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小人长戚戚

陈太忠对鉴宝阁的生疏,根本不是令人觉得,而是赤裸裸地摆在了脸上。

上一次鉴宝阁来人求见,他根本就不见,此后鉴宝阁的人员天天上门,也一直见不到他。

陈太忠一听这话,就有点呛了,“我见你们干啥?幽冥界集市的事儿,你不知道?”

“这关我们鉴宝阁啥事啊,”七掌柜闻言,登时就叫了起来。

他其实心里很明白,陈太忠为什么不给鉴宝阁好脸色,但是不能自己说出来。

到了现在,他才能接话,“在集市上惹事的是七皇子,跟我鉴宝阁有什么关系?鉴宝阁在集市上还开着分店呢。”

“曾经……开着分店!”陈太忠将“曾经”二字咬得极为响亮,鉴宝阁若是此刻还开着分店,也能居中跟七皇子说合一下。

“现在人少了,当然没必要开了,这你也是知道的,”七掌柜叫苦连天,陈太忠的集市最火爆的时候,还是刚打完位面战争的时候,那时候有大量的来历不明的东西流通。

随着幽冥界战争的胜利,那种无序的状态渐渐地结束了,谁还会没事往黑市上跑?

现在集市交易的,也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,比如说偷来的矿产之类的,数量还不少,毕竟陈太忠的黑市,是幽冥界数一数二的保险地段,不用担心黑吃黑。

不过数量虽然不少,人流量却不算大,销赃的和收赃的基本上就那么几波人,新手进入,也有老手挣够了退出。

但是不管新手还是老手,他们的目标都很明确,自然是用不到鉴宝阁出面,鉴宝阁的生意大幅下滑,当然就要收摊了,只有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,去那里临时摆摊一天。

而且七掌柜必须强调一点,“鉴宝阁是皇族的,却不是七皇子的,我们也没资格协调这一层关系,就像七皇子也无权命令我们做什么。”

“随便你说吧,”陈太忠哼一声,也懒得跟他计较,“那就这样好了,咱们以前的交易,该执行的必须执行,没有进行的交易,也就不用执行了。”

“这才叫冤枉,”七掌柜大声喊冤,然后又问一句,“真意宗的物资,我们继续帮你管理,九幽阴水的交易,也能继续进行吧?”

“后者就不用了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,“物资你帮我管理,我不让你吃亏,但是洞府我浩然派也要接着用,打平了……九幽阴水,我也不多了。”

“别介啊,”七掌柜是真的急了,元气石换九幽阴水的事,他一直在操作,因为这元气石是随挖随换,还有不少得上交到官府,鉴宝阁把这当做一个细水长流的买卖来做。

当听到陈太忠拒绝见鉴宝阁的人,阁中的第一反应就是:坏了,这九幽阴水的交易,怕是进行不下去了!

帮陈太忠管理从真意宗得到的物资,这肯定能继续进行——陈太忠做不了这个,做为回报,洞府也必须要往外出租,但是九幽阴水的交易,真的是危险。

所以鉴宝阁屡试不果之后,将七掌柜派了过来,希望不要因为七皇子的事,两家弄得生分了。

果不其然,陈太忠的反应,一如他们所料,连细节都一模一样。

不过七掌柜也是干脆之人,知道跟此人绕圈子,是很不明智的行为,所以很痛快地发话,“这么说吧,你希望我们鉴宝阁怎么做,才能继续合作?”

“那简单啊,”陈太忠慢条斯理地回答,“把七皇子给我抓过来,待我……”

“这不可能,”七掌柜断然摇头,直接打断了他的话,“陈真人,咱们还是谈一点现实的东西,你若是敢杀了七皇子,皇族不可能跟你干休的!而且……七皇子其实也是被人蒙蔽的。”

堂堂七皇子,竟然会路过一个黑市,而且还进去交易,并且动手打架,这里面的巧合太多,是人就能想到有蹊跷。

不过陈太忠懒得管这些因果,“他是不是被蒙蔽,跟我一块下灵的关系都没有,我只知道,他在我的集市上撒野了,昔日燕舞仙子在集市,也没有做出这等事来……对了,这可是燕舞仙子驻足过的地方,七皇子如此撒野,真的不考虑后果?”

他跟白燕舞的关系,实在说不上好,但是既然能利用一下,为什么不利用呢?

“燕舞仙子恐怕不会为真人出头吧?”七掌柜苦笑一声,白燕舞不动手对付你陈太忠,就算好的了,怎么可能因为你而惩治自家子弟?

所以他不惧对方威胁,而是很耐心地关说,“陈真人,咱们的合作面是非常广的,我鉴宝阁还有其他的宝物,合则两利……你再考虑一下吧?”

他没说不合则会如何,但是多少有点那个意思,只不过他也怕陈太忠翻脸,不敢多说。

“只有你鉴宝阁有宝物吗?”陈太忠不屑地一笑,“把七皇子送过来,否则合作的事,也不用再谈了。”

嗯?七掌柜狐疑地看他一眼,他心里也早有怀疑,陈太忠手上,是不是还有什么好东西——不光他这么认为,鉴宝阁的人都这么认为。

正是因为如此,鉴宝阁真不想跟此人断了合作,九幽阴水已经是很宝贵了,万一还有其他,那就更亏了。

七掌柜的眼珠转一转,出声发问,“真人还有什么宝物,可否见告?”

陈太忠微微一摇头,“我没兴趣跟你说,老七啊,要是没别的事,你就可以走了,要不……喝一顿酒也行,我这儿还剩了点白凤鸣给的皇家特供。”

“还有个事儿,”七掌柜犹豫一下发话,“杜无忌想见你一面,谈一谈赎回项成贤,他希望你能保证他的安全。”

“我见了面绝对捏死那混球,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“那天是给真意宗面子,懒得动手,他还想见我……不是找死吗?”

七掌柜微微摇头,左右看一看——虽然四周其实没人,然后他身子前探,压低了声音发话,“他可以允你几个下派……待你浩然派升门之后。”

“啊?”陈太忠听了这话,还真的吃了一惊,他饱读诗书——玉简,当然知道下派升门之后,应该做点什么。

事实上,吴能生已经将自己劝说不果的事情,告诉了陈真人——虽然陈真人没有授意他做此事,但是他在这一方面下了工夫,当然希望真人知晓。

陈太忠其实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,甚至他有点哭笑不得,因为他猜到了:这或许才是白驼门暗下阴手的原因。

但是天地良心,他真没有收什么下派的心思,陈太忠太清楚自己的性情了:收了下派,未必狠得下心去剥削,正经是下派遇到麻烦,浩然门不可能不管。

他也知道这样的想法不对,当保姆实在太累,但是没办法,他就是这么个人,眼里就见不得自家人被欺负。

所以他真没有这想法,气修想要崛起,还是要在自家身上多下功夫,下派什么的,都是浮云——青云观和雪峰观也是称门宗派,人家也没下派不是?

不过,想到项成贤死活不肯答应跟下派沟通,反倒是杜长老巴巴地凑了上来,他觉得这事儿也有点好玩,于是想一想之后,他微微颔首。

“行,我给老七你这个面子,不过你告诉那老狗,最好本分点,我跟血沙侯郑亘昭也能谈判,前提是……那厮在谈判过程中,没有对我不敬。”

七掌柜这才知道,原来血沙侯在覆灭之前,还有这样一桩隐秘。

不过他所托之事,基本上也完成了,于是站起身告辞,说你的意见,我一定会反馈给总部,但是总部是不是答应,就不是我所能左右的了。

陈太忠一摆手,说出了一句令对方恼怒不已的话,“我知道你人微言轻,不会怪你。”

以七掌柜的涵养,离开的时候,脸上也有点发烫。

一个月之后,七掌柜和杜无忌再次来到了猛犸集市——杜长老知道陈太忠口碑不错,但是涉及到自家的性命,小心一点是很正常的,所以他邀请七掌柜前来,做个见证。

非常遗憾的是,陈太忠不在,一名男性的中阶天仙接待了他俩,此人为陈真人门下行走,说陈真人外出了,具体回来的时间待定。

以杜长老的性子,就是要坐等了,但是七掌柜不答应,他每天多少事呢,于是他表示,我们也可以见见纯良真人。

少谷主在翡翠谷里,我们联系不上,中阶天仙很干脆地回答:除非集市里出了问题,它是不会现身的。

吴能生其实在说谎,他心里很清楚,陈真人是和少谷主一起离开的,是去中州找一处地方——很重要的地方。

不过这话不能跟对方讲,否则的话,己方两真人都不在,虽然附近也有猛犸大妖镇场子,但总是可能让对方生出铤而走险的心思。

他甚至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建议:要不两位在集市里整点事儿出来?

七掌柜哪里敢整事儿?他就没那实力,杜真人倒是基本上具备这能力,但是一旦整事,且不说他能不能从猛犸大妖手里,逃出西雪高原,只说陈太忠定然会报复,他就不敢冒这个险。

总算还好,杜无忌见到了项成贤,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之下,师徒俩也只有抱头痛哭的份儿,不过杜真人安慰徒儿:你一定要坚强,挺住了,为师绝对会把你救出来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