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兴旺之象

我去,陈太忠听得又吓一跳,果然无情最是帝王家,在最重血脉传承的风黄界,皇族竟然也会对自家亲人下手,用的理由竟然还是如此邪门。

普通家族,也有对族人处以惩罚的时候,甚至处以极刑也不少见,但那只有一种原因——违反族规,而不是什么“太蠢会玷污血统”这种匪夷所思的理由。

见他不做声,白凤鸣又轻咳一声,“太忠真人,我只是探讨一种可能,并不是说它一定会发生,一个假设而已……不发生的概率会更高一点。”

陈太忠这才摇摇头,“我并不在意这些,我只说一点,陈某人言出必践,此事已经交给天下商盟,五年后拍卖,那就绝对不会改变,至于说七皇子……呵呵,总有他后悔的一天。”

白凤鸣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一拱手,“陈真人活得果然率性、纯粹,佩服!”

陈太忠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你是觉得我有便宜不占,是冒傻气吧?”

“并无此意,”白凤鸣摇摇头,“我是真心佩服阁下,拿定主意就不悔改,不为外物所影响,这种心态,多少皇族中人也做不到,果然是道心坚固。”

是这样吗?陈太忠愣了一愣,才笑了起来:哥们儿还真是有点主见的。

白凤鸣也笑了起来,“希望以后能多交流,多沟通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出了禁区之后,他脸上就是带着奇怪的笑容,也不多说。

七掌柜将首级挂到禁区门口之后,发现凤鸣长老表情怪异,心里狐疑却是不便多问。

直到走了一天一夜,护送的猛犸安排大家歇息片刻的时候,他才寻个机会悄悄问发问,“凤鸣长老有什么心事?”

“也没有什么,”白凤鸣心不在焉地回答,顿了一顿之后,才猛地醒悟过来,“以后跟那谁相处,多走动一点……那厮很吃好话。”

七掌柜犹豫一下,方才期期艾艾地回答,“可是他的性格……注定了他有很多敌人。”

“此人太过狂妄,注定不是青云直上,就是粉身碎骨,”白凤鸣恢复了那副古怪的模样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不过,咱们何必去碰这块难啃的硬骨头?交好他即可,得罪人的事,让别人去做好了。”

“是这个道理,”七掌柜点点头,脸上带着生意人特有的笑容,“保持一个沟通渠道,也是不错的,就像白驼门的杜真人,还得托咱们递话。”

“没错,”白凤鸣笑着回答,“既然是生意人,就不操别的心了……”

彭堂主的头被挂在禁区,消息很快就传开了,对幽冥界集市的人来说,这是元凶授首了,大部分修者都道,陈真人果然是恩怨分明之辈。

但是更高层面的修者,看到的却是另一层意思:这彭姓天仙,不是托庇于皇族的吗?能将皇族保护的人诛杀,陈某人是如何做到的?

而且……他似乎跟天下商盟走得也近?考虑到此人此前还诛绝了血沙侯的势力,似乎应该跟左相不合才对,怎么转眼又弄到一起去了?

还有,那彭堂主是白驼门叛逃的,可项成贤却是白驼门的后起之秀,这后起之秀被囚于猛犸集市,而其师尊却是在帮着浩然派争取地盘。

这一件件一桩桩的,都是些极为矛盾甚至尖锐对立的现象,却在陈太忠身上体现了出来,怎能不令人疑惑重重,大呼不懂?

一年之后,闻道谷又有登仙柱降下,但无人知道登仙者是谁,问浩然派,浩然派的回答是:登仙者是某个友好家族的,我们不可能透露其身份。

然而,这仅仅是官方的回答,很多其他势力的暗子,已经将相关消息透露了出去:此人登仙之际,是南长老和韦晓笙上人护法的,应当是浩然派又出天仙了。

事实上,真正关注的人都知道,浩然派现在已经八名天仙,加上此人,应当是九人了。

连权赋槽听到这消息,都忍不住长叹一声,“果然是中兴之象。”

九名天仙,一名真仙之下无敌手的真人客卿,再加上最少四名天仙下走,这样的势力,真的是有资格惦记升门了。

新晋的天仙,没有任何的消息,不过明白的人都清楚,这位十有八九被送到猛犸集市了。

又过两月,大长老祁鸿识和六长老沈金琦从幽冥界归来,浩然派执掌毛贡楠亲临幽冥界,指挥弟子们开发。

浩然派占的地方并不小,区区初阶一个天仙想要镇住场子,还是有点难度的,不过真的没人敢在浩然派的地盘里捣乱。

须知北域的政真人,还在以血亲复仇的名义,通缉血沙侯余孽,白驼门彭堂主的首级,也依旧挂在猛犸集市。

陈太忠此次高调的复仇,带来了极为震撼的效果——他不在江湖,但是江湖依旧有他的传说。

再加上计可乘管理的集市,也秩序井然,他甚至向浩然弟子拍胸脯表示,各位只管修炼,有什么不开眼的毛贼,只管召唤我们就行了——要升门了,诸位得勤加修炼啊。

这种情况下,毛执掌一人去,就镇得住场子,更别说他还是上门认可的执掌,谁敢对他不利,白驼门面上也不好看——哪怕白驼门和浩然派之间的关系,很多人都看不懂。

甚至连陈真人的两名天仙下走明广智和李蔓兮,也从幽冥界回到了风黄界——五十年的时间未满,不过毛执掌令他们回去,他们当然愿意暂时离开这四处阴气的幽冥界。

“浩然派要占地盘了,”白驼门的掌门方清之,将此事看得明明白白。

杜无忌也同意这个观点,“五个郡已经划下去了,浩然派若不速速出手,地方上有了应对之策,再下手就不方便了。”

果不其然,又过一月,浩然派驻留的四名天仙,除了五长老皇甫坐镇派中,剩下三名齐齐出动,又召集灵仙弟子五百名,游仙弟子两千名,大张旗鼓地接收地盘。

打前站的当然是六长老沈金琦,他坐镇前锋营,派出弟子以此通知当地官府、宗派和家族,告知以后这里就是浩然派的地盘了。

一个称派宗门占这么大地方,显然是荒谬的,不过既然真意宗愿意给,白驼门也跑下来了手续,浩然派不可能不占。

等到升门才占,那才是傻的,财富早就被搬走了,下面各种联盟,也早就稳固了。

官府对此无可无不可,他们无权干涉宗门划界,只是警告来通报的浩然弟子:你们怎么划地盘,我们不管,但是不得随意骚扰黎庶。

好吧,这话随便听听就行了,浩然派在意的也不是官府,他们最在意的,是其他门派的反应——搞不好就要动手的。

不过真说动手,浩然派也不怕,此次划界行动,除了本派来了三名长老,陈真人还派了三名下走来,其中一对天仙伴侣,还有一名中阶天仙,是中年文士打扮。

中年文士当然就是吴能生,他原本是负责禁区看守的,但是浩然派新扎的天仙袁锐宁去了西雪高原,将他解放了出来。

不成想,在路过血灵派的时候,燕上人直接迎了出来,他表示说,浩然派扩充地盘,是大好事啊,血灵派愿意襄助一臂之力,我这个糟老头子,陪你们一起去。

血灵派真的很拼,门中就是两个天仙,执掌在幽冥界坐镇,派里就这么一个上人,居然连本派都不看守了,出来摇旗呐喊,实在是满满的诚意。

路过神木派的时候,神木派的太上长老出来相迎,这是神木派硕果仅存的高阶天仙,他表示说,如此盛事,神木派不能错过,定然要趁个热闹。

如此一来,队伍中就八名天仙了,虽然有点乌合之众的感觉,但是神木派太上长老驾驭的是云舟,燕上人也拿出了不知道从哪儿弄到的逍遥宫。

这一行队伍路过,空中霞光万丈,氤氲灵气漫天,给人的感觉颇为震撼。

“我终于知道,什么叫顺势而为了,”前锋沈金琦对此感触颇深,“大势在手,果真是摧枯拉朽,原本还以为,会遭遇一些恶战呢。”

没办法,凋敝惯了的修者都这样,只知道一刀一枪胼手胝足地打天下,却没有想到,势力足够强大之后,会遇到太多的不战而降。

“这还是浩然尚未称门,”李晓柳淡淡地回答,因为是陈真人的侍女,她接受到了足够多的资源支持,现在已然是六级灵仙巅峰了,只差一步就能晋级高阶灵仙。

她还是铁血堂的副堂主,不过堂中遥尊乔任女为堂主,她是实际的主事者,对于这种望风景从的现象,她有些不屑,“若是真的升门,一只通讯鹤就解决了问题吧?”

“李堂主莫要小看了天下修者,”沈上人出声发话,“旁人是靠不住的,还是要靠自身,这些依附,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,想本派凋敝之时,又有谁雪中送炭来?”

“我只是看不惯这些行径罢了,”李晓柳轻哼一声,“都是称派宗门,就这么巴巴地贴上来,人情冷暖不外如是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