大妖。

不过这样的顺风顺水,还是令很多旁观的势力大跌眼镜——不知不觉间,浩然派竟然已经如此强大了吗?五个郡平推过去,几乎没有什么波折?

须知这样的划界行动,这样的地盘争夺中,利之所在,鲜有不流血的。

就在浩然派志得意满地收队回去,并且派出不少弟子驻扎当地之后,还是有些谣传,慢慢地兴起了。

比如说,某个大家不是很熟悉的杨姓真人,原本是左相的势力,现在竟然被翡翠谷少谷主收为下走——左相真的忍受得了吗?

若是真能忍受得了,想必里面也会有些说法的吧?

这种八卦,是风黄界修者的最爱,没办法,大家离真相太远,也就只能八卦了。

显然,以左相的消息网,这样的传言,不可能不被他知晓。

不过据传言说——这显然也是小道消息,左相很无所谓地表示,杨真人已经不是杨真人了。

这话里含义颇多,可以有很多解释,不过大部分人都认为,叛离左相阵营的人,立场转变之后,当然就不是曾经的那人了。

可是有些真仙并不这么认为,他们了解到这个信息之后,只是微微一笑:被夺舍了,当然不是本人了。

左相控制下属修者的手段,可以瞒过大多数修者,但是想瞒过真仙,就太不容易了。

就算某些真仙不知道左相控制人的手段,可是随便推算一下就知道——控制这么大的势力,没有点手段,是不行的。

没错,这是真仙的判断,大多数真仙,在浩然派划界行动之后的半年左右,纷纷出关了——污魂位面已经被风黄界成功地捕捉,炼化为了小世界。

对陈太忠而言,令他牙疼的时候到了,从这个时候起,他不能随意地张扬了,一旦惹来真仙,他的小身板还真不够看的。

一旦真仙都腾出手来,猛犸集市的压力,顿时增大不少,鹏王就率先表示,这个集市在西雪高原的存在,是不合规矩的。

鹏王没有去捕捉小世界,它一直在异位面坐镇,随着真仙纷纷腾出手来,它就有机会回到风黄位面——轮也轮到它休息了。

不过鹏王是从异位面回归的,待它回来之后,西雪高原上可就不止一名真仙了。

猛犸王也破关而出,针对鹏王的说法,它毫不犹豫地回答:我猛犸一族怎么做事,轮不到你鹏族来指手画脚,不服气就做一场!

鹏王不怕跟猛犸王作战,就算打不过,它也逃得了,但是话说回来——估计真是打不过。

所以猛犸集市遭遇的危机,就这么波澜不惊地过去了——有真仙出场,还有什么扛不过的危机?

紧接着,浩然派似乎也发现了自己根基太浅,南忘留、祁鸿识乃至于沈金琦之类,都时不时地光临西雪高原,来猛犸集市做点生意,似乎是巩固跟猛犸王的交情。

不过在明眼人看来,生意倒还在其次,这些天仙上人,怕是前来听陈上人传道的。

他们到了集市之后,只是随便转悠一圈,买卖点东西,然后就一头扎进陈真人设置的禁区内,三五个月之后出来,往往是一副气定神凝的模样,显然是得了不少好处。

只有消息最灵通的人才知道,浩然派的诸天仙来此,是为了用地磁元气石找气感,达到尽快晋阶的目的。

外人并不知道,浩然派的天仙上人是否掌握了这种阵势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浩然派里没有排列这样的阵势,那些天仙上人想要寻找气感,就一定要上西雪高原。

通过寻找气感来提升修炼速度,对浩然派天仙的吸引力,简直是致命的,很多时候,浩然派只留两名天仙在外,其他人都来了猛犸集市。

幽冥界驻地的看守,有一名天仙就够了,浩然派的山门根基,同样是留一名天仙就够了,甚至有时一名都不用留——陈真人有天仙下走在那里,还有几个身为前驱的派外天仙,不是有人故意找碴的话,足以应对各种情况。

可是,谁又敢故意找碴呢?连白驼门这顶头上司,都不愿意多跟浩然派接触,其他人就更没胆子了,体系外的人想找碴,也得考虑一下血沙侯的下场。

不知不觉之间,五年时间一晃就过去了,天下商盟即将拍卖雷之本源。

然而这次的拍卖会,居然定在兽族的地盘,令人族多有抱怨。

这时候,在各域开设猛犸专柜的猛犸们,开始向人族保证:我们猛犸对人族,那是相当友好的,我们可以负责沿途护送和秩序维护……信誉保障,若没有做到,你砸了我这个专柜。

不过这个……既然护送,总是要有点费用的,那个啥,大家懂的……

事实上,若没有猛犸的护送,就得找鹏族护送,否则根本就到不了猛犸集市,就算找鹏族,最后一段还是猛犸的地盘,而鹏族跟人族的关系,实在有够糟糕。

当然,人族来集市难,兽族来集市也未必就轻松,猛犸和鹏族不说,什么狐族蛟族猿族的,也都要穿行其他兽族的地盘,否则就要穿行人族地盘。

猛犸一族对于这次拍卖,也相当地重视,派了三名高阶大妖来坐镇,据说猛犸王在参悟什么东西,不过众猛犸表示,大尊神通广大,会分神关注拍卖会场。

距离拍卖会还有三天的时候,空中霞光万道氤氲密布,却是狐族的狐后到了,它身为巅峰大妖,又是狐尊正室,排场自然非同寻常。

狐后到了之后,仆从扎下营地,它表示想进翡翠谷看一看,却被纯良一口拒绝——那是我家宅院,若是易萱在的话,进去看看当然没问题,可是仅仅您老人家的话,还是免了吧。

在场的人族和兽族,都看到了这一幕,禁不住感慨神兽的底气:这可是狐后啊,你说拒绝就拒绝了……真不是一般的强势。

此后三个时辰,又有猛犸大妖护送着一拨人前来,却是玉衢宗的大长老驾到,大长老是宗主的师兄,两人目前同为巅峰玉仙,想当初宗主上位,还是大长老相让的缘故。

大长老姓郎,因为身份尊崇,并不与他人相见,只是给陈太忠递了一封帖子,感谢陈真人相邀,帖子中表示,本宗对雷之本源很感兴趣,希望能公平竞争。

这倒也不奇怪,玉衢宗身处南荒,那里潮气极大,但又是南方丙丁火的方位,玉衢宗主修的就是水火两系功法,虽然不相容,此宗却处理得很好。

尤其有意思的是,玉衢宗的雷修也相当有名,虽然以兼修居多,只挂了一个雷修的名头,实则修水雷和火雷,但是也有纯正的雷修。

上一次拍卖雷之本源,玉衢宗就争夺得很厉害,最终比不过皇族财大气粗,但也坚持了很长时间。

玉衢宗跟陈太忠的关系不大,不过又过两个时辰,蛟族也到了,一个胖胖的女娃娃,长得像一只小企鹅一般,蹦蹦跳跳地去奔向了禁区,嘴里大叫,“太忠哥哥……好久不见,想我了没有。”

陈太忠正在跟雪峰观的舒真人聊天,见状苦恼地一拍额头,“我去,这小家伙,我只见过一面……啥时候跟她关系那么好了?”

他甚至忘了这女娃娃叫啥——或者他以前就不知道,不过是跟易萱穿行了一下横断山脉,借用了一下蛟族的飞舟罢了。

这小女娃娃看着小,现在也是实打实的大妖了,他一摆手,“不见,跟她不熟。”

接下来的时间里,又有各方人物到来,皇族甚至派出了一队禁卫,保护着一座逍遥宫进入了集市,至于说逍遥宫中是何人,大约只有禁卫和猛犸们才清楚了。

清阳宗也派出了高阶玉仙历真人前来,此人因为九阳石的事情,跟陈太忠打过交道。

此番前来,他倒是将姿态放得极低,主动前来拜望陈真人,并说清阳宗虽然有意雷之本源,奈何囊中羞涩,主要还是看一看其他的拍卖品。

不过他也暗示:无论如何,东莽才是你陈真人的家乡,以后有类似好事,可以先联系清阳宗,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这话听起来挺虚,但也不能说是忽悠,毕竟拍卖讲究的是现款现货,清阳宗财货不足拍不下来,但是真仙若是能承诺什么,还好过一般的财货——只是这承诺,不好折算财货。

正说着,外面传来一阵哄闹,“鹏尊仙驾到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