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进击的猛犸

陈太忠既然这么说了,杜无忌也不敢再坚持,不过临走之际,他留下一句话来,“彭堂主现在叛逃到七皇子那里了,门中传下了必杀令,但是涉及皇族……有点麻烦。”

要不说杜真人就不是个好东西,只要有那么一丝机会,就要给别人添堵——对陈太忠来说,这当然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陈太忠闻言先是一愣,然后斜睥对方一眼,“跟我说这话干什么?你们答应了,要负责把人抓回来。”

“问题是,这不可能啊,”杜长老苦笑着一摊双手,“称派宗门和皇子发生冲突……后果我白驼门根本承担不起,想帮你也没办法啊……除非是真意上宗授权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着他,也不说话。

“真没办法,”杜长老继续解释,“以前本门也有天仙叛逃皇族的,为防驭兽秘术泄露,本门派出五名天仙上人,潜入对方阵营将人击杀,五名弟子也没再回来。”

陈太忠嘴巴一撇,“那这次你也可以派天仙死士啊。”

“话不是这么说的,”杜长老哭笑不得地解释,“此前发生过,皇族自然有了提防,那厮入的也是中州皇族地盘,没法往那里派死士,要不然跟开仗的性质也差不多了……至于把人带出来,那是难上加难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等了一等之后,他看一眼对方惶惑的样子,忍不住一摆手,“好了,你白驼门也就这点出息了,忙你的去吧。”

杜无忌不敢多说,点点头转身就走,心里却忍不住腹诽一句:我白驼门没出息,你也没好到哪里,堂堂的散修之怒,听说仇人入了皇家,岂不是一样干瞪眼?

他还真想错了,就在他离开翡翠谷半年之后,有消息传来,说天下商盟也在猛犸的集市设点了,还特意拜访了陈真人。

杜长老听到消息之后,忍不住摇摇头,陈太忠居然敢在皇族和左相之中玩平衡,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。

那一刻,他甚至觉得,自己确实是老了,没有年轻人的冲劲儿了。

当然,也有人并不觉得这是多大的问题,天下商盟虽然是左相的势力,但是既然冠之以商盟二字,当然也要强调其生意性质。

鉴宝阁听说此事之后,心里实在不是滋味,不过事已至此,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暗暗安慰自己:还好,那个集市的业务量不算太大。

紧接着,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天下商盟在中州的各分部中,竟然出现了“猛犸专柜”,由猛犸来销售它们从西疆带来的货物。

这绝对是风黄界历史上划时代的大事,兽族开始走进人类社会做生意了!

搁在以前,这是想都不敢想的,且不说兽族有没有那脑瓜和耐心,只说规则就不允许。

不过现今正是人兽和谐期,主旋律任何没有问题,天下商盟做事也到位,给这几只猛犸办了往来联络令牌。

这个令牌类似于地球上的外交豁免证件,就算是在人兽关系极为紧张的时候,也能保证持牌兽族的人身安全——兽身安全。

左相的势力办事,还真是大手笔,也有官府中人对此表示质疑,说既然是联络令牌,就该是搞消息传递,搞商业……这不合规矩啊。

哪个持有联络令牌的兽族,不做生意呢?天下商盟的人不屑地回答。

这也是实情,以往那些负责沟通的兽族,夹带一些私货来卖,实在太常见了。

人族使者也一样,去了兽族那里之后,贩卖自己携带的货物——在对方地盘行事,虽然有外交豁免权,但危险性依旧很高,不赚点小钱补贴一下,实在心里不平衡。

猛犸一族在中州,一共开了九个点,下一步的计划,是将买卖铺到东莽去——那里天下商盟的势力很强。

鉴宝阁的人一听,有点傻眼了:这尼玛不是胡闹吗?兽族在人类社会上规模地做生意?

严格来说,猛犸的商业行为,对鉴宝阁的损害并不是很大,鉴宝阁的主业是鉴宝和收购宝物,虽然也出售货物,但很少出售原材料,主要是出售成品。

可不管怎么说,兽族开始进军商场,就是了不得的大事,而它们选择的合作对象是天下商盟,这又是一件比较令皇族郁闷的事。

更别说猛犸们卖的原材料,普遍要比人族商家定的低一些,这对人族商家的市场,也是极大的冲击,亏得它们是跟天下商盟合作,否则没准都要被那些商家联合起来干掉。

其实天下商盟自己也觉得有点亏本,猛犸专柜出售的货物,都影响到了他们出货,不过据说总盟那里发话了,跟猛犸的合作,要从战略层面看待,不要计较些许灵石的损失。

有人问了,这猛犸是不是傻的,好不容易来人族社会卖东西,为啥卖得这么便宜呢?

这么想的人还真是错了,因为猛犸们觉得,己方已经是卖出了超高价格,少少地吃点小亏并不打紧——西雪高原前去收货的人族修者,给的价格还不到五分之一。

当然,人族修者也不是一味地要做奸商——虽然这是一大因素,但绝对不是全部因素,关键是跟兽族做生意,危险性太高,这些夯货经常为一点小事就翻脸,甚至可能没事找事。

鉴宝阁的人在猛犸集市上也有摊位,请教总部说,我们要不要跟猛犸接触一下,让它们也来咱们鉴宝阁设点?

这不是胡闹吗?总部一开始是呵斥他们:让猛犸鉴宝,亏你们敢想!

不过没过两天,总部又来了指示,说你们试探一下,看猛犸愿意不愿意来西疆鉴宝阁,开两三个专柜?

鉴宝阁在西疆的分店极多,两三个专柜,跟没设也差不多,纯粹是试探猛犸的态度,看它们是不是跟左相的势力有什么默契。

猛犸们眉开眼笑地答应了:开试点?好啊,没问题。

当天晚上,有人看到猛犸大妖将陈真人麾下一名男性中阶天仙请了去,胡吃海喝一顿。

第二天猛犸们变卦了,说两三个专柜不行,要开起码开二十个,要不我们就不开。

鉴宝阁考虑了一下,还是答应了,关键是双方的经营范围,重合得真的不多。

不过他们也因此注意到了一个人,没用多久,那人的底细就被他们翻了出来。

吴能生,蛊修,得了天蜈传承,元元老祖之徒,被西留公所网罗,在元元老祖被陈太忠斩杀之后,成为陈太忠门下行走。

鉴宝阁的情报能力,相当地强悍,他们主要是想知道,此人为猛犸出主意,是怀了什么心思,是否是左相的说客。

结果调查的结果显示,此人出身于草莽,又多受羁縻,偏偏饱读诗书,可能就是有点不平之心,对体制有较强的反感——他也是体制的受害者,所以反倒希望猛犸能多设专柜,造福普通人族修者。

毕竟猛犸卖出的东西,相对比较便宜,一定程度上,能压制某些既得利益集团谋取暴利。

这是小事,知道此人是天蜈传承之后,连西疆分部的大阁主都忍不住垂涎,“这样的人,竟然被陈太忠得了去,根本就是一个人形天才地宝……可惜啊可惜。”

不过人入陈太忠之手,他再是可惜也没用,除非真仙出手,否则人是抢不回来的。

就算真仙出手,陈太忠现在躲在猛犸的地盘,又可以随时进入翡翠谷避祸,真仙也要考虑一下,该如何面对猛犸妖王和神兽的压力。

想来想去,也只有白燕舞这样的巅峰真仙,随时可能直上九重天,而且在九重天上还有势力罩着的主儿,才可能对此人下手。

当然,燕舞仙子出手,就不仅仅是掳人的问题了,她甚至有能力将天蜈传承从那厮身体里剥离出来,随便赏赐给白家什么人——以后这就是白家专用了。

但是……大多事情都怕有但是,但是燕舞仙子出手,铁铁地是大欺小了,白家在九重天有势力,莫非浩然宗没有?

更别说她抢的是天蜈传承,须知天蜈一族也是在九重天的——大多好东西都是有出处的。

玄仙抢了天仙的东西,对天蜈来说,这可能无所谓,那是天仙福薄,不该得到。

但是玄仙抢了玉仙护着的天仙,而且那玉仙还是浩然宗的人,天蜈十有八九不会高兴——福运合该在此人身上了,你要硬抢,是不是不把我们天蜈放在眼里?

综上所述,指望白燕舞出关之后,去硬抢人,而得罪猛犸大妖、神兽麒麟、浩然宗加天蜈一族……别说她是巅峰玄仙,就是九重天的巅峰人仙,也得好好掂量一下。

所以大阁主真的是要多遗憾有多遗憾了。

然而没过多久,另一则消息传来,大阁主甚至都顾不得遗憾这种小事了,“我艹……这尼玛陈太忠,真的是要跟咱鉴宝阁撇清关系了?”

“你们西疆分部,怎么把事情搞得一团糟?”就在此刻,门外传来一声冷哼,“都是尸位素餐之辈吗?”

“凤鸣长老,”大阁主吓得刷地站起了身子,“您……您怎么来了?”

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总部的准证白凤鸣,他冷哼一声,一脸的阴沉,抬脚迈进来,“天下商盟要拍卖雷之本源……我怎么敢不来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