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功利

“嗯?”陈太忠的眼睛一眯,上下打量杜无忌两眼,思索一下之后一摆手,“不用问了,你自去告诉他,我知道了。”

杜真人点点头,犹豫一下之后,壮起胆子发话,“凤鸣真人也在外面。”

“我去!”陈太忠苦恼地一拍额头,“那就……把人叫进来吧。”

他跟七掌柜的交情近一点,但是不管怎么说,那才是个天仙——巅峰天仙也是天仙,正经白凤鸣是高阶玉仙,七掌柜来了,他可以不予理会,但是白凤鸣来了,又送上三颗人头,不见一见这厮,倒显得是他不讲究了。

不多时,白凤鸣和七掌柜走了进来,陈太忠也不跟他们客套,抬手请他们坐下,直接开口发话,“两位好意收到,不过七皇子收留我的仇人,原本就令我很不开心。”

白凤鸣并不说话,而是看一眼七掌柜,有些话他不合适说,身为此来的最高修为的主事者,有些话他不合适说,否则一旦谈崩,再无转圜的机会了。

七掌柜当然也知道其中关窍,少不得干咳一声,“陈真人,七皇子之事,真的跟我鉴宝阁无关,白准证此次带了三颗首级来,也是为了表明我鉴宝阁的诚意。”

“那就这样吧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,“好意我心领了,不过这厮原本就是七皇子收留的,现在……呵呵,算了,懒得多说了。”

白凤鸣看一眼杜无忌,“杜真人不去看一看贵徒?回头我鉴宝阁可以提供一些锤炼心性的玉简,倒也能对他有所裨益。”

杜真人知道对方这是撵人了,而且手段很温和,项成贤虽然不能修炼,但是锤炼心性的玉简,也能令其不至于虚度这五十载光阴。

于是他站起身告辞,陈太忠却是哼一声,“这个玉简,我们要先检查一下。”

你们相互做人情,有没有获得我许可?反正这种东西,浩然派也可以借鉴。

这两家先是一愣,然后齐齐回答,“这个当然。”

锤炼心性,说起来复杂,其实也未必多难,关键是看受者的领悟能力了,也没太大必要藏着掖着——真要说起来,去浩然派观悟电影,就是一种很好的锤炼心性的行为。

当然,若不是陈太忠有实力,也没资格惦记鉴宝阁的这些玉简。

待杜真人离开,七掌柜才又发话,“陈真人,这次我们给七皇子施加压力,也很落了些不是,阁中的意思,还是想把跟阁下的合作关系,持续下去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不说话,这倒不是说他接受对方的观点,而是说七掌柜只是个天仙,他觉得跟此人斤斤计较,有点跌份儿,还不如先听着。

七掌柜见状,一脸的惊喜,“那您同意了?我现在就帮您把这三颗首级挂到集市上去。”

这厮真不愧是生意人出身,抓顾客心理实在太拿手了,知道陈太忠得到这三颗人头,一定要昭告四方,他索性直接代劳了。

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点点头,“我自己会挂,不劳动你辛苦了。”

“辛苦点算啥?”七掌柜呲牙一笑,“陈真人知道我们的诚意就行了,我鉴宝阁的人亲自挂,也算是对某些传言的有力回击。”

他这身份去挂首级,道歉的意味很浓,就算不是打脸,起码是不给七皇子面子,比浩然派自己派人去挂,多了几分味道。

陈太忠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区别,于是微微一笑,“你去挂吧,以后有机会再合作。”

鉴宝阁的人,真的让他恨不起来,七皇子作死找他麻烦,鉴宝阁却是帮他出面。

七掌柜也走了,白凤鸣就不客气了,直接单刀直入,“陈真人,我知道你是痛快人,不说那些虚的……那元气石换九幽阴水的事?”

“可以继续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“不过我手上的九幽阴水也不多了,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。”

白凤鸣笑着点点头,犹豫一下又发问,“那此次的雷之本源?”

“我已经答应天下商盟了,”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当着这位,他也懒得拐弯抹角,“当然是天下商盟负责拍卖!”

白凤鸣想一想,狠狠一咬牙,“若是交给鉴宝阁拍卖,我们此次不收手续费!”

“切,”陈太忠不屑地一哼,“老白,你要做人,我也要做人,你觉得我陈某人……差这点手续费吗?我是念头不通达啊。”

白凤鸣又问,“如何做,才能让阁下念头通达?”

“把七皇子给我送过来,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“这不可能,”白凤鸣摇摇头,拒绝得干脆利落,“想都别想……你承受不住皇族的怒火。”

陈太忠呲牙一笑,“所以说啊,你也别问我了,至于可能不可能……两百年后见分晓,呵呵。”

白凤鸣听到这话,没由来地一哆嗦,心说尼玛你也太狂了一点吧?

不过细细一想,陈太忠这话还真不是无的放矢,两百年后,此人可能已经证真,以其恐怖的战斗力,估计燕舞仙子想胜之,也要费一场手脚。

至于说让燕舞仙子现在就来诛杀此獠,首先,燕舞仙子未必看得上,大欺小到这样的程度,恐怕皇族的第一高手不屑为之。

其次,此人身上有麒麟、猛犸王和浩然宗三重可能的保护,谁要出手,也要掂量一下。

这样的话题,太过久远,白凤鸣也不想提那么多,“那么,第三道雷之本源,可以交给鉴宝阁拍卖吗?”

“将来的事儿,谁能说得那么清楚呢?”陈太忠意兴索然地回答,“有没有第三道,也未可知,看情况吧。”

白凤鸣顿了一顿,再次发问,“若是有呢?”

“那要看谁对我敌意少了,”陈太忠呲牙一笑,“你若能将七皇子交来,倒是好商量……不是我逼你,是他主动找我麻烦,我不得不迎战。”

七皇子那个蠢蛋!白凤鸣心里再次暗骂。

不过,皇族嫡系内部的事情,真不是他能参与的,就是这次要彭堂主的人头,也不是很顺利,七皇子就是不放人,官司都打到了白燕舞那里。

燕舞仙子忙着捕捉小世界,没时间理会这事,只说了一句,“跟陈太忠作对,那小家伙能得到什么?真是无聊。”

七皇子听到这话,才放弃了回护彭堂主,鉴宝阁才能有机会,跟陈太忠修复关系。

不过鉴宝阁能做的,也就只有这么多了,白凤鸣干咳一声,“还有个不情之请,能将这个拍卖的时间缩短吗?陈真人,我们的要求真的不高的。”

细说起来,这要求果然不高,尤其是他先要求接手此次拍卖,被拒;要求第三次拍卖交给鉴宝阁,也被拒;现在他希望这场拍卖能尽快举行——已经一退再退了。

严格说起来,这是鉴宝阁的一种生意策略,先提个要求被拒,退让一点再提个要求,再次被拒之后,再提更低的要求,一般人总不好再拒绝了。

但是陈太忠可不是一般人,他别的方面或者无所谓,可一旦叫起真来,那是谁也拦不住,他果断地摇摇头,“我陈某人言出必践,这个没有商量。”

白凤鸣闻言有点急了,“陈真人,左相有不臣之心,你给他太多时间,他就好借机做大。”

“他做大关我什么事?”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很是有点莫名其妙,“就算我现在不是散修,也应该属于宗门体系吧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白凤鸣犹豫一下,索性心一横,将不便说的话说了出来,“如此一来,左相得利不说,你也会给皇族留下很不好的印象。”

若不是话赶话到这种地步,他是不好如此说的。

“皇族的印象……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都被燕舞仙子勒令隐居了,我需要在意这个印象吗?”

“但是事实上,你并没有隐居,”白凤鸣见他没有发怒,就壮起胆子继续关说,“你在西疆和东莽活动,官府并没有阻拦,你在北域的行动,甚至还得到了官府的支持。”

“这是各取所需好吧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很不耐烦地回答。

“白真人,血沙侯是我和皇族共同的敌人,就这么简单,别把他们说得多么神圣,我就奇怪了,你不是说,你鉴宝阁只是做生意吗?惦记这事作甚?是该七皇子之类的人惦记的。”

白凤鸣见他油盐不进,闷闷地叹口气,过了一阵,才又轻咳一声。

“若是、若是……若是七皇子意外身故,这个拍卖,可以交给鉴宝阁吗?”

皇族威严不容亵渎,将七皇子送到西雪高原,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事,或者七皇子意外死亡,是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,能解除陈太忠心里的疙瘩。

“我去,”陈太忠听得吓了一大跳,惊讶地上下打量对方两眼,“白真人你这……也真敢说,你不会是左相的卧底吧?”

“陈真人说笑了,我只是提出一个假设,”白凤鸣哈哈一笑。

他并不怕这个帽子,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皇族不是一味护短的家族,论起清洁血脉,比普通家族还要果决很多,太蠢的人,会玷污血统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