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岁月如梭

做不到?吴能生咧嘴笑一笑,这原本在他的想像中,既然是一门的候选掌门,又怎么能没有坚定的心性?

不过他也不在意,太轻松的事情,做起来哪里有挑战性?

于是他又问一句,“你确定做出这个选择?哪怕陈真人要报复你?”

“确定,”项成贤淡淡地吐出两个字,然后紧闭双唇,打定主意不再说话了。

“呵呵,”吴能生轻笑一声,一脸的雍容,“慷慨就义易,从容赴死难,我会向陈真人建议,不杀你也不伤你……只留你在西雪高原做客三五百年,好叫大家知道项上人的铮铮铁骨。”

这话煞是阴损,在这种灵气贫瘠的地方,项上人又是修为被制,根本不可能有半分修炼的可能,三五百年之后,就算将人放出去,寿数无几不说,数百年没有活动过的身子骨,想要恢复昔日的修为,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

那时的项成贤,铁定是无缘悟真了。

一个修炼的天才,被人生生地压制住,只能苦苦地捱着西雪高原上的风霜。

其间,他或者还会收到其他人不住晋阶的消息——比如说郝明秀悟真之类的,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昔日同门的精进,看着沧海桑田的变化,看着自身一点一点老去,却不能做任何事情。

对修者来说,数遍风黄界的酷刑,也莫过于此。

而且“铮铮铁骨”四个字,也不是什么好话,吴能生是说:我们将白驼门的未来掌门捉了来,囚禁了起来,让整个风黄界看你的笑话!

项成贤固然是极有城府,听到这话,也忍不住咬牙切齿地回答,“阁下好算计。”

吴能生却还是那副傲气的样子,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算计什么的,谈不上,我也不忍心伤你,只是希望将项上人对门派的忠诚,传得天下皆知,我最是敬重这样的真汉子。”

这话真的是太阴损了,让人忍不住生出揍他的冲动。

项成贤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咬牙切齿地回答,“那也……随你。”

不过下一刻,他还是流露出了些许的愤怒,“如此大恩大德,项某人没齿难忘,敢问阁下,可否赐下名姓,好让项某人日日感激?”

“卑微之人,岂敢牢项掌门挂念?”吴能生哈哈一笑,站起身离开了。

项上人并没有动作,只是呆呆地注视着前方,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一时间,他只觉得一阵透骨的寒意袭来,仿佛连思维都被冻住了。

未过几日,前来集市的行商传来消息,白驼门从幽冥界捉回一批弟子,直接在门中斩杀了,并且公布了名单,罪名是他们在异位面行为不检点,有损白驼名声。

这却是方清之早就答应陈太忠的,他若是敢应承了不做,陈某人分分钟就能回到白驼门附近埋伏去,青罡门就是最好的样板。

但是然而可是,还是有一个比较糟糕的消息:没有捉住彭堂主,此人……跑了!

是偶然吗?陈太忠从翡翠谷出来之后,得到了这个消息,他寻思一下,就令人传出消息,万枚极品灵石,悬赏彭上人下落,拿来人头的,赏五万极灵。

事实上,他并不是很看重彭上人的人头,不过是需要表现出一种态度:我陈某人的脸,不是那么好打的。

也有一些散修,赶来了集市,都是幽冥界集市被杀修者的家属,他们的要求也很简单:株连凶手的同族。

这些都是小意思,那么多彭家族人被关着,想杀几个杀几个,人必须当场杀死,人头倒是可以带走——这也是防着别人冒名顶替,来救援彭家人,毕竟风黄界没有身份证联网这一说。

事实证明,来杀彭家人的,可不仅仅是幽冥界死者的家属,西疆也有几个家族,深受彭堂主之害,他们找来之后发问:我们能不能也杀几个?

得罪的人多了,就是这样的下场。

这当然不是问题。

对陈太忠来说,负面的消息也有,比如说……鹏族试图来找场子,解救彭家一族。

但是猛犸毫不犹豫地挡驾了:我们的地盘,你们不要随便进入。

猛犸一族,跟鹏族的关系,实在是说不上好。

不过鹏族解救的欲望,也不是很强,问了一句之后,发现猛犸不肯答应,也就不再提了——毕竟彭堂主只是鹏族收养的人族弃婴,至于彭堂主的族人,那就更远了。

令陈太忠窝心的是,鉴宝阁来人,请求相见,还是他不认识的一个人。

他直接回绝了,“不见,我在翡翠谷种田,正种到关键时刻,不是哪个阿猫阿狗,都有资格见我的。”

其实麒麟草的种植,已经大获成功,眼下有些花已经开始凋敝,正在结出果实。

纯良对此兴奋异常,在第一颗麒麟草种子成熟的时候,它甚至自己买单,当天请猛犸一族看电影的包场。

为了图个好口彩,它特地点了一部片子,叫做《烈火中永生》。

但是看电影的是一群猛犸,完全不懂得欣赏,从头看到尾,也没有看到什么火系神通,电影结束之际,忍不住大喊“退票”什么的。

然后它们才发现,合着自己是没买票,于是又抱怨少谷主不厚道。

“白吃枣还嫌核大?”纯良气得大叫,不过紧接着,它就又笑了,“这样也不错,起码宝草种植成功之日,猛犸们都很激动……”

宝草一旦种植成功,陈太忠肩头的事就少了不少,可以放下心思,躲在通天塔里修炼了。

不过这次,他也没有埋头修炼,而是时不时地出来一下,了解一下幽冥界的集市发展,和浩然派地盘上发生的事情。

果然不出他的所料,陈某人在血洗血沙侯之后,又干脆利索地杀上白驼门,带走了彭姓一族,还掳走了残雪双柱中的项成贤,这消息在很短的时间之内,就传开了。

谁也没有想到,散修之怒蛰伏十余年之后,会如此强势地出现在大家面前,作风冷酷不说,手段也极为血腥——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就是灭族,血沙侯郑家、白驼门彭家……

幽冥界的集市,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重新开张了,秩序是前所未有的好——起码计可乘接手集市之后,以此刻的秩序最佳。

浩然派这边也一样,很多莫名其妙的活跃人物,逐渐不见了去向,而很多上人路过浩然派地盘的时候,都会提前向浩然派打招呼。

没办法,陈真人一出手,必然是灭人满门,谁也不想路过一下某处,就被可能的麻烦缠身——无非就是报备一下,有啥呢?

甚至连猛犸的集市,秩序都好了不少,以前猛犸管理得就不错,但是很多兽修天生就是暴躁脾气,火气上来之后,二话不说先动手。

现在诸多兽修意识到,合着集市除了有猛犸的股份,还有一个股东叫陈太忠,这厮不但手段狠辣,也是藏身在附近。

那可是能将一个侯爵的势力,活生生拔起的主儿啊。

一转眼,又是半个月过去了,陈太忠收到了来自外界的同心牌信息,走出翡翠谷看一看。

原来是鉴宝阁又来人了,来的是七掌柜,何明伟知道,这掌柜跟陈真人交情不错,虽然陈真人回来之后,表现得对鉴宝阁很不满意,但通知一下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陈太忠一听说是七掌柜,就决定见一见。

他一见到对方就乐了,“呦呵,巅峰天仙了,只差临门一脚了,恭喜!”

七掌柜表现出的,是九级天仙的修为,而且不是才入九级,感觉是距离九级巅峰也不远了。

他闻言笑一笑,合不拢嘴的样子,“还得稳固一下境界,距离悟真还很远,倒是要感谢陈真人……送我好大的功劳。”

“那是你应得的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摆一摆手,“对了,我通知你一声,以后的物资,不要送到这儿了,直接送往浩然派。”

他跟官府战的第七场,涉及了很大一块收入,而且这收入一直在稳定流入,毕竟开发一个位面,是一件长期的事情,哪怕是破坏性开发。

每三年的头上,鉴宝阁要运送一批货过来,双方画押签收。

“送往浩然派?”七掌柜登时愕然,然后才想起了什么,笑着一拱手,“尚未恭喜陈真人大仇得报,现在的浩然派,也是一派兴旺景象,看来升门不远矣。”

陈真人的血腥手段一出,浩然派地盘的牛鬼蛇神四散逃窜,门派安全了,收获当然就可以往派里送了。

“有什么可喜的?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一摆手,“最高兴的,还不是你们皇族?”

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,杀掉的血沙侯,对皇族来说,都是一个极好的消息。

要知道,在他的报复行动中,左相一方,死了五个真人,血沙侯亡命潜逃,想必也不会再出现了,唯一活下来的一个真人,还被弄成了白痴,目前正在被异族夺舍中。

陈太忠拔掉左相的一颗重要棋子,这还不是单纯地减少,形势是此消彼长,皇族应该乐得合不拢嘴才对。

七掌柜犹豫一下,试探着发问,“那我怎么觉得,你对我鉴宝阁,有了些生疏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