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方掌门发飙

杜无忌闻言,越发地愣住了,“掌门你是上宗认可的,你汇报,当然比我要强。”

“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到真人这个程度的,”方清之抬手一指对方,瞪着眼睛大骂,“能蠢到你这种程度,也算难得了!”

“我问你,你是不是认为,项成贤有资格做候补掌门或者副掌门了,就像权赋槽那样?”

大长老闻言,也不高兴了,“不过是一些妄人以讹传讹罢了,这个时候,你堂堂的掌门,居然要计较这种事?”

“我他妈跟你计较不过来,”方清之气得脏话直接出口,他实在太生气了,“我就问你,本门的准掌门被陈太忠抓走了,你上报到上宗,是想要救他,还是要害他?”

“我去!”大长老听了这话,才反应过来,狠狠一拍脑门,“上宗对下门的防备之心,那真不是白说的,还是方掌门你想得多。”

“是你太蠢!”方清之毫不留情地回击他一句。

因果在那里明摆着:杜无忌之所以火冒三丈,觉得无法忍受,正是因为准掌门这三个字,这不但破坏了白驼门的发展规划,还是对上门赤裸裸的打脸行为。

若是换个天仙弟子,大长老的反应就会小很多,这样的区别对待是必然的。

但是消息汇报给上宗,那却是截然相反,姑且不考虑动手的是陈太忠这一因素,只说下门的天仙被掳走了,向上宗求援这一情况。

若被掳走的是普通弟子,上宗或者会过问,但是被掳走的是可能接替掌门的弟子,上宗反而会生出一些别的心思——除非这准掌门是报备了的,或者是上宗所青睐的。

项成贤是白驼门土生土长的弟子,也没有报备掌门候选人,那么在上宗看来,此人远不如从真意宗出走的方家可靠,一旦接到求援,上宗没准会考虑,怎么才能让陈太忠干掉此人。

方清之将这一层关系看得明明白白,是以才会痛骂大长老——不过这也说明,方某人是真的在用心经营白驼门,并没有借此打击自己儿子的竞争对手。

杜无忌反应过来之后,心里有点惭愧,但他还是不肯放弃救助自己的弟子,“方掌门,那您可以邀请方啸钦真人等,一同解救……”

“我去你大爷,”方清之气得再次破口大骂,项成贤被抓走,他心里也不舒服。

所以此刻的他,真的是没有半点掌门风度,“老子一开始就担心你这么算计,合着你还真是这么想的,想让我两支方氏陪葬?这样吧……你先把你杜家弄得死绝了,我替你报仇!”

杜长老被骂得一愣一愣的,要知道,方掌门这个人,一向是不苟言笑的,对他这位大长老,表面上也保持了足够的尊敬,现在居然像变了个人。

可是他还没办法计较,只能苦笑一声,“好吧,算我怒急攻心,想得不够充分,但是方掌门……那咱总不能不救成贤吧?”

“你这不是放屁吗?老子心情也不好,”方清之已经骂开头,索性骂个痛快,“我刚才就说了,让你拿建议……建议呢?”

“我这建议不是让你否了吗?”大长老也郁闷到不行不行的,猛然间,他眼睛一亮,“这样……咱们去攻打浩然派,逼陈太忠放人。”

方清之白他一眼,这个建议,是借鉴了他“万兽攻山”的创意,倒不是不行,可也说不出来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。

他沉吟一下,然后才问一句,“陈太忠隐居翡翠谷,若是他任由你攻打,莫非你还真敢杀人?须知他那集市上的修者,都是些孤魂野鬼,尚且引来他如此的报复。”

“咱可以抓起来不杀,小心些就是了,”杜无忌毫不犹豫地回答,不过下一刻,他的眉头就是一皱,“不过气修里,很有些不怕死的。”

“没错,很难精确控制,”方清之点点头,他不愿意攻打浩然派,也是在此了,浩然派好对付,但是陈太忠实在让人太头疼了。

万一出个差错,麻烦就大了去啦——不说巧器门,看看血沙侯的结果就知道了。

方掌门并不认为,本门的高阶战力,能强过血沙侯的势力。

杜无忌犹豫一下,斩钉截铁地发话,“那也赌了,莫非只有他陈太忠会偷袭?我杜某人放下身份,也不比他差!”

人都是有两面性的,杜长老虽然比较畏惧散修之怒,但是真惹恼他,他也敢拼命,风黄界的修者,血性都是比较重的——陈太忠的所作所为,确实戳痛他了。

方清之很无奈地白他一眼,“那你就自己去呗,莫非要拖着整个白驼门为你杜家陪葬?”

“杜家”两字,让杜无忌再次清醒了过来,是啊,他敢拼命,但是拼命的结果,必将会把整个家族带向万劫不复的深渊,人家陈太忠是光脚的,哪里会怕他这穿鞋的?

遇到这种选择,陈太忠那睚眦必报的性格和事迹,还是颇令他的对手忌惮的。

杜长老真的挠头了,风黄界可是最重亲族血缘的,宗门弟子固然要抛开凡俗恩怨,但是杜家已经是白驼门的依附家族,家族的存亡,是他不得不考虑的。

所以他也没了办法,“那咱们该怎么办?”

你真是个草包!方清之肚里暗骂一句,不过这种情况,在风黄界也不算少见,很多修者专心于修炼,一大把年纪了,考虑问题却不是很成熟。

方掌门执掌一门,看问题还是很全面的,于是叹口气,“咱们先搞明白,陈太忠抓走项成贤,是想做什么……我看你那个徒儿郝明秀,没准知情。”

陈太忠一行人,是郝明秀带进宗产的,大家都已经清楚了,杜无忌闻言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抬手放一只通讯鹤出去,“这孽障定然知道一些东西。”

郝明秀受到召唤,应约前来,这货也是个奇葩的主儿,面对掌门和大长老的问询,他很痛快地承认,项成贤就是被他诓出来迎战陈太忠的。

反正他也有道理,项成贤坑我在先,不是他姓项的被抓走,就轮到我被抓走了。

听到事情的起源,是因为一个中阶天仙被郝明秀挑了一块头皮,方掌门和杜长老面面相觑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到最后,还是方掌门猜出了点名堂,“这厮……莫非是杀鸡儆猴?浩然派现在的地盘,也颇不平静啊。”

这时候,大长老已经不敢跟掌门比情商了,闻言他叹口气点点头,“嗯,很有可能,看来还是要先找人沟通一下的好。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拿眼去看郝明秀。

“别找我,”郝上人见状吓了一大跳,忙不迭地摆手,“我是真的不想再见到他了,对了……何不去托鉴宝阁带话?”

要不说,是人就有三分急智,郝明秀一向以性子粗疏闻名,却能提出一个不错的建议来。

方掌门和大长老对视一眼,默默地点点头,很显然,他俩赞同这个主意……

陈太忠一行人带了诸多俘虏,一路疾走,到了浩然派的地盘,也只是稍稍地停留了一下,将南忘留和董毅召了过来。

召董毅来的原因很简单,他是集市的创始人,也是第一任管理者,跟集市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,陈太忠托他给集市带话,死者的家属,可以来翡翠谷手刃仇敌。

他不会把彭家人留在此地,原因很简单,他一旦进入翡翠谷,其他人根本挡不住来自白驼门或者鹏族的压力。

董毅在清湖城过了十几年安稳日子,面孔白皙了许多,样貌身材也有些富态了,他毫不犹豫地打包票,“没问题,我跟集市有联系,五日之内,绝对把消息送过去。”

至于说把南忘留喊来,则是要她放出风去,陈太忠大闹白驼门,不但捉走了跟鹏族交好的彭家修者,更是带走了出言不逊的掌门候选人项成贤。

陈太忠希望这个传言出去之后,为难浩然派的势力,能适度地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。

其实南忘留也可以向幽冥界的浩然派驻地递话,通知集市上的人来复仇,不过浩然派传话,就算不走白驼门,总是绕不过真意宗,传话过程中,没准会生出点意外。

倒不如直接托付给董毅,这厮走的根本不是正经路子,但是办事效果,却未必差了。

所谓的鱼有鱼路虾有虾路,便是如此了。

陈太忠做出安排之后,没有丝毫的停留,直接上了西雪高原,至于说董毅和南忘留会遇到什么阻碍,他并不在意,在意也没用。

就像方清之假设的那样,他早想好了——我就躲在翡翠谷,外面的人想怎么折腾,随便你们,真敢做过分的事情,千万不要等我出来。

他能数次丢下王艳艳逃跑,自然也能丢下董毅和浩然派,没办法,仇家里还有皇族和鹏王,他硬气不起来,不过谁真敢对他的人动手,那就等着被报复呗。

事实上,他在西雪高原上,除了小麒麟的后台,还能借用猛犸王的威名。

比如说他回翡翠谷旁的集市,根本不费任何的周折,猛犸听说他回来了,直接有两只大妖迎来,裹着他一路赶回翡翠谷——西雪高原上,不允许人族飞行,猛犸却是可以飞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