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下派之争

陈太忠回到集市之后,正看到何明伟在禁区里修炼,小伙子的二级天仙已经稳稳的了,却还在日夜不辍地修炼。

浩然双娇一看,心里登时有了种危机感,二话不说进入禁区修炼去了。

陈太忠将一干俘虏丢给了何明伟,吩咐他将人看好。

何明伟闭关修炼,正修炼到无所事事的地步,闻言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。

纯良心系自家的宝草,看到陈太忠将一切事情安排妥当,忙不迭扯着他进了翡翠谷。

如此一来,吴能生倒是闲下了,于是他找到项成贤聊天。

项成贤对这些变故,颇有一点接受不了,原本他是白驼门的后起之秀,是接任掌门的大热门,前不久他觉得时机成熟了,于是轻松晋阶,打算在三十到五十年之内,破境悟真。

到那个时候,他真的可以考虑向上宗报备掌门候选人,甚至可以申请出任副掌门,一如上宗副宗主权赋槽。

但是陈太忠的行动,将他所有的算计都打乱了,要知道在他的计划中,他应该是偶尔在门里出现,刷一下存在感,大多数时间用来修炼。

可是被抓到这贫瘠之地,他哪里还有条件再修炼?

西雪高原真的是非常贫瘠的,陈太忠圈定的禁区里,也没有任何的灵地,只是仗着面积大,弄几个大型的聚灵阵,勉强供应气修的天仙修炼。

就算这样,修行过程中,还要投入不少的灵石,不过陈真人所图甚大,这点负担,还是承受得起的。

可是对项成贤来说,这里真的是一无是处——别说他被封禁了修为,就算没有被封禁,只要不进禁区,他真的找不到一个可以让他修炼和提高的地方。

项上人心里的愤懑,可想而知。

没错,他现今还不到一千岁,还有大把的时间冲击玉仙境界——这也是门中看好他的原因之一,但就是那句话了,地主家也没有余粮,晋阶这种事,是赶早不赶晚的。

晋阶玉仙就是终极目标了吗?那当然不可能,能悟真的修者,都有一颗证真的心!

在这种前提下,项成贤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耽误时间,他想悟真,更想证真——前者对他来说,基本上没什么难度了,他对后者就越发地期待了起来。

然而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他被人捉了来,捉到了一片贫瘠之地,灵气极其稀少,生死都不能保障,更别说证真了。

若是耽误得久了,连悟真都可能只是一个奢望了。

在西雪高原呆了三日,天降大雪,因为被下了禁制,他不能调用灵气,在这样的天气中,他高阶天仙的修为,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丝寒意。

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项成贤感受不到一丁点的诗情画意,这样的雪,在西疆是极为罕见的,除开那些吟咏的诗句不提,也是悟道的好机会。

但是项上人的心里,只有浓浓的哀伤:真的……就是这样了吗?

他心里非常清楚,自己被捉到了猛犸的集市,这样的地方,别说是白驼门了,就算真意宗想伸手过来,也必须要考虑猛犸的感受。

就在此刻,他身边传来一阵热气的波动,一个人挨着他的身子坐了下来。

来的是吴能生,他坐着看了一阵之后,由衷地感叹一声,“好美,西雪高原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项成贤觉得跟这厮没什么话说,自顾自地站起身来,“吴上人觉得美,那便是了……您慢慢地欣赏吧。”

曾几何时,他还看不起宗门外的高阶天仙,不成想,现在他居然要对一个中阶天仙,用“您”这样的敬语了。

项上人心里的哀伤,逆流成河。

“欣赏不了吗?”吴能生轻笑一声,“换给我也是,心里有事,谁能欣赏得了?”

项上人的身子一滞,心说我知道你就不会随便来发感慨。

虽然被俘的时间不长,但是他跟吴能生接触的时间不短,知道这家伙不会无的放矢,行止之间必然是有目的的,他甚至对此人生出了招揽之心——人才难得。

不过现在说那些,有点为时过早,所以他只是停下来,想听听对方要说什么。

偏生地,吴能生这厮有些促狭,见他这副模样,笑着问一句,“项掌门想听我说话?”

“项掌门”三字,不过是大家平日的戏称,项某人距离掌门之位尚远,不过这并不妨碍大家开他的玩笑,反正他也无力阻拦。

项成贤倒也习惯了,于是勉力一笑,“说不说在吴上人,我只是阶下囚罢了。”

“这可是你说的,”吴能生面色一整,缓缓发话,“陈真人本来想废了你的修为的。”

“唔,”项成贤点点头,脸上波澜不惊,表示这消息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。

“但是你既然是准掌门,总还有几分用处,”吴能生笑着发话。

项成贤不为所动,这种吊胃口的事儿,他以前也做过不少,所以很明白地表示,“你直说好了,我还有什么用处。”

“呵呵,”吴能生轻笑一声,“对聪明人,我不多说了,你冒犯了陈真人,本来就该诛杀的,现在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……你能帮浩然门抢几个下派?”

冒犯陈真人,当然该诛杀,这基本上也算得上风黄界的一条铁律了,起码到现在为止,除了白燕舞,还真没听说过,有谁逃过了陈太忠的报复。

不过项成贤早有思想准备,闻言只是淡淡地一笑,不无自嘲地发话,“果然是为了下派,看来我还有点用啊。”

瓜分下派,这是升门绝对绕不过去的问题。

理论上讲,一个下派升门,是要脱离原来的上门的,而上门肯定要对它进行打压——别的不说,只说该派以后不受上门管辖,会减弱上门的势力,就逃不脱被打压的宿命。

在打压下升门之后,鸟枪换炮的下派,当然会“重重回报”原来的上门,他们最该做的,就是抢夺原来上门所管理的其他下派。

既然是升门了,怎么能没几个下派?

抢夺其他称门宗派的下派,也是可以的,但是没谁会傻到那一步,那是平白为自家树敌,加上原来所属的上门,会面临最少两家称门宗派的夹击。

而且,不排除有其他上门看不顺眼,也来帮忙的可能。

新近升门的势力,怎么可能应对了这样的局面?

所以不管甘心不甘心,升门之后,该势力只能强夺原来上门所管辖的下派——反正矛盾早就有了,也不差再多一点。

事实上,白驼门明知陈太忠不好惹,还要去变着法儿添堵,也是担心浩然派升门之后,会抢夺白驼门的下派。

白驼门身为西疆七大称门宗派之一,是四门两观一谷中下派最多的,但是对他们来说,每一个下派都弥足珍贵。

因为他们是以驭兽为主的门派,不管在什么位面,养育强大的战宠都是很费钱的。

白驼门所培养的灵兽和兽修,倒是不怎么花灵石,但是相较人类修者,它们对血食的需求量非常大,白驼门那么多下派,有的负责提供灵石,有的负责提供血食。

就算这样,门中也不能无限扩大灵兽的培养——因为供应不起啊。

这种情况下,再多的下派,白驼门也不会嫌多,眼下浩然派有升门之意也就罢了,想到其他下派也可能被抢夺,白驼门真的是不能忍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七皇子才被人撺掇着去了集市,有鹏族背景的彭堂主,才会悍然出手。

但是白驼门做这些,最大的目的,还是希望别的势力插手进来,干涉浩然派升门的事宜。

事实上,白驼三真人并不认为,这么做就能阻止浩然派升门——陈太忠那厮委实太过逆天。

不过,能拖慢浩然派升门的脚步,令其在升门过程中遭受一些损失,得罪一些大势力,那么待浩然派升为浩然门,也就未必有多少心气,去抢夺很多下派了。

项成贤是被当做掌门苗子培养的,对这些事情的因果,实在太清楚了,所以在听到吴能生的话之后,才会显出那一副表情。

两个上门对下派的争夺,可以使用多种形式,有强拉的,也有打感情牌的,更有反间之类的计谋,数不胜数。

项成贤身为残雪双柱之一,大名鼎鼎的掌门有力接班人,在很多下派中,话语权比较强——其实他只要表现出对下派的选择投靠无所谓,就能打消很多下派的顾虑。

吴能生见他识破自己的心思,却也不在意,只是很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陈真人捉你回来,其实是要为我报仇的,我不过是为他分忧,给你指条明路。”

是这样吗?项成贤狐疑地看他一眼,又转头看向前方,伸出手来,任由几片洁白的雪花落入手中,转眼间化作清澈的小水珠。

他也不说话,就呆呆地看着手里的水珠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不多时,他手上的水珠逐渐增多,弥漫做一片水渍。

良久,他轻叹一声,“阁下好口才,不知可否见告姓名?”

吴能生笑一笑,“既知陈真人,何须在意我这蝼蚁?”

“蝼蚁吗?”项成贤也笑一笑,眉眼间是抹不去的幽怨。

下一刻,一缕坚定之色,浮现在他脸上,他轻轻地吐出四个字,“我做不到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