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所向披靡

“说得也是,”沈上人轻叹一声,缓缓点头,“谁让我们有陈真人,他们没有呢?”

这些称派的宗门,态度虽然恭敬,但是浩然一日未升门,大家还是合作的关系,不过现在的表现……跟称门也相差无几了吧?

只是差了一个相召众人的名义罢了。

然而,扩充地盘这种事,从来都不会是顺顺利利的,十余日后,浩然派终于遇到了一个刺头。

一个薛姓的称号家族,据说老祖是无锋门掌门董耀璋的双修伴侣,是为拯救董掌门而陨落,这家族提出了一个要求,你浩然尚未称门,占这么大地方不合适。

沈金琦闻言大怒,我浩然派占地大小,关你屁事,于是丢出令牌,令薛家家主前来相见。

半日之后,薛家家主来相见,他提出要求,说我们可以承认浩然派的统治,但是浩然一日不称门,我们一日不供奉。

沈金琦既然来收地盘,当然知道所谓的一日不供奉是何意——薛家在这里有个秘银矿,虽然不是很大,但是品质不错。

这秘银矿原本就是薛家开挖,给官府交管理费,并且两成的产出供奉无锋上门。

董掌门因为一些因素,对这里的产出只收取一成,已经收取很多年了。

浩然派接手这里之后,享受供奉的就是浩然派了——这是真意上宗划的界,无锋门就算不开心,也只能认了,然后再去开发收获的无主之地。

对于这片地方,无锋门放弃得痛快,可薛家的感受就不一样了,他们跟无锋门打交道多年,相互之间惯熟得很,但对浩然派极为陌生,最重要的是,他们得平白多出一倍供奉来。

沈金琦非常明白这厮的心理,所以很干脆地回答:你若不上交供奉,薛家的几个矿,必须全部停了,否则后果自负!

薛家家主倒也硬气,说我族跟随无锋门多年,无锋门也从来没有下过这么霸道的命令,再说了,这矿藏之地我买自于官府,有地契为证,你浩然派凭什么停了我的矿?

这就是风黄界的管理模式了,大户家族买下大片土地,是要跟官府拿地契的,内里一旦发现了矿藏,须得向官府交少许的管理费,就可以开采了。

但是这矿藏想要对外销售,还要再交一些税费,这也是必然的。

与此同时,因为这里是宗派的地盘,稀有的矿产,宗派也要收取供奉——交了供奉的,宗派可以保证其安全,不被外人骚扰。

否则的话,别以为矿产在你的地上,就一定会由你开发。

而且给宗派交供奉,还有一桩好处,产出的矿藏除了自用之外,还可以交给宗派来销售,就省下了给官府的税费。

此种情况,若是薛家不再承认宗派,转投官府的话,理论上讲,浩然派实在没有强取的理由——毕竟卖给薛家土地的,不是浩然派。

“那你就别停,”沈金琦冷笑着回答,他才不信,对方会心甘情愿地转投官府——跟了无锋门这么多年,就算你想转投,官府会要你?

此刻浩然派得道多助,很多小道消息也传进了浩然派耳中——薛家有迁族的可能,将自家的迁到无锋门的地界内,当然不用太在意浩然派的态度。

薛家新得的地,虽然很可能是无主之地,不过经营两代,也就经营出来了。

有些无主之地经营得好了,能传下万世家业——拓荒者总要比后来者占据一些优势。

根据种种现象分析,薛家目前应该在大力开采秘银矿——这“大力”二字,基本上等于幽冥界的“破坏性”开采,薛家都不打算在这儿呆了,自然没必要细水长流地打算了。

眼下的他们,就是能拖一天算一天,拖到一定的时间,直接转身走人,既不用交供奉,还能将利益最大化。

可是浩然派完全不能忍受这样的算计,你们把东西都弄走,我们就得个满目疮痍的地盘?

正是因为如此,浩然派在理顺各种情况之后,直接来接管地盘了,真等升门之后再来,自家的东西不知道会被人拿走多少。

得知薛家态度强硬,后队中的祁鸿识和吴能生带着两艘战舟,直接前往那处秘银矿,血灵派的燕上人不甘后人,也跟着前来。

大家来到秘银矿,见到果然有矿工在挖矿,而且矿工数量众多,比大家想像的要多得多,采矿手段也极为粗糙——这还是薛家知道他们要来,有意调整了策略。

否则的话,他们会看到更野蛮的开采方式。

燕上人见状冷哼一声,直接祭起一杆长幡,向离得最近的一群矿工罩了过去,狞笑着发话,“蝼蚁们住手,否则……死!”

“燕上人何必如此失身份?”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哼,空中蓦地多出一人来,直接一道白光打向那杆长幡,“有话不能好好说?”

随着此人的现身,远处腾起两个黑点,急速地飞过来,显然是有天仙上人在赶路。

燕上人的注意力,并没有放在那俩黑点上,他一见白光,脸色就是一沉,显然是认出了那东西,急忙操纵长幡避让,怎奈反应得有点慢,还是被白光劈了一个正着。

“我艹!”他身子一闪,纵出四五里,脸色也变得得苍白了些许,盯着出现的人影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扈真人,我可曾得罪过阁下?”

合着出现的是一名初阶真人,他面白无须,娇美若女子,偏生颌下有一个偌大的喉结。

有不少人认出了来人,此人是军中悍将,目前效力于牧守使,跟西留公有很深的渊源。

扈真人背着双手,淡淡地发话,“你有没有得罪我,并不重要,这里已经接受官府的保护,你竟敢对矿工下手,换个场合,我当诛杀之……速速滚蛋,便宜你了!”

燕上人不敢多说话,对方修为比他高,又修得有雷法,是血灵派的克星,他还敢说什么?

说不得,他将求助的眼光,投向了浩然派大长老祁鸿识。

祁长老也不是昔年小心谨慎的样子了,近些年浩然派发展得飞快,身后又有一名可媲美顶峰真人的高手,见到此人,也仅仅是一拱手,淡淡地发问,“扈真人就这么坦然地大欺小?”

“小祁你注意身份,莫要开玩笑,”扈真人一摆手,待理不待理地发话。

他识得对方两名上人,但是架子端得足足的,谁让他是玉仙呢?“若说大欺小,也是小燕先对这些灵仙和游仙动手,怪得我来?”

祁鸿识却也不跟他打这嘴皮子官司,只是冷冷一笑,“虞真人此意,是要与我浩然为敌?”

“我与你浩然派无冤无仇,何至于为敌?”扈真人抬手一招,不远处跑出一队人来,竟然是……十余名战兵。

虽然只是灵仙,但是战兵就是战兵,这代表了官府的态度。

“看到了吧?”他冷冷地发话,“薛家族人向官府报告,矿场遭遇盗匪攻击,我们奉命前来保护,不料想,正正看到你浩然派想生事……此事我怎能不管?”

祁鸿识听到这话,也禁不住眉头一皱,事情还真有点麻烦。

很显然,盗匪什么的,那是胡说八道,薛家将官府战兵请来,防的就是浩然派,而官府的职责中,可是有维护地方安宁这一说的。

此刻浩然派若是敢再出手,官府问起罪来,连真意宗都不好回护——尤其那些战兵,真的是不好动的,一动性质就恶劣了。

不过祁长老现在,也真是有点派头了,所以很干脆地发话,“这是我浩然派地界,薛家一直在向宗门缴纳供奉,扈真人此来,是否将消息打听明白了?”

你别以为你占了理,冤有头债有主,不要被人算计了。

“你说的我都明白,”扈真人背着手,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“但薛家既然向官府求助了,我们总不能坐视,浩然派在幽冥界赚得盘满钵满,不会在意这区区的一个小矿吧?”

“秘银矿事小,浩然派名声事大,”祁鸿识的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太忠真人常言道,人心散了,队伍就不好带了,扈真人一定要我浩然派难堪了?”

就像血灵和神木两派望风景从,为浩然派摇旗呐喊一般,一旦有刺头不服浩然派的调派,也很容易引得旁人群起而效之,这种大是大非上,退让不得。

所以浩然派大长老才扯出陈太忠的旗号——阁下你悠着点儿啊。

“陈真人行事讲究,我一向敬佩得很,”扈真人脸上没什么表情,没有几分把握,他焉敢接下这样的活儿?

事实上,他心里也在咬牙切齿:还真是敢拿那厮来威胁我?

但是不服归不服,他心里相当清楚,一旦惹出陈太忠来,真不是他能扛得住的,所以他若无其事地表示,“祁鸿识你的话,殊为可笑,就算陈真人在此,也不会像你一般不讲理。”

祁长老当然知道,对方其实是占住了理,不过浩然派真这么退让了,那以后也别再见人了,他冷哼一声,“扈真人是一定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了?”

“嗯?”扈真人眼睛一眯,一股雄浑的气势放了出去,“祁鸿识你真要不敬我这上位者?”

话说到一半,他的脸色一变,眯眼看向一处空中,“谁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