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少谷主下走

祁鸿识被对方的气势所压,只觉得胸口一闷,总算他已经是高阶天仙,气修又是出名的皮糙肉厚气息悠长,倒也没出了丑。

但是他旁边的吴能生就不行了,中阶天仙又非气修,气息一乱,有掉下去的趋势。

就在这时,空中传来一阵气息波动,竟然化解了扈真人的气势。

浩然派一方,没由来地松口气,派中果然还有后手。

扈真人却是不淡定了:我艹,合着还有玉仙在暗中保护?

他接这个任务的时候,早打听清楚了,陈太忠隐居翡翠谷,等闲不会出来,而此次任务薛家占理,也给出了足够的报酬。

尤为关键的是,西留公也表示,希望看到浩然派多一点麻烦。

有这许多因素,扈真人才会接了这任务,而且他认为,陈太忠在本质上,是比较讲理的。

哪曾想,他才使用了一下气势,逼迫对方一下,对方居然冒出了玉仙真人。

祁鸿识也是一脸的惊讶:我去,我方竟然会有玉仙暗中保护?

扈真人看到他脸上的惊讶,真的是不爽了,也顾不得猜测对方的身份,冷冷地发话,“阁下如此地藏头藏脑,羞于见人吗?”

依旧没有人从空中显出身来。

扈真人越发地恼怒了,“今天我就在这里,谁敢对矿场发起攻击,休怪我不客气!”

不管怎么说,他此来都是代表官府行使权力,就算陈太忠来了……也得考虑强行出手的后果!

随着一声轻叹,空中出现一个人,散发着玉仙的威压,他双目无神,淡淡地看着扈真人,又像看着空气,“你……一定要阻拦吗?”

“是杨真人?”扈真人的脸色一变,风黄界的玉仙,相互之间素识的不少,他讶然发话,“你不是、你不是……你是天下商盟派来的?”

现身的正是会“覆毒寂”的那名杨真人,血沙侯覆灭之后,此人也销声匿迹了,大家都以为此人已经逃回左相处。

扈真人也是这么想的,乍见此人,他差一点就以为,陈太忠跟左相同流合污了,再一想这不对啊,于是又猜测,想必天下商盟跟姓陈的合作,才将此人派来。

杨真人的眼神依旧空洞洞的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只是身上微微波动的气息,提示着对方,他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中阶真人。

他冷漠地重复了一遍问题,“你一定要阻拦吗?”

扈真人这次抓瞎了,心说这尼玛是什么事?我以为来的会是陈太忠,怎么能是你呢?

陈真人来,那还能有些说道,浩然派也不便跟当地官府翻脸,可是左相的人,那就真的难说了,人家说动手就动手,说杀人就杀人,大不了回头躲进左相的地盘,不出现就是了。

扈真人并不认为,自己打得过对方,而且此人一出手,杀战兵自然也是百无禁忌。

那些灵仙战兵,是他带来抵挡浩然派的天仙的,而且还得靠着身份的支持,才可能挡住,对上一个中阶真人,完全是塞牙缝都不够格。

可是就这么走了,他也不甘心,于是他咬牙发问,“阁下为何要为浩然派出头?”

杨真人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艰涩地发话,“本人……在翡翠谷少谷主门下行走!”

尼玛……扈真人一口气没提住,身子剧烈一抖,好悬掉到地上去,然后又倒吸一口凉气,什么?你是那小麒麟的门下行走?

不过再一想,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合着杨真人在跟血沙侯并肩作战的时候,并没有成功逃脱,而是被陈太忠和小麒麟活捉了。

再然后,此人就被小麒麟降服了——至于降服的手段,扈真人不想去猜,人家是神兽的后裔,降服一个中阶真人,还不跟玩似的?

那么,此人出现在这里,就完全解释得通了,小麒麟是陈太忠的战斗伙伴,这个消息有太多人知道了,派个下走为浩然派撑腰,算多大点事?

然而这神兽后代的下走,也是实在太坑人了一点,随便都是中阶真人的实力。

想明白杨真人的来历,扈真人越发地纠结了,这比此人原来左相阵营的身份,更令他头疼。

小麒麟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仙二代,行事百无禁忌,真是谁都敢惹,虽然神兽介入人族社会的恩怨,也非常令人诟病,但是只要事情不算太大,就都好说。

现在倒好,少谷主都不亲自出手了,派了一个人族的门下行走来办事,更不存在这些忌讳了。

扈真人愣了一愣之后,做出个手势,二话不说转身就走——连场面话都没有。

那队战兵见到他的手势,也直接上了灵舟,跟随他离开。

远处赶来的两名薛家天仙傻眼了,“扈真人……这怎么回事啊?”

扈真人恶狠狠地瞪那厮一眼,“老子不想也成为翡翠谷少谷主的门下行走!”

“那……”这名天仙登时傻眼,另一名天仙急了,“那扈真人您收的佣金,得退吧?”

这尼玛不是废话吗?扈真人根本都不理会,直接护着灵舟飞走了,心说你薛家若是投靠了浩然派,我敢不退吗?

然而投靠浩然派,也不是那么轻松的,祁鸿识心里恨透了薛家,心说这次不狠狠收拾你一顿,挣不回浩然派的面子!

不过他首先,还是得谢过蓦然出现的那位真人,于是他上前深施一礼,“谢过杨真人为本派主持公道。”

“没事,”杨真人的目光依旧茫然,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“嗯,小小毛贼罢了,现下我在顿悟中,你们跟小吴好好合作,不要总让我出面。”

话没说完,他身子一隐,就消失在了空气中,隐约传来一声嘟囔,“融合,这个协调……”

残魂是被小麒麟逼着来护卫的,因为陈太忠说,适当的实战,会促进融合的速度。

纯良哪里懂得这些,就将他派了出来,刚才扈真人的气势一发,残魂就感受到了。

它只能硬着头皮出来护卫,若扈真人不是那么忌惮翡翠谷少谷主,它还真有点抓瞎——输是输不了,毕竟它是曾经的巅峰玉仙,光拼神魂,也压制得住对方。

可是一名中阶真人迎战初阶真人,只会使用神魂,身子站在那里挨打的话,传出去也未免太过可笑了。

祁长老倒是没想到,这中阶真人如此推崇陈真人的下走吴上人,不过吴上人的来历,他也清楚,少不得上前客套几句。

正说着话,薛家的家主赶到了,这次没啥可说的,祁鸿识直接将供奉的份额提到了四成——嫌多?你可以走人,我倒要看看,谁敢接这个矿!

薛家人没办法,也只能认倒霉了,扈真人是他们能请来的最大牌的修者,本身也带着官府的意愿,此人不敌的话,官府其他人绝对不敢再出面了。

至于说此刻就迁族,薛家绝对舍不得,不迁吧,卖又卖不出去。

有地契在手,浩然派是不好贸然下手,但是随便扶持个势力,找个碴儿过来抢夺就行了,在风黄界,这种事儿比比皆是,根本不用过脑子。

薛家当然要装可怜,说恳请浩然派看在小刀君的面子上……我们交三成行不?

敢还价啊?那太好了,祁鸿识直接发话:薛家出两个天仙,为我浩然前驱百年!

天仙若是能进入门派,那还是不错的,尤其是薛家这种比较贴近宗门体系的家族,不过为门派前驱,那就不是好事了——免费的打手,遇到危险你得先上。

宗派前驱,那是只有义务没有权力,连客卿都不如,随叫随到不说,每次都是炮灰的角色。

祁长老的意思很明确了,你敢还价,我就加码——玩不死你这小样儿,真当我浩然派是摆设?

说起来,风黄界的大势力,对不听话的小势力,都是这副嘴脸,浩然派只是循例为之,你若不心狠手辣,旁人只会觉得你可欺。

薛家不敢说什么,只能硬着头皮应了,结果燕上人又找过来,说自己的长幡被损伤了,这个维修费用……你识趣点。

薛家对此,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须知他们家族有四名天仙,其中一人在无锋门,三名天仙被揪出两名做浩然派前驱,已经是很惨了。

但就是这四名天仙,搁在百年前,足以顶得上血灵派加浩然派了,这两个凋敝的门派当时若敢上门生事,薛家绝对打得他们满地找牙。

就算浩然派是气修,战斗力强一点,血灵派是魔修,手段诡异一点,凭着薛家跟无锋门良好的关系,再请两名天仙来,怎么可能输呢?

以薛家的身家,连初阶真人都请得来,请两名天仙,自然不在话下。

要不说这世事难料,一转眼之间,浩然派已经强大到薛家必须仰望了,请来真人都不顶用,让人忍不住生出沧海桑田白云苍狗的感慨。

薛家不敢不应,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,于是又暗暗地联系自家在无锋门的天仙。

不过那名上人的答复,也很令人沮丧,“无锋门的优惠,不代表浩然派就要优惠,你们非要硬扛,不见左相自己的人被奴役,都要捏着鼻子认了?”

身入宗门,果然对家族的感情就淡漠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