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关于仙陨

风黄界像方清之和杜无忌这样的修者,已经算得上一域的头面人物了。

但是他俩也只能猜到,这雷之本源上次出现,这次又出现,十有八九涉及到了陈太忠——就算是这样,他俩也不敢百分百地确定。

他们倒是推算了出来,因为七皇子为难集市的事情,陈太忠跟鉴宝阁弄得很不愉快。

不过这也不用多高的智商,事情就在那里摆着,因果极为分明。

可饶是如此,他俩也是因为亲身经历,才推出算出了这细节,甚至猜测这雷之本源,陈太忠可能得自于浩然派。

由此可见,信息封锁的效果,有多么严重了。

至于风黄界大多数的玉仙,他们闻听之后,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:雷之本源,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?

此后,诸多真人才会有意无意地搜集消息,推敲其中的因果。

真意宗的利盛坛真人就是其中典型,他推敲一阵之后,特意找到了杜无忌,“老杜,这雷之本源的货主不直接找天下商盟,先找陈太忠,你有没有觉得不合理啊?”

杜无忌知道这厮做事不太靠谱,多谋少断,所以对他也不太客气,“那他找谁,找你利真人吗?我是看不惯陈太忠,但是不得不承认,这厮口碑真的不错,尤其他弄的那个集市。”

“集市的事情上,陈太忠可是吃你白驼门算计了,”利真人虽然是低阶真人,但他是上宗的,对杜真人这中阶玉仙无须客气,“不过上次的雷之本源,货主是直接托付鉴宝阁的……为啥不找陈太忠做中间人呢?”

“你问我,我去问谁?”杜真人没有好脾气给他,“你去找鉴宝阁。”

“我总觉得,这雷之本源,跟陈太忠有点关系,”利真人眼珠一转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他以前跟鉴宝阁,好得可是像穿一条裤子,此次因为七皇子的事闹翻了……你帮陈太忠搞地盘,是不是也有什么内幕?”

“内幕是真没有,”杜无忌正待推辞,猛地想起自己联系地盘,真意宗的态度总是磨磨唧唧的,或者……能借用此事推动一下?

他沉吟一下,方始回答,“若说内幕,还不是为了我那个不争气的徒儿?倒是这雷之本源一事,上宗可以直接问陈太忠嘛。”

“哦?”利真人眼珠一转,再次发问,“你也觉得,该问一问陈太忠?”

杜无忌断然地避开了这措辞陷阱,很干脆地表示,“问不问,在你这上宗真人决断,我哪里有什么想法?”

哦,利真人想一想,还是微微颔首,“反正你建议我问,我就问一下好了。”

杜真人见他上钩,少不得又多说一句,“问是可以,但是说一句冒昧的话,利真人你的份量,怕是还差点,我建议你跟简真人一起去……用陈太忠的话说,那是官二代。”

“去去去,官府体系才是官二代,”利真人很不高兴地哼一声,眼珠却是在滴溜溜地乱转,“其实宗里没有多高的雷修功法,我只是随便打听一下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五天之后,利真人和简真人双双出现在了猛犸的集市。

此刻,因为雷之本源拍卖的消息已经传出,集市里很是出现了几个玉仙,甚至还有来自南荒靖海侯府的。

大家都想找陈太忠一问究竟,不过陈真人表示,对雷之本源货主的消息,他无可奉告,只强调一点:天下商盟已经验过货了,如假包换的一瓯本源,不信的话,你们可以去问。

天下商盟在此坐镇的,是总盟来的一位长老,还有六名天仙侍卫——不过那天仙身上,能感受到浓浓的战兵的味道。

这名长老不怎么见人,大多时间待在逍遥阁里,一副度假的样子。

本来也是,五年之后才开始拍卖,现在他没必要冒头,只是先行看守好这一块,否则一旦被人捣乱,虽然没有多少实质上的损失,但终究是会影响商盟的口碑和形象。

由此也可以看出,天下商盟对这一场拍卖有多重视了,还有五年的时间,就居然派人来看场子了。

简真人和利真人倒不是外人,直接跟吴能生说,我们是真意上宗的,跟陈真人熟识,你帮着给通报一声。

陈太忠也给面子,闻言开启了禁地,邀请两人进去叙话,还设宴款待。

西雪高原是贫瘠得很,但是这块禁地经陈太忠数十年开发,已然是大不一样了,山清水秀鸟语花香,除了灵气差一点,基本上也能媲美他此前的几个住所了。

三人许久不见,本就有些旧事要聊,吃喝一阵之后,简真人旧话重提,希望陈真人能考虑做真意宗的客卿——供奉也是可以商量的。

这一次,真意宗的诚意很足,他甚至表示,若是皇族责你不守承诺,自有宗中上仙对付——并不是只有皇族才有巅峰玄仙的!

不过陈太忠对此兴趣缺缺,最难的时候,真意宗没有帮上他什么,现在他已经度过了困难的时期,现在禁地又同翡翠谷相邻,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

所谓机缘,错过了就是错过了,此刻再提,没有任何意义。

当然,更关键的是,他越来越在意浩然宗宗主的身份了,堂堂气修的宗主,居然去外宗给别人做什么客卿和供奉,将来真相大白之际,还真不够别人笑话的。

正经是他有点好奇,“真意上宗真有巅峰玄仙?”

“这当然了,”利真人翻一下眼皮,“还是宗主的师叔,一点不假。”

“盛坛真人!”简真人叫一声,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,“陈真人既然不答允入宗,这样的宗中秘事,却是不能跟他继续说了。”

这话其实不错,一个宗门的底蕴,万万不能随便被人得知,君不密则失臣,臣不密则失身,而宗门最高战力是怎样的,也不能一股脑端出来。

然而,到了称宗门派的地步,一味藏拙也是不对的,他们不是小家族,势力大了担心被人惦记,这种顶尖势力,大多时候需要一定的威慑力,所以时不时还要提一下手上的高阶修者,省得某些人乱动脑子。

所以真意宗这位巅峰玄仙到底存在与否,谁也说不清楚,简真人这句话,玩笑的意思居多——当然,肯定也不能继续问下去了。

陈太忠却不吃这一套,“别扯了,简仙的师叔……也仅仅是传说中了,我估摸着,没准早就陨落了。”

“你这不是扯淡吗?”利真人眼睛一瞪,你丫说别人,我没辙,你敢咒这位的话,我还真敢跟你叫板,“你怎么知道老仙陨落了?”

“我就这么一问,好奇而已,”陈太忠笑一笑,也不跟这利真人一般见识,他可是已经招惹了一个巅峰真仙,不想再招惹第二个了。

倒是简真人眉头一扬,看着他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你敢猜陨落,莫非你感受到了仙陨之光?”

真仙陨落,是会发出五彩的仙陨之光的,那光可以遍及风黄整个位面,一般人感觉不到,但是同为真仙的,跨了域都感应得到。

“我可没那水平,”陈太忠笑一笑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不过,仙陨之光是可以遮蔽的吧?”

简真人和利真人闻言,齐齐就是一震,然后两人交换个眼神,又是简真人出声发问,“你确定可以遮蔽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却不正面回答,心说哥们儿有点嘴快了。

他能确定,仙陨之光可以遮蔽,浩然宗的石窟里就有记录,甚至有遮蔽的手法。

简真人和利真人又交换个眼神,他俩很清楚,仙陨之光确实可能可以遮蔽,但具体是怎么回事,别说他俩是初阶真人,就算高阶真人,也不会得到更多的消息。

事实上,本宗有没有这种遮蔽的手段,都是两说,反正真意宗不会承认有——承认就代表那位老仙可能已经陨落,这后果太过严重。

好一阵,还是简真人出声发问,“这是从浩然宗听说的吧?”

“好像有多难似的,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“据我所知,别说初阶真仙,巅峰真仙的陨落之光,照样可以遮蔽,这跟修为没太大关系。”

得,这位肯定是从浩然宗得到的消息,真意宗两名真人越发地确定这一点了!

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仙陨之光能否被屏蔽,是有真仙的势力才会惦记,随便一个封号家族,或者侯爵,抑或者称门宗派,会惦记这吗?

事实上,家族或者封爵的势力再大,也不可能掌握了这样的遮蔽手段,西留公肯定不会这种手段,得是真仙频出的势力,才会琢磨这个,比如说五大宗,又比如说皇族。

意识到陈太忠跟浩然宗走得这么近,两人的心里都是沉甸甸的,不过简真人的心理素质还行,略微调整一下,就又出声发问,“雷之本源也是浩然宗的?”

“哎呀,这我可不清楚,”陈太忠并没有被这突然袭击吓到,他笑着一摊手,“来历成谜,我也不想搞清楚。”

你没否认就行,简真人叹口气,“前次的雷之本源,也是出自你的手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