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准掌门

“上宗吗?”陈太忠听得轻笑一声,笑声里充满了不屑。

不过话说到这个份上,他若继续纠缠,也不是很合适,于是他抬手一指杜无忌,“老狗,有种你就别出白驼门的山门,否则小心狗命!”

杜真人的脸色刷白,却不敢反驳,只是轻哼一声,表示自己不怕这样的威胁。

接下来的事情,就很简单了,方掌门对门中弟子宣布,说彭堂主在幽冥界的巡查过程中,因为一些偶然的因素,打砸了陈真人的集市,并且造成了多人死亡。

这个后果,彭堂主必须个人来承担,宗门不该为其背黑锅。

方清之肯如此解释,主要还是向弟子们做出一个交待,证明不是本门抛弃了彭堂主,而是彭堂主自己犯了无法弥补的错误,宗门无法回护。

那可是杀了陈太忠的人啊,风黄界得罪了散修之怒,还能好好地活着的,数来数去,恐怕也只有白燕舞了。

得罪了这种绝世凶人,让宗门如何回护?怎么回护?

在场的白驼弟子,大多都是低阶修者,并不清楚内中详情,听说此前竟然还有这样的恩怨,心态就放平了很多,不再那么耿耿于怀。

这也是正常的,修者的社会讲究念头通达,己方有错在先,那么受点屈辱也是正常了,所谓因果,可不就是这样吗?

接下来,吴能生对彭家人的抓捕,就没有白驼弟子反对了,了不得是远远地看着,两不相帮,只是防备对方抓错人。

彭家人四散而逃,浩然双娇也不着急抓捕,而是慢吞吞地跟着,直到彭家族人躲进一些宅院、商铺之后,才上前发起强攻。

这手段实在是太恶心人了,须知彭家人逃进的那些处所,都是有相当背景的。

其中一处,还是西疆牧守使留在白驼门的联络点——官府跟白驼门,有固定的灵兽买卖,只要不是很敏感的灵兽就行,所以设一个联络点,很有必要。

浩然双娇不管这个,只要有人敢收留彭家人,直接拎着刀就砍上门去……什么?平牧守使的联络点?照打不误!

方清之一看,这不是个事儿啊,陈太忠豁得出去随便得罪人,本门还丢不起这个人呢——堂堂的白驼门宗产,被外人拎着刀肆无忌惮地四处乱砍,一旦传出去,真的太丢脸了。

于是方掌门一声令下,命门中弟子出手,尽快将人捉来,虽然这命令比较耻辱,但总好过某些人大呼小叫地四处捉人。

约莫半天的时间,彭家人已经被捉得干干净净,方掌门已经离开现场,同时留下话来,要求陈太忠等人速速离开白驼门。

就在离开之际,陈太忠眼尖,一眼看到项成贤站得远远的,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己方,少不得一伸手,轻笑一声,“掌控!”

他对掌控这一门次神通,真不是很擅长,不过以他中阶真人的身份,捉一个高阶天仙,还是不存在什么问题的。

吴能生的感知能力也不差,发现陈真人出手,直接一根缚灵索丢过去,将项成贤捆个结结实实,抬手将人摄了过来。

白驼弟子见状大惊,怎么对项上人动起手来了?你们不是只捉彭家人的吗?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方掌门已经离开的,杜长老更是很早的时候就走了,现场有点分量的,也就只有少门主方应物了,于是大家纷纷看了过来。

可是方应物对项成贤怨念颇大,那是他继承掌门一职最大的对手——没有之一,于是他淡淡地发话,“通知掌门和杜长老,请他们定夺,太忠兄的火气,好不容易下去一点,谁若是再惹出事来,休怪我如实向掌门禀报。”

就在众人放焰火和通讯鹤的时候,陈太忠一行人早出了宗产,不见了去向。

项成贤对自己被捉很是纳闷,他觉得陈太忠实在没有对付自己的道理,所以他才会在现场冷眼旁观,这种非常时刻,弟子们人心惶惶,他刷一下存在感,也算是为登顶掌门铺路。

不过捉了他的这人,对他很不友好,虽然是裹着他前进,却要时不时地颠簸两下,令他十分地不舒服。

项上人心里不解,于是出声发问,“这位兄台,我可曾得罪你?”

没有你丫作祟,我能掉一块头皮吗?吴能生心里暗哼,而且两人的恩怨,还不止这一点,他冷笑一声,“我这种小人物,哪里配得起白驼门项掌门得罪?你该无视才对。”

项成贤一想就明白了,今天他在宗产中,说了些过分的话,就是针对此人的,于是他叹口气,“这位兄台,人在江湖各有立场,你我都是身不由己的,大家都是天仙上人了,你不会连这点事情也看不穿吧?”

“笑话,”吴能生冷笑一声,“你看得穿,就要逼迫旁人都看得穿……你以为自己是谁?”

“好吧,我道歉还不成吗?”项成贤不跟他争这个是非,只是心里暗叹一声,陈太忠桀骜不驯,跟随陈太忠的,也是一帮桀骜不驯之辈,果然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。

他觉得自己这宗门的高阶天仙,有望执掌一门的主儿,能虚心道歉,就会获得对方的原谅,所以他又问,“你们将我擒了,所为何事?”

吴能生是有心计的人,他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发现陈真人没有什么表示,才哼一声,“我掉的这块头皮,也是拜阁下所赐。”

项成贤闻言,一脸的惊讶,“阁下这话从何说起?”

“切,”吴能生不屑地撇一下嘴,“若非你要郝明秀巡视彭家,我岂能吃了他一剑?”

“这是个误会!”项成贤闻言,登时高声叫了起来,显得委屈无比,“门中天仙各有司职,又岂是我能安排的?”

事实上,他要郝明秀巡视彭家,真没安了什么好心,想到自己被人通知来宗产解决纠纷的经过,心里更是明镜一般:果然是来自郝明秀的报复。

但是这样的因果,他是不能认的,因为他心里很清楚,别看自己被门中弟子认为未来的掌门,前途无量,可在陈太忠眼中,还真不够看的。

陈某人连大长老和现任掌门的面子都不肯卖,更别说他这个未来的掌门了——严格说,只是未来掌门的人选之一。

不过吴能生是玩心眼的,并不为他所动,只是淡淡地回答,“莫要玩你那小聪明了,陈真人眼里不揉沙子,我这块头皮,也不是白掉的。”

项成贤闻言,一颗心就不争气地嗵嗵地乱跳了起来,陈太忠眼里何止不揉沙子?人家玩的是自由心证,认为什么是沙子,那就是沙子。

而他当初,还真的存了坑郝明秀一下的想法,哪曾想,现在直接被人带走,根本是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——在陈真人的眼里,他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蝼蚁,一如别人在他眼中。

意识到这一点,他反倒敞开了说,“我有我的价值,还望阁下不要乱来!”

吴能生微微一笑,“倒要看谁有胆子,敢追出来讨你回去。”

项成贤嘿然不语,心里也在暗暗地盘算,师尊会使用何种手段将自己带回去。

接到项成贤被人带走的消息,杜无忌果然抓狂了,他找到了方清之,大声嚷嚷着,“那厮竟然将本门的真人苗子抓走了,这绝对不能忍!”

什么狗屁的真人苗子,你直接说准掌门就行了,方清之心里非常明白对方的算计,往日里,他只是懒得计较罢了。

事实上,方掌门本人,对这个位子并不怎么看重,他跟上宗的方家恢复了走动,并不愁找到落脚之处——他前去上宗,真意宗只会更欢迎。

所以杜无忌的某些算计,在他看来非常可笑,不过,当这些算计影响到门中利益的时候,他也有点无法容忍。

于是他淡淡地反问一句,“以大长老之意,咱们该如何找回人来?”

“似此奇耻大辱,绝对不能干休!”杜无忌气得大声喊,准掌门被人强行从门中带走,搁给哪个宗派也不能忍,但是“准掌门”三个字,他偏偏说不出口。

“好了,”方掌门眉头微皱,不怒而威地发话,“别说你没有追出去,咱俩一起追出去,也是无用,你说点有用的吧。”

大长老被说得脸一红,他确实没有追出去,因为他非常清楚,若是追出去……根本不用他追,只要有人放出风声,说杜某人在山门口恭候散修之怒大驾,陈太忠一准儿就回头了。

甚至很可能陈太忠就没走,抓了项成贤走,就是等他现身呢。

陈某人在对付血沙侯一战中的表现,也传了回来,策略和战术都很成功,其中引蛇出洞等各种手段,他用得并不少。

所以大长老必须来找方掌门求助,听到掌门再次发问,他犹豫一下回答,“此事须得马上汇报真意上宗,请求上宗的支援。”

“你这么折腾,有意思吗?”方清之听得脸一沉,“你是真傻,还是以为我傻?”

大长老愕然地看着掌门,“掌门何出此言?”

“你若认为有用,自去汇报上宗,”方清之才懒得跟他浪费口舌,直接一摆手,“你又不是没有这权力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