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现身

凭良心说,杜无忌觉得自己也挺冤的,他可没有让人杀了集市中的人。

但是彭堂主的汇报说,集市中的修者太过桀骜,出手也狠辣,不下重手,达不到惩治的目的,可重手一下,就难免没有分寸。

杜长老接到这个答复,也是徒呼奈何,不过彭堂主又辩解说,此事操作得当的话,可以将仇恨引到皇族身上,为浩然派升门增加更大的阻力。

反正对高阶修者来说,皇族老祖白燕舞看不惯陈太忠,这并不是秘密。

通过这个辩解,杜无忌隐约有种感觉,彭上人出手的刹不住,也可能不是偶然的,但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,幽冥界太远,调查起来诸多不便,只能等此人回归了。

不管怎么说,现在陈太忠的人打上门了,还在内山门处大开杀戒,将人头吊起,他无论如何不能坐视。

他等了一阵,发现连项成贤都压不住对方,而且小麒麟也出手了,心里就知道坏了:这绝对是陈太忠亲自过来了。

这时候,他还希望方清之能出面,挡住这一行人——不管怎么说,方某人才是白驼一门的掌门,他仅仅是大长老而已。

但是看到方掌门迟迟不出手,大长老终于按捺不住了,彭堂主终究是归他管辖的。

于是他猛地前蹿,抖手打出一条青色的长鞭,口中大喊一声,“住手!”

这长鞭乃是他身上唯二的中阶灵宝之一,是他自己炼制的,用来攻敌和驭兽,再合适不过,现在用来防守至刚至阳的麒麟臂,也能以柔克刚。

不过就算这样,他依旧觉得不保险,少不得又祭出一面龟甲盾牌,这却是白驼门的两件高阶灵宝之一。

白驼门升门时间不长,尚不足千年,底蕴不足,高阶灵宝少得可怜,这盾牌是昔年白驼大妖诛杀了一名龟族大妖,炼制而成,属门中公产,目前归大长老御使。

青色长鞭缠住了麒麟臂,龟甲则是挡住了余势,终于,麒麟臂在击向众人的短暂空间中,被硬生生地阻住了。

杜长老此刻,也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,他也不看小麒麟,只是阴着脸发话,“陈真人此来藏头藏脑,实在有点不成体统。”

“我的人都被杀了,要体统做什么?”空中不见任何的波动,一名年轻人变现出了身形,他阴着脸发话,“姓杜的,这是你指使的吧?”

“这才是无稽之谈,”杜真人冷笑一声,然后他才发现了一些不妥,忍不住眉头一扬,“你……你竟然中阶真人了?”

纵然是极为恼怒,他的话音中,也出现了一丝丝的颤音——我去,这才多久,此人竟然晋阶了中阶真人?

若是可以再选择一次的话,他绝对不会赞成阻碍浩然派升门,浩然派不可怕,但是一个五十多年里,就能从天仙晋阶到中阶真人的对手,实在是太可怕了。

“就算把修为压到初阶真人,我杀你也如同碾死一只蝼蚁,”陈太忠背着双手,傲然发话,“交出姓彭的,把彭家一族诛绝,我饶你这一遭。”

“这……”杜无忌真的无法接受这一要求,虽然杀集市的人,是彭堂主那里出了意外,但是阻碍浩然派升门,却是白驼门的一致决定。

所以他苦笑一声,“原本是一场误会,才待通知阁下,怎奈消息不通……”

“别跟我扯这有的没的,”陈太忠一摆手,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就问你一句,交不交人?”

“你已经杀了不少人,该见好就收了,”杜真人这时候也没办法再软弱了,他冷哼一声,“放告警焰火,让方掌门来评评这个理。”

“偏是你话多,”陈太忠掣出一把长刀,眼睛一眯,“姓杜的,你是一定要介入我的个人恩怨了?”

“这根本不是你的个人恩怨,”杜无忌也豁出去了,他大声地发话,“浩然派原本就是白驼门的下派,自当接受上门提调管理,你那集市开在浩然派的地盘……”

这事儿,他还真不怕辩解,浩然派升门的呼声甚嚣尘上,但终究尚未升门,你一日不升门,上门就一日有管理你的权力。

既然大家都说陈真人是讲究人,那就讲理呗,谁怕谁?

然而这年头,想要讲理,也得有讲理的实力才行。

陈太忠根本不听他说完,当头就是一刀斩下,“既是你要架梁子,我也不差多诛了你杜家一族……居然瞎到来惹我,好胆!”

杜真人身子一晃,瞬间就遁入了山门中,嘴里大喊一声,“你……你竟敢威胁我?”

砰地一刀斩落,重重地击在门禁上,两跟门柱又是猛地摇晃一阵,堪堪地抵住了这一刀。

不过这一次,看守门禁的天仙吓得脸色苍白,“杜真人小心,这已经是最高警戒了!”

合着刚才那一记麒麟臂,门禁尚未提升到最高,待看到陈太忠现身,看守门禁的人想也不想,直接将门禁等级拔到最高。

所以这一刀造成的效果,虽然跟麒麟臂类似,但是事实上,陈某人这一击,比纯良那一击狠多了。

“威胁你?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长刀向前一指,露出了雪亮的牙齿,“老狗,我是在通知你……对付你,用得着威胁吗?”

话音未落,他的头顶上方幻化出一柄大得多的长刀,重重地斩向两根门柱,“给我开!”

又是砰的一声闷响,不过这一次的闷响,声音比刚才大多了,两根门柱剧烈地抖动起来,发出嘎吱吱的响声,眼看就支撑不住了。

“还击!”杜无忌大喊一声,抬手就是一道白光打向陈太忠,然后一抖手,又放出一只大龟来,“给我上!”

这龟只是兽修,还没修到大妖,不过此物不但防御惊人,更可以远远地喷水箭伤人,也算是远攻利器。

从这一点上看,上门攻击真的有很多不便,防守者躲在防御阵里,就可以远程攻击敌人,压力要小很多。

而山门之处,除了有杜长老的攻击,还有用来防守的战争器械,类似于灭仙弩之类,可以给来犯之敌造成大量的杀伤。

宗门基业和官府的城池不尽相同,没有城墙,大抵是用阵法、禁制、陷阱等来防御的,不过山门附近,攻击性的器械还是不缺的,终究是门派的脸面之处。

浩然双娇和吴能生很警觉,直接裹起了彭家的族人做盾牌,挡在了前方,同时身子迅速向后退去。

陈太忠却是不予理会,他的体表泛起一层灰雾,隐约是个大钟的模样,他的人就躲在钟里,任由白光和水箭打向自己。

几道攻击过后,空气中一阵扭曲,有若水面泛起的涟漪一般,漾了开去。

小灰钟中的陈太忠面无表情,仿佛没有被攻击过一般,下一刻,他的头顶又幻化出长刀,重重地斩向门柱。

“陈真人且慢!”有人在远处高喊,却是方掌门“匆匆赶来”,一副才得了消息的模样。

陈太忠哪里肯听他的?“刀下留人”神马的最讨厌了,你早干什么去了?

他一抬手,长刀就狠狠地斩了下去,连续三刀,第二刀就将两根门柱斩断,刀势扫向了杜无忌。

杜真人勉力接下了这一刀,但是已经胸口憋闷了,待看到第三刀又斩了来,身子急速地倒退,试图摆脱刀势的锁定。

然而,陈太忠已然是中阶真人了,无念使得越发地纯属,而刀法中的神通味道,也越发地浓了,任由对方晃动身子,他的刀势紧紧地锁着对方。

杜无忌登时大骇,忍不住暗骂自己:我吃傻瓜了吗?刚才躲进山门也就算了,为何要挑衅对方,结果现在……性命都快不保了。

感觉到对方的刀势越逼越近,随时都可以爆发出来,他又一闪身,没命地奔向方清之,嘴里高声地叫着,“掌门师弟,你我共御强敌!”

我去你大爷!方掌门心里暗骂,你不便出声求救也就算了,说什么共御强敌……你就是这么跑着抵御强敌的?

腹诽归腹诽,这门中的大长老,他是不能不救的,少不得祭出一个圆环,迎了上去,嘴里高声大叫,“陈真人且慢,我给你个交待……你看可好?”

这圆环乃是驭兽环,此环一放出,就有七八只兽修从里面飞了出来,恶狠狠地扑向空中的刀光。

这些兽修只是被奴役,基本的神智还在,不过才被放出来,都有点不摸头脑,在驭兽环的驱使下,迎向了刀光。

待它们发现,自己是在飞蛾扑火自寻死路的时候,就已经太晚了,根本刹不住了。

其实它们被放出来之后,想跑都跑不过这刀光——除非陈太忠无意对它们下手。

刀光掠过,七八只兽修,在瞬间化为一团团的血雾,陈太忠见状,忍不住都惊讶一番,我这无念一刀,重在破敌,没有绞肉机的性质啊。

莫非是我修为大进,无念上的刀势也加重,凭着气势压爆了它们?

哪曾想,下一刻那些血雾,就重重地向他卷来,他登时恍然大悟:原来是要用灵血困阵来阻我!

他有小灰钟护身,哪里会将灵血困阵看在眼里?根本不做停留,笔直地冲向血气团,雪亮的刀光直指杜无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