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鉴宝阁诚意

“这可真不是,”陈太忠摇摇头,断然否认——哥们儿真没撒谎,是纯良的小蹄子拨出去的。

他越否认,简真人就越怀疑,于是点点头,“怪不得白凤鸣都来这翡翠谷……陈真人,宗里对这雷之本源很感兴趣,你能帮着我们拍到吗?”

“这怎么可能?我仅仅是个保证人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“那是拍卖,必须公平公正公开,我这人最恨暗箱操作了!”

简真人笑一笑,很是意味深长的样子,“真意宗也想收购雷之本源,此次可能来不及,以后还要陈真人帮忙牵线才好。”

此次不是来不及,而是真意宗短期内没有合适的人选,所以就避让了这次拍卖——私下采购可以,拍卖真的太血腥了。

若是真意宗也有高阶玉仙的雷修,那他们绝对不会退让的,前文说过,遇到这种情况,宗门铁定会不惜代价地死磕,哪怕对方是鉴宝阁,哪怕对方是皇族。

陈太忠知道对方意在试探,却也没在意,现在风黄界知道雷之本源来历的,只有鉴宝阁,连天下商盟都不清楚——他们还真以为天上掉馅饼呢。

所以他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这个事情,以后再商量吧,能不能牵上线,谁说得清楚?”

话到此处,简真人和利真人此来的目的就达到了,他们不一定要确定雷之本源的货主,能确定陈太忠没有极力否认,就算成功了。

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,前后出现两瓯雷之本源,这绝对不是偶然现象,起码对善于自由心证的风黄界修者来说,他们要挖出一定的线索。

知道通过陈太忠可能得到雷之本源,这就足够了,于是两人回到真意宗,上报给权宗主。

权宗主闻言大惊,“看来得跟陈太忠保持一定的联系了。”

本源的珍贵,他再清楚不过了,那是用一份少一份,很多时候,宗里的准证想证真,都没资格使用本源,能近距离体察一下本源,就是很不错的福利了。

有势力拥有本源,这倒也不足为奇,奇怪的是,这个势力竟然会公开拍卖本源——拍卖赚的东西虽然多,但是何若私下交易?

让一个拥有真仙的势力,欠自己几个承诺,不比卖掉本源强?

既然如此,物主还要这么做,那就只说明了一种可能——物主手上不止一份雷之本源。

考虑到此前已经出售了一份雷之本源,也就是说,物主手上极可能有三五份雷之本源。

这物主也许不是陈太忠,但是陈太忠能搭上这样的势力,哪怕仅仅是“可能搭上”,权赋槽都不得不考虑,要调整对浩然派的策略了。

见到权赋槽如此表示,利真人笑着回答,“我们此行,见到白驼门的项成贤了,在西雪高原吹冷风,呵呵……”

项成贤虽然仅仅是九级天仙,但是在小辈里,也是风头人物,比无锋门的小刀君也不遑多让,权宗主当然也知道此人。

闻言,权赋槽看他一眼,“利真人似乎有什么建议?”

“杜无忌正在为浩然派的地盘奔走,”利盛坛笑着回答,“因为一些缘故,宗里一直在拖延此事,再拖下去……怕是难当陈太忠的怨怼,那厮一直睚眦必报得很。”

其实拖着此事的,就是权宗主,当初允诺之后,他深恨陈太忠请了鉴宝阁来监督运作,就有意无意地暂时忽略此事——反正你们还没升门,着急什么?

倒是现在,杜无忌一直在运作此事,宗里继续拦下去,就有点着相了。

权赋槽的嘴角撇一下,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杜无忌老大不小了,这么做事,真不怕丢人……简真人,这事是我承诺过的,你过问一下吧。”

简真人点头领命。

他们这番忙碌,倒也不说全无收获,跟陈太忠套了交情,也把五个郡敲定了,做足了顺水人情。

杜无忌心里更高兴了,他终于可以把自己的徒儿带回去了,拿到地界图之后,他就兴冲冲地再上西雪高原。

陈太忠看了一下地界图,果然是五个郡的地盘,除了啃食了白驼门一大块,也扫了无锋门和青罡门的一些边角,当然,最多的还是无主之地——宗门的地界图里,无主之地并不少。

尤其是那些人烟稀少的地方,没有人就不能创造财富,也发掘不出登仙苗子。

这扩充的地盘中,涉及白驼门四个下派,其中有个下派是一定要搬的,还有一个下派,搬不搬是在两可中,倒是血灵派和神木派,俱都表示出了留下的意思。

血灵派是魔修余孽反正的,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,跟百年前的蓝翔一样,凋敝得很,既然吞并他们的是浩然派,也就无可无不可了——正经是燕上人跟陈真人还有份打出来的交情。

神木派是浩然派的仇家,此前吞并浩然派地盘的急先锋,除了隆山派就是神木派,不过这一派也是万年以上的根基,搬不走。

所以两派很明白地表示,若是浩然派升门,又有真意宗划出的地界图,我们当然会依附在浩然门之下。

至于青罡门和无锋门损失掉的地盘,真意宗已经答应另划了,跟浩然派没什么关系。

这其中,青罡门是有怨气也不敢说,无锋门有点不高兴,毕竟他们自家经营许久的地盘,被人白白拿走了,另划给他们的,也多是无主之地,开拓起来很是不易。

不过看陈太忠这架势,浩然派的强势崛起指日可待,而无锋门中的后起之秀小刀君,是西疆公认的东易名的知己,保留一份人情,也有利于无锋门未来的发展。

当然,也有一点很关键,那就是无锋门和青罡门的关系不好。

真意宗的几个阵营中,无锋门是跟青罡门敌对的,陈太忠能斩青罡门真人,又打得其闭门不出,又狠狠咬掉了青罡门一大块地盘,只冲着这一点,无锋门也愿意退让。

杜无忌献宝似的把自己的功劳一一摆出来,渴望地看着对方,“陈真人,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,这个……能把成贤带走吗?”

“不行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敢撺掇郝明秀对我的人下手,五十年……他需要在西雪高原待五十年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杜无忌有点苦恼,为了营救这个弟子,他不但不要面皮了,连声誉也败了不少,“为了帮您办事,我没少被上宗的人嘲笑。”

嗯?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谁嘲笑你?”

杜无忌哪里敢说是谁嘲笑的?他一旦说出来,陈太忠进行报复的话,对方可能不敢找陈太忠的碴,找他的碴却是很简单,所以他只能干笑一声,“一些小家伙罢了……但是成贤一直待在您这里,会耽误他悟真啊。”

“区区五十年而已,”陈太忠不屑地摆手,“能耽误成什么样子?”

杜无忌继续赔着笑脸,“对您这种天赋异禀的人来说,五十年无所谓,对他来说就是致命的!”

陈太忠很干脆地摇头,“不可能再少了,我陈太忠的脸,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打的,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他证真,不开玩笑,再过五十年,对付他都不用我出手。”

关项成贤五十年,真的不影响项成贤悟真,此人有生之年,悟真是必然的,唯一可虑的是,悟真时间太晚的话,会影响证真。

可是证真……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的?根本不是单纯的时间问题,以风黄界之大,人族和兽族加起来,真仙还不到三十人,玉仙却是上千了。

杜无忌也听出来了,陈太忠是铁定要拿项成贤杀鸡儆猴了,不过必须承认的是,五十年这个坎儿,对方卡得刚刚好,再少,时间就太短,再多的话,他就不能接受了。

反正不管怎么说,他是无力反抗的,生活就像那啥,既然无力反抗,那就只能被动享受了,白驼门因为此事被人嘲笑,他也顾不了那么多。

不管怎么说,白驼终于逃脱了降等的危险,难道不是吗?

江山代有才人出,千年之后,谁又记会得白驼门今天的狼狈?

所以他顿了顿,又拿出一个储物袋,讪笑着递了过来,“这是鉴宝阁七掌柜托我给您带来的,里面具体是啥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呦呵,你们倒是惺惺相惜啊,”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,接过了储物袋,随手一抖。

里面咕噜噜滚出三颗首级来。

杜无忌的眼睛一眯,这三颗首级他认识,彭堂主和他两个护卫,一个高阶天仙,两个初阶天仙,他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去……他们不是在中州吗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声,又抖了一抖,“咦……居然没有七皇子的首级?”

“鉴宝阁能杀了他们,已经不错了,”杜长老心在滴血,毕竟这是非常熟惯的三人。

不过他还必须硬起心肠来,帮鉴宝阁说情——不管怎么说,上次他能见到陈太忠,是承了七掌柜的人情,这个账不能不认,“七皇子……真的不是他们动得了的,白凤鸣也不行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随口又问一句,“七掌柜他说了什么?”

“七掌柜就在外面,”杜无忌小声回答,“陈真人想知道,可以自去问他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