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鉴宝阁懊恼

上一次雷之本源的拍卖,是在十年前,鉴宝阁经手的。

那一次的拍卖异常激烈,最终是被皇族的势力买下了,鉴宝阁赚了好一笔分成,也打响了自家的名头。

事实上鉴宝阁的收获不仅是这些,他们还暗中截留了半瓯的雷之本源,用火之本源跟小麒麟做了交换,至于亏不亏的,只有自家才知道了。

鉴宝阁也一直希望,小麒麟那里还有雷之本源,因为皇族刚多了一名高阶的雷修。

上一次的雷之本源,皇族让给了一名族外的九级雷修,除了收获对方不少物资,还换来了这名雷修家族的全体效忠。

然而这雷之本源让出去不久,白家一名比较低调的子弟,在幽冥界得了机缘,一举突破了中阶玉仙,达到了高阶玉仙——不少人传说,那具不见了踪迹的阴风夔真仙的尸身,被此人得了。

这名子弟的年纪不大,也就一千二百岁,原本就比较被看好,不过中阶玉仙晋阶高阶玉仙,这个坎实在太难过了,真能过了这个坎,一千五百岁左右,当可冲击真仙。

事实上,他一旦晋阶准证,白家所有的资源,都会源源不断地倾斜过来,三百年内冲击真仙,真的不是梦想,而皇族对真仙的培养欲望,那绝对是令人发指的。

白凤鸣得知之后,恨不得去找那九级玉仙的雷修,把雷之本源抢回来——不过说良心话,撇开别的因素不提,他未必打得过人家。

事实上,就算皇族没有出现个七级玉仙的雷修,他们对雷之本源,也有必得之心,本源这东西,在风黄界实在太少见了,每一次出现,都要伴随着不少腥风血雨。

现在第二个雷之本源出现了,拍卖权却是在天下商盟手中,拍卖的地点还是定在西雪高原的猛犸集市,这让皇族情何以堪?

惹事?真的不行,那是猛犸的大本营,除非灭掉猛犸一族,才能如愿脱身——但是其他兽族妖王,也绝对不会干休。

最令白凤鸣生气的是,这东西一看就是小麒麟或者陈太忠拿出来的,为什么不交给鉴宝阁来拍卖?

拍卖权这东西,说起来不是重要,价高者得,但是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,拍卖一瓯的雷之本源,能极大地提升自身的品牌形象——风黄界不说品牌形象,但是总要讲口碑的。

同时,佣金也是很大的一块收入。

当然,除了这两者之外,还有很多的猫腻,就像地球上,发标方很容易能得知投标者的底线,从而制定策略,帮助己方中意的人竞标成功。

举一个极端的可能,有人一定要拿下这个东西,怎奈手边周转不灵,财货跟不上,但是他一定要拍,当场也拍下了,可是给不出来财货,怎么办?

身为拍卖方,这时就可以灵活应对,对不熟的人,自然宣布此人出局,对非常亲密的人,拍卖方可以垫资,也可以帮着做物主的工作——这人还有没支付的财货,我们担保了。

总之,白凤鸣对己方不能拍卖雷之本源,简直是怨气十足:陈太忠那是跟咱们合作过的,这一瓯雷之本源,拍卖权怎么就能交给别人?

他接到消息就往西疆赶,根本没有任何的停留,甚至在他赶到的时候,大阁主都还在消化这个消息。

大阁主见白长老一脸的怒火,也没招了,只得叹口气,“凤鸣长老,这消息我们还在核对。”

之所以叫对方为凤鸣长老,而不是称之为白长老,是因为他也姓白,皇族的那个白。

“这还需要核对吗?”白凤鸣气得话都快说不出来了,“你想核对什么?陈太忠拿不出第二瓯雷之本源吗?”

“事实上,这第二瓯的雷之本源,不是陈太忠拿出来的,”大阁主怯生生地回答,“只是有人相信猛犸集市的信誉,联系了陈太忠,托他代为联系天下商盟。”

白凤鸣气得笑了,“这样的托词,你也肯相信?”

“我选择相信,”大阁主点点头,然后叹一口气,“凤鸣长老,我若选择不相信,又该如何应对?”

白凤鸣登时语塞,是啊,不相信又能怎么样,难道还能四下说,小麒麟甚至陈太忠,才是真正的货主?

这个消息,是绝对不能传出去的,他不知道左相那里知道了什么,但是很显然,陈太忠也知道本源有多么烫手,所以才会假托他人的名义售卖。

掌握了不少内情的鉴宝阁,不可能将情报泄露出去,所以对于这样的局面,也感觉有点一筹莫展。

白凤鸣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才一摆手,有气无力地发话,“先去了解情况吧。”

几天之后,猛犸的集市中传来了权威的说法:有人手持雷之本源,找到了集市的股东之一陈太忠,想请陈真人代为拍卖本源。

陈真人表示自己不擅长拍卖,又因为他跟天下商盟的人“相处甚得”,所以就委托天下商盟代为拍卖,自己并不从中赚任何的佣金。

天下商盟立刻表示,很荣幸能得到陈真人和那位不知名货主的信任,为了做好这一次的拍卖,他们将用五年时间来宣传和等待,也让有意采购者有充足的时间积攒财货。

至于说佣金?他们只收取一成。

与此同时,猛犸一方表示,鉴于跟天下商盟有良好的合作关系,陈太忠又是股东,所以这次它们就象征性地收取万枚极灵的场地费,并且会提供严密的安保。

跟雷之本源相比,万枚极灵真的屁都不算,足以说是友情价。

鉴宝阁的人一听,就反应过来了,怪不得猛犸和天下商盟勾搭得这么紧,合着这雷之本源将这两家撮合到一起了——不过也确实值得。

天下商盟的几十个大店面,同时打出广告,收各种奇珍异宝,为本源拍卖会增光添彩,于是天下商盟要拍卖本源的消息,在短短的时间内不胫而走,整个风黄界都知道了。

白凤鸣火速传来了七掌柜,要他再次前往翡翠谷——你去问问陈太忠,到底要干什么。

怎奈,这一次连七掌柜都碰了钉子,陈太忠不见人,而且是很不友好的不见。

陈真人的手下直接挡驾,连请示的意思都没有,直接发话,以后少来找陈真人!

白凤鸣倒是不信这个邪了,要七掌柜在那里死守陈太忠,并且表示:你若能将雷之本源的拍卖权争取过来,准证之前的修炼费用,鉴宝阁出了!

七掌柜也真的豁出去了,就在陈太忠的禁地外面死死地守着。

他守了足有一个月,还真等到了陈太忠,不过陈真人就像没看到他一样,直接飞往翡翠谷了,他才待追过去,对方直接甩了一个“掌控”过来,让他在原地待了一炷香的时间。

“陈真人根本没有跟咱们沟通的兴趣,”七掌柜咬牙切齿地汇报。

“那你就从浩然双娇开始做工作,”白凤鸣倒是不信,找不出一条沟通的渠道,“生意人,就是要从没有路的地方,找出一条路来。”

“人家根本不理我,”七掌柜愁眉苦脸地回答,“着了急就进了禁区,我跟进去一次,人家直接拽出了刀,亏得我退得快。”

是个人就知道,陈太忠对自己划定的地盘和规则,会不遗余力地维护,谁想尝试一下无视,对方痛下杀手的概率极高。

白凤鸣咂巴一下嘴巴,无奈地发问,“停了给浩然派的物资……咱不昧他的,就是逼他出来沟通,你看如何?”

鉴宝阁信誉卓著,但只讲信用,是做不好买卖的,必要的雷霆手段,也要有。

七掌柜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出声回答,“凤鸣准证忘了血沙侯吗?郑家人追杀他的时候,他不过是小小游仙,现在……郑亘昭何在?”

白凤鸣也是想不出办法了,才随口一问,所以并没有在意这个答复——他心里其实很清楚,自己真敢这么做的话,将来一旦发生惨事,他要为此承担全部责任。

他想一想,又苦恼地摇摇头,“收回洞府也不合适。”

“是啊,”七掌柜忙不迭地点头,“咱们收回洞府,天下商盟肯定可以租给他,到那时……就是咱们亲手将他推向左相的阵营了。”

“这点小事,还犯不着这么上纲上线,”白凤鸣冷冷地看他一眼“皇族也不是不讲理的,你不用这么担心。”

他当然有他的气度,不过想到此事的根脚,还是忍不住嘬一下牙花子,“这七皇子,也真真是不晓事。”

七掌柜这次是无论如何不敢接话了——鉴宝阁几乎所有人,都知道是七皇子惹恼了陈太忠,人家才断绝了跟鉴宝阁的合作,但是……谁敢说呢?不要命了?

与此同时的白驼门内,杜无忌也跟方清之面面相觑。

好半天,方掌门才叹口气,“这雷之本源,可能是出自陈太忠吧?”

“几乎可以认定,”杜长老呲牙咧嘴地回答,“天下哪里来的那么多雷之本源?此前我还以为,陈太忠在玩平衡,现在看来,他的心思还在七皇子身上。”

方清之幽幽地叹口气,“看来你得多催一催真意宗了……浩然宗对陈太忠,果然是不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