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万兽大阵

灵血困阵,原本是一种极为惨烈的应敌方式,修者们逼出精血,通过自爆来阻滞敌人。

这种极端的手段,通常用来应对无法抵抗的强敌,所以想要手段奏效,需要大量的修者气血——少量修者就能困住的敌手,值得自爆来应对吗?

后来风黄界的魔修找到了变通的途径,抓住一些不相关的修者,控制他们自爆,以达到阻碍甚至围困高阶修者的目的。

但是这样一来,大量无辜的修者因此遭殃,魔修肆虐的那些时期,这个困阵也是恶名昭著,修者的数量一度大大减少。

魔修之所以成为过街的老鼠,人人喊打,那真不是冤枉的。

后来魔修几乎被扫平,灵血困阵就成为风黄界的禁术,只许战兵们修习,而且不许任何人修习操控修者自爆的困阵。

然而,还有一点例外的,那就是驭兽者不在此限内——操控兽族自爆,是可以的。

白驼门以驭兽见长,也修得有这样的秘术,方清之眼见情势危急,就使出了这一困阵。

事实上,使出这样的困阵,方掌门也肉疼,七八只天仙修为的兽修,就这么没了。

但这是没办法的事,他非常清楚,陈太忠实在太难缠了,如不使出这一招,想挡下对方真的不容易,而大长老万一有损失,白驼门的高端战力折损就近半。

他手上还有一些灵宝,但不能保证一定能扛住陈太忠这一刀,既然是这样,倒不如使出一招狠的来,不管怎么说,能少损失一件灵宝。

事实证明,他猜得一点都没错,陈太忠不但斩杀了这些兽修,刀光依旧指向了大长老。

看到杜无忌驱使着龟甲迎上来,陈太忠心里暗叹,知道这一刀又不能奏效了。

他知道杜真人手上的龟甲,是高阶灵宝,而他这一刀的气势,也消耗得七七八八了——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厮频繁地激发高阶灵宝,对丫自身也是有损害的。

砰地一声响,龟甲和长刀虚影撞到一起,刀势至此,终于用尽了所有的潜力。

而那龟甲也飞出老远,空中抛洒出一串血珠。

呃,慢着……血珠?陈太忠凝神一看,忍不住撇一下嘴,这厮祭出的哪里是龟甲,分明是刚才喷射水箭的那只龟修。

龟修的防御虽然奇高,但终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天仙,陈太忠这一刀,还是给它带去了不小的伤害,不过,能挡住陈真人一刀,它也足以自傲了。

不待陈太忠发话,方清之先抢着说了,“陈真人,我有解决问题的诚意,你若再不停手,我万兽大阵使出,那就是不死不休了。”

“万兽大阵,你吓死我了,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“你觉得我会怕吗?”

万兽大阵听起来很恐怖,有点像地球上的军团蚁,所过之处人挡杀人佛挡杀佛,但是事实上,蚂蚁爬得太慢,并不能捕食太大型的动物——除非那动物是被限制了自由。

对陈太忠来说,这万兽大阵也是如此,陈某人是会飞的,而万兽大阵多是灵兽组成——要多是兽修组成的话,真意宗都坐不住了。

既然兽修不多,哪怕有能飞的,也是以会飞的灵兽为主,陈太忠何必怕它们?就算杀得手软,杀不过来总还能跑的。

“陈真人你自然是不怕,”方清之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但是浩然派弟子,还是会怕的,你若逼得本门太急,万兽攻山的事情,也不是不可能发生……何妨停下来谈谈?”

方掌门不愧一门的执掌,随便就点出了对方的死穴——我知道你不怕,但是浩然派弟子总要害怕的吧?

这样的威胁,血沙侯提不出来,他是军队系统的,而且还跨了域,真敢派人来西疆撒野,宗门体系的代表真意宗,首先就放他不过。

再说了,西疆还是皇族势力极强的地方,官府和封爵,都不会容忍他胡来。

甚至鉴宝阁都有可能插一杠子——如果没有反应的话,血沙侯能来,天下商盟也能来,须知商人可是无孔不入的。

不过白驼门提出这个威胁,就很具有操作性,大家都是宗门体系的,宗门内斗,官府只会坐视,而白驼门还是浩然派的上门,有体系赋予的天然管辖权力。

万兽攻山的事情,风黄界历史上也不少见,曾经的风黄第一门驭兽门,在五大宗下阴手的情况下,还苦苦支撑了百余年,就是因为他们有一只庞大的战兽队伍。

万兽攻打浩然派,其惨烈可想而知,浩然派才有数名天仙,是以灵仙为主的,灵仙对上灵兽,那完全是不够看。

没错,灵仙可以有飞行灵器,但是灵兽里也有飞行灵兽,驾驶着飞行灵器的灵仙,遇到可以飞行的灵兽——那结果需要问吗?

不过,真要摆出万兽大阵的话,浩然派固然会凄惨无比,白驼门也不会好到哪里去,万兽大阵,是那么容易培养出来的吗?

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方掌门倒是豁得出来,也罢,就听你说一说。”

方清之轻哼一声,“首先,袭击你集市的彭堂主,便交于你处理。”

“掌门!”杜长老急得大叫,这可是门中商定的事情,你不是出尔反尔吗?

方清之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纵然上门有提调管理权,但是随便杀陈真人集市里的修者,总是不对,谁给他们的权力?杀人当然要偿命,更别说他还冒犯了陈真人这上位者!”

——我方某人不是不认自己的话,但是谁让他们杀人了?

既然姓彭的做得出格了,我当然要惩治他。

杜无忌将这句话听得明明白白,也无力辩解,只能重重地一叹。

方清之又看向陈太忠,“但是,彭堂主人在幽冥界,尚未回来,能否给我点时间?”

陈太忠微微地颔首,他并不怕对方不守诺。

方清之见他没有异议,又出声发问,“那你还有什么要求?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“攻击我集市的,不止那厮一人,其他人也要交于我。”

方清之摇摇头,很有点遗憾的样子,“其他人里,肯定有冤屈的。”

“我的集市更冤屈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他们应该知道,那是我的私产,既然敢做,就要承担后果。”

方清之没话说了,陈真人说得一点都不错,“那好,就这样吧。”

“哪里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抬手一指不远处的彭家族人,“这些人,我要统统带走。”

“何必?”方清之的眉头一皱,“陈真人你原本不是嗜杀之人,何苦非要去博那恶名?被人畏惧就很好吗?”

“哈哈,你是第一个说我不是嗜杀之人的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笑得阳光灿烂。

方清之才松了一口气,就听得这厮又说,“我不杀他们,我将他们交于被杀修者的家属,是杀是囚,不关我的事,不过这是个人恩怨,我希望方掌门莫要阻拦。”

方清之轻喟一声,自家堂主保不住不说,还要将堂主的族人交给对方带走,这也实在太耻辱了,可是他又没理由阻止,只能哼一声,“鹏族或者不肯干休。”

纯良重重地一哼,“原来鹏族很重要,真不知道它们在九重天有多大势力。”

鹏族在九重天也有混得好的,金翅大鹏王也是声名赫赫,但是比整体实力,麒麟一族远远胜于鹏族。

方清之知道自己又触到小麒麟的忌讳了,只能不吭声了,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“哪里有这么容易说定的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抬手一指杜无忌,“杜家全族,我也要了,姓杜的你有种的说一声不服气!”

“啊?”杜真人闻言大怒,“陈太忠你莫要欺人太甚!”

“我就欺负了你了,怎样?”陈太忠呲牙一笑,露出了雪白的牙齿,“有种你就跟我拼命,不是笑话你……敢吗?”

他是非常瞧不起杜无忌的,此次彭堂主对集市的出手,看起来扑朔迷离,涉及的势力除了鹏族还有皇族,但是陈太忠相信,若是没有白驼门或者真意宗的授意,再给彭堂主一个胆子,也不敢对他的买卖下手。

白驼门谁能授意做此事?当然就是杜无忌这个大长老了——须知彭堂主可是杜真人的人,方掌门就算下令,杜真人不允的话,彭堂主也做不出这些事。

杜真人刚才的举动,包括对他发起攻击,虽然他心里很不爽,但还觉得这是个爷们儿,总要给他个敞亮的死法。

可是方掌门一出面,公然表示要将彭堂主交出来,杜长老却没有据理力争,这令陈太忠心里十分看不起——说来说去,还是个没担当的货色。

既然没担当,陈太忠就打算下狠手了,对他来说,得罪血性修者并不可怕,倒是这些没担当的玩意儿,经常会出尔反尔,做出一些阴人的举动,不如一举拿下以绝后患。

“陈真人,事情已经谈妥,阁下就不要节外生枝了,”关键时刻,又是方掌门出面,他跟杜长老之间的分歧很大,但终究是份属同门,天然的一损俱损一荣俱荣。

所以他阴着脸表示,“杜长老是上宗认可的真人,又无明显差错,有些话,阁下还是不要再说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