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师恩

因为七掌柜有事要办,杜真人不得不随着他离开——他真没有勇气直面陈太忠。

一个月后,两人卷土重来,可惜的是,陈太忠依旧不在。

两个月后,两人再度前来,这样的情况,足足持续了四个月……

这天,他们终于见到了陈太忠。

陈太忠一脸的风尘之色,不过看起来心情还不错,他甚至先设宴款待了这两位一下,“以前的恩怨不提,既然来了,你们是客,我是主人,总是要招待一番。”

杜无忌勉力笑一笑,“看来陈真人此行,收获不小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不过是浩然宗的一些事情罢了,杜真人不要多想。”

杜无忌吃了一顿饭,不过酒桌上谈的都是一些风黄界的逸闻趣事,比如说魔修是怎么被围剿的,基本上没他发挥的余地,很是有点淡而无味。

酒席撤下去之后,就要谈正事了。

杜无忌实在有点沉不住气,直接发话了,“陈真人,大家都知道浩然派有升门之心,对于门中的下派,我还有些影响力,可否私下一谈?”

七掌柜马上回应,“陈真人准备的酒,实在好喝,我现在有点不胜酒力,要先歇一歇。”

不待双方回应,他已经抽身走人了,要不说此人能在强手众多的鉴宝阁脱颖而出,这察言观色的本事,果然了得。

陈太忠看杜真人一眼,叹口气摇摇头,“老杜,你这个人其他毛病没有,就是太自以为是,你以为,我真的在意几个下派吗?”

杜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,心说你不在意的话,又怎么肯答应见我?

所以他很干脆地回答,“我是要把成贤上人带回去的,该下的功夫,肯定会下到,陈真人也不用担心什么,这些题外话就莫要说了。”

合着他以为陈太忠这么说,是要通过表示不屑,来争取最大收获。

“看看,又是自以为是,”陈太忠一抬手,无奈地指一指对方,“我说的根本就不是题外话,雪峰观有下派吗?青云观有下派吗?”

“啊?”杜无忌闻言,登时傻眼,雪峰观和青云观没有下派,他是知道的,但是那两家的功法别出机杼传承久远,是以没有下派。

他看陈太忠的模样,知道对方应该没有撒谎——此刻也没什么外人,撒谎有意义吗?

愣了好一阵,他才半信半疑地发问,“果真如此?”

“我伸手就能捏死你,骗你,有那个必要吗?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“说你自以为是都是轻的,脑子就不够用!”

“可是……”杜无忌可是了好半天,才艰涩地发话,“可是气修跟雪峰观和青云观,不一样啊……气修是可以有下派的。”

气修传承也久远,功法也独特,但是气修是修者流派的一个大类,兼收其他下派是很正常的,气修的鼎盛时期,称宗门派都不止一个,麾下的下门也不少。

陈太忠不屑地撇一撇嘴,“浩然宗有下门和下派吗?”

杜无忌登时语塞,好半天才长叹一声,并没有说话。

“后悔了吧?”陈太忠笑吟吟地看着他,心里是异常地畅快,他最喜欢看到自己的敌人失落的样子了,“当初就不该找碴惹我,对吧?”

“啧,”杜无忌咂巴一下嘴巴,随即重重地点点头,又叹口气,“唉。”

对方直接猜到了发生冲突的本质,他又如何能否认?

陈太忠见他不说话,自己就也不说话,只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对方,欣赏着那失落的表情。

“唉,真是自以为是啊,”杜无忌又是重重地一叹,“早知今日……你怎么不早说呢?”

陈太忠笑了,是被这混蛋逻辑气的,“事前你问我了吗?”

这才是无妄之灾,还是自找的!杜无忌想到自己还极力支持给浩然派添堵,心里这个后悔,就别提了:当初两家在幽冥界,配合得还是很不错的。

若是早知道浩然派的志向,他怎么还会多此一举,凭空为本门多添个仇家?

不过,争夺下派这种事,都是存乎于心的,提前说破是不可能的,他为自己找个理由,心里才好受了点,“那算我糊涂,这样……我怎么做才能将项成贤带回去?”

陈太忠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,“你问我?是你找过来的。”

“我是想介绍几个下派,让你们多沟通一下,”杜无忌苦着脸回答。

陈太忠并没有回答,只是淡淡地看着他:你继续说。

“成贤肯定是不会答应引见下派的,”杜长老愁眉苦脸地发话,这一点,他已经从项成贤口中确认了,“他还有大好前程,还要珍惜羽毛,我这个老朽,已经没什么可以珍惜的了,那么,这种不要脸的事,就是我来做吧,还望陈真人体谅则个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眉头低垂,要多伤心有多伤心,要多颓废有多颓废。

“你俩谁要脸谁不要脸,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自怨自艾,“想把人带走?可以,说你能付出什么吧。”

事实上,他抓项成贤回来,并没有别的目的,只是给吴能生出口气,结果吴上人偏偏没有报复对方的强烈欲望。

想到这白驼门的后备掌门在自己手里,也算是对某些势力的警告,他才没有处理。

否则的话,他早就该杀就杀,该放就放了。

“我能介绍几个下派资源给你,”杜长老还真没准备别的,而且他能拿得出手的资源,想必陈太忠也不会稀罕,“要不……地磁元气石?”

现在整个西疆都知道,地磁元气石对浩然派而言,那就是硬通货,比灵石还好用。

虽然这东西大家也都有用,但是想打动浩然派,别的东西不好使啊。

“有多少?”陈太忠果然比较感兴趣。

然而,当他得知具体数量之后,就失去了兴趣,根本没有多少嘛。

杜无忌又苦苦哀求,说可以保证三个下派来投,又说加上跟你关系不错的血灵派,浩然门就能有四个下派了,对初次升门的宗派来说,也算很有面子了。

陈太忠依旧不感兴趣,不过想来想去,他终于想到一点,“我浩然派升门,地方肯定要扩展,真意上宗也允了我几个郡,到时候,浩然门的地方,是要连成一片的,不能出现飞地。”

“经过的下派,交给我来协调了,”杜无忌真的是病急乱投医了,闻言登时就拍胸脯,“具体在哪儿?”

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“这个……具体在哪儿,还没商量,我一直比较忙。”

这尼玛才是,杜长老的嘴角也抽动一下,犹豫一下他发问,“那我来跟上宗商谈?”

陈太忠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,“你会尽心吗?”

“肯定尽心,”杜无忌恨不得把心窝子掏出来,他拍着胸脯保证,“若是你不满意,我就去再谈,只要你肯授权与我。”

陈太忠看着他就笑,“没想到下派升门,上门反倒是要帮着争取条件,真是……呵呵。”

杜无忌被他笑得老脸一红,这种事确实挺奇葩的,但是问题的关键是……他有选择吗?

静了静心,他才发话,“我是着急解救……带走成贤,你要笑,那也随你。”

“你先去谈吧,”陈太忠不置可否地回答,“涉及到的门派,通知他们速速搬迁,不要搞得大家难看。”

杜长老想一想,然后才回答,“能不搬迁吗?做你的下派。”

对很多门派来说,宗门根基大于一切,比如说以前的蓝翔派,现在的浩然派,传承太久了,根子就扎在那里,谁管这一片,就认谁是上门,搬不走的。

当然,对于那些时日尚短的新兴门派,这就不是多严重的事了,无非是找块地方安身立命,看上门不顺眼,就直接搬了。

陈太忠想一想,勉为其难地点点头,“争取让他们搬吧,不过……你也可以试一试,把其他宗门的下派,划到我的地盘里,你就好坐山观虎斗了。”

杜无忌的潜意识里,还真有这个念头,挑唆其他门派跟浩然派争斗,不过他被陈太忠吓破胆了,闻听对方连这种话都说出来,只能干笑一声,“我当然不会这么做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一笑,“是吗?”

“肯定不会,”杜真人异常干脆地点点头,本来就没胆,又受到了警告,他怎么还敢瞎惦记?

顿了一顿,他又试探着发话,“这需要一段时间,交涉期间,项成贤能回去吗?反正我不可能骗你。”

他是真不敢再玩花样了,须知陈太忠现在实在是太强势了,去白驼门堵门,根本一点问题都没有,人家只欠缺理由。

杜无忌当然不会蠢到把人带走之后,再给对方制造一个发飙的机会。

可是陈太忠并不这么看,他也知道,对方应该不敢玩什么花样,可是你上嘴皮碰一碰下嘴皮,就要把人带走,天底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儿?

“我是很不喜欢麻烦的,”他懒洋洋地发话,“项成贤先老实呆在这里吧,至于他什么时候回去……你先把你的事情办好,然后再商量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